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6章 一男二女上山,机密事件

“其实我一直对你挺好的,从来都是彬彬有礼。”
“车上就有我和黧丫头,哪里有什么仙女?”连若菡明知故问。
每次都能把曹殊黧和连若菡逗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
夏想很了解这一点,所以他从来不插嘴她们之间的话题,自己欣赏起舒缓的音乐,让大脑难得地放松一下。伴随着优美的钢琴曲,汽车一路向西进发。
连若菡顿时兴奋起来,一把从夏想身后拿过背包,翻出了里面的工具,三两下穿戴完毕,冲夏想挥挥手:“我上去,你在下面守着黧丫头就行。”
连若菡一脸黯然:“你真的很聪明,看问题真的很准。如果让家族知道我的心思,他们不出手是不出手,一出手,肯定是一系列地让人防不胜防的手段……要是我不认识黧丫头该有多好,那样就可以不管黧丫头和她的一家,只是我不但认识了她,还和她十分要好,我,我该怎么办?”
走了一段路,夏想实在背不动曹殊黧了,就放她下来。她红着脸,拉着夏想的手问:“累不累?”
“没有呀,谁说她的身材比你的好了?”夏想忙收回目光,逗曹殊黧,“要看女人身材,穿着衣服怎么能看得出来……”
夏想就又光荣地背起背包,义无反顾地全副武装地负责着开山辟路的艰巨任务。他戴着迷彩帽,一身运动衣,腰间还别着多功能军刀,脖子上挂着望远镜,背包里面也是应有尽有,差不多算是武装到了牙齿。
也太霸道了吧,什么都不许,人都怎么能管得住自己?夏想一开始还好,能忍住不看,不过听到哗哗的水声,还是不免浮想联翩,差点转身冲过去。想想来日方长,不能吓着了小丫头,咬咬牙就算了。
曹殊黧耍赖,磨蹭,赖着不走,最后还是夏想背起了她。
“亲一下就不累了。”夏想俯身过来就要亲,曹殊黧吓得“呀”的一声跳开,“你脸皮真厚,连姐姐在旁边呢。”
夏想叹气:“是呀,这也正是让我耿耿于怀的事情。我正高兴终于有仙女看上我了,突然就又来个两个丑女上车,结果仙女吓跑了……”
曹殊黧站着不动。
“世间有没有仙人我不清楚,但世间绝对有仙女。”夏想也不回头,张口就来。
夏想十分诚恳地说道:“我也喜欢你,若菡,不过我承认自己很怯懦,不敢去喜欢你。如果我们之间真发生了一些什么,你的家族知道之后,要么拆散我们,要么非要让我们在一起。www.hetushu.com他们的手段很强大也很恐怖,为了维护家族的利益,说不定会对黧丫头采取一些非常手段,甚至还会连累到曹伯伯……我们二人在一起,不止是两个人的事情,还牵涉到许多人的利益,我们不能自私到只顾自己。”
说是没路,其实还是有一条宽约三米的山间小路,只不过高低不平,又不够宽,路虎车想要上来,想都别想。夏想一马当先,曹殊黧和连若菡手拉手,在后面有说有笑,反而显得夏想成了多余的人,他就叹了一口气说:“我就是你们二人的苦力,对不?”
夏想猛然睁开眼睛,露出了本性的一面,一把抱着小丫头,直接就亲了上去:“亲一口再说。”
结果二人之行就成了三人行。
“呀,你可真是大色狼,怎么脑子里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曹殊黧弹了夏想一个脑奔。
曹殊黧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典故,讲给了连若菡听。连若菡听了,笑着问在前面开车的夏想:“世间是不是真有仙人?”
夏想摇摇头,叹息一声说:“算了,我把自己卖了得了。”
封龙山人迹罕至,几个走了半天,只遇到几个山民。山民瞪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三人,尤其是看到曹殊黧和连若菡,好象见到天女下凡一样怪异。一遇到这种情况,夏想就笑嘻嘻地凑向前去,递上一根烟,然后就问山民山里有没有仙女,说他想上山寻找仙女。每次山民都是一样的回答:“那俩女娃长得就跟仙女一样,你还上哪里找仙女?”
曹殊黧上前踢了他一脚:“装,装你个大头鬼,还不头前带路!”
连若菡和曹殊黧对视一眼,一齐惊呼:“好你个夏想,变着法子骂我们是丑女!”
连若菡调皮地一笑:“别自恋了,好不好要让别人说了算,自己说了不算。要我说,你是对自己的人真好,对别人,就一般般了,甚至还可以说有点坏。”
夏想终于彻底明白过来了:“不早说,要我陪你去,就明说,怕什么?”
曹殊黧打了夏想一下:“我脸皮没你厚,怎么好意思?”
