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5章 设计一个连环坑

夏想知道消息后,第一时间通知了高建远,他语气沉重,痛心疾首地说:“对不起高兄,陈市长和曹市长尽力了,方部长也帮着说了不少话,可惜的是,崔书记决心太大,其他常委又附议崔书记,最后……”
武沛勇见谭龙丝毫不给他情面,还要赶他出门,更是气急败坏地嚷道:“谭市长你可知道领先房产的幕后老板是谁?我说了你可别后悔!”
叶石生叶省长,虽然是省里的第二号人物,但他为人低调,在高成松的光环之下,从不多事,甚至还不如常务副省长范睿恒强势。夏想回到燕市几个月了,从来没有感觉到叶省长的存在。可见叶石生的为人,要么真的是性子软弱,避开高成松的锋芒,要么就是隐忍不发,等待关键时候的出手一击!
夏想忙客气几句,又安慰他说:“不要紧,建远,也不是除了小王庄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好项目了。我有一个想法,有时间跟你再交流一下,保证比小王庄的收获还要大上不少。”
武沛勇对夏想还是不屑一顾的态度,见他进来,坐在原地动也不动,一副不与他为伍的姿态。夏想对武沛勇的态度毫不在意,不是说谁表面上越嚣张就越厉害,真正笑到最后的是,是始终不动如山的那个人。
他是省委常委,犯不着对高成松畏之如虎,他就有意暗中对抗一下高成松,准备找叶石生请示,还联合其他的常委,也让高成松感受一下反抗的力量。
高建远听起来很平静,仿佛早已知道了结果一样,淡淡地说:“我知道了,谢谢你夏想,你的帮助我会记在心上。”
只是为时已晚,常委会上经过一番讨论,最后崔书记力排众议,将小王庄的开发权拍板给了吉成地产!
严小时也看着夏想说:“夏主任有什么想法就说说,别在意武秘书的态度,他有时就是有点不靠谱,其实人倒不是很坏,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
猛然间,谭龙想起了省里叫停了城中村的改造之后,陈风一直非常平静,没有一丝急躁不安,他还一直不解,为什么陈风不急着找省里要说法,原来症结在这里。
“真能行?”范铮听高建远和严小时都赞成夏想的想法,也动摇了。
“武大秘,你也太瞧得我了吧?我能影响得了燕市的市委常委?你以为我是谁?”
武沛勇勃然大怒:“谭龙,不要在我面前装腔作势,你是吉成地产的后台,你拿了吉成地产的黑m.hetushu.com钱,别以为我不清楚。你们的内幕交易我知道得一清二楚。”
高建远笑了笑:“我请小夏过来,就是听你的高见的,有话直接说,我们也不是外人了……至于武秘书,他不是已经走了吗?”
夏想接过地图,铺在桌子上,用手一点西郊:“燕市的远景规划虽然是向东南发展,但是,由太行山吹的清新空气,却是要首先经过西郊的西山……有钱人最在乎的是什么,是风水宝地,是身体健康,是居住环境的优雅和安静。如果在西山建一处花园别墅,然后大力宣扬健康生活,健康环境,建远,你说说看,燕市的有钱人会不会蜂拥而来?”
高书记是要为领先房产铺路,陈风心知肚明,只有他和崔书记蒙在鼓里。想起常委会正在讨论的小王庄的归属问题,还有崔书记在上会之前,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谭龙重重地一拍脑袋:“糟糕,上当了!”
寒喧过后,高建远脸上看不出失落,范铮却愤愤不平地说道:“谭龙不过是一个副市长,就仗着钱锦松的关系,就敢这么不把我们领先房产放在眼里,欺人太甚。我已经给我爸说了,找机会好好找回来。”
10月,省里正式成立建设厅,不出所料,武沛勇在高成松的大力推荐下,当上了燕省首任建设厅厅长。让燕市市政府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武沛勇上任之后,也到燕市市政府视察,谭龙在市政府分管城建一块,不得不出面陪同。
就设计一个连环坑让高建远跳进去,第一期开发之后,他应该可以赚上一笔。但人的贪心都是没有止境的,到时见有利可图,不用他鼓动,高建远就会头脑大热,急着上马第二期项目。
“领先房产——处处领先一步,趁现在达才集团还没有开发别墅的时候,领先房产就要先下手为强,否则等达才集团将目光投到西山的时候……”夏想故作神秘地摇摇头,“达才要是一出手,建远很清楚会发生什么。”
谭龙摇头:“什么让步?武秘书说的我听不懂!”
