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2章 夏想也热血一次

夏想两边卖好完毕,自嘲地笑一笑,心想有时总觉得自己不够热血,不够冲动,其实热血冲动小青年虽然显得不太成熟,不过有时也有可爱的一面。
夏想怒极反笑,怎么余震生跟城管一个德性,明明没有执法权,还大言不惭说是执法,真是混蛋加混帐到家了。他轻蔑地一笑:“好,你要查就查,我会请技术监督局来复查,如果我的菜农药没有超标,我会向你的上级单位投诉你!”
余震生是蔬菜批发市场管理办公室主任,掌管着所有商户的生死大权,他让谁进入批发市场,谁就能赚钱。不让谁进入,谁的菜就只能烂掉,因此在蔬菜批发商眼中,余震生比陈风还威风。
夏想的理由很充分,肖佳也没有多想,不过还是多打量了夏想几眼,看得夏眼心里直发毛,忙说:“看什么看,难道我又帅了?”
还是肖佳美貌惹的祸。
肖昆说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夏想,意思是,我都叫你姐夫了,你总得对我姐负责吧?
肖佳的弟弟肖昆土气未脱,长得又黑又瘦,和肖佳站在一起,简直天差地别,任谁也不猜不到他们是姐弟二人。夏想和肖昆握手:“小昆在燕市还习惯不?”
对于夏想的主动和上路,高建远还是比较感激的,尽管他非常嫉妒夏想和连若菡之间的关系,但也明白不管是官场还是商场,都是朋友之间互相抬举才能升官发财,连若菡的事情可以暂时放到一边,眼下赚钱要紧。毕竟是第一次进军房地产市场,有许多方面他还非常生疏,所以对夏想的善意提醒也就郑重地放在了心上。
三人坐上夏想的桑塔纳,十几分钟后,就赶到了蔬菜批发市场。
肖佳按照夏想的吩咐,暗中替卫辛母亲垫付了8万元的医疗费用,不过卫辛母亲患的是糖尿病,难以根治,手术成功后,以后也一直需要休养,需要大量的药物维持,花费不菲。
肖昆就压低了声音说:“我爸病好了之后,就成天念叨说姐姐年纪大了,该找个好人家嫁了,非要催着我姐找个男朋友,还说她不嫁人就是不孝。农村人的想法就是这样,姐夫你也别怪我爸多事,他觉得吧,我姐都24岁了,在村里和她一样的大的都有孩子了,她还没有对象,以后怎么办?所以我爸给我姐下了死命令,过年的时候如果她不带着对象回家,就别回去了。”
肖昆被赶到阳台上,夏想乘机捉了肖佳的手:“你弟弟说的都是m.hetushu.com真的?”
夏想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子,得,又一个小舅子,怎么当别人姐夫还当上瘾,可别连若菡也有一个弟弟,就坏事了。他看了看肖佳,意思是怎么让他喊姐夫,不要教坏小孩子。
余震生一下跳了起来:“小子,还真敢跟我硬碰硬?好,今天老子就奉陪到底。我还真把狠话放这里了,除非肖佳从了我,否则她的公司别想再在这个市场卖一天菜!”
不过余震生旁敲侧击好几次,肖佳不但没有理他,反而一见他就躲到一边,让他心里无比郁闷,又越来越火大,心想在我的一亩三分地做生意,不听我的话,还能有你好果子吃?他就准备扣下肖佳的货,让她尝尝厉害再说,不怕她不屈服。
乔白田越拼命,他和高建远之间的矛盾就越激烈,作为坐山观虎的人来说,就越看得津津有味。
说是放假,还是赶到了周六才去找的肖佳。
刚吃完午饭,肖佳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新来了几车菜出了问题,蔬菜批发市场的管理人员不让卸车,说是接到上级通知,肖佳的菜农药残留量不达标,禁止进入批发市场。
余震生见夏想只是一个小年轻,却有一股不容侵犯的威严,吓了一跳,再一想自己是公正执法,管他是谁不用怕,何况他开口说出是他的菜,就哼哼两声,气呼呼地说道:“你的菜?这是肖夏蔬菜批发公司的菜,他们的法人是肖佳,你又是谁?”
