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9章 偶遇市委二号人物

“都是我爸的意思,他说由他来安排我的前程,其实照我的本意,我是不想进政府机关的,相比之下,我倒更愿意经商。”方格神情间有点无奈,笑了一笑,坐在了夏想和孙现伟的中间。
夏想就过去搭了一把手,对二人说:“干活卖力是好事,但要悠着点。还有,你们别光比力气,要比比谁比谁工作更积极更出成绩,是不?”
来人一听顿时来了兴趣:“小伙子挺有见识,听你一说,是不是你对养生之道也有研究?”
等钟义平一走,方格凑到夏想身边,小声说:“夏主任,刚才我在外面干活的时候,遇到我爸了。他还夸我来着,让我踏下心来跟你干。”
人性都是复杂的,夏想也不会天真地认为,只凭刚才的短暂的接触就可以了解一个人。只不过是和他的想象稍有偏差,让他有些感慨罢了。
钟义平只当方格是普通的大学毕业生,正为他在夏想面前露面过多而不满,听他这么一说,更是不服:“力气大就欺负人才叫庸俗,力气大就干活多,这叫奉献,懂不懂?再说了,你好歹也是名牌大学生,没学过中国历史?历史都是北方人自北向南统一中国,南人力弱,不善战,这是不争的事实。”
“我想做文化事业,毕竟我是中文系毕业,可以做一些图书策划方面的工作,或是开一家广告公司,应该也可以大赚一笑。”
伴随着燕市1999年冬天的第一场雪的降临,燕市市委市政府的合并办公大事,终于轰轰烈烈地登场了。
曲雅欣和吴港得顾不上办公,站在窗户面前指指点点,一会儿说这个是谁,哪个是谁,有时候还争执一二,谁也不服谁。夏想在一旁听了直笑,他沉稳地坐着不动,好象一点也不热心地去提前认识一下市委领导。
“当然有了,谁不知道成都男人懒,喝茶喝半天,什么活都不干。”
燕市虽然是副省级城市,但所辖的县还是正常的处级县,李丁山调任到安县,算是平调。不过和在坝县不同的是,同样是县委书记,坝县县委书记是由厅级的市委书记管辖,而安县县委书记,则由副省级的市委书记管辖。
安县是燕市所辖16县之一,离燕市80公里,在燕市西部山区,是个普通县。虽然也穷,但比坝县还是强了太多,有现成的旅游资源可以开发。
夏想没再说什么,年轻人初入社会,都是一腔热血,但也是盲目乐观,认为www.hetushu.com路就在脚上,前途就在手上。其实不然,成长需要代价,成熟也需要经历,不急,慢慢来,方格总有清醒的一天。
“我哪里敢说研究,就是有一点切身体会罢了。其实许多道理是相通的,就象南方潮气重,所以要吃辣椒去湿气,要不容易得关节炎。北方天气干燥,就得多喝水。农村长寿的人多,是因为他们的空气污染少,用的东西又都是纯天然的。”夏想搬着藤椅向里走,来人紧跟其后,眼睛却紧盯着藤椅不放,让他暗觉好笑,就又问,“请问,藤椅送到几楼?”
夏想也没闲着,就又去车上搬了一把藤椅下来,刚要搬走,就见一人小跑着过来,指着椅子说道:“小心一点,小心一点,这是我从南方老家弄来的藤椅,北方没得卖,坏了就惨了!”
方格也知道钟义平同样是名牌大学生,不过自己身世比他好,虽然一直隐瞒着不说,但骨子里还是傲是很,就一撇嘴说:“比力气,庸俗。”
下班之后,夏想去找肖佳,要和她商量一下十里铺蔬菜批发市场的问题。
方格大怒:“北方人中懒人也不少,你怎么乱说一气?懒不懒和南方人北方人有没什么?”
“好一篇长篇大论,小伙子,说得好,很符合中庸之道嘛。”来人呵呵笑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赞赏,“我从小长在南方,后来到北方求学,就一直固执地认为南方什么都好,人好,气候好,甚至水也好,很不习惯北方的面食,认为北方的面食又难吃又粗糙。后来在北方呆得久了,尤其是在北方落地生根之后,娶了北方的媳妇,哈哈,也就慢慢适应了北方的生活,越吃越觉得面食有味道,不但耐吃,还有无数种吃法。面粉可以蒸馒头,可以包饺子,可以做面条,还可以烤面包,可以说,面粉至少有一百种以上吃法,而米饭却是少之又少,我就从米饭和面粉上面得出了一个结论,地分南北,人不分南北,但是人心,不但有南北之分,还是高低贵贱之分呀。”
做官如做人,名牌大学的文凭对前途的影响,微乎其微。
这个问题有点大而广之,不好回答,夏想微微一想,笑道:“其实还是一个习惯问题,在哪里呆久了,就会觉得哪里好。人总是容易被习惯给误导,比如说南方人爱吃米饭,就一顿三餐都吃米饭。北方人爱吃面食,就天天离不开馒头和面条。什么东m.hetushu.com西都有好有坏,米饭寒性大,对胃不好。但热量少,不容易发胖。面食热量大,如果光吃米饭容易得阑尾炎,光吃面食就不会。但面食含糖多,容易发胖。南方和北方的道理也一样,人都被习惯给束缚了,反而觉得自己最正确,其实换位想想,固执地认为南方好的南方人,和固执地认为北方好的北方人,都是可笑而可悲的。”
周鸣宏是谁,夏想不清楚,不过看他的样子十分急切,也没多想,就说道:“我是夏想……小方、小钟,再叫五六个人,一起去帮市委的同志搬东西。”想了一想,又不太放心,“动作快点,我也去。”
“10楼。”来人暗中打量夏想几眼,又说,“说得挺有意思,小伙子,你说是北方好还是南方好?”
