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8章 挨了连若菡一个耳光

打了卫生局局长金长营小舅子,金局长官威也挺了得,不但要封店,还放言要萧伍一条腿,口气还真够大的!不过夏想倒没有多大的吃惊,基层的干部不能说都没有素质,但遇事之后粗暴处理的不在少数。而且基层干部考虑问题往往比较简单直接,长时间与村民打交道,造成了他们处理问题连哄带骗再加恐吓的低劣方式,有过坝县经历的夏想是深有体会。
萧何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话未说完,一只碗平空飞来,“啪”的一声正中光头的脸,顿时打得满脸开花,随后一个声音响起:“长得丑还乱说话,找打!”
曹殊黧却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好主意,我怎么没有想到?就听连姐姐的,从今天起开始执行。”
“先把现场控制起来,地上的人一个不能放走。”郑少烽不知道他的英明选择拯救了他的前途,要是他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的话,现在就会跳起来,狠狠地踹上光头几脚来表明立场——他指挥人处理好一切,才又来到萧何面前,“老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下去看看,你们二人继续吃,不用理他们。”夏想知道二人一路奔波,肯定又累又饿,再说县城里的小打小闹也没有什么意思,就摆摆手,“我去处理一下,一会儿上来。”
“我是谁重要吗?难道说我是普通百姓,你就偏向光头他们一伙?如果我是副县长,你就会偏袒我?”夏想眼睛一瞪,气势汹汹地说道,“郑所长,身为公安干警,要秉公执法,要以事实为准绳,以法律为依据,严惩闹事份子,还百姓一个公道。”
“晚了,老萧。”光头摇头晃脑地说道,“局长说了,你的饭店必须关门,不关门,他的面子就掉地上了。还有,局长小舅子也说了,要你们家萧伍一条腿。老萧,你要是识趣的话,准备30万送过去,也许小舅子能消气,保住萧伍的腿。不过饭店估计够呛了,别怪我,你自求多福吧。”
尽管不知道金长营在燕市有什么后台,但夏想心里清楚,人家肯定眼界太高,看不上他这个既年轻又没有资历的副县长,因为他亲眼见过金长营来过县委大院,却直奔强江海的办公室,没有进他的门。也难怪,强江海虽然也是副县长,却是常委,比他说话分量重多了。
夏想摇头,得,连若菡什么时候都不忘冲他耍耍小性子,算了,好男不和http://m.hetushu.com女斗,让着她。
在连若菡的心目中,夏想真的有这么好吗?她自己都无法说清,有时也觉得自己对他过于用情,而他顾虑重重,甚至连一个承诺也不给她,她为什么还要想方设法来到燕市,就为了和他有机会接触,就为了心中还不愿意放弃的一个梦想?
夏想嚣张的样子也很象,而且也挺吓人,郑少烽不傻,看出了形势不对,一摆手对手下说:“先保护好现场,都别动。”然后又勉强露出一丝笑脸,“这个,这个,我一会儿就会查清事实,不过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你是谁?”
“卫生局局长金长营……”夏想微一沉吟,想到自从他分管文教卫生以来,教育局局长王磊已经找他汇报过工作,旅游局长任于海自不用说,早就接触过多次了,只有卫生局局长金长营不但没有主动过来汇报工作,而且连面都没有露一下,明显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为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在滑坡的山路上,临危不惧?还是在和他的交往中,被他的从容淡定一点点吸引?又或者是他年纪虽轻,但成熟稳重远超同龄人?风趣而不失幽默,从容而没有自傲,看似云淡风轻的性格,也有热血冲动,更主要的是,他精准的眼光和运筹帷幄的计谋,可以从错综复杂的局势之中,找到最有利的点,从而为己所用!
连若菡愣了半天,直到曹殊黧咯咯笑她:“连姐姐,醒醒,快醒醒,别发愣了,要不夏想就会得意忘形了。”
曹殊黧本来是无心一问,听在连若菡耳中,却成听者有意。连若菡不知为何心底深处突然一声叹息,说得也是,凭她的条件,再怎么千挑万选,夏想也会被排除在外。论相貌,他不能算是一流。论出身,更是没有。论学历,他也不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可是自己为什么就偏偏喜欢上了他?
光头被打得正着,眼睛被打得生疼,鼻血呼呼直流,气得暴跳如雷,伸手一抹脸,看清了站在楼梯上了连若菡,本来三丈高的怒火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嬉皮笑脸地笑道:“被这么漂亮的美女打了,也算三生有幸。美女,叫什么名字?打是亲,骂是爱……”
曹殊黧还没说话,连若菡轻笑一声:“要去摆摆你副县长的威风?”
与他的念旧相比,楚子高送他的一些礼物,还有免费的饭局,就非常微不足道了。夏想也不是见小之http://m.hetushu.com人,贪图楚子高的小恩小惠。
为首的警察肥头大耳,体重至少超过100公斤,他一见光头倒在地上,大叫起来:“牛哥,谁打的?谁敢打你牛哥?反了天了,来人,都抓起来!”