夏想最后一句其实是免责声明。
“你的儿子叫好帅……”肖佳见逗得夏想紧张,得意地笑了,“当时是不是好帅的妈妈坐在旁边?”
趁肖佳做饭的间隙,肖昆小声地对夏想说:“我想求你一件事,姐夫,姐姐不敢对你说,又不让我说,可是我又不能不说。”
余震生说话时还不老实,右手还指指点点,差一点戳到夏想脸上。夏想火向上冒,一把打开他的手:“请注意你的爪子!”
乔白田对夏想的来电非常满意,总算认为夏想办了一件好事,以前的车没有白送。
余震生象被踩中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行呀,小子,你哪儿来的?口气挺大,信不信我现在一个电话就可以先把你铐起来,理由就是……妨碍公务。还敢跟我狂,你才多大点儿?知道我的后台是谁不?说出来吓死你……”他的眼睛向上一翻,眼睛向天上看,“北宁派出所所长是我铁哥们,知道不?还敢我横,真是不知天高www.hetushu.com地厚。”
两辆卡车停在路边,几名工作人员正在胡乱地翻捡着上面的各种蔬菜,态度十分恶劣,拿起一个茄子就摔到地上,甚至还要踩上几脚。旁边一个衣冠楚楚,大热的天还穿着衬衣打着领带的中年男人,正气势汹汹地嚷道:“都给我好好抽查,只要发现有农药残留,就立刻标明,不予放行。还有,记下是哪家蔬菜批发公司的货,以后只要是他们的菜,都重点检查,不完全检查一遍,不能放进去,听到没有?”
夏想忙摆手:“没见过,也不想见,有你就行了。再说我是雷锋,做好事不留名。”
肖佳恨恨地说道:“又是余震生这个流氓。”
确实是个好机会,夏想也为城中村的暂时叫停而暗暗叫好。因为一旦叫停,会给人小王庄是最后一个城中村的错觉,高建远知道时间不会太长,乔白田不会知道,所以他会拼命抓住小王庄。
一句话让肖佳的内心充满了幸福,眼中充满雾气地看着夏想。
夏想放下电话,就又给高建远打了电话,也是将五家公司的资料报给他,还替他分析一下每家公司的优点和缺点,最后又重点强调:“根据以前的经验,市里会综合考虑,最后出于平衡的角度,确定下来一家公司。五家公司中,根据我掌握的情况,瑞特地产实力最强,万达集团后台最硬,高兄可要做好背后工作,合理安排对策。当然,我的看法不一定准确,最后决定权还在你的手中。”
“没有。”夏想心情沉重了,他握紧肖佳的手,“你真是太辛苦了,以前,我对你照顾不到,让你受累了。”
哐当……夏想站立不稳,想要坐到沙发上,却坐偏了,把茶几上一个果盘碰到了地上,他急忙手忙脚乱地捡了起来,放到茶几上,嘿嘿笑道:“你的想象力还真丰富,说得跟真事一样。我当时就是不方便说话,所以就开了个玩笑。”
肖佳点点头:“当然了,经常半夜爬起来去接车,总要自己清点一下才放心,有什么不对吗?”
听肖佳一说,夏想顿时火冒三丈,感觉许久不见的热血又重新沸腾起来,对肖佳和肖昆说道:“走,过去看看,我看看余震生有多大本事,敢打我的女人的主意!”
