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7章 陈市长高明的用人之道

因为小马村和大马村正好位于燕市最早的公园人民公园的两侧,小马村在人民公园以东,大马村在西,隔着人民公园相望。而人民公园作为燕市的第一家公园,和新兴公园相比,不但面积小,而且设施陈旧,基本上没有什么可玩之处,现在除了老头老太太早上去锻练身体之外,基本上处于荒废状态。
“这个不能怪我,换了是你,放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在你面前,你能不动心吗?”夏想大呼冤枉。
“什么叫过夜,真难听,那叫借宿好不好?上次不算,今天才算。”连若菡一扬拳头,“不过我可事先警告你,不要胡思乱想,不要有非分之想,否则的话,我自认可以三拳两脚把你打倒。”
陈风对连若菡的到来十分热情,客气地站起来主动握手,对夏想就没有那么客气了,只是点点头,然后示意二人坐下。
“不是故意的,是诚心的。”连若菡终于笑了,一副计谋得逞的坏样,“黧丫头认识你在先,我是落后一步,但至少我也要有一件事比她抢先。”
夏想只好硬着头皮上车。
“人民公园位于小马村和大马村的中间,如果将小马村和大马村与人民公园连成一片,建成一座开放式的露天广场,广场之内,既有公园园林景致,又有休闲放风可以漫步的广场,可以吸引许多周围的居民,也可以成为燕市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如果燕市市民知道广场是哪家企业出资兴建的,肯定会对这家企业心生好感。”夏想知道陈风是有意考他,如果说上次的森林公园的考验是初试,那么这一次就是复试了。
夏想大惊:“什么事?你是不是又想乱来?”
夏想就谦虚地笑:“陈市长批评得对,我完全接受批评。其实自从我来到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以后,就一心要做到每一份手头的工作,毕竟陈市长把我从坝县调到,是看重我,是赏识我,而且给我压上重担,是陈市长有意把我这匹百里马打造成千里马。别的方面不敢说,反正我来了燕市这么长时间,以前跑500米就会累得气喘吁吁,现在跑1000米下来也不算累。陈市长比伯乐还伯乐,因为伯乐只能发现千里马,陈市长却有把百里马培养成千里马的本事。”
连若菡比夏想还能装:“他只敢冲你发坏,不敢冲我坏……他刚才去上面采花,没想到惊动了一只蜜蜂,就被蜇了一下耳朵。算他倒霉,一个大和*图*书男人,怎么能随便采花?”
夏想恨得牙根直痒痒,差点忍不住冲出去和她探讨一番如何才让让人深度睡眠的方法,后来忍了一忍,还是压下了冲动。冲动是容易的,但冲动的惩罚是不好承受的,算了,不上她的当了。
“陈市长,这叫充分领悟领导意思。夏主任既有能力,又总能和您想到一块儿,这样的人才要培养。”连若菡坐下了身子,双手放在腿上,样子十分端庄,“夏主任负责远景集团的项目以来,为我们远景集团提出了不少建设性的意见,不但为我们节省了大量资金,还缩短了工期。我当时就和高老商量,要不把夏主任挖过来,到远景集团担任副总,我给他开20万的年薪……不知道陈市长肯不肯放人?”
“瞎说,累的话能把耳朵累红了?”曹殊黧眼睛挺尖,看到了夏想耳朵上的异样,又问连若菡,“连姐姐,他是不是发坏了,是你拧他耳朵了?”
连若菡递给了一杯果汁,说了一句话,差点没把夏想呛着:“没想到你还挺能忍得住,这么久了,黧丫头还是一切完好,没有被你得手。”
当然达才集团的做法是以雄厚的实力做保障,并且对国家政策有清醒的认识,甚至可以说,有渠道知道国家政策的走向,提前知道了风向的改变。
夏想正要开口说下山,连若菡大大方方地说道:“我到石头后面去,你在前面等着……我也要你守着。”
夏想汗颜:“我有这么好吗?你以前总说我是小毛孩,好象你就喜欢成熟的男人,是不是有恋父情结?”
“你就是故意的吧?”夏想就问。
小马村和大马村如果开发成公益场所的话,不从赚钱的角度考虑,和人民公园连成一片,改造人民广场最合适不过,夏想就说:“陈市长,市中的几个城中村,就小马村和大马村最适合改造成公益场所,对推广企业形象最有帮助。”
“没有。”连若菡十分干脆地回答,笑着对夏想说,“你真聪明,真的,想法不但极有创意,而且考虑得十分周全。作为远景集团的负责人,我非常赞同你刚才的说法,也为夏主任杰出的眼光而感到赞叹不已。”
“我喜欢又年轻又成熟的男人,就是说,和我一样年轻,但又和中年男人一样老成稳重,既有年轻人的朝气,又有成熟男人的沧桑。”连若菡的心情说好就好,简直就和小孩一样善http://www.hetushu.com变,她笑吟吟地看着夏想,“找来找去,就发现你还有那么一点点符合我的要求。”
夏想点头应下。
夏想忍住笑:“多谢连总夸奖,我就是爱琢磨事,琢磨多了,也就好象有了见解一样。其实在陈市长面前,在连总这样的业内人士面前,就是起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陈市长,我说的不对的地方,您尽管批评。我说的对的地方,也不用表扬……”
下来之后,曹殊黧见夏想一脸尴尬,就问:“你是不是看了不该看的?”
