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9章 夏想害人的本领也是一流

比起史洁的傲慢和高高在上的作派,任性但有原则,又从不仗势欺人的连若菡,在夏想眼中,还算是难得的好脾气。
连若菡没想到夏想也有恶作剧的时候,不由惊讶:“你是为了我,不是和他有仇?”
“什么看法?”严小时问道。
可以说,这是太子党经商的先天优势,不过落在别有用心的夏想眼中,也就成了最大的不足。
高建远点头称是,一脸认真思索的神情。范铮没什么表示,不过眼中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严小时却眼中笑意流淌,不失时机地插了一句:“连总见识非凡,让人佩服。”
“纠缠我的女朋友,不收拾他收拾谁!”夏想毫不犹豫地说道,心里偷乐,有些人真是自找苦吃,自己还没主动找他麻烦,他却急巴巴地送上门来,不让他丢丢人,还真对不起他的龌龊。
严小时不说话,一双大眼睛在夏想和连若菡之间转来转去,若有所思的样子。
比起高建远的城府和武沛勇的嚣张,他就是一个涉世未深又自以为是的太子党!不过夏想正喜欢他这样的性格,没想到恐吓高晋周的事情还出自范铮的手笔,夏想就有一种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晕眩感,就顺着他的话向下问:“刘黑皮靠得住不?他有没有处理过大事情的经验?”
夏想有点纳闷,挠挠头,憨厚地笑笑:“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名了?没请教……”
夏想就又对连若菡耳语几句,才又对高建远歉意地一笑:“高兄,液晶屏项目的市场前景,我以前也做过分析,认为燕市虽然经济不如沿海发达,但有远见卓识的企业还是不少,而且现在网络逐渐兴起,可以将网络优势也借鉴到大屏幕上……说起来广告市场还是大有可为的,关键是用人,业务全靠人做,如果关键位置没有用对人,思路不正确,哪怕方向没找对,也有可能赔钱……文扬以前在公司很有能力,业务出色,思路活跃,他为高兄工作,一定也做出了不少成绩吧?”
范铮在一旁插话:“我表妹,江省人,领先房产的法人,以后少不了和夏主任打交道,夏主任可要多多关照一二。”
连若菡恰到好处地说道:“我们再到处转转,坐了半天,有点乏味了。”
高建远心中恨恨的,却又没有办法,既嫉妒夏想,又为了表示良好的绅士风度,不得不努力保持笑容,和夏想说了半个小时的话,累得好象跑完了1000米长跑一样。
知道连http://www.hetushu•com若菡来历的高建远,没有在夏想面前说大话,夏想见高建远默许了范铮的安排,对他的绅士风度和经商眼光,立刻降低了级别。不管高建远如何刻意伪装,如何故作低调,他毕竟是高成松的儿子,想要赚钱,就会想当然地认为只要有权,就会有钱,权钱交易最容易,又来钱最快,他没有耐心也没有能力按市场规律办事。
“这就奇怪了……”夏想欲言又止,摇摇头又说,“算了,不说了,我是外行,就不多发表意见了。”
夏想就点头一笑:“好说,好说,既然是范老弟的表妹,也算是我的表妹了,以后是叫你严小姐好,还是叫表妹好?”
“替罪羊?”范铮一听要整治别人,就高兴得直笑。
“明说吧,夏哥,谁是最强力的竞争对手,我想法搞搞他们。”见夏想松口,范铮十分高兴,就不免说起了大话,“要说耍点阴谋来点手段什么的,我拿手。我认识一个刘黑皮,他手下有一帮兄弟,可以暗地里做一些小打小闹的事情。”
范铮果然是属蜡烛的,一点就亮,当即点头说道:“靠得住,没问题。他还刚帮我做了一件大事,完成得特别漂亮,就是找人吓唬了高晋周一次。高晋周知道不?就是京城空降来的副省长,据说挺有来头,又年轻,都在传闻他是来替代我爸的,我就让刘黑皮给他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京城是京城,燕省是燕省……”忽然范铮又想起了什么,顿时一脸紧张地问,“你不是高晋周的人吧?我怎么听说他对远景集团非常关照,而远景集团指定你当他们的联络人?”
“夏主任是陈市长的第一心腹。”范铮的还真是想起什么说什么,从来不多想一想再说出口,他猛然一愣,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脸警惕地问,“高省长视察森林公园的时候,是不是夏主任和连总都在场?”
夏想对连若菡的后一句直接无视,为她介绍了范铮和严小时认识。范铮对连若菡的美貌没有太大的反应,却对连若菡的身份大感好奇:“原来你就是远景集团的连总,失敬。真没想到,夏主任手段还真是高超,堂堂的远景集团的连总竟然是你的女朋友,大大出乎我的意外。这就让我更加相信,我对夏主任的看法是正确的。”
夏想伸手和高建远握了握手:“佳家超市是我们第一次愉快合作,现在又即将迎来第二次握手,能和风和-图-书度翩翩的高公子握手,是我的荣幸。”
高建远大惊:“怎么了?”
