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2章 终于惊动了史老

史洁也不傻:“丁山出了事?”
史老一摆手,呵呵一笑:“坐,喝点茶!”
听女儿叫夏想大哥哥,宋朝度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他这个女儿,虽然还算听话,不过也很有个性,轻易不和人亲近。夏想也真是有亲和力,才来两次,就让女儿主动提出相送。
“宋部长的意思是?”夏想见宋朝度不慌不忙的样子,知道他心里应该有了盘算。
夏想一脸尴尬,挠挠头:“王阿姨,晚安。”
“坐!”宋朝度一指休闲椅,他先坐在对面,伸手一指茶几上的茶杯,“来,喝口茶。”
宋朝度笑了:“还不错,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不过假如把你放到我的位置上,你会怎么做?”
敲开门,是史洁。史洁见是夏想,脸色一变:“你不受欢迎,请你离开。”
夏想虽然心中火大,恨不得回到李丁山身边,不过他还是很快冷静下来,摇摇头:“不用,关键时刻,宋部长再不出面,他就会威信大减。武沛勇让洪昭广打压李书记,就是给宋部长难看。我想,宋部长应该很快就有所动作……”
宋朝度转过身,一脸平静,没有一丝惊惶失措。夏想也相信他还有底牌,否则也不可能总是稳如泰山。
史老眯着眼睛沉思了一会儿,却问夏想:“你觉得丁山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话音未落,手机就响了。
“我找史老,不找你。请转告史老一声,我有要事找他,否则迟了一步,别怪我没有尽心尽力。”夏想不愿意和她多说,直接就将事态的严重性挑明。
夏想摆摆手:“不吃了,也吃不下了……阿姨,晚上别等我了,你们先睡吧。如果太晚了,我回去住。”
“我层次不够,如果还在坝县,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细节可以大做文章,现在远离坝县,级别太低,没办法从大局上看待问题,所以我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夏想说的是实话,他现在再出什么办法,都没有大用,都不如上面的一句话管用。
夏想的言外之意是,李丁山还是有书生意气,平常显不出来,是因为没人逼迫。要是逼得急了,李丁山宁折不弯的一面就会显露出来。夏想从李丁山两次生意失败中就得出了结论,他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弹性很大。如果对手有手腕,他也能沉着应对。如果对手硬来,他一气之下,也能做出出人意料的事情。
他可无法忍受小姑娘好象欣赏一只可爱的小狗一样的眼神,好象还要逗他一逗,夏想脸皮再厚,也拿宋一m•hetushu.com凡没有办法,她才十几岁,说不得骂不得又逗不得,只好逃之夭夭。
夏天天热,宋一凡上身仅穿了一件小背心,下身的短裤不比内裤长多少。她才十三四岁年纪,不过身体已经初步发育出了女性特征。胸前小小的突起小而坚挺,腰也开始收细,臀部也微微翘起,尤其是一双细腿,又细又长,虽然看上去没有诱人的光泽,但青春少女特有的粉嫩透红的肌肤,还是给人带来视觉上的冲击。
夏想正好口渴了,也没客气,就喝了一杯,然后又为宋朝度和自己续上水:“宋部长有什么事情吩咐,请讲,我会努力做好……”
史老手中的拐杖猛地一敲地面:“洪昭广,欺人太甚!”
宋一凡送夏想到门口,突然身子一横,挡在门口,双手伸到前面,左手一支笔,右手一张纸:“喏,写上你的联系方式!”
以李丁山的脾气,夏想是晚辈,他就更抹不开面子,来指责夏想什么。
“什么?”夏想猛然站了起来,不敢相信地看着宋朝度,“宋部长,李书记怎么这么急在一时?以辞职相威胁,是官场大忌!”
这话从何说起?夏想挠挠头:“我找宋部长有正事,等下次有空的时候,我再和你探讨一下谁怕谁的问题,好不好,小妹妹?”
“你好象有点怕我,是不是?”宋一凡叉着腰,细腿分开,也不让路。
宋朝度微微动容:“你比我想象中,还要了解丁山……我给胡书记打了电话,形势不容乐观,在胡书记还没有来得及出面周旋之前,丁山已经做出了决定,如果市里不撤消对草原度假村的处罚,他就辞去县委书记的职务!”
曹殊黧从来没见过夏想有这么严肃的时候,也知道他对李丁山的感情,就一脸坚决地说:“不行,再晚也要回来,我等你回来再睡。你不回来,我就不睡。”
夏想落荒而逃。
“先说说你的看法……”宋朝度给夏想出了一个难题,显然也是想考一考他。
史老安步当车来到夏想面前,还不停地埋怨史洁:“急什么?天塌不了!你什么时候遇到事情能冷静一点?都这么大的人了,一点涵养也没有,唉……”
宋一凡带夏想到阳台,然后轻轻带上门,转身走了。
回到曹家的时候,已经晚上11点多了。他出门的时候,王于芬特意给了他钥匙,就轻轻打开门,推开一看,客厅的沙发上,一个玲珑的身子正伏在沙发上睡得正香。
这位日后m•hetushu.com的封疆大吏,也有人生低谷的时候。夏想站在宋朝度身后,定了定神,恭敬地喊了一声:“宋部长。”
曹殊黧睡眼蒙眬:“真是的,我怎么就睡着了?真气人,明明刚才还醒着……你怎么才回来?”