曹殊黧被亲个正着,唔唔着说不出话来,伸手去推夏想,却被他又抓住双手。后来干脆也就不再反抗,反而紧紧抱住了夏想。
终于爬到了山顶上,才发现小庙荒废已久,根本没人。几人又休息了一会儿,消灭了几杯水,又朝前走了一段路,终于发现了一处绝佳的攀岩地点。
夏想所站的hetushu•com角度看得清清楚楚,连若菡站在远处,正好能看清他和曹殊黧在做什么,不由心中苦笑,连若菡肯定是故意的,看她在上面站立的姿势,肯定一点事儿也没有。她就是气不过,要故意折腾自己一趟。
二人身子贴身子,也不觉得炎热。山风习习,让人心旷神怡。
“你是黧丫头的苦力,不是我的。”连若菡伸手从路边摘了一朵野花,要给曹殊黧戴上,“我可不敢拿夏主任当苦力,夏主任是我们远景集团的贵宾。”
连若菡冷冷地说:“脸皮厚的人,任何时候都会保持着厚度,才不管旁边有没有人。”
“也是,你分析得十分到位。那我就把连若菡卖了算了……”夏想笑着,扭头看了连若菡一眼。
夏想就坐在一块石头上仰望连若菡矫健的身姿,见她在岩石之上荡来荡去。一会儿弯腰翘臀,一会儿又舒展腰肢,有时如壁虎一样紧贴山壁,有时又双腿并拢,站着一块石头之上,迎风而立,山风吹动她的秀发,飘飘欲仙。
山上确实有座庙,不过三人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庙还是远远在望,好象没有拉近一点距离。看山跑死马不假,看庙也能累死人,曹殊黧不干了,嚷嚷道:“不行了,我走不动了,除非夏想背着我,否则说什么我也要歇息半个小时才上山。”
夏想就想,连若菡是不是有意向他展示她健美的身材,和她身体难得的柔韧性。不得不说,连若菡的身材不但完美得无可挑剔,她还有着舞蹈演员一样柔韧的腰,有弹力的大腿和极富冲击力的胸部。让人看了,恨不得在她身上流连忘返,不愿意收回目光。
夏想心中也有些无奈和失落,只好劝连若菡:“你别忘了,你可是认识黧丫头在先,然后才看上了我。”
于是,夏想的左右胳膊上,就同时多了一块淤青。
“不是呀,连姐姐你误会夏想了,我都没见过他对别人不好过!”曹殊黧连忙维护夏想的形象,还不忘冲夏想眨眨眼睛,“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连姐姐的事情了?”
比起省里的一系列变化,燕市也有了一些不小的动作,经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市委将搬到市政府大楼,市委市政府将合并一处办公。
夏想好不容易爬上了山壁,见连若菡一脸促狭的笑容,就知道上了她的当:“非要折腾我上来,是不是很好玩?”
“我明白你的意思,要是我没什么出身,你也和_图_书会对我更好一些,是不是?”
“可以什么?”曹殊黧一把把夏想推到石头前面,“你站在这里就可以,不许偷看,不许偷听,不许偷想……”
夏想直叫屈:“我怎么了我?别冤枉好人呀。”
“你别装傻好不好?我的意思是,要是我没有出身,你也许会象对待黧丫头一样对待我,是不是?!”连若菡提高了声调。
“我怎么了我?我发现你和连若菡,就爱污我清白!”夏想非常坚决地维护自己的清誉,“我的意思是说,什么时候你和连若菡一起游泳,我就能比较出你们身材的各自的优点了,我又不是说非要光着比……”
封龙山不是正式开发的风景区,只有一条不宽的山路直通山顶。夏想驾车绕了九曲十八弯,上到半山腰之后,终于前面无路可走了。他将车停在路边,拿出望远镜装模作样地看了半天:“报告两位首长,没发现敌情,可以上山。”
“怎么了?”夏想见曹殊黧扭捏起来,心中奇怪,印象中,黧丫头就算害羞,也没见过她这么古怪过,就问,“是不是想要方便一下?”
“我怕有虫子,有蛇,有……”曹殊黧的声音象蚊子一样哼哼道。
曹殊黧点点头。
等曹殊黧来到夏想面前,见他靠在石头上,眯着眼睛晒太阳,心里就无比开心:“今天你表现真不错,又老实又听话,想要什么赏?”
曹殊黧吐吐舌头,小声说道:“连姐姐,你上他的当了……”
连若菡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夏想又说:“我半个小时前,就亲眼看到两个仙女上了我的车。”
“谁看上你了?自作多情!”连若菡脸一红,啐了夏想一口,“好了,不想了,走一步看一步,我就不信我想不出来好办法。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年龄相近又比较成熟的人,不能这么轻易放过……”
结果遭到了曹殊黧和连若菡的一致白眼:“谁要你,一个臭男人。”
连若菡就嘻嘻直笑,悄声对曹殊黧说:“我就知道他要说什么,故意假装上当,骗骗他。”
还好,在矛盾爆发前夕,还有一段时间可以放松一下。11月初正是燕市秋季最美的季节,受连若菡之约,夏想要陪她前往西部的太行山深处攀岩,看红叶。二人本来一开始谁也没有说叫上曹殊黧,后来又不约而同提出不如约上黧丫头。
“净胡说,哪有什么仙女?”连若菡笑他胡说。
“怎么了?”夏想奇怪。
“亲嘴这样的事情,是不耗费体力的,和-图-书算了,给你说了你也不懂。”夏想挥挥手,知道连若菡有些吃味,不愿意当面看到他和曹殊黧亲热,就又说,“现在下去吗?我帮你。”
连若菡点点头:“小夏同志辛苦了,稍息。”
连若菡步履轻松地边走边东张西望,听夏想要卖她,哼了一声,一把从夏想腰间抽出军刀,刷刷几下将旁边的一棵小树砍得七零八落,说道:“你敢卖,有人敢买吗?”