“我想,吉成地产也是对小王庄志在必得。二十里铺的事情老弟你听说过没有?当时另一家房产公司已经马上就要到手了,结果在最后时刻,吉成地产横空杀出,硬是从别人手中夺走了二十里铺,当时陈市长也为难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屈从了。”
范铮眨眨眼睛:“怎么可能?”
一千万看似不少,不过在房地产里面,有时连一个水泡都激不起来。夏想估计,这一千万也肯定是用什么不正当手段从哪家国有企业拆借出来的,说是借,绝对是有借无还。
严小时的话听不出来是赞赏还是讥讽,她的举止倒是落落大方,让人赏心悦目。夏想心想北方女子与南方女子还是大不相同,南方女子婉约,就算工于心计,也是阴柔有余,大气不足。北方女子豪气,骨子里有敢作敢为的冲动,尤其是连若菡是京城人,天子脚下,又出身于世家,有些傲气和任性也是在所难免。
“要么是惹上了更厉害了人物,被收拾惨了,要么就是吸毒,吸得只剩下一口气了。”连若菡一脸不屑,清冷的神情让她高贵如天上明月,“不管是什么出身,都不要自以为是。再庞大的家族企业,也不可能传承到三代以后,在美国,企业能传到第二代的,只有15%,到第三代,就只有5%了,所以,谁都靠不住,只有靠自己才最可靠。”
其实连若菡只是随便一说,她知道夏想不是冲动的小男生,不会轻易捉弄别人,也不会动不动就打架。不料夏想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就点头应了下来:“没问题……我有个办法,让他有苦说不出,好好让他丢丢人,怎么样?”
“怎么会?”夏想有意和严小时周旋一二,看她年纪不大,估计也就是二十四五岁,比范铮小得有限,但别有一股成熟味道,就有意试探她的反应。
少女艳丽动人,一身深红礼服衬托得苗条的身材纤细迷人,脸型有些古典美,尤其是眼睛格外大,而且亮,笑的时候两个甜甜的酒窝,皮肤白皙,身材高挑,属于江南水乡细腻而迷人的女子。
“没打掉他两颗门牙,已经算便宜他了!”严小时话未说完,连若菡的声音突然在后面响起,随后连若菡一步来到夏想身后,十分自然地就挽住了他的胳膊,“要不,你过去帮我出出气?”
夏想不理会高建远的出身一说,是无hetushu•com心之话,还是有意炫耀他的身份,连若菡却大为不满地说道:“出身好不一定就代表以后就有前途,我认识许多出身比你还好上不少的公子哥或是大小姐,现在都半死不活,没个人样了。”
严小时笑的时候眉毛上挑,眼睛上翘,嘴唇也是微微一弯,整个脸型形成一个非常可爱的圆弧形状,她吃吃地笑道:“夏主任好幽默……别看范铮是我表哥,可是他从来没有当面叫过我表妹,要是夏主任愿意叫我表妹的话,我倒不介意,就怕你女朋友会吃醋。”
高建远也不失热情:“夏主任让我羡慕的地方也很多,平心而论,我和范铮其实都还不如你,毕竟我们二人有出身,你却没有,一步步走到今天,全凭自己的努力,不容易,不简单。”
“你的女朋友比我年轻,比我漂亮,而且比我厉害,我可不敢惹她生气。”她拍了拍胸口,好象受了惊吓一样,“刚才有个男士要请她跳舞,被她非常不客气地拒绝,让人当场下不来台,真有个性。”
严小时赞叹地说道:“夏主任对女朋友真好,让人羡慕。也确实刚才那位男士有点过分……”
不过也好,有范铮这样的一个人物拖累,高建远想不被抓住把柄都难。夏想举了举酒杯:“范老弟,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必再提,让我们为今天的相识和以后的合作干杯!”
“他是咎由自取,没听夏想说,他是挺有本事的一个人,却把公司经营成这样,不是中饱私囊又是什么?”高建远给文扬下了结论。
“她大部分时候其实人也不错,有时候也任性,不过绝对不会无理取闹,更不会主动招惹别人。刚才被她落了面子的男士,估计也是纠缠没完,才惹她生了气。”夏想不管严小时是什么态度,但他对连若菡的维护是毫不含糊的。
高建远没有和夏想再谈小王庄的事情,范铮也识趣地没有提起,不过倒是和高建远耳语了几句。高建远听了点了点头,就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我和夏主任也算有缘,三番五次遇到,而且我和夏主任的审美眼光也相同,投缘的地方还真不少。我想,夏主任是不会推辞的,是不是?”
不打自招,范铮还真是一个活宝!
