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3章 史老第一次出手

钟义平忙点头:“我是大学时拿的驾照,后来接触车不多,就有点手生……夏主任放心,我会努力的。”
其实高晋周今天算是轻车简从,只带了秘书和司机,连省政府的副秘书长都没让陪同,可谓作风务实。高晋周也一早就通知了市里,他不需要市里的官员陪同,他前来森林公园视察,纯粹是出于热爱树林的考虑,个人兴趣多一些,工作性质少一些。
路上,夏想又和连若菡通了一下电话,约好了见面的时间。连若菡还是淡淡的口气,好象他的身份只是夏主任,而她的身份只是连总一样,连妹妹也好,若菡也好,在夏想眼中都消失不见。自从上一次在荷塘月色见面之后,尽管二人又见过几次,不过每次都是公事公办,连若菡清清冷冷,对夏想没有一点笑脸。
依夏想所想,他肯定可以打动连若菡,让她答应。但他不能说,也不能做,连若菡答应,他不敢答应。连若菡不是别人,她身后有一个可以为了打开燕市市场就能空降一个副省长的庞大家族,能量之大,远超他的想象。
肥头大耳气得说不出话来,钟义平进来说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请不要妨碍政府人员办工,谢谢合作!”
“什么?”肥头大耳没听清一样,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我没听错吧?武大秘发了话,你一个小小的办公室副主任敢不听话?不想混了是不是?”
夏想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能做到什么,不能做到什么,所以他只能对连若菡敬而远之,做不成好朋友,就当一个普通朋友也好,为她的事业出上一份力,也算尽心了。
“什么承建手续?”夏想见他一副暴发户的姿态,心中反感,就明知故问。
钟义平见夏想心事重重的样子,关心地问:“夏主任,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过陈风和曹永国都没有想到的是,本来听到夏想拒绝了章程市三建的消息之后,暴跳如雷的武沛勇正准备想办法收拾夏想时,听到高晋周点明要夏想陪同,立刻就收回了心思。本来洪昭广被调离章程市,也让武沛勇吃惊不小,但他显然没有意识到洪昭广的调离和夏想之间有什么联系,还想着通过燕市市政府的人,找夏想找回面子,而高晋周一发话,武沛勇就乖乖的暂时压下了心头的火。
“燕市市政府没有武大秘这号人,所以不管你说的武大秘书是谁,他也管不到燕市市政府的决定!如果和*图*书你觉得市政府的规定不合理的话,没有人请你来承建工程。想要承建工程的人,多去了。”夏想一句话就给他顶了回去,拿省委书记的秘书来压市政府,别说武沛勇,就是高成松也不会公开否定燕市市政府的决定。
连若菡嗔怪:“一点也不动脑子,敷衍。”
话说得很明,就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但为一名空降的副省长,还没有开展工作就来森林公园视察,谁不知道森林公园的投资商来自京城,而高晋周也是从京城空降,其中的含义就呼之欲出了。
连若菡还是开的路虎,不过车修整过,也做过抛光护理,看上去新了不少。她从车上跳下,下身牛仔裤,上身小T恤,简单随便得象个学生。她冲夏想点头一笑:“我想在树林中挖一个人工湖,在湖中心建一栋别墅,帮我想个名字?”
没等多久,连若菡也到了。
“当然有,你问这个做什么?想要参加聚会还是酒会?”连若菡一下就猜到了七八,不过她随即又说道,“你就算去参加聚会,也要带上黧丫头,问我做什么?”
他不想害人害已。
周一一天没什么事,有几次小纠纷,夏想都没有露面,让吴港得出面处理。周二上午,有一个脖子和手腕上都挂着和狗链粗细的金链的肥头大耳的人来找夏想,说他是章程三建的人,特意来办理承建手续。
高晋周虽然只是任副省长,但他才48岁!48岁的副省长,谁都清楚他可不是下来过度或者养老来了,而是镀金和捞政绩来了,又是京城来人,年轻且又有后台,别看只是一个普通的副省长,谁敢说一年后不会突然挂上常委?所以高晋周和沈复明同样是副省长,而且高晋周在省政府里面排名最后,但所有人都对他高看一眼。
副省长点名要一名科级干部,其中的含义肯定会引人浮想联翩。陈风却没有多想,他知道高晋周的来历,也知道高老对夏想的赞赏。曹永国却大惑不解,虽然说一个副省长来到燕省,受到制约的地方太多,就是燕市也未必会给不带常委头衔的副省长面子,但副省长毕竟是名正言顺的副省级干部,而且高晋周是由京城空降下来的,他怎么就知道夏想,就点名要他陪同?
