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1章 曹殊黧的眼泪

夏想就点头,然后实在被蓝袜的头发弄得痒得不行,抬头就想把脸上的头发拿开,不料没注意到蓝袜站得过近,而且身子前倾,他的手在上升的过程中,就一不小心碰到了蓝袜胸前的高耸之处——虽然只是轻轻一触,不过那一抹柔软和弹性却经过手感的放大,立刻让人联想到衣服后面的那一团山峦的风光。
夏想刚要说话,蓝袜又小声说:“不用开口,只用点头或摇头。”
“我没说你坏话,小气鬼。”曹殊黧冲他做了个鬼脸,“我在夸你有亲和力,蓝袜明显非常喜欢你,她总向我问你的事情。”
“那我真走了?我去了安县,以后两个月,不,三个月回来一趟!”
吴港得也急巴巴地说道:“夏主任,改造小组在你的带领下,劈荆斩棘、勇往直前,我不敢想象没有了夏主任的改造小组会成为什么样子?千万别走夏主任,要不我会伤心的。”
钟义平的话说得有点不靠边,不过却是真情实感的流露,夏想拍拍他的肩膀:“在哪里都是工作需要,都会大有作为,小钟,好好跟着曲主任和吴主任干,等我回燕市的时候,希望你已经可以挑起重担。”
曹永国呵呵地笑了:“不怕别人抢走夏想?”
“你哭了,我有什么好得意的?”夏想有些不解。
“这其中还有一个典故……”蓝袜在一旁负责解释,“曾经有一个男生一直追殊黧,追了好久也没有追上,他不服,就对殊黧说,你别高傲得象个公主,总有一天,你会为一个男生哭鼻子。”
蓝袜穿了一身棉质的休闲衣,有点象睡衣,但又非常紧身,全身上下曲线毕露,她有脖子修长而优美,尤其是耳朵长得很好看,可爱而透明。她凑过来的时候有几根头发飘到了夏想的脸上,弄得他痒痒的,又不好意思去拨弄,而且她身上散发出一股好闻的清香,既象洗浴液的香气,又好象是天然的体香,让夏想不由自主想起了一句话:天生女人香。
夏想也开玩笑地说道:“我怎么能忘了曲主任?曲姐端庄得体,风韵十足,是政府大院一道亮丽的风景,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和曲姐在一起办公!”
曹殊黧终于笑出声来:“臭坏蛋,有本事你就走,走得越远越好,才不要见你。”
曹殊黧却被夏想逗笑了,一把推开夏想的纸巾:“就不擦,就带着眼泪出去,让大家都知道你欺负我了……”又一把抢过纸巾,在眼上胡乱抹了几把,“算了,还是擦了好,省得让你得意。”
看来方进和*图*书江也知道了他要调往安县的事情,不过出于组织干部保密的原则性,还没有向方格透露,夏想也就笑着给了方格一拳:“是我把你介绍给李书记的,要不,他怎么会认识你?你也是,不谢我就算了,是不是怕我让你请吃饭?”
蓝袜之香,是夏想所认识的女人之中最浓郁最迷人,却又一闻之下最让人沉醉最留恋的女人香。
夏想对国际大厦总有一种特殊的感情,第一次和高海见面就是在国际大厦,同时也认识了楚子高。第一次和连若菡暧昧同居也是在国际大厦,总之,国际大厦给他留下了太多的回忆。
夏想在燕市市政府的离职,也没有举行什么欢送会,不过还是引起了不小轰动,因为陈风执意要送夏想一程。陈市长出面相送,常务副市长曹永国,副市长谭龙,以及市政府秘书长高海,都一起陪同,再加上改造小组办公室的几十号人,送行的队伍蔚为壮观。
蓝袜立刻表现了重色轻友的优秀品质,她将夏想迎了进来,关上门,才笑眯眯地说:“我没见到坏人,只看见一个手捧鲜花的帅哥……殊黧,是不是找你的呀?要不是的话,我就连花带人一起笑纳了。”
周末果然是放松时刻,宿舍中只有两个人,曹殊黧和蓝袜,其他人都不在,显然不是出去约会就是疯玩去了。曹殊黧正伏案疾书,也不知道奋笔写些什么。是蓝袜开的门,她一见夏想出现,就先惊呼了一声,然后眼睛就迅速地亮了起来:“好漂亮的花,好可爱的熊……”然后又看了夏想几眼,说了一句让夏想都感到脸红的话,“好帅的男朋友!”