夏想放下手中的笔,揉揉了眼睛:“我也想看,后来一想,反正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想见的,肯定会见上。不想见的,也能见上,着什么急。”
“别介,别发火。有理不在声高,要不,我们就比比力气,庸俗一把?”钟义平跟着夏想以来,能说会道了许多,几气话就把方格的火给点燃了。
王鹏飞脸上可没有一点失望的表情:“哲学可是也不分专业的,对不对?哈哈,辛苦了,小夏。”
夏想对方格的年轻气盛不以为然,虽然说方格有倚仗的资格——北大毕业,有一个组织部部长的爸爸,但在官场之人,北大的学历,和一所三流大学的学历,起点是完全相同的。
意思是,你既然来到了改造小组办公室,就是埋头干活来了,要忘记你的组织部部长公子的身份。
夏想也就点头答道:“知道的,听说了……方格你学的什么专业?”他直接岔开了话题,就是不想和方格争论一些没用的事情。
来人是一个又矮又胖的男人,尽管长相普通,不过穿着十分讲究,头发一丝不乱,皮鞋锃亮,衣服没有一点摺皱,他年约50上下,眼睛不大,一脸关切的神情看着夏想手中的椅子。
方格傲是傲,但也有傲骨,说道:“我应付得来,扛得住,夏主任尽管给我安排重活累活,我保证完成任务。”
方格乐了:“听着似乎有道理,不过再仔细一想,好象跟没说一样。”
路上,他接到了李丁山的电话。李丁山的消息让夏想吃惊不小:“小夏,我可能要回燕市,到安县任县委书记。”
其实真要说起来,也没有夏想什和图书么事,因为市政府大楼有18层,市政府一共才占了7层,7层以上一直闲置,市委一帮人过来之后,直接就搬到了7层以上,一共占了3层。搬家活动倒是挺热闹,毕竟一下子增加了不少人。
他短暂地失神片刻,才又解释说道:“我是先搬上的藤椅,然后才遇上的王书记——也就是刚刚听周秘书一说,我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位富有哲理思想的人竟然是王书记,真是让我大吃一惊。”
王鹏飞是借机问他的履历,夏想忙答:“我是建筑系毕业,对不起让王书记失望了,呵呵。”
“中文……怎么不进秘书科,反而去了综合处?”夏想笑了笑,心想方格有一般高官子弟的傲气,也有知道进退的一面。
夏想随胖男人来到1012房间,因为准备仓促,办公室的门上还没有打上姓名和职务。推门进去,将藤椅放好,夏想还没提出告辞,周鸣宏就敲门进来,舒了一口气说道:“王书记您怎么自己上来了?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您的藤椅,就赶紧上来看看,没想到,还真搬了上来……谁搬的?”他一扭头才发现夏想,愣了,“夏主任,是你帮王书记搬的藤椅?”
区别就是,谁要是得了市委书记的赏识,副省级的书记想要提拨县委书记,就容易多了,幅度也可以大上许多。
钟义平一听夏想还记着他,以为方格来了之后,夏主任就会冷落他,没想到夏主任还和以前一样,就干劲十足地冲了过来:“走,我就和小方比一比,看是你们南方人有劲,还是我们北方人力气大。”
回到楼下,基本上搬家行动已经结束。方格和钟义平比了个不分上下,二人还互不服气,声称以后有机会再比。夏想见他俩还真较上了真,就说:“好,等一下有了任务,我就交给你们二人去完成,看谁表现得更好。”
方格傲是傲了点,但还算识趣,也不再纠缠此事,他要的就是给夏想提个醒,别让他看轻了自己,就说:“中文。”
“我叫夏想,在改造小组办公室工作。”夏想微带恭谨地答道。
夏想猜到了一些什么:“是史老的意思?”