不要市里人员陪同,又偏偏点名要夏想出面,而夏想又是远景集团的指定联络人,由此夏想和远景集团之间的关系,远景集团和高省长之间的关系,高省长和-图-书又和夏想之间的关系,一时就成为市政府大院所有人的谈资。
根据夏想的建议,森林公园既要种一些现成的大树,也要种一些树苗,要给树林成长的机会。至于种什么树好,如何间隔种植,什么土壤适合种什么树,等等,自然有园林专家操心,夏想是门外汉,就不再发表意见。
他不能和连若菡在一起,不是开玩笑,是她的家族一旦发作,也许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将他努力的一切化为泡影,甚至还可能连累曹永国,也许还会害了曹殊黧……做人不能自私到只顾自己一人的好,而且夏想也清楚得很,就算他和曹殊黧断绝关系,义无反顾地投入到连若菡的家族势力之中,就算连若菡的家族最终肯同意让连若菡嫁给他,他也不敢拿身家性命去赌上一把。
夏想挠挠头,突然用手一指远处:“高省长的车队来了,快去迎接。”他又想起什么又问了一句,“高老怎么没来?”
“哪个武秘书?”夏想低头看文件,“把你们公司的资质证明、工商执照的复印件还有相关业绩,都交到曲主任手中,如果曲主任初审合格,会通知你们复审,复审合格的话,就可以参加公开招标了。”
高晋周说话声音不高,有些绵软,不太象北方人口音,他和夏想握手,没有一点架子:“小夏,以前常听连总提起你,说你年轻不大,非常稳重,今日一见,果然如此。现在又常听家父说到你,说你在设计方面极有天赋,如果能投身到规划行业,肯定能成大家。别看我以前没有见过你,可是你的大名却如雷贯耳,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话,我还有点嫉妒你……”
“是呀,我在想,你有没有礼服?”夏想找到了切入点,就问。
夏想没有勉强她,也知道她心里不平,想说什么又无从说起,只好和她不远不近地相处。就连经常去设计方案绘制图纸的曹殊黧也感到了连若菡的疏离,还问夏想是不是他得罪连姐姐了,夏想无言以对。
而且他也明白,虽然高书记将他调到燕省任副省长,但京城却又立刻空降下来一个副省长,个中意味不言而喻,平衡,政治上的平衡之道。燕省的政局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由以前的高书记一家独大,慢慢地也挤进了一些新生力量,开始是空降的钱锦松钱秘书长,现在是高晋周高副省长,一切的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沈复明想不通也想不明白,只是和*图*书有一点他心里清楚,他除了低调之外,除了紧跟高书记的步伐之外,已经无路可走了,除非他想现在就回家养老。
谁都知道,洪昭广的政治生命,从此完结。
说到聚会,夏想才想起他还答应高建远带连若菡去赴他的酒会,心里犹豫着是不是开口问一问连若菡,不料连若菡眼睛挺尖,一眼就看出了他有话要说,就毫不客气地说道:“有什么话尽管说,是不是嫌我穿得不太正式?”
48岁的高晋周显得很年轻,或许是保养得好的缘故,看上去不过40出头,比李丁山还要年轻几分。他个子不算太高,面容白净,猛一看,倒象一个做学问的学者,夏想就想,果然受高老的影响很深,高晋周为官多年,还有学者风范,可见家教的渊源极其重要。
而他既然再活了一次,就是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不想任由别人左右!况且夏想也很清楚一些家族势力的可怕,他们也许为了断绝他和曹殊黧的往来,为了绝了他的后路,不一定会使出什么出人意料的手段。
既然是副省长有令,夏想岂敢不从?何况视察的又是连若菡的地方。他今天一早起来,先来到办公室,整理了一下相关资料,又交待了一下事情,就喊过钟义平,让他陪自己一起去森林公园。
连若菡生气了,白了他一眼:“没胆量,胆小鬼!”不过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老子不接待儿子,高老才懒得出面。”
被副省长点名,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种荣耀,一个政治信号。曹永国不知道是该庆幸夏想运气好得让人难以置信,还是该替他担心,被更多人关注的结果就是,树大招风。
他还渺小得如一棵小草,真要投身到连若菡的家族之中,就摆脱不了任人摆布的命运!
夏想见连若菡脸上没有化妆,依然是娇嫩花颜,就想天生丽质果然不假,真正漂亮的女人,是不需要化妆的。他听连若菡的想法也挺有意思,就说:“想法很好,到时可以邀请许多朋友前来聚会,不过名字不太好起,不如就叫湖心居好了。”
夏想最先赶到森林公园。
钟义平喜出望外,领导信任你,才会让你陪同,况且是要陪副省长视察,这可是天大的面子。他急忙接过车钥匙,忙不迭地帮夏想打开车门,开上车一路直奔森林公园而去。
只是让他始终想不明白的是,史老手中到底有什么底牌,为什么他退下来这么多年,还有举手间改变燕省政http://www.hetushu.com坛的影响?