没想到,达才集团提前要做公益事业,显然是受到了远景集团的刺激。不过夏想并不认为成达才看不出来远景集团的长远目标,成达才如果连钢厂和药厂搬迁之后,因为森林公园的原因,地皮大幅升值都看不出来,那他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三人晚上一起吃了晚饭,因为是周末,就送了曹殊黧回家。本来夏想也想住下,连若菡却以她晚上记不清路为由,让夏想送她回去。曹殊黧也信以为真,也让夏想去送。
夏想有意说一大堆表忠心的话,也是让陈风明白,不管他有没有事情瞒着他,都是一心放在工作上,没有二心。
夏想刚想解释,正好高海从外面进来,一见连若菡就热情地说道:“连总来了?是不是要找陈市长?正好陈市长有事要找你商量,一起上去吧?”
连若菡也要到市政府办事,就又由夏想开车,二人一起赶到市政府。
当然,在商言商,达才集团并不完全是赔钱赚吆喝,因为就在达才推出经济适合房和廉租房不久,国家严格控制房价的政策出台,房价应声而跌。达才集团不过是抢了半年多到一年的先机,实际上只是用挤出的水份赚足了眼球,也赢得了民心,令人拍手叫好。
“守着什么?”夏想一下没反应过来,随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不由无奈地笑笑,“这也争?”
陈风脸上浮现出招牌式的赞赏的笑容,扭头问连若菡:“连总对夏想的看法,有什么意见没有?”
陈风的眼睛亮了:“继续说下去……”
然后又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说夏主任,这个连总真的不是你的女朋友?”
夏想摸摸鼻子,明明是你让我等着,还说我下流,女人真是不讲理的动物。
连若菡还真的凑了过来,夏想吓了一跳,还没有来得及考虑是躲开还是主动,却被连若菡一口咬住了耳朵,听见她m.hetushu.com咬牙切齿的声音:“想得美!”
夏想就笑:“你其实早就抢在她的面前了,在国际大厦的时候,你不就是先投怀送抱,然后又和我在一个房间里过夜?”
夏想没好气:“少来,你拍拍你的胸,扪心自问,你对得起党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全国人民对得起黧丫头吗?”
“基本上已经成形,不管是移植的大树,还是新种的树苗,成活率还是比较满意的,明天春天就会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连若菡优雅地一拢头发,微笑着答道,“不过今年冬天肯定会冻死一批,我们会尽量采取保护措施,争取减少损失。中心湖也已经挖好,考虑到冬天的原因,就暂时不再引水进来,明天开春之后再引水入湖。其他设施,暂时还没有动工……”
不过成达才也应该明白,成功是不可复制的,而且燕市的钢厂和药厂只此一处,他想做公益事业,肯定也有出于日后升值的考虑。不过市中心剩下了几处城中村,都和西里村位于钢厂和药厂之间的地理优势无法相提并论,也只有位于市政府不远处的小马村和大马村,还有一些附加价值可以挖掘。
“我是真的急,谁要和黧丫头争,你真下流。”
“陆文武要请你吃饭?”上楼的时候,高海好奇地问道。
陈风是先出了一道考题,考题过关了,再给一颗糖果吃。虽然夏想也清楚刚才不管他是不是过关,改造小组办公室列入编制一事,也是势在必行,但陈风就是要先考他一考,就是他高明的用人之道了。过关了,就给他造成以后必须努力工作,必须陈市长满意了才能受到重用提拨的事实。不过关,陈风一样将改造小组办公室升格,就更让他对陈市长的重用感激涕零,然后再接再厉,争取做出更大的成绩来回报陈市长。
夏想顾左右而言他:“吃饭,吃饭……你做的早饭?挺不错呀,色香味俱全,我得好好享受享受。”
连若菡不知道她越强调越容易给人暗示的感觉,夏想睡在里间,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给曹殊黧发了短信报了平安,还是难以入眠。连若菡更是气人,在外面洗澡、唱歌,还不停地走来走去,也不知道折腾什么,反正就是故意弄出点声音,让人不得安生。
夏想有苦说不出,只好不说。曹殊黧却心疼地要为夏想的耳朵擦清凉油,夏想不让,说他皮糙肉厚,没事,逗得曹殊黧和连若菡笑个不停。
和*图*书不动心,我对美女没感觉。”连若菡的话就有点耍赖的意思了,不过她是说出了她的真实想法,“我就想和你共宿一室,当然,不是你想象得那样……你说说,在这一方面,我是不是已经抢在了黧丫头的前面?”