到时大吃一惊的恐怕不仅仅是燕市的开发商,最后还有高建远。因为夏想清楚,西山别墅其实最早是由达才集团开发的,但西山别墅也成为达才集团最失败的项目。虽然说一开始卖得还算不错,但后来开发的第二期赔得血本无归,归根结底还是燕市的富人少,也和西山一带的人流过少和*图*书有关,虽然居住环境安静,但毕竟太过冷清了。
武沛勇却呵呵一笑:“说不定我到了建设厅工作,到时也有和谭市长合作的机会。怎么样,谭市长,你现在让一步,我会记在心上。”
夏想听到消息后,大笑了几声,不用说,馊主意肯定是范铮的杰作。
夏想也就不再矫情,用手向西面一指,说道:“西郊的风景不错,有山有水,而且有一处地势非常好,前面平坦,后面依山,正是依山傍水的风水宝地……”
“不会,别墅的造价不会太高。”高建远想到了什么,自得地笑了,“西山的地皮,价格不过是市中心地皮的几十分之一,就算再开凿山石,成本也不会太高。而且我们还可以依托山脚下的便利,充分地将山水围在别墅区内,化天然的景观为我们别墅区的景观,不用花钱就能为别墅带来升值……小夏,主意不错,值得一试。”
谭龙愣在当场,他万万没有想到,领先房产还有一个大人物隐在背后,竟然是高书记的儿子高建远,怎么可能?怎么一点也没有风声传出?
第二期开盘之时,就差不多是高建远深陷泥潭不能自拔之日。
高建远低头看地图,不说话,眼睛却慢慢地闪出一丝光亮。
高书记他可得罪不起,而且又传闻高书记一向容不得别人置疑他的权威,他的儿子想要小王庄的开发权,要是被他和吉成地产抢到了手,以后还会有他的好日子过?谭龙敢和武沛勇叫板,他却没有勇气和高成松作对。
“听说了,武秘书有什么内幕消息吗?”谭龙装傻,他也听说武沛勇可能是首任厅长,不过他并不担心建设厅能卡住燕市的市政府规划。建设厅是管辖全省的规划和建筑市场不假,但作为副省级城市的燕市,一旦市政府形成决议,只需要走过形式,在建设厅备个案就可以了。建设厅如果真没事找事,卡着不放,身为厅长就太没有政治头脑了。
武沛勇也看出高建远对他有点不满,他站起身:“我也是为你好,建远,你自己要多个心眼,反正对于夏想,我总觉得他不怀好意。好了,我先走了,你们聊。”
武沛勇瞥了夏想一眼,犹豫一下,还是说道:“夏想你知道什么内幕不?我明明已经当面告诉谭龙,领先房产和高书记之间的关系,谭龙还一点面子也不给,是不是陈市长也暗中帮他?”
“因为……”武沛勇一字一句地说道,“因和-图-书为范铮还有一个合伙人,他叫高建远!”
范铮还真是够二,话也不用说得这么直接吧?高建远有点尴尬地点点头,没说话。
要是夏想在,肯定会愿意帮谭市长解答心中的疑问——高建远以绅士风度自居,行事又爱低调,他总喜欢躲在幕后操纵一切,又想证明自己几年的国外留学确实学到了的真本领,所以他才不肯抛头露面,打着高成松的旗号到处显眼。高建远想要的效果是,他既想合理地利用他身为省委书记儿子的优势,又不想让别人知道,等到他成功之后,别人大吃一惊,才发现他真实的身份,这样的成就感和自豪感,才是高建远一直苦苦追求的惊喜!
严小时不简单!
谭龙看武沛勇得意扬扬的样子,心中不快,心想既然你有把握又何必找我说事?别以为你是省委书记的秘书就可以为所欲为!心中厌恶,脸上也就没有好脸色:“既然武秘书有十足的把握,就不用和我再多说了。再说,我哪里和你作对了?一切按市场规律办事,凭实力说话,是不是?”
一周后,省委召开常委会议,原则上同意燕市的城中村改造工作重新开工。
高建远也知道夏想在开发小区上有些见解,心中虽然对小王庄的失利大大的不爽,不过为了保持风度,还是努力不流露出来,夏想的提议让他心中一动,正是最需要安慰的时候,夏想如果真的有新的开发项目,才是真正的雪中送炭。
夏想不失时机地点头:“建远说的是,不过还有一点,达才集团现在紧盯城中村的开发,目光只放在城中村上面。如果城中村一直没有重新开发的迹象,说不定他们也会盯上周围的地皮,我听说达才集团已经有意向东南的郊县进军了。”
夏想心中来气,武沛勇有话就是不能好好说,他也就没给他好脸色:“陈市长?你不知道天安房产的事情吧?争夺二十里铺的时候,陈市长本来也是支持天安房产的,也是在最后一刻崔书记发了话,二十里铺才给了吉成地产。陈市长也被吉成地产摆了一道,你说他还会支持吉成?陈市长没这么大度吧?据我所说,常委会上明确支持领先房产的有陈市长、曹市长和方部长,其他人的态度,我就不太清楚了……”
谭龙也正在气头上,哪里还想那么多:“谁不知道领先房产的老总严小时是范铮的表妹,范铮是谁,就不用我说出口了吧?武秘书,大家各凭本事www.hetushu.com做事情,凭什么不是你退而是我退?”