胖男人微微一愣,笑了:“原来是夏主任,你看,让夏主任亲自帮我搬一把藤椅,多过意不去。”
“哈哈……”胖男人哈哈大笑,“你这个后生很有意思嘛,说话也挺有味道。对了,你不是搬家工吧?搬家工可说不出刚才的感慨来。”
对于今hetushu.com天无意中遇到市委的第二号实权人物王鹏飞,过了半天,夏想还是觉得有些意外,也有些好奇。一直听说王鹏飞喜欢揽权,事无巨细都要过问,比崔书记还要活跃,今天一见,反倒没有感觉到他的霸道,一番交谈下来,也有有趣和富有情调的一面。
二人一听,劲头十足,不让夏想帮忙,就把桌子抬进了电梯。
二人正卖力地抬桌子,夏想一帮手,就立刻感觉轻松了许多,不过还是谁也不服气谁。钟义平抹了一把汗:“夏主任,方格是南方人,南方人一般比较油滑,干活爱偷懒,我就得盯着他。”
方部长会不会因为自己让方格干活,就对自己有点看法?夏想不免多想了一些,又转念一想,方部长既然安排方格来改造小组,肯定不是让方格来游手好闲来了。改造小组就是事儿多麻烦多,还容易得罪人,方部长不会不清楚,他让方格跟着自己,一是表示对自己的信任,认可了自己的能力,二来也是想让方格跟着多了解一些城中村改造的具体操作流程,或许还有其他长远的考虑。
“比就比,谁怕你。庸俗就庸俗,总比低俗强!”方格上当了。
夏想笑笑,没再解释。他有一个直觉,总觉得市委和市政府合并一处办公,会给改造小组带来不良的影响。
方格本来不太乐意夏想安排他去干活,一听夏想也亲自动手,心里又平衡了许多,挽袖子说:“没问题,只要夏主任能搬得动的东西,我就行。我扛得住!”
方格气坏了:“胡说八道。”
他见周鸣宏对王鹏飞的态度和熟悉的口气,不用想就知道他是秘书。
藤椅不重,夏想轻轻举起,笑道:“您放心,我轻拿轻放,不会有一点损伤。”虽然不知道眼前人是什么身份,估计也是市委里面的头头,他就没话找话,“藤椅好处不少,柔软透气,而且又是天然植物编织而成,人体就需要与天然的东西接触才不会生病。就象现在的城里人其实没有体验过,如果光着脚踩着泥土上,比什么脚底按摩可是舒服多了。”
夏想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矮胖男人,竟然是市委第二号人物王鹏飞!
话是这么说,夏想才不会真地天真到认为方格就是吃苦来了——方格是锻练来了,既要磨练了性子,有了经历,又要不能过于劳累或清闲,其实怎么安排好他,让他和方部长都说不出来不是,也是很伤脑筋的事情。
有些事情在聪明人http://www.hetushu.com眼中,是心知肚明,不需要点明,就象刚才和方部长说话,如蜻蜓点水一样,虽然一点而过,但水面已经留下涟漪。如果非要说到明处,反而显得落了俗套。
当夏想看到方格和钟义平二人吃力地抬着一个大桌子,累得满头大汗时,不由笑了,钟义平倒是激发了方格的血性,到底是年轻人,容易点火。
“我又不是四川人,别把他们的懒当成我的懒。”
王鹏飞果然十分受用地笑了:“小夏就不要虚夸了,刚才我们一番交谈,我反而觉得你倒是挺有想法。这么年轻看待问题就这么深刻,都让我怀疑你是不是哲学系毕业?”
夏想忙摆手,客气地说道:“您客气了不是?我被周鸣宏喊来帮忙,既然是来帮忙,就不分轻重,都得干。帮您只搬了一把藤椅上来,是不是太轻一点,应该再搬更重的?”
夏想不忘不失时机地免费奉送一记马屁。
还没有来得及再深思下去,就见一人急匆匆敲门进来:“是改造小组办公室吧?哪一位是夏主任?我是市委的周鸣宏,听说你们改造小组人手多,来,安排几个人帮我们搬一下东西。”
方格有些惊讶地问:“夏主任,怎么不去看一看?”
“官场和商场其实是一样的,没太大区别。不管在哪里,都是能者居上。不这方格你既然想经商,说说看,想从事哪个方面的事业?”夏想有意考他一考。
“好了,好了。”夏想笑着阻止了二人继续争斗下去,“别让市委的人看到我们的人不和,让他们看了笑话就不好了,是不是?你二人好好干,干完之后,我给评个分。”
“有哲理,最后一句是画龙点睛之句。”夏想也是有感而发,觉得和他谈得十分投机,“您说得太对了,南北东西都是人划分的,所以面食好吃还是米饭好吃,也是人心的好恶造成的。谁爱吃什么就吃什么好了,不过就是有人非要分个高下出来,就会失去生活丰富多采的乐趣了。世界上统一全是米饭很没趣,全是面食,也很没趣。”
第二天夏想就得到一个吃惊的消息,方格被临时借调到了改造小组办公室,并且指定为夏想的助手。夏想知道估计是方部长昨天和曹永国沟通的结果,他也就没客气,直接给方格安排了工作:“小方,你先具体熟悉一下办公室的工作,先跟着曲主任干一段时间,等上手之后,再来给我当助手,怎么样?”
夏想知道谈话已经结束,就恭谨地告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