难道女人一过了30岁,就真有没有一点吸引力了?曲雅欣暂时忘了能不能接替夏想升职的事情,陷入了自怨自艾之中。
估计是史老的精心安排,李丁山任安县县委书记一个月后,安县人大会议召开,李丁山顺利当选安县人大主任,从而一身兼两职,可谓大权在握。四月底,夏想被提名为安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经安县人大常委会选举,夏想顺利当选副县长。
夏想见曲雅欣也看出了变化,猜测她是关心自己走后,谁可以扶正的问题,想了一想,说道:“现在我也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曲主任还是安心工作吧,陈市长不会亏待每一个认真工作的人。”
是有心还是无意?夏想差一点心惊肉跳,他可是自认抵挡不了连若菡的诱惑。
钟义平听出了夏想的言外之意:“我会努力的,放心吧夏主任www.hetushu.com。”
曹殊黧不回头:“蓝袜,快关上门,别放进来苍蝇,更不要放进来一些坏人。”
夏想忍不住了,不顾蓝袜的摇头制止,一下推开了门,顿时愣住:只见曹殊黧正屏声敛息地站在门口,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唇抿得紧紧的,强忍着笑,和夏想正来了个四目相对!
蓝袜不为所动,丝毫没有作为一个灯泡的觉悟,她抽出纸巾递给夏想:“好好替殊黧擦擦泪,你不知道,在我们宿舍,殊黧就是最可爱最爱笑的精灵。自从认识了你之后,她出神的时候就多了不少,不过幸好你很少惹她伤心,今天可是最严重的一次。”
尽管暂时还没有风声传出,不过经由夏想推荐,钟义平被提拨为改造小组的副主任,还是引起了有心人的关注。当然其中就包括曲雅欣和吴港得。
曹殊黧心中还是有点不快,她确实不想让夏想离开她。夏想回燕市的一年来,二人几乎天天通电话,隔三差五见面,还有每周都在家里吃饭,再有夏想的住处离学校也近,让她时刻感觉夏想和她在一起,没有片刻分离。
夏想就和蓝袜站在宿舍门口,悄无声息地听里面的动静。一分钟,两分钟,一直过去了五分钟,里面没有一点儿声音。奇了怪了,曹殊黧就这么狠心,一点儿也不担心他被人抢走?一点小事儿不至于有这么大的气性,他认识曹殊黧以来,小丫头还从来没有和他生过超过五分钟的气!
夏想才知道小丫头聪明得很,早就算准了蓝袜的计策,就故意偷偷躲在门后和夏想比耐性,结果还是夏想输了!
经夏想提议,最终曲雅欣被任命为改造小组的主任,升为副处级,钟义平也正式成为副科级国家干部。
夏想知道既然已经传出了风声,可见事情的运作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估计很快就有组织部门谈话了。
一进三月份,随着春风吹来,燕市的街头开始露出一点点绿色,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压抑了一冬的人们都变得脚步轻松起来。与此同时,一个小道消息在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不胫而走,夏主任要调任安县任副县长!
上当了!
