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6章 被抢了胜利果实

梅晓琳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没关系……还有事情吗?”
夏想还没有来得及去找萧伍了解情况,就又听到一个极为震惊的消息,杨副县长重新回来上班,而且要拿回他分管的旅游。
上当了吧?从梅晓琳的表情夏想就可以看出,她和邱绪峰果真是有关系,就给梅晓琳倒了一杯水,交到她的手中,说道:“请梅书记喝水!我的意思是说,安县县委大院副县级以上干部中,就我们三个人是未婚青年,我们三个人就要在男女关系上,多注意一些影响才对。”
肖佳的“不好”还没有说出口,就已经被夏想得手了,只好娇呼一声,开始扭动腰肢,用力地迎合起来。
“个人私事!你不用管得这么宽吧,什么都告诉你?”梅晓琳也有些生气,邱绪峰置疑的口气让她感觉很不舒服,就故意不说,“没有人规定副书记和副县长之间不能有私人关系吧?”
“厉潮生的父母在燕市的高档小区宝兴花园有一套房子,价值不菲,不是他的收入能买得起的,能不能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梅晓琳一脸期待地看着夏想,现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对夏想的信任,已经到了依赖的程度,一有什么关于厉潮生的情况,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和夏想分享。
夏想却没事人儿一样,还笑着杨副县长说:“杨副县长可以随时到我的办公室,办理一下交接手续。不过……”他略带调侃地说道,“有些私人关系和想法,可是不能交接的。”
再一次放下电话,邱绪峰让秘书通知强江海来他的办公室。
他也知道梅晓琳也并非无条件信任他,他在梅晓琳倒厉的事件上,基本上一直处于被动,估计在梅晓琳的眼中,他的态度是不积极不主动,但也不逃避不拒绝,因此梅晓琳对他也是半信半疑的态度。
“没有,真没有。”夏想来到他的办公室门前,一边开门一边说,“也正好我最近有事情要忙,交出了旅游这一摊儿,算是腾出了不少精力。”
只不过可能是因为自己和她年龄相仿,她又和其他老官场谈不到一块儿,又不愿意和邱绪峰走得过近,所以在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了他。夏想也就格外好奇,既然梅晓琳和邱绪峰关系这么近,为什么他们二人还是若即若离的关系,就算是在人前假装,也装得太象了一点吧?
杨副县长还真是个趣人,想当初他被邱绪峰和强江海联合打压的时候,可是气得须发皆张,现在明显是被邱绪峰当枪使,和*图*书也还真以为捡了个天大的便宜?
其实夏想担心的是邱绪峰的反应,他的办公室三楼,邱绪峰在二楼,但难免不会有人多嘴。邱绪峰表面上再能伪装,也忍受不了他的未婚妻经常向一个副县长的办公室跑,而且关键还在于,大家都是未婚青年!
杨副县长看上去有点微微的激动,他先是看了夏想一眼,目光躲闪,又看了邱绪峰一眼,见邱县长的眼神坚定,就大着胆子说道:“我以前一直分管旅游,现在回来了,还想拾起旅游这一摊。小夏县长分管了文教和卫生,再管旅游,也太累了。”
盛大古怪地一笑:“跟我还不说实话?别打太极,说,是不是有别的想法?”
肖佳找了一个远房亲戚的女儿,名叫李飞飞,大学毕业后一直打工,人比较老实本分,也有点经济头脑。肖佳就让她当了法人代表,成立了山水投资公司。在夏想的牵桥搭线下,李飞飞出面和李丁山接触,提出了投资三石风景区的意向,投资金额500万元。
“密切就密切吧,怎么了?我在安县就相信你多一点,有什么不对?”梅晓琳忽然想明白了什么,笑了,“你是担心有人说我们的闲言碎语吧?随他们便,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是没有的事情。我说我是女人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还怕什么?”
邱绪峰原本想等夏想大吵大闹,不依不饶地争吵一番,最后他再让强江海出面,对夏想膨胀的个人主义的思想严加批评,迫使夏想既得承认错误,又必须交出分管的旅游,这样他才有痛打夏想一顿的快感。不料夏想别说吵闹,连一句反对都没有说,仿佛拱手交出的不过是一张白纸,而不是一份沉甸甸的胜利果实!
李丁山果然出手了。
肖佳愣了一愣,微微一想就明白了夏想的用意,听话地点点头:“虽然有怀疑你要把我赶走的嫌疑,不过我还是相信你出于好心多一点……是不是下一步我就要出国了?”
夏想比起在坝县成熟多了,但还是忍不住动了肝火。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如此无耻的。见局势大好,就想回来摘桃子,抢夺胜利果实,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好事?