“在陈市长面前说几句好话,倒是没有问题,我和建远也认识一段时间,虽然交往不多,不过也算不错的朋友,为朋友做事,没说的。当然,你范老弟为人也不错,也算看得起我,是个值得一交的hetushu.com朋友。”夏想打定了主意,小王庄是一滩混水,到时肯定各方势力会大打出手,反正会乱,再让范铮添上一乱,也不过是乱上加乱。而且高建远和范铮都没有涉足过房地产,冒然进入,肯定有许多漏洞可以被他利用,“不过小王庄是块肥肉,争夺的人肯定多,陈市长到时肯定也会十分为难,万一再有人使出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我也不好应付。”
二人一走,高建远对范铮说道:“既然我们要进军房地产业,液晶大屏幕项目就找个机会撤了,我看也没有什么前景了,估计文扬也有什么猫腻在里面……”
不过在收拾文扬之前,夏想就想起了火车站广场的液晶大屏幕。他回燕市之后,也借机去过几次火车站,从液晶大屏幕上播放的广告就可以看出,公司基本上处于苟延残喘的最后阶段,估计高建远的1000投资已经完全打了水漂。当然夏想并不知道1000万的资金是从何而来,要是让他知道的话,肯定会替文扬无比惋惜,因为和高建远合伙,赚钱了,是高建远的钱,赔钱了,文扬注定要当替死鬼。
高建远脸色不太好看:“公司一直亏损,估计支撑不了多久了。”
还不算太傻,终于想到了这一点,夏想就笑,笑得很诚恳:“我是燕省人,在市政府上班,和高省长素昧平生,范老弟,你刚才还说我是陈市长的人,一转眼又说我是高省长的人,你也太抬举我了吧?”
连若菡却没有接她的话,她转身俯到夏想耳边,小声说道:“正前方10米远的灰上衣男人,就是刚才缠着我被我打发走的男人,你帮我收拾收拾他,好不好?”
难道非要当面问个清楚,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大家就当没有发生过多好,范铮还真是傻得可以!夏想简直无语了,心道高建远怎么会选择和他合伙,蠢材害死人呀。
夏想对范铮放出的狠话不发表意见,他正要再探探范铮的口风,忽然见一个明艳少女笑意盈盈地走了过来,一开口就是一口软软的南方口音的普通话:“如果我猜对的话,你是夏想夏主任了?”
“放过他?开什么玩笑!”高建远目光中露出一丝狠色,“1000万就这么一声不响就没了,虽然不是自己的钱,不过也不能输得这么窝囊,是不是?找一些人,弄一些证据,证明文扬手脚不干净,贪污公款,收取回扣,将公司经营不善的责任全部推到他的身上,再买通一些和他交往的人,把他的和*图*书责任坐死了,以后万一事发,可以直接将挪用公款的罪名扣到他头上。”
“那怎么办?就这么放过文扬?他可是没有一点损失,工资照拿,估计也没少吃回扣。”范铮盯着夏想的背影,目光闪动,“刚才夏想话里有话,他以前和文扬共事,对文扬的能力十分肯定,但听你说,大屏幕项目,文扬可是没有什么作为。”
连若菡不解地看了看夏想,很聪明地没有答话,夏想点点头:“没错,我和若菡一起陪同高省长,整个视察过程非常顺利,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夏主任,这么说吧,我和建远找你出面,一是看重你和陈市长的关系,二是我和建远的公司,是瞒着高书记和我爸成立的,没敢让他们知道,因为高书记是不是反对建远插手房地产,我不太清楚,反正我爸是绝对不允许我这么做。所以正好今天建远说你要来,我就想请你帮个忙。大家都是年轻人,帮不帮忙爽快点,一句话的事情,别罗嗦个没完。”范铮一脸不耐烦,说话时就不免带了一丝火气。
这句话总算让范铮醒过味儿来,他和夏想、连若菡碰了碰杯,放低了姿态说道:“以后请夏主任多帮忙,请连总多照顾。”
少女主动伸出右手:“严小时,领先房产,很高兴认识夏主任。”
范铮睁大了眼睛:“吉成地产是什么来头,这么狂?回头我查查他们,要是他们也敢和我们领先房产来这一手,我非灭了他不可。”范铮连吉成地产的后台是谁都不知道,也对二十里铺的事情一点也不清楚,证明他对燕市的房地产市场完全没有任何了解,就敢找来千万资金进军房地产?恐怕到最后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也是,你现在只能是陈市长的人。你还别说,夏哥,陈市长可是厉害人,省里的大小头头,一般人的面子在他面前没用,要不兄弟也求不着你,是不是?怎么样,帮兄弟一把,以后好处少不了你的,还有,你说说看,到底谁才是最强有力的竞争者?”
他不是别人,正是夏想一直想要收拾,却没有找到机会的文扬。
夏想暗笑,范铮真够二的,这么半天才想起来这么关键的问题,脑子不是一般的大条。
酒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高建远才抽出时间来和夏想说话——说是和夏想说话,其实总是有意无意说到连若菡。连若菡坐在一边,对高建远的话装没听见,即使高建远问她,她是摇头不语,用手一指夏想,意思是让夏想代她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