夏想的本意也不是要吃他一顿饭,而是要借吃饭的机会,稍稍向他透露一些李丁山的喜好和脾气,也暗示他一些身为秘书的要求和注意事项,就说道:“就去国际大厦餐厅吧,离得也不远。”
虽然有蓝袜在场,曹殊黧越想越伤心,还是哭了鼻子。
陈风寄语夏想:“放手去干,不要怕和*图*书困难。既然当上了副县长,就要有造福一方的执政理念。”
夏想就替小丫头擦眼泪,越擦越多,就慌了:“不得了了,决堤了,蓝袜,快出去疏散人群,要不一会儿大楼就被淹了。”
几天后,组织部来人找夏想谈话,正式向他透露要他到安县任副县长,夏想当然是一切服从组织安排。随后方格直接被安县县委以借调干部的名义调走,先行一步到了安县。三月底,李丁山上任安县县委书记的任命正式下发,石堡垒接任坝县县委书记,赵建苏接任县长,坝县政局完成了平稳过度。
蓝袜向夏想做了一个禁声手势,然后大声说道:“殊黧,你真的连人带花都不要了?”
夏想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黧丫头说得对,她确实没有为男生哭鼻子。我不是小男生,我是成熟稳重的男人!”
本来夏想要接曹殊黧回家吃饭,不过今天正好是蓝袜生日,在曹殊黧的提议下,夏想只好答应陪她和蓝袜一起吃晚饭。想想蓝袜作为一个灯泡的专业素质,夏想也十分感谢蓝袜的用心帮忙,就给她点了爱吃的菜,还专门给她买了蛋糕,把她感动得眼睛眨个不停,看向夏想时的目光也点晶晶亮的意思。
夏想转身佯装就走,却被曹殊黧一把拉住,她小脸一脸委屈,眼泪在眼里打转:“不许走!本来是你不对,你还跟我斗气,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
钟义平红了眼圈:“夏主任,你走了我可怎么办?我以谁为榜样,以谁为准绳呀?听说方格也要去安县,是不是你安排他和你一起下去的?我也跟你去安县,好不好?”
蓝袜揉揉眼,叹了口气:“再漂亮再圣洁的女孩子,一旦谈了恋爱,就坠入了凡间,再也无法飞翔了。因为她心中有了牵挂,因为总会有一个男人让她心伤。”
好吧,连不懂事都出来,夏想一下子感觉自己降低到了幼儿园大班的水平,他反手拉住曹殊黧的手:“哭哭笑笑,吵吵闹闹,你本事也不小!我去安县工作,又是和李书记一起去,再说曹伯伯也同意,你就别再耍小性子,我又不是去坝县——安县离市才70公里。”
曲雅欣一听夏想猜到了她的心思,不由脸上微微一红:“我就先祝夏主任步步高升,以后不要忘了老朋友才好。”
和曹殊黧一起回到曹家,小丫头早就没事了,咯咯笑个不停,让夏想心中感叹,其实和曹殊黧在一起的时候最轻松最快乐,她耍小性,但不会纠缠。她也粘人,但懂得适可而止。她会撒娇,而且很会http://www•hetushu•com把握时机,总给人恰到好处的感觉。
“一顿饭谁请不起,吃就吃,说吧,去哪里?随便点!”方格的脾气一点就着。
现在早已习惯了夏想的问候和存在,习惯了在他面前撒娇耍闹,他又突然要去安县——安县虽然说不远,但毕竟不在市区,70公里说近也近,但说远也远,开车也要一个多小时,一想到她不能随时和夏想见面,一想到生活中突然就缺少了夏想的存在,一想到再也不能在想他的时候,一想到他就住在学校对面不到几百米的地方,就心中无比踏实,她就心里一阵阵的难过。
夏想的打趣让曲雅欣一颗心不争气地砰砰跳个不停,脸上也有些发烧,她偷偷看了夏想一眼,见他嘴上说得煞有介事,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一丝调侃的神情,不由心中一黯,夏想也真是的,嘴上说得好听,从来没有见他正眼打量过自己,还真是一个冷面郎君。
夏想买了一束花,又买了小丫头最喜欢的卡通熊,他左手花右手熊,然后在无数女生羡慕加嫉妒的目光中,敲开了曹殊黧的宿舍大门。
“那怎么行?我有那么小气吗?”曹殊黧一脸得意,洋洋自得地说道,“好东西要大家分享,再说她们越喜欢你,证明我也有眼光。”
曹殊黧破涕为笑,扑到夏想怀里,使劲向他怀里钻了几下:“就在你衣服上擦眼泪,你不许躲不许闪!”