他是得罪她了,得罪得还不轻,却又无法让她原谅自己。怎么原谅?难道要告诉她,我不能娶你,也不敢娶你,但我确实也喜欢你,做我身后的女人,好不好?
夏想感叹,宋朝度劝李丁山从政的一步棋,直到今天,才显出他当初决定的英明,也终于在高成松的巨大压力下,撬开了第一条松动的缝隙。
武沛勇嚣张是嚣张,但他手中没有实权,充其量就是仗着可以在高成松面前搬弄是非,借以恐吓别人。夏想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武沛勇对他再不满,也不会丢份到拿他到高成松面前说事。开什么玩笑,让省委书记收拾一个科级干部,传了出去高成松都丢不起这个人!
夏想摸摸鼻子,只好实话实说:“你看,若菡,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虽然老朋友不一定就是好朋友,但毕竟也有点交情了,我就说实话了,你不爱听的话,就当没听到好了……高建远对你念念不忘,他一直以为你是我的女朋友,想邀请我和你一起去参加他的酒会,我没有直接答应,说是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西里村的整体搬迁已经进入了尾声,基本上没遇到什么阻力。一是远景集团给出的条件足够优惠,二是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的支持力度足够大,所以大部分村民都十分满意,痛快地搬进了临时安置房。当然也有一些泼皮无赖想借机捞上一笔,就在吴港得的强大攻势下,溃不成军,最后一败涂地,只好不了了之。
高省长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视察西里村森林公园,并且点名要夏想陪同。
连若菡抛出了一个难题,也是一个带着危险信号的测试。
夏想听到消息后,震惊得久久无语!史老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雷霆一击,直接让一个市长仕途走到末路,他到底有多大的能量?能动得了章程市市长,必须要过省委常委会一关,史老为了维护李丁山,还真是不遗余力!
夏想最近事情多,虽然作为远景集团的指定联络人,这些天来森林公园现场的机会也不多。他举目四望,见现场平整得还算可以,远处有一些工人正在忙碌,在整理运来的树苗。还有一些推土机在平整场地,再远处有一小片树林已经成形,郁郁葱葱的一片,让人看了心情舒畅。
而且夏想也敢保证,武沛勇在外面再狂妄,他也是有政治智慧,在高成松面前也很会做人,否则高成松也不会这么纵容他。
说是m.hetushu.com森林公园,其实现在还是一片荒地,现场一片狼藉,只是简易地搭了一圈围墙,竖起了一个牌子,上面是绘制的效果图。
一周后,从章程里传来消息,新任章程市市长洪昭广突然被调离章程市,任燕省老干部局副局长,后面还郑重标注:(正厅级待遇)。
“我说夏主任,难道武秘书说过的话你也会记不住?章程三建要进军燕市市场,我去找了市长办公室,说是改造小组办公室全权负责,也是怪事了,非要让人多跑一遍路……”他摇头晃脑地说个不停,说话时还颇不耐烦地两只脚换来换去。
高晋周的空降,认真算起来,其实也是他带来的影响之一。因为他的原因,连若菡才来到燕市,替家族打开燕市的市场。而在后世,直到十几年后,京城的房地产商才开始关手燕市的市场,可以说,连若菡的提前介入,比原有的进程整整早了十几年。也正是连若菡家族的巨大势力,才有了高晋周的空降。以前的燕省的政局中,根本就没有高晋周的存在。
连沈复明也老实了许多,让章程三建先回章程市,等时机成熟了再说。沈复明不傻,洪昭广刚要给李丁山颜色看,却被直接抹杀了政治前途,肯定有人在幕后出手。尽管他不知道是谁,但不管是谁,都是让高书记都忌惮三分的人物!沈复明知道,他惹不起。
连若菡笑了,笑容有些意味深长,让夏想摸不着头脑。笑了一会儿了,她才说:“你想乘机和高建远接近,加深关系,就想出卖我,是不是?要是他知道我不是你的女朋友,想要追求我,怎么办?”
下面地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怕武沛勇,他不用怕,武沛勇顶多发一通火,再找机会给他难堪,一时半会也奈何不了他。机会也是双方面的,武沛勇想找机会收拾他,他何尝也不在等待机会反击武沛勇一次。
夏想也能推测到燕省局势的微妙变化,而且他比沈复明看得更清晰的是,燕省局势的一个微小的转折点,其实是从李丁山上任坝县县委书记开始的。正是因为李丁山的上任,改变了原有的历史进程,而宋朝度也因为李丁山的关系,用一种隐晦的方式,将自己绑在了史老的船上。
八月初,燕省的政局又迎一次新的震荡,空降的副省长高晋周走马上任。
夏想摆摆手,笑道:“想点个人的事情,你别操那么多心,好好开你的车。你的车技也一般,以后多练练,我不用车的时候,你就多练练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