“这车菜是我的货,你们凭什么糟塌我的东西?”夏想双手抱肩,冷冷地看着余震生,见他头发打得锃亮,好象抹了一层鞋油一样,最让人可笑的是,一个大男人,脸hetushu.com上还抹了一层妆,让他本来就有些惨白的肤色更显得十分吓人。
余震生一听夏想是肖佳的男人,更加火冒三丈,嫉妒得发狂——就是眼前这小子抢了先,还天天抱着肖佳睡觉,真是好菜都让猪拱了,怎么就便宜了这个又不帅又黑的臭小子?他拍了拍手,无比嚣张地说道:“我想查谁就查谁,要你来管?你在这里说话阴阳怪气,还故意妨碍我们执法,信不信我把你抓起来?”
“不怎么样!”夏想急忙一口回绝,卫辛要是和肖佳总在一起,他再来找肖佳,就要不可避免和卫辛见面,想起前尘往事,还是少见为好,“你的公司太小,我想办法帮她找一家大公司去兼职。”
夏想想了想,觉得老人的要求也不算过分,他替肖佳出面安慰一下老人迫切的心情,也没什么。因为上一世父母一直催他结婚生子,所以他对老人对子女提出这样的要求,十分理解,就说:“现在离过年还早,到时候就一起回家看看。”
“她的公司就是我的公司……余主任,我们公司的菜以前抽检一直全部合格,怎么这一次就全部不合格了,是仪器出了问题,不是人心出了问题?”夏想很不喜欢余震生一副小人嘴脸的模样,对他说话也就一点也没有客气。
“我不是自恋,而是听到背后有人喜欢,心里美。”夏想坏笑,又问,“你弟弟住得离你远不远?”
本来一直想和肖佳见见面,因为她兄弟过来,想让夏想给指指方向,不过夏想最近太忙,一直脱不开身。正好小王庄事情暂时靠一段落,接下来会有看不见的厮杀,他也够不到资格参预,正好就当给自己放了个假。
“你是挺帅的,不过……”肖佳狡黠地眨眨眼睛,“你见过卫辛没有,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特别有艺术气质,她的美忧伤而沉静,让人向往。”
肖佳才不相信他:“后一句话我信,你有一颗好心。但前一句就太自欺欺人了,别让我揭露你,你连儿子都有了,还在我面前装纯情!”
“他就爱骗人,你还信他,太幼稚了吧?”肖佳故作不以为然地说道,“没想到,你还挺自恋。”
最近玩腻了小秘,余震生就又寻思起了肖佳。而且据他暗中观察,肖佳的皮肤越来越好,脸上也越来越有光彩,很明显是和男人在一起的缘故。余震生又气又急,气的是不知道让哪个男人占了便宜,抢了先。急的是,肖佳越来越让人心动,只看一眼hetushu.com,就让人心中痒得难受。
天气这么热,翻腾一遍,菜不是伤就是烂,绝对不能卖。就算有人要,也是饭店低价收走。饭店给的价格一般都很低,勉强够本。肖佳急得不行,余震生是故意发坏,就是想毁她生意,让她没路可走。
肖佳满脸通红:“一边去,跑远点,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夏想就又挠挠一笑:“那我晚上就留下来,给你做一个全身按摩,好好疼疼你。”
吃饭的时候,肖佳显然已经从肖昆嘴中得知了夏想要陪她回家过年,俏脸因为兴奋而格外红润,还偷偷地在桌子底下用脚踢夏想,夏想假装没反应,一本正经地吃饭,严肃的样子让肖佳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算近,他晚上就住在批发市场里面,有时候晚上要接车。”肖佳没明白过来夏想的意思,“怎么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余震生从见肖佳第一眼起,就被迷得找不到东西南北。不过肖佳有个性,不屈从,对他不假颜色,但出手还算大方,送礼送钱,让他也挑不出理来,再加上他当时正好找了一个小秘,正处于新鲜期,所以也就看到肖佳的时候有点眼谗,平常的时候就和小秘粘在一起,也没时间去为难肖佳。
夏想先是开导他几句,又让他全心协助肖佳做好蔬菜批发生意,以后肯定大有所为。肖昆对夏想有一种天然的敬畏心理,夏想说什么,他都点头答应。
夏想没想到,他刚想当一次冲动小青年,肖佳就给了他一个绝好的机会。
肖佳想要出面,夏想将她拉到一边,大步走到前面:“谁是余震生?”
