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7章 终于发现了厉潮生的软肋

王磊和刁华文走后,梅晓琳立刻站了起来:“好了,好了,刚才给足了你面子,快说,有什么发现!”
邱绪峰发火归发火,又不可能再从杨德华手中要回旅游,县政府的决定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今天这个明天那个,要是这样的话,还有什么威信可言?邱绪峰忽然醒悟过来,怪不得夏想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原来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居功,就想把政绩让给李丁山。要是夏想还分管的话,李丁山也不好意思直接伸手,现在给了杨德华倒好,李丁山反而明目张胆地插手大小事情。
夏想也没说什么客套话,开门见山地就提出了他的想法。
一直从安利公司身上没有找到突破口,没想到,还是在萧伍的帮助下找到了厉潮生的软肋,夏想就目光热烈地看着眼前的昔日好友,心情激荡。果然是他曾经的至交好友,一出手,就帮他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夏想谦虚地笑:“梅书记过奖了,我也是在偶然的情况下才想到了这样一个不得已的办法,谈不上坏,再说也有真心为学生们免费体检的想法。至于厉潮生的DNA吗,就得交给梅书记出面弄到手了。”
梅晓琳一笑就书记的形象全无,尽管她笑得也很淑女,抿着嘴,露出的牙绝对不超过八颗,只不过她说的话就让人无语了:“我可不当太阳,我没有那么博爱,把阳光普洒大地……说吧,找我什么事,不会就为了夸我一夸?”
“等等!”夏想打断了他的话,“你确定游丽是厉潮生的情人?厉潮生口味够独特的,找的情人还有丈夫?”
李丁山在常委会上拍了桌子,指责某些领导不了解市场经济,思想僵化,还停留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水平,居然对投资商还吃拿卡要,简直就是安县的耻辱。既然县政府对山水公司的投资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他决定亲自挂帅,代表县委县政府直接负责山水公司的投资事宜,只要是涉及到山水公司的事情,不管大事小事都要向他汇报。
谢起义很快敲门进来:“夏县长,您找我?”
梅晓琳穿了一身灰色长裙,外面还罩了一个正装外套,显得非常干练。夏想就夸她:“这身打扮不错,有书记的威严,又有女性的柔美,梅书记就是我们安县县委大院的太阳,我们都是向日葵!”
梅晓琳回答得倒也干脆:“好,五分钟。”
夏想一个电话就解决了萧伍的工作,萧伍兴冲冲地上班去了,因为他和-图-书听说有十几个小伙子要交给他训练,高兴得不得了。
夏想就实言相告:“我想在县城范围内开展一次小学生身体普查,由教育局和卫生局联合出面,对县城所有的小学生进行一次免费体检,旨在了解小学生的健康状况,并根据体检结果,提出合理的改进方案,这件事情希望得到梅书记的大力支持。”
“错不了,游丽在没结婚之前就认识了厉潮生,就一直是他的地下情人。后来在厉潮生姐姐的介绍下,她嫁给了现在的丈夫。结婚之后,她和厉潮生还是来往不断,不过因为他们从来不在安县过夜,有时候甚至开车到野外,要不就到燕市,反正没有一个固定的地点,所以我跟了他们一个月,才有一次机会亲眼看到他们开车到了野外,然后就在车里……嘿嘿!”萧伍嘿嘿地笑了起来。
回到办公室,夏想琢磨了半天,在想如何从游丽身上打开突破口。只要游丽松口,厉潮生必定倒台。但问题是,游丽不但肯为厉潮生生一个孩子,而且还听从他的安排嫁给别人,可见她对厉潮生是如何的死心塌地,想要她主动交待问题,不但会打草惊蛇,而且效果还会恰得其反。
夏想也没有再吊梅晓琳胃口,就把游丽的事情一说,当然也没有隐瞒游永疑似厉潮生亲生儿子的猜测。梅晓琳睁大了眼睛,眼睛左右转动几圈,想明白了什么:“原来你打着给小学生免费体检的幌子,就是要为了获取游永的DNA,行呀你,坏主意挺多。”
夏想愣住。
“也没有多少钱,钱我们卫生局出了,王局长只负责组织就可以了。夏县长一心一意为百姓着想,要为孩子们免费体检,我作为卫生局的副局长心里非常感动,也非常惭愧。夏县长日理万机,都能想到小学生的身体健康问题,我身为直接领导,却没有这个意识,是我的工作失职,我向夏县长检讨……”刁华文一脸诚恳,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让夏想看了,差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萧伍还想再说什么,萧何推门进来,训道:“还不快谢谢夏县长!以后有夏县长帮你,你就有出人头地的一天。要不任由你现在胡闹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害死自己。”
因为要在办公室等两位局长,他就把电话打到了梅晓琳的办公室:“梅书记,可否请您劳累一下,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两位局长敲门进来,还没有来得及向夏想打招呼,hetushu.com夏想就急忙为他们引荐梅晓琳:“王局长,刁局长,正好梅书记也在,来见一下梅书记……”
梅晓琳大为不满地白了夏想一眼:“别把我想象得这么没有脑子,我现在做的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事关一个县委常委的清白,不是小事,怎么不会慎重从事?”她说着说着,可能是有点口渴了,伸手从桌子上拿起杯子就喝,边喝边说,“如果最后DNA配对成功,证明游永是厉潮生的儿子,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杨德华分管旅游之后,在和山水公司的接触中,明显发现山水公司对他不冷不热,有抵触心理。他自恃副县长的身份,一怒之下就对一个项目指手画脚,百般刁难,结果山水公司二话不说就撒回了前期资金,转而和皇县接触,提出向皇县的章岩风景区的投资意向。
教育局局长王磊和卫生局副局长刁华文一起赶到了。
卫生局自从上一次局长被免之后,刁华文一直以副局长的身份主持日常工作,县里也没有给他一个说法,也没有扶正的意思,他就有点着急。正好分管副县长夏想找他有事,就急急赶来,想给夏想留下一个好印象。
邱绪峰一把把眼前的一个记事本撕得粉碎,心中大怒,李丁山和夏想,还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他其实被二人联手耍了一次!