下到楼下,见大厅中客人都个个低头,唯恐惹祸及身。萧何赔着笑脸,点头哈腰地在跟一个光头说话:“牛所长,常山饭庄开了两年了,卫生一向达标,怎么今天就突然不达标了?哪里出了问题,请您指出来,我们好改正。别开口就罚款关店,我们小本生意,经不起折腾。”
出事了?夏想坐不住了,常山饭庄的卫生条件说实话还算不错,以他的眼光来看,不比燕市的一些饭店差。萧何是一个比较讲究的人,从他所起的饭店名字就可以看出,是个有心人。
“萧伍这个臭小子,怎么又打架?”萧何急了,“我把他找来,把他臭打一顿,然后让他去给局长赔礼道歉,你说行不?”
牛所长身材肥大,光头,上身穿着半截袖衬衣,还热得直冒汗。他拿着一个小本子,用力地敲着桌子,不耐烦地说道:“老萧,不是我说你,你也该好好管管你家小子。你说萧伍这个愣头青,打谁不好?非要和我们局长的小舅子打架。现在倒好,局长的小舅子被打伤了,局长发火了,你的饭店就别想开了。你这是自己找死,怪不得我呀。”
萧何一见夏想出来,就象见到救星一样,急忙说道:“夏……”
光头一共带来五六个人,几个人抄家伙就想冲上来,连若菡一个箭步从楼梯上冲到夏想身边,和他背靠背,轻松地笑道:“我和你并肩作战。”
夏想没接连若菡的话,知道她习惯性任性,就由她去。
二人还有闲功夫聊天,五六个人就将他们团团围住,一个人抢先出手,轮起椅子就砸,却被夏想一脚踢中肚子,顿时倒在地上,疼得满地打滚。其他人吓得了一愣,都犹豫着要不要出手,夏想见状,就急忙小声对连若菡说:“你恨不恨我?”
夏想回头一看,连若菡站在楼梯中间,另一只手还拿着一只茶壶,正一脸冷漠地看着场中。夏想不由暗暗摇头,她怎么又提前出手了?自己不是还没有问完话,还没有让对方上套吗?
肥头大耳吓了一跳,见夏想是个小年轻,脸上还挨了一下,不明白他的来路,不过见他气势逼人,就不由心中一跳,先矮了三分,忙说:“我是和图书城关派出所所长郑少烽,你又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光头又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我们是卫生局的,来封你的店。”来人气势汹汹地说道,“你的饭店卫生不达标,脏乱差,从即日起停业三个月!什么时候卫生达标了,什么时候再开业。先交罚款5万元,快点,别罗嗦!”
果然如夏想所料,剩下的几个人一见势头不对,平常他们作威作福惯了,哪里见过出手这么狠的专业人士,一个个心惊胆战,转身就跑。连若菡怎会放过他们,上去就连劈带踢,三下五除二就打倒一片。夏想也没忘凑上去伸过脸让连若菡去打,连若菡说话的时候很冲,真要打夏想的时候,却下不去手。
夏想“啪”的一拍桌子:“你叫什么名字?你是警察,知不知道怎么执法?上来就喊抓人,知道事情经过吗?知道是谁先动的手?知道谁是受害者吗?”
夏想明白了,还是萧伍打架惹的祸!
夏想只好瞪了她几眼,连若菡只有硬着心,趁人不注意,狠狠打了夏想一个耳光!
牛所长小眼一瞪,一脸不快:“你是谁?乱吵吵什么?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你说得再多也不管用,达标不达标,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夏想心道坏了,光头怎么和所有男人一样,一见到美女智商就迅速降低,被打了还有心情调笑,真是傻得可以。果然光头的话还未说完,一道白光闪过,茶壶正中光头的光头——哐当一声脆响,茶壶破了,里面足够烫的茶水浇了光头一头。
夏想就苦笑:“我有的是办法整治他们,动手就打人,痛快是痛快,可是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痛一下就过去了。我要的效果是,让他们有苦说不出。”
夏想抓起一个茶杯一下摔在郑少烽面前:“我是谁?说出来吓死你!我正在饭店吃饭,这个光头带人进来,二话不说就以卫生不达标为由就要封店。我说卫生达标,他不听,还要强行封店。结果光头就让这五个人乱打乱抢,要不是我的朋友帮我,恐怕我就不止是脸上挨这一下,说不定肋骨也断了几根,手脚都断了……”
连若菡大怒:“光头还敢威胁你?要是在以前,他下半生就得坐轮椅了。我现在已经收敛多了,你还指责我,还不是为了你!”
一瞬间她想起了坝县的冬天被夏想训斥一顿,又想到京城的冬天,她病了又病,都是为了这个无情的男人,刚才的一个耳光m.hetushu.com就觉得打得非常解气。
“要检查程序?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好坏。要标准,我说的话就是标准。”牛所长对夏想横插一手大为不满,嚷嚷道,“你是谁呀?想没事找事是不是?”