二人相拥着上楼,好象要去同床共枕一样,曹殊黧猛然惊醒过来,才想起她已经搬到了楼下睡。这下倒好,被母亲抓个正着,夏想的手还放在她的腰间,不由一把推开夏想,三下两下跑下楼,跑进了房间不敢再出来。
“那我就不在史老面前提宋部长了,就直接说是我自己想的主意。”夏想小心翼翼地说道。他猜到了宋朝度的心理,因为先前有了高海的说明,史老既然不太喜欢宋朝度,宋朝度就没有必要让史老记起他,他需要的是,让李丁山记住了,让李丁山念他的好。虽然是夏想出面去请史老,但他所要的效果是,让李丁山心里明白,是他安排夏想去请的史老。
从宋朝度的语气之中,夏想听不出来他是焦急还是笃定,想了想,只好答道:“不好说,李书记比较要强,不肯开口求人。他虽然有绵里藏针的手段,但对付洪市长这样蛮不讲理的行事方式,情急之下,说不定也会以硬碰硬。”
夏想站起来,恭敬地说道:“史老好,再次冒昧打扰,没影响您老人家的清心寡欲吧?”
接完电话,夏想看了曹永国一眼,回答他的疑问:“宋部长让我现在去他家里一趟……我现在动身。”
夏想知道消息的时候,正在曹家吃晚饭。一般周末夏想都会到曹家吃饭,几乎已经成了惯例。一旦不去,不但曹殊黧说个不停,王于芬也会催促曹永国打电话叫夏想过来。
想到高建远已经有了一千万的损失,还有自己正在暗中调查的武沛勇的贪污行为,宋朝度越想越觉得有夏想帮他,肯定可以更快地扳倒武沛勇,从而牵连出高建远。
宋一凡不看纸条,却紧盯着夏想的脸看,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对,就这样笑。你不知道,你一笑起来特别好看,特别亲切,让人觉得你是一个好人……对,保持着笑容,再笑给我看看!”
曹殊黧听话地站起来,陪夏想上楼,迷迷糊糊地说:“你走以后,连姐姐来电话了,说要请我们一起吃饭,你说什么时候合适?”
果然,宋朝度点了点头:“聪明……丁山好面子,他现在宁愿辞职,也不愿意请史老出面。如果我出面请史老的话,史老未必给我http://m.hetushu.com面子。你就不同了,你年轻,又是丁山最信任的人,而且听他说,上一次去史老家,史老对你印象还不错,所以你是最佳人选。”
夏想陪史老连喝三杯茶,史老不开口相问,他也不主动说话,史洁却在一旁急得不行,几次想开口说话,都被史老的目光制止。
小丫头还真好,一直在等着。不过她爱磕睡,还是睡着了。夏想就蹑手蹑脚地走过来,轻轻摇醒她:“快回房间去睡,别睡沙发上,不舒服。”
“好。”夏想也不推辞,自己动手倒水泡茶,忙活了小半会儿,才将茶帮史老倒上,也不忘给自己也来了一杯。
尽管坝县数名常委当场替李丁山说话,洪昭广还是坚持己见,限令李丁山三天之内到市委市政府递交检查,否则后果自负。
王于芬忙说:“什么事情这么急?吃完饭再走。”
停顿一下,夏想又补充一句:“李书记那里,我就会不露面了,省得他批评我,就由宋部长出面解释一下。”
夏想饭吃到一半,接完电话,一脸阴沉。
“什么什么意思,你自己说过的话转眼就忘?”宋一凡不满地皱起鼻子,不由分说将纸和笔塞到夏想手中,“你说过要和我探讨谁怕谁的问题,不写下你的联系方式,我怎么找你?不会是怕了吧?怕了的话,就向我认个输,说你怕我,我就饶了你。”
“李书记现在对坝县有感情,他想经营好坝县,不想受到外界的干扰。”夏想斟酌着说了一句。
夏想愣住:“什么意思?”
阳台不小,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轮明明高挂天空。月光洒落宋朝度身上,让他的背景显得格外落寞,有一丝郁郁寡欢的感觉。
夏想哭笑不得,也没空理她,点点头就朝书房走,宋一凡拦住了他:“我爸在阳台。”
还好,夏想还算通过了宋朝度的测试。
夏想将李丁山的事情详细一说,史洁听完,急急说道:“爸,丁山怎么这么傻?洪昭广是个什么东西,敢欺负丁山,爸你要替丁山出这口气。”
夏想见她意态慵懒,憨态可掬,又因为她伏身爬在沙发上,曲线毕露,不由动了心思,俯身吻了一口:“乖,快回房间睡觉。”
怕她?怕她什么?夏想憨厚地笑笑,就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保存好了,丢了别怪我。”
转念一想不禁哑然失笑,自己也不是放下身段,送他一送吗?这个年轻人,还真是讨人喜欢。
“一言为定,大哥哥。”宋一凡得意地笑了,好http://m.hetushu.com象计谋得逞一样。夏想暗笑,小女孩就是好哄,心思简单,也单纯。
直到一壶茶喝得淡而无味的时候,史老才漫不经心地问起:“丁山怎么了?”