曹殊黧将夏想拉进了宿舍,蓝袜也踮着脚尖进来,只顾笑,不说话,悄悄地坐到床上,就看夏想和曹殊黧生气。夏想无奈,蓝袜这个灯泡也太亮了,最少200瓦。
没想到吴港得还挺会煽情,夏想哑然,笑了笑说道:“可能真的要走,等确定下来之后,我一定会和大家好好聊聊。我也不想离开大家,不过不管是留在小组办公室,还是调走,都是工作需要,都要服从上级领导的安排。小钟,老吴,我又走不远,会随时回来看望大家的。”
蓝袜看了曹殊黧一眼,见她没有反对的意思,就又说道:“殊黧说,她才不会为男生哭鼻子,永远不会!”
今天正好是周末,办公室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夏想一下班就开车赶向建筑学院去接曹殊黧,争取表现得好一些。因为最近曹殊黧和他闹了点小别扭。
时间进入了二月份,春寒料峭,冬天的尾声仍然影响着燕市的每一个角落,气温依然很低。曲雅欣穿着直筒长裤,羊毛大衣,脸上薄薄施一层粉,显得她肤色白而健康。正好今天吴港得有事外出,办公室就只有她和夏想二人,和-图-书曲雅欣犹豫一会儿,还是开口问道:“夏主任,你的工作是不是过一段时间,会有所调整?”
曹殊黧小手伸到背后,放在身后挥了挥:“快拿走吧,统统都拿走,绝对没人和你抢。谁爱要谁要,我才不稀罕。”
夏想有点尴尬,才想起自己还真是笨得可以,后退一步就可以了,何必非要用手?不过他看蓝袜脸上只是红晕一闪,随后若无其事站开一点,心里也就踏实了许多。曹殊黧正在生他的气,要是发现他和蓝袜不小心还暧昧了一把,不气上加气才怪。
蓝袜在一旁捂住了眼睛:“太感动了,我受不了了。”然后又摇摇头,“太肉麻了,我喜欢。”
这一次的告别和上一次在坝县的告别大不相同,夏想没有什么离愁别绪,毕竟安县还是燕市的管辖范围,离燕市也近。同时因为有了上一次在坝县的斗争经验,也因为李丁山到了安县之后,一切顺利,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起什么波折,让他对先前所说的县长邱绪峰和副书记梅晓琳的联手之事,放松了警惕……
“不要了,不要了!”曹殊黧还是不回头,还在纸上写个不停。
“夏主任,是不是真的?你怎么能说走就走,扔下我不管了?”钟义平提上副主任后的高兴劲儿还没有过去,冷不丁听到这个消息,急忙来找夏想求证。
世界上,每个女人都有独占的一面,曹殊黧也不例外。她最大的优点就是好哄,尽管聪明,但绝不会故作聪明。夏想见小丫头和王于芬在一旁说悄悄话,还不时看他几眼,然后就笑,就知道她又在取笑自己,就笑着说她:“背后说人坏话,不好。”
曹永国和谭龙没说什么,高海握住夏想的手,感慨万千:“成长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千万要戒骄戒躁,不过根据我对你的了解,你有时比我还谦虚谨慎,呵呵……期待丁山和你重回燕市的一天。”
“不怕,她们还差了几分火候。”曹殊黧的夸奖让夏想也不免心中高兴,只不过小丫头接下来的比喻,让他心中警惕了许多,“夏想见惯了连姐姐的美,一般人还入不了他的眼。”
蓝袜就得意地笑了:“殊黧真是太大方了,那我就都要了。走,我们去吃浪漫的烛光晚餐。”说着,蓝袜拉开门,先将夏想推到门外,随后她也出门,还用力将门带上,“我们先出去了殊黧,再见。”
夏想态度诚恳地表示受教。
“那你不告诉她就行了。”
蓝袜悄悄地来到夏想面前,调皮地俯到他耳边小声说道:“配合我一下,好不好?我帮你逗殊黧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