在签字仪式上,李丁山发表了重要讲话,在对山水公司对安县的投资表示欢迎之后,话题一转,点明这笔投资最终能够达成协议,夏副县长功不可没,他代表县委县政府对夏副县长的工作提出表扬。同时也郑重宣布了山水公司的决定,山水公司以努和*图*书力打造出一流的国家级风景区为主要目标,一定不会辜负安县县委县政府的厚望。
盛大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夏想心中也想开了,只要李丁山在,李丁山就能掌控全局,而且就算李丁山调走,他自己也有足够的自保能力,也能应付邱绪峰的打压。现在杨德华分管了旅游,表面上是好事,实际上他要面临是向邱绪峰靠拢还是向李丁山靠拢的重大抉择!
李丁山得知夏想分管的旅游又被杨德华要回之后,还笑着安慰夏想:“没关系,不就是他们想要胜利果实吗?我有办法让他们听话,你就安心管好你的文教和卫生好了,反正前面的政绩也算你一份,跑不了。”
“杨副县长怎么了?他不是病了吗?”强江海没有听明白邱绪峰的意思,见他一脸阴沉,心中一惊,立刻就猜到邱县长的想法,“您的意思是,现在景区一切步入正轨了,资金也到位了,杨副县长也该回到工作岗位了?”
“什么事情?”邱绪峰心中不快。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心想,夏想这么好说话,就这么任人欺负,一点反应也没有?是政治头脑简单,还是迫于邱绪峰的权威,不敢说不?
梅晓琳顿时愣住:“怕他什么?你又知道什么?”
“情理问题我们不予考虑,我们只要真凭实据。”夏想尽管知道这么说会打击梅晓琳的信心,但又不得不说,“在没有强有力的证据之前,对一个县委常委的指责,后果是很严重的。”
“好,我等着你们梅家主动提出解除婚约的一天!”邱绪峰再难压下心中的怒火,咆哮着喊了一声,然后猛然摔断了电话。
虽然最后还是没有说服梅晓琳,但夏想也相信梅晓琳听进了他的意见,就是再继续一点点查下去,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相信总有查到真相的一天。
肖佳对夏想的安排没有异议,不过她在经济方面显然比夏想更在行:“以后成立一个投资控股公司,将旗下的公司都分散出去,让控股公司控股经营,这样就等于又多了一层保护,躲在层层的幕后,让别人查不到根底。”
夏想笑笑:“工作需要嘛,个人要服从集体。”
邱绪峰就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挫败感。
夏想现在也无法形容他和梅晓琳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说是上下级吧,又有点随意。说是朋友吧,二人之间既没有默契又没有多少信任,他并不完全信任梅晓琳,因为梅晓琳看似大咧咧,其实也有和_图_书心计,许多秘密也是藏得很深。
经过一系列的谈判,在李丁山的亲自过问下,在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夏想副县长的一手操办下,山水投资公司正式与县政府签定了投资协议,在确保了山水投资公司收益的前提下,也保证了安县县委县政府的利益,可以说一个双赢的协议。
梅晓琳明显是松了一口气,喝了一口水又说:“得了吧,别想这么多了,我是不会在安县结婚的,所以也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又摆了摆手,“不说这个了,说说厉潮生的事情,我又查到了他的一些情况。”
“什么情况?”夏想不免惊讶,梅晓琳决心还挺大,他都以为她已经放弃了,没想到还在暗中调查厉潮生。
邱绪峰的话可以说合情合理,让夏想挑不出理,也想不出反驳的理由,除非他想无理取闹。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夏想脸带微笑,点头说道:“我接受组织的安排。”
“我当然想,不过想和做不是一回事。一个人想做的事情有很多,但做成的却很少,为什么?”夏想自问自答,“因为如果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就冒然去做一件事情,就是打一场没有准备的战争……”
“我是你的未婚妻是不假,但不是你的法定妻子,所以你现在还管不着我!”梅晓琳也硬梆梆地顶了回来,“我和夏想之间清清白白,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不要用你污浊的想法去猜测。还有,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只是暂时的,也许家族之间不需要一个政治联姻的时候,我们之间就一拍两散,不再有任何关系了。”
夏想还真猜对了,梅晓琳来他办公室的事情,几乎同一时间就传到了邱绪峰的耳中,通风报信者不是别人,正是政府办公室主任许梁。
梅晓琳一脸沮丧:“我也知道厉潮生有一个有钱的姐姐,但他的姐姐已经嫁人,而且也不算特别有钱,一下子拿出几十万为娘家买一套高档住宅,于情于理说不过去。”
连盛大也一脸不解地看着夏想,表情很古怪,神情很复杂,意思是,不应该呀,起码得提点别的条件再让步,这样拱手让出,多屈呀!
“出国倒也未必,但合法地取得外国国籍,还是大有必要的。”夏想的长远计划是,等肖佳的资产到了一定程度,就可以取得外国国籍,至少可以多一层保护色。
话筒里传来梅晓琳轻描淡写的声音:“什么怎么一回事?是不是有人向你打小报告了,说我到夏想办公室了?我找他商量一件事情,有什么http://www.hetushu.com问题吗?”