武沛勇一走,夏想就笑着说:“武秘书对我不太信任,要不我的建议就不要说了……”夏想就是有意试探一下几人的反应。
严小时闪动着一双大眼睛,无比仰慕地看着夏想:“夏主任,你太厉害了,别人的目光还在市中心转来转去时,你就已经把目光放到了西郊,先人一步就是无限商机。还有,燕市的富人虽然不多,但买得起别墅的也大有人在,而且我们要把西山别墅建成身份的象征,限量销售,有钱不一定买得到,这样就会造成晚一步就买不上的假象。人们的心理就是要比面子,要抢稀缺资源,我们捂盘销售,不但能让人们以抢到一套西山的别墅为荣,还能抬高售价。”
“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晚上有时间的话,一起坐坐,地点就在聚贤庄园,怎么样?”
高建远心领神会地笑道:“也是,城中村也该重新开始了,就让大家都去抢城中村,等他们回过味儿的时候,却发现在西山已经建成一片燕市第一家高档别墅区,肯定会让所有的人大吃一惊!”
说完,武沛勇摔门而去。
范铮还是不太相信夏想的判断:“燕市的消费水平太低,有多少人能买得起别墅?而且在西山开发别墅,需要平整山石,肯定成本很大,这样分摊下来,别墅的售价绝对高得惊人。”
她的一番话一说出口,夏想顿时对她刮目相看。严小时现在就能说出捂盘销售的理论,正是后世众多房地产商的销售策略,人为地造成资源紧缺的假象,人为地抬高售价,充分利用人们买高不买低,喜欢盲目跟风的劣根性,一步步把房价抬高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高建远……高书记的儿子?谭龙心中五味杂陈。
范铮最先开口:“不,要说,一定要说。我相信你,夏哥,武秘书这人,耍横他行,别的本事我看也有限得很。”他又看了高建远一眼,“建远别多心,我没有说高书记用人不行的意思。”
随后不久,副省长沈复明来燕市视察工作,由副市长谭龙陪同。视察过程中,突然出现一个女子闯到谭龙面前,指责他对她始乱终弃,只管玩不管负责,当场让谭龙大丢颜面。尽管后来那个女人被带走,沈复明还是委婉地发表重要讲话,点明身为领导干部要注意个人的作风问题,不要因小失大。
“有什么用?”范铮不解地问,“离市区这么远,就是建成免费的www.hetushu•com公园,也没什么人去。”
谭龙也不是被吓大的,他用手一指门口:“出了市政府大门,向右拐,然后再拐到蓝角街找到市委大院,里面就有市纪委,武大秘有情况尽管去找纪委的同志去反映……不送了。”
武沛勇却当着所有人的面,对谭龙的工作横挑鼻子竖挑眼,处处指责他的不是,最终把谭龙气得拂袖而去。此事轰动一时,据说崔书记听到之后,脸色铁青了半晌,没有说话。
武沛勇冷笑一声:“谭市长是不是觉得我还管不到燕市市政府?是,现在是管不到,不过不知道谭市长有没有听说,省里马上就要成立建设厅了?”
高建远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和达才集团相比,我们领先房产没有任何优势,不过现在却有一点,就是抢占先机!”
高建远的意思夏想明白,合作是他们之间的事情,和武沛勇无关。
严小时一脸无辜,摆摆手,直截了当说了出来:“是武秘书主动要来的……”意思是,不是她邀请来的。
因为崔书记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在常委会上,他也被高书记不点明批评了几次,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但高书记眼中无小事,他的批评不管力度大不大,给人的压力却是非常得大。崔向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有些事情解释又未必有用,而且高成松做得太过分,沈复明和武沛勇联合打压,大有没完没了的意思,让他也咽不下这口气。
夏想心道,严小时绝对有成为一流奸商的潜质。
“武秘书,你少说几句,夏想自始至终都对领先房产帮助不少,我们都心中有数,你不要因为对他有成见,就乱扣帽子。”高建远说话了,一脸的不耐烦,看了严小时一眼。
武沛勇还振振有词:“我怎么怀疑你也在暗中捣鬼?”
“建成公园当然没人去,建成高档的别墅区,自然就成了有钱人聚集的宝地了。”夏想一伸手,还未开口,严小时就拿过一份燕市地图递了过去。他冲她一笑,心想三人之中,最有心机的应该就是严小时了。
晚上八点,夏想准时赶到聚贤庄园,人已经到齐了,除了高建远之外,还有范铮、严小时,出人意料的是,武沛勇竟然也在。
武沛勇是不是真坏,夏想不想评论,不过他的嚣张和狂妄给他带来了灭顶之灾。最后他落难时,没有人一个人替他说一句话,导致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被判处了死刑,而且从判刑到处决的时间非常短,也就是说,众叛亲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