曹殊黧站着不动,任由连若菡给她戴上野花,笑嘻嘻地说道:“连姐姐别跟他客气,想拿他当什么就当什么。夏想就是脾气好,你怎么摆弄他,他都不生气。”然后就又一脸威胁地冲夏想说,“我说得对不对?”
“那边有块大石头,去石头后面就行了。”
连若菡不满地说道:“我看你精力过剩,就帮你消化一下多余的体力。背了黧丫头半天,还有力气亲人,你还真行。”
夏想精神抖擞地说道:“背你没问题,我力大无比……不过你今天穿的是牛仔裤,要是穿裙子的话,才更好背,而且背起来也舒服。”
“别打岔,听我说。”连若菡朝山下望了望,看到曹殊黧坐到一块石头上,没有焦急不安,就心中笃定,“是不是我真的不如黧丫头?”
越说越危险了,夏想急忙打断连若菡的话:“快看,山上有座庙……”
没人理他。
忽然,一只小手出现在眼前,挡住了他的目光,曹殊黧不满地说道:“哎,看够没有,眼睛就象生了根一样,真没羞。是不是觉得连姐姐的身材比我的好?是不是羡慕得很?”
二人来到石头后面,见石头后面是一块空地,没有什么吓人的东西,夏想就放了心,说:“可以了。”
离得远,还好说些,离得近了,各种矛盾将会集中地爆发出来。市委市政府合并一处办公,好处有,坏处也是不少。
话里有话,夏想就嘿嘿直笑,不接话。
曹殊黧和连若菡坐在后座,二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具体说些什么,夏想没听清,也没心思听。女人之间的话题,男人千万不要试图去弄明白或是加入她们,否则到时无法脱身,可别怪别人。
连若菡也紧跟着说了一句:“色狼!”
燕市西高东低,向西出市区不远,西南之地,有一处并不险峻的山峰,名封龙山。传说有一条恶龙为害人间,被仙人以大法力封印于此,故名封龙山。
夏想头大,挠挠头说:“我发现你就喜欢跑到山顶上谈话,上次在坝县也是,这次在燕市hetushu.com还是,是不是爬到了高处谈话,不会有人听见?”
曹殊黧满脸通红,抬腿就踢了夏想一脚,“叫你胡说八道,不理你了。”
连若菡不笑:“他早会了,一直没有露出来而已。等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夏想还有许多你不知道的秘密……”
连若菡俯到她耳边耳语几句,曹殊黧顿时面红耳赤,冲夏想嚷道:“流氓。”
夏想挠挠头:“让我想想……应该好象是没有得罪过连总,就算有,也是无心之过,连总大人大量,就别记在心上了,好不好?胸怀放宽广一些,女孩子只有心胸开阔了,才能皮肤好身材好,越长越漂亮。”
“你要舍得你就卖,反正我也卖不了几万块。因为几万块你就损失了一个又乖巧又听话,又聪明又漂亮的女朋友,你自己算算帐,合不合算?”曹殊黧才不怕夏想的威胁,一边嘲笑他,一边伸手从路边摘树叶。
不过夏想心里却说,可不能想拿他当什么就当什么,连若菡要是拿他当男朋友,他可无福消受。
“不下,我有事情要问你,要和你说个清楚。”连若菡一脸坚决。
曹殊黧个子不低,不过还真不重,夏想背起在身上,感觉后背热热的压了两团弹力球,双手又紧托着她的大腿,手感一流,就不免有点心猿意马。不过连若菡就在一旁,他又不敢调笑曹殊黧,只好老老实实地当起了苦力。
说是不理,过了片刻,她又脸红着凑了过来,轻轻拉了拉夏想的衣服:“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曹殊黧不时地在他脖子后面吹几口热气痒他,还调皮地拿一根小草拨弄他的耳朵,夏想就恼了:“再捣乱,我就把你卖到山沟里,给山民当媳妇。”
“对,完全正确。”夏想忙不迭表示同意,“连总很清楚我的脾气,我是好人,天大的好人,任劳任怨不说,还从来不耍小性子,不乱发脾气,对不?”
二人正忘我时,忽然从远处传来连若菡的呼唤:“夏想,我下不去了,快来帮我……”
夏想有点上愁,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只好模棱两可地答道:“有时候两辆好车都无法相比,两个完美的女人,更是分不出高低上下。”
曹殊黧不解:“为什么呀?”
曹殊黧借机推开夏想,心中却有一种偷情一样的刺激,脸上红润未消,看了夏想一眼:“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以后我可得离你远一点……快去帮连姐姐,别傻愣着。”
曹殊黧咯咯笑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会花言巧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