期待中的场面没有出现,他忽然觉得有点意兴阑珊,感觉今天的胜利一点滋味也没有。胜利最大的快感不在于胜利果实是不是丰盛,而在于对手的损失是不是巨大。夏想若无其事的态度,一点也不在意胜利果实被别人摘走,让邱绪峰感觉就是他一拳打出,对手根本没有接招,让他一拳打在空气上,那种感觉也很难受。
邱绪峰没说话,只是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邱绪峰心中一沉,夏想这话可不象是开玩笑,好象是在暗示什么?不过他也没有细想,因为李丁山上任以来,一直比较温和,没有显示出强有力的手腕。而夏想虽然有李丁山罩着,也还算听话,除了因为他意外撞落一个卫生局局长之外,最让他心烦的就是和梅晓琳走得过近了。
“小夏县长的意思呢?”邱绪峰假模假样地征求夏想的意见,脸上是和蔼的笑,心里却恨不得把夏想踩在脚下,“本来小夏县长分管旅游的这一段时间,工作也做得有声有色,值得表扬。但毕竟旅游是老杨的摊子,他现在病好回来,也应该再还给他,要照顾一下老同志的工作积极性嘛。”
政府班子会议上,邱绪峰代表县委县政府对杨副县长的重新回来工作表示欢迎,然后他又和颜悦色地问道:“对于今后的工作,杨副县长有什么想法没有?”
果然梅晓琳大为不满地说:“夏想,你好象对这件事情一点也不上心,你到底心里有没有老百姓?想不想为了老百姓,扳倒厉潮生?”
人言可畏呀!
“晓琳,你和夏想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强江海一进就笑容满面地说道:“邱县长,好消息,基本上可以确定安县有大量的石灰石矿,可以建造大型水泥厂!”
许梁一走,邱绪峰就皱起了眉头,几次拿起电话又放下,终于他还是下定了决心,拨通了梅晓琳的电话。
签字仪式结束之后,夏想回到办公室刚刚坐下,梅晓琳就推门进来。夏想不由摇头苦笑:“梅书记,您身为书记,是县委领导,动不动就跑到我的办公室来,影响不太好吧?”
“好,还是你聪明。”夏想又翻身上马,嘿嘿地笑了几声,“我们再来比试一下,谁更厉害好不好?”
“你……”邱绪峰气得胸口发闷,心中的火一下就点燃起来,“你要注意你的身份,你是我的未婚妻!夏想也是单身男人,要注意影响。”
邱绪峰却没有一点喜色,用手一指沙发:“先坐,石灰石的事情稍后再说,和_图_书先说说杨副县长的事情。”
为了不留下把柄,为了置身事外,被人摘了桃子就摘了吧,反正现在还有李丁山罩着,最后他想办法把政绩全算到李丁山头上就行了。既然他不再分管旅游,就有了时间好好找找厉潮生的麻烦。
夏想心中也不好受,被人当面抢走胜利果实,当然不是滋味。不过他倒不在意一时得失,而且他也正好趁机脱身,在山水公司资金到位运作的前期,他跳到一边,躲在幕后为肖佳出一些主意,完全可以将他和肖佳之间的联系,摘得一干二净。
随即他又想到上次交待萧伍去调查厉潮生,转眼过了半月有余,萧伍一点消息也没有,心想得抽空去一趟常山饭庄,看看萧伍查到什么程度了。
梅晓琳不以为然地挥挥手:“古人还礼贤下士,我来找你谈谈工作,又有什么不可?你这个人怎么总是前怕狼后虎的,真没劲。”
过了半天,他才恢复了平静,又暗暗自责自己的失态。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暴躁成这样?这样下去,如何成大事,如何完成家族的重托?现在邱家有求于梅家多一些,短时间内,恐怕还得稍微向梅晓琳低一下头。
夏想见梅晓琳也会装傻,就故意说道:“我怕邱县长!”
随后是邱绪峰讲话,他先是感谢了李书记和夏副县长拉来的投资,为安县的经济腾飞注入一剂强心针,又感谢山水公司来安县投资,对山水公司的英明决定表示赞赏,最后又高调表扬了夏想的工作,指出自从夏想分管旅游以来,安县的旅游就节节高升,形式一片大好。
夏想就一脸平静地坐着不说话,强江海暗自得意,脸上流露出胜利的神情。盛大目光闪烁不定,沉思不语。其他几位副县长也是一副各人自扫门前雪的架势,摆明了会袖手旁观。
想通之后,他又拿起电话给梅晓琳打了过去:“晓琳,刚才我有点冲动了,对不起。”
夏想缓缓摇摇头:“厉潮生有一个姐姐在做服装生意,比较有钱,房子也许是她出钱买的。”
夏想心想,如果我不知道你是邱绪峰的未婚妻还好说一些,反正我对你没有什么想法,估计你对我也是,但因为有邱绪峰的存在,事情就复杂了。男人都不希望自己未来的老婆总和别的男人来往过密,夏想只好善意提醒梅晓琳:“梅书记,谈工作倒是没有问题,可是象您这样,门也不敲就进来,好象显得我们关系过于密切了一点吧?”
散会后,盛大故意和夏想走在一起,边走边说:“就这么被人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