宋一凡长得十分清秀,就象一朵水仙花,她个子不低,现在就有一米六几的样子,站在夏想面前,目光清澈如水,狡黠地笑着,流露出少女特有的俏皮味道。
宋朝度的大门,半开半掩之间,终于向他打开了一条缝。
宋朝度终于满意地笑了,孺子可教,真是一个一点就透的年轻人,怪不得丁山这么器重他,还真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心中第一次对夏想动了惜才的念头,在想着也许应该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把他调到自己身边。不过自己现在正处在低谷,他现在正得陈风赏识,和燕市市长相比,自己的农工部部长实在没有什么光环。
“就请一凡妹妹带我去阳台。”夏想才不怕她这个年纪的小女孩,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女孩子胆子真大。记得他这么大的时候,女孩子被男孩多看一眼就会脸红,哪象宋一凡现在,目光直直地盯着他看,不但没有一丝羞涩,而且还有明显地挑衅意味。
第二天是周日,他早早起来,吃过早饭就前往史老的家中。
宋朝度就不会,他就喜欢绕弯子,让你一点点往他的坑里跳。人与人之间的差别还是巨大的,领导也是人,所以在官场上,形形色色的性格造成了形形色色的领导,想要充分领会每一个领导的意图,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还是宋一凡开的门,比起上一次的谨慎和审视,她显然已经得到了吩咐,一见夏想就急忙让他进来,还和上次一样指挥他换鞋:“穿最大最胖的那一双,对,再把换下的鞋摆正,很好,真是一个好孩子。”
从史家出来,夏想就给宋朝度去了电话,汇报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宋朝度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知道了。”夏想以为通话完毕,正要挂断电话,忽然又听到宋朝度的声音传来,“小凡挺喜欢你,一直叫你大哥哥,有空就多来家里玩。”
这一次宋朝度亲自起身送夏想到客厅,让夏想受宠若惊,连说宋部长留步。宋一凡及时出现,嬉笑着说:“爸爸,我替你送送大哥哥。”
宋朝度赞许地点点头:“小夏,丁山还真没有看错你,他说要有你在,他也可能会冷静许多。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只能想办法挽回。丁山在坝县的局面来之不易,不能轻易放弃。真要辞http://www.hetushu.com职,他的政治生命就完了,以后在履历上写上一笔,不可能再有前途。”
曹永国问明了情况,不无忧虑地说:“要不要我问问卢部长,看他在章程市有没有关系?”
“你觉得丁山会不会度过眼下的难关?”
夏想只有点头,心中感叹和宋朝度说话真累,他想让你办一件事情,又不明说,会让你猜。猜不到,就一直点你,点到你明白为止。其实这件事要换成陈风来说,他会直截了当地告诉夏想:你去请,我不方便出面,也请不动。
到了宋朝度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又想了一想,宋朝度还是强行压下了心中想法,夏想太年轻,而且确实资历太浅,他现在做的事情又是生死存亡的大事,一着不慎就有可能被对手置于死地,还是先缓上一缓再说,看夏想自己能走多远,能走到哪一步。
一听李丁山出了事情,史洁立刻态度大变,急忙让夏想进屋,然后去后院请史老。
阳台正中,摆放着一个小圆桌和两把休闲椅,圆桌上有茶壶和茶杯。
据说当时的气氛剑拔弩张,杜双林差一点和市里的人干起架来,幸亏吴英杰及时拉住。其他常委敢怒不敢言,都替李丁山担心。
“再说吧,等我不忙了……”夏想心中有事,也没多想,就揽着曹殊黧的腰上楼。刚走几步,突然客厅的灯亮了,王于芬站在房间门口,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说道:“黧儿,你的房间在楼下,就不用送夏想上楼了。”
“请史老出手?”
明白了,夏想眨眨眼睛,宋一凡正处在青春的反叛期,是有意和他作对。也是怪事,他来了两次宋朝度家中,也没注意到女主人的存在,难道是小姑娘是单亲家庭?不太可能,以宋朝度现在的身份,不可能单身。
夏想用的是疑问的口气,是升调,显示出他的不自信。实际上,他是有意让宋朝度最后做出决定,这应该也是宋朝度想要的效果吧?由自己提出请史老出手,宋朝度点头答应,最后李丁山就算不情愿,也怪不得宋朝度的头上。
宋朝度甚至想,要是自己的计划告诉夏想,夏想会不会动心?如果有夏想的帮助,他的计划应该可以推进更快。
宋朝度提出的假设更不好回答,夏想暗中腹诽,我就算站到你的位置上看问题,又不知道你的后台和关系网?既然不知道手中可以动用的力量有多大,当然就无从下手。不过宋朝度既然有此一问,他又不能不回答,就低头一想,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宋朝度的真实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