陈风点点头,看了夏想一眼:“小夏,城中村改造的下一步工作重点,就是位于市中心的最后四五个城中村了。达才集团也有意仿效远景集团,也想建造一处大型公园,既有绿化城市净化空气的作用,又可以为燕市人民带来休闲、娱乐的便利,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连若菡一本正经地夸奖夏想,小脸绷得紧紧的,和她以前的形象判若两人。
连若菡还真是古怪,她的要求简直就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哪里会有又年轻又成熟的人?除非他是重生者!这么说来,连若菡还真有眼光,对自己的评价还真的非常到位。
林双玉见状,忙笑着和高海打了个招呼,然后冲夏想笑了笑:“我先走了,夏主任,老陆可是等你电话呢。”
陈风摆摆手,笑骂:“太假了!不但马屁拍得很低劣,而且话也说得假大空,在我这里,不许来这一套。”
“放人?不可能,连总就不要打夏想的主意了,你把他挖走,谁来给我挑起改造小组办公室的重担?再说小夏可是我从坝县找来的人才,我说什么也不会放他走,哈哈。”陈风一伸手,高海急忙递过去一份资料,他将资料拿在手中,“我已经向市委编制办提交了资料,要将改造小组办公室正式列为市政府办公厅的副处级机构。”
“陆文武为人还算不错,倒是可以走动走动。”高海点到为止,就又转移了话题,“市委市政府合并到一处办公,以后大院里头头脑脑就更多了,说话和办事都要多注意一点分寸,别让别人挑了理。”
女人都和鹰一样,有一双无比敏锐的眼睛,夏想急忙摇头:“我什么都没看见,也没听见,就是爬上爬下累得不行。”
燕市现在剩下的城中村已经不多了,也就是位于市中心的小马村和大马村最适合改造成公益场所。对于达才集团对公益事业的热心,夏想一点也不感到惊讶。达才集团坐大之后,先是开创了新建小区全免物业费的做法,然后又资助了许多名贫困学子,当然这些小打小闹的公益活动并不足以让达才集团成为燕省公益事业的领头企业,最让达才集团声名远扬的是在后世房价最高之时,达http://m.hetushu.com才集团突然推出一系列经济适用房,并且新建了一处不销售只出租的小区,两项措施一经推出,立刻给达才集团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好名声。
“你胡思乱想什么?”连若菡不满地噘起了嘴,“一脑子的坏水,还以为你是多老实的人,原来也和别的臭男人一样。”
“森林公园项目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了?”陈风开门见山地问道。
无奈之下,他只好在一旁又听了一会儿水声。等连若若菡从石头后面闪出来,他见连若菡耳朵上还有一丝红润,又因为运动的原因,鼻尖上,脸上,还有一层细细的汗珠未退,格外迷人。就悄悄向山下一看,正好不在曹殊黧的视线之内,就小声问:“要不要也亲一下?”
连若菡直接反问:“你问我,我倒问你,你对得起我吗?”
一路上连若菡都没有说话,好象在想什么心事了。到了荷塘月色,夏想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没车,还得打车回住处。连若菡就咬着嘴唇说:“我的房间是套间,要不你就住下?”
夏想明白归明白,但对陈风还是心存感激。不管他是为了改造小组办公室的整体利益也好,还是为了他自己的政治前途,毕竟自己也是受益者,所以夏想就立刻站了起来,必恭必敬地说道:“我的理想和志向就是在陈市长的英明领导下,为城中村的改造和开发,做出更大的贡献。至于连总说的去远景集团当副总,我还真没有考虑过,对不起了,连总。”
无巧不巧,刚进市政府大楼,又遇到了林双玉。林双玉一双眼睛上下打量连若菡好几眼,然后才笑着对夏想说:“夏主任,我们家老陆总说要一起吃顿饭,你总是抽不出时间,今天晚上有没有空?”
“哈哈,你呀你。”陈风终于还是大笑起来,“好了,算你通过了。我就奇怪了,你又不是市里的规划专家,又不了解市里的远景规划,怎么总能说到点子上?你怎么好象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
一扭头又看夏想:“小夏也一起来,你是远景集团的联络人,正好也是你的工作职责之内。”
第二天一早,连若菡就为夏想准备好了早饭,还笑意盈盈地问他:“昨天晚上睡得可好?我怎么听到好象有人一直在对床撒气?”
“是呀,陆局人还挺热情,总说一起坐坐,说了几次了,我一直没抽出时间,总觉得挺过意不去的。”夏想答道,看了连若菡一眼,见她若无其事地跟在后面,就放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