夏想苦着脸还没有来得及反驳几句,就听到楼下传来叫骂声:“他妈的,什么破饭店?卫生条件这么差,东西这么贵!关门,停业整顿。”
“那好吧。”夏想笑了,“我看这几个人想跑……真要跑了就没好戏看了,这样,我们把他们全部打倒,在打的过程中,你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朝我脸上打一下,用点力,留下手印最好……”
萧伍爱打架,性格冲动,他非常清楚。要不后世也不会因为凤美美而把别人打成重伤!夏想和萧伍成为好友之后,也多次劝他该收敛时就收敛一下,萧伍答应得挺好,一遇到事情就急,火暴脾气就和汽油一样,一点就着,夏想也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连若菡白了夏想一眼:“你真阴险!”
夏想就无奈地想,以后可得要好好提醒连若菡几句,不能她一出现就发生打架事件,自己现在好歹也是副县长,要以德服人,以权压力,动不动就打人,会降低身份——不过话又说回来,别人要动手打自己,自己也不能不正当防卫不是?夏想就一脚踢飞一个椅子,不偏不倚正中光头。
曹殊黧一脸期待地看着夏想,就等他怎么回答。
萧何是萧伍的父亲,夏想不能坐视不理。
如果说光头以前的光头是为了威风而特意剃光,那么现在经茶水一浇,短时间估计是不会再长出头发了——只听光头一声惨叫,烫得他连蹦带跳,原地转圈,嘴中还不忘破口大骂:“兄弟们,管他女人还是男人,打,都打了。”
郑少烽听出了味道,夏想的话里有话,而且口气一听就是政府官员说话的腔调,虽然他不认识夏想是谁,不过见他有恃无恐的样子,又见旁边连若菡漂亮得过分,一看就不是安县人,心里就打定了主意,说话有官腔,帮他的女人又漂亮又有身手,肯定大有来历,惹不起,就顺着他的话做就是了。
“你的意思是,卫生是不是达标,全在你个人喜好,没有一个统一标准?也没有一个检查程序?”
“肯定又想陷害别人?”连若菡讥笑夏想,“打你没问题,打你解恨我正求之不得。”
连若菡惊醒过来,歉意地一笑:“他得意忘形什么?难道他会以为别人都喜欢他?黧丫头,我m.hetushu.com告诉你一个办法,以后他不天天送花给你,不每天一个电话问候你,不每周都到燕市请你吃饭,不每月都记得送一个礼物给你,你就和他分手!”
连若菡见夏想眼中流露出一丝柔情和曹殊黧对视一眼,心中明白过来,不无醋意地说道:“我明白了,休闲广场是楚子高出资修建的,是你和黧丫头共同设计的,可以说,楚子高算是你们的半个媒人,对不对?”
“……”连若菡一愣,“要我做什么,明说,别拐弯。”
夏想不满地叫了起来:“连若菡同志,请不要在我和黧丫头之间制造紧张气氛,请不要挑拨离间。”
夏想拿定了主意,问光头:“你叫什么名字?牛所长?那你应该是卫生监督所所长了?”
不过想想连若菡也是为了自己,气不过才出手,也就没理由怪她,只好冲她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她别再动手,等他说完再说。
夏想不等他说出口,伸手制止了他,说道:“老萧,既然牛所长带队来检查卫生,就领他们到厨房看看,有哪里地方需要改进,就尽快改进。照我说,常山饭庄的卫生条件还算不错,比不上燕市的大饭店,但在安县,也算名列前茅。”
光头不怕夏想:“你管我是谁?我倒问问你是谁?吃饱了撑的替老萧出头?快让开,别妨碍我们执法!万一我们不小心碰着了你,伤了胳膊断了腿的,可别怪我们走路不看人……”
夏想无奈笑笑:“你越来越有暴力倾向,都怕了你了。”
当五六个人被打得东倒西歪倒了一地之后,警察终于赶到了。
“也不是了,我和黧丫头一见钟情,不需要媒人。”夏想笑嘻嘻地看了曹殊黧一眼,“我说的对不对,你一见我,就喜欢上了我,是不是?”
夏想来到光头面前,伸手在桌子一抹,然后举起手指看了看:“桌子挺干净,没有灰尘。”又拿起碗筷仔细检查一遍,“碗筷也洗得很干净,没有杂物,没有异味。初步判断,卫生条件达标。”
“别臭美了,自恋得过头了。”曹殊黧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问连若菡,“连姐姐,你说就凭我们的条件,一般情况下,会主动喜欢夏想吗?”
只不过打过之后,见夏想右脸通红,嘴角都渗出血丝,顿时又心疼起来,眼泪差点掉下来。要不是夏想赶紧用眼光制止她,说不定就当场哭出声来。连若菡心中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完了,越恨他越爱他,这一辈子是和这个冤家纠缠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