“不要。”肖佳伸手打掉夏想正在挠头的手,“我算是明白了,你不想好事的时候,就挠头。尴尬的时候,就摸鼻子。”
肖佳也不揭穿夏想的心虚,还是笑:“我又没埋怨你,你慌什么?我又没要求你,在我面前,你不用隐瞒。你只需要在另外一个人面前,把我深深地藏起来就行了。要不以后我们定一个暗号,我以后打你手机,只打一声,你方便的话就回过来,不方便的话,就可以对别人说打错了。”肖佳替夏想想得还挺周到,又说,“还有,别把我的名字输在手机上,你要是记不住号码的话,就可以用陌生人代替,或者干脆输一个男人的名字,记住没有?”
肖佳大羞:“谁要让你住?你怎么一见面就不想好事?”
领带男叉着腰,十分气势地说道:“我就是,找我什么事?”
肖昆就嘿嘿http://m•hetushu.com地笑,他的憨厚和老实让夏想看了自叹不如:“姐,我知道你喜欢姐夫,你一说他的名字就双眼放光,脸上红红的,全是幸福,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我还能看出来,你和姐夫……”
夏想挠挠头:“不干什么,他晚上住得远的话,我晚上住你这里,就相对安全了。”
肖佳有点感动,鼻子酸酸的:“好好的,怎么说起这些了?你分明是故意逗我难受,不许说了,都过去了,现在我有人接车,也有人管着一摊子事情,又有我弟弟帮我,比以前轻松多了。我现在呀,就只想着等十里铺蔬菜批发市场开业以后,如何扩大经营就行了。”
“还好了,姐姐对我很照顾,我也是农村的孩子,吃得了苦。”他憨厚地笑笑,是真正的憨厚,可不是夏想式的憨厚,他的笑容纯真而善良,一看就是没有什么经历的孩子,“姐夫,你是不是挺忙的?我来了大半个月了,才第一次见你过来看我姐。”
夏想大吃一惊:“你凭什么污人清白?”
“卫辛很可怜,也很要强,我想尽我所能帮帮她。不过我的蔬菜批发生意现在做得还不够大,不需要办公室人员,等十里铺蔬菜批发市场开业后,我让她到办公室当文员,怎么样?”
夏想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就笑:“想说就说。”
夏想就又问起肖佳帮助卫辛母亲治病的事情。
夏想摸摸鼻子,还没说话,肖佳就又笑他:“看,又尴尬了,肯定是心里有鬼。”
男人女人在一起,做一些爱做的运动,为什么女人总说成不是好事?
夏想又岔开了话题,拉住肖佳的手问:“你弟弟没来之前,晚上来车的话,是不是你去接?”
夏想对流氓色狼一类的字眼比较敏感,就问:“到底怎么回事?”
中午肖佳做饭,夏想就和肖昆坐在一起聊天。肖昆憨厚而老实,不过也有些见解,对蔬菜批发生意的前景也是非常看好,当然因为第一次来大城市的缘故,有些拘束有些紧张。
天生尤物,天生媚骨。
半夜三更去接从外地送菜的车,还要一件件清点数量,一个弱小女子,长得又漂亮过人,她一个人该承受多少委屈和辛酸?夏想心里沉甸甸的,很不好受。比起曹殊黧和连若菡,肖佳真是太要强了,也吃了太多的苦。而他作为一个男人,对她的关怀和照顾还是太少。
肖佳慌张起来,以为夏想责怪她,急忙推了肖昆一把:“乱叫什么?谁让你胡乱叫姐夫的,我和夏主任是普通的朋友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