说是不用管,她却坐在一边,摆出一副旁听的姿势,无形中给王磊和刁华文以极大的压力。尤其是刁华文,他甚至将梅晓琳旁听当成了对他的考察,不但摆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还坐得端端正正。
谢起义走后,夏想又沉思片刻,觉得事情还是和梅晓琳商量一下为好,有了她的支持,会减少不少阻力。而且获得厉潮生DNA的事情,恐怕还得落到她的身上。
梅晓琳也挺聪明,拍手说道:“没问题,开常委会的时候,我坐他旁边,乘机从他身上弄一根头发就可以了,是不是??”
分管副县长没有人事权,但有向县委县政府的举荐权,也不能得罪。
梅书记身为县委二号人物,一般的局长不一定见得到,王磊尽管心中已经熄了再进一步的念头,但面对主管人事的副书记,还是心中一紧,急忙恭敬地叫了一声:“梅书记!”
“这是好事,为了下一代,我肯定支持你。”梅晓琳有点疑惑地看了夏想几眼,“就这点事,没别的了?”
梅晓琳倒是很给夏想面子,依次和二人握了握手http://www.hetushu.com,说道:“我是和夏县长谈工作的,既然是夏县长找你们有事,你们就先谈,不用管我。”
“有没有兴趣到三石风景区上班?”夏想知道每个县都会有一些地下势力,也许称之为地下势力不太确切,就是一些无业游民,会对外来的投资公司有威胁和敲诈行为,一般数额不大,类似于保护费的性质,多数公司会选择交钱了事,他就有意让萧伍去帮肖佳的公司一段时间,等一切步入正规之后,可以再重新安排萧伍的前途。
“对,头发最好不过,不过如果实在没有头发的话,也不能非得从他头上拨一根,那样就太明显了。万一不行,他吸过的烟头也可以。”夏想还真担心梅晓琳冲动之下,强行从厉潮生头上拨一根对发下来。当然也只是他的猜测而已,他也相信她不会这么激动,之所以这样说,既有防患于未然的意思,又有开玩笑的性质。
梅晓琳就没有夏想的隐忍功夫了,她“扑哧”一下笑出声来,随即意识身为副书记必须保持威严,又急忙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刁局长就不要做自我批评了,能够意识到自己工作的不足的同志,就是好同志。既然你和王局长都没有什么意见,具体如何操作,你们下去商量一下,尽快拿一个方案出来交给夏县长。对这件事情,我也是大力支持的。”
夏想心中一惊,萧何还真是有先见之明。他现在就是要慢慢地约束住萧伍,不能再让他信马由缰地混下去,否则一旦出了大事,触犯了法律,谁也救不了他。
邱绪峰明白,李丁山不过是顺手牵羊,借机独揽了大权而已。不过他也有苦说不出,杨德华做得确实太差,一点头脑也没有,怪不得上一次投资会被景县抢走,有他这样的分管副县长,能拉来投资才怪!
估计情况是,游丽跟了厉潮生多年,一直被他藏得很深,野百合也有春天,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所以她不管是无意还是有意,反正是怀孕了。她想生下这个孩子,不管她用什么方法打动了厉潮生,总之厉潮生也同意了,但条件是,让她找一个丈夫嫁掉,算是掩人耳目。为了孩子,游丽也就只好答应了。
杨德华诚惶诚恐,他也清楚了自己的位置,山水公司的事情,只要向李书记做了汇报,就会一切顺利。只要李书记不点头,各项工作就难以开展。没办法,他只好一改事事都向邱县长汇报的做法www.hetushu.com,改为事事都向李书记请示,弄得邱绪峰大为恼火,直骂他是白眼狼。
与邱绪峰的暴怒相比,夏想不但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喜形于色,因为经过一段时间的暗查,萧伍终于有了收获。
“有,还有就是事关厉潮生的,有了一点新发现……”
“小谢,你做一下统计,看县城之内一共有多少家小学,一共多少小学生,然后列一个数据给我……还有,通知教育局局长王磊和卫生局副局长刁华文来我的办公室一趟。”
“游丽还有一个儿子,在城关小学上三年级。”萧伍又补充了一句,“我怀疑,游丽的儿子是她和厉潮生所生,因为她的儿子姓游,叫游永!”
夏想话还没有说完,梅晓琳就急急地向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着急地问道:“是什么新发现,快告诉我!”
官员不缺情人是正常现象,情人为官员生孩子也不少见,如果说游丽的儿子姓游,而不是姓她丈夫的姓,很明显就说明了一个问题,游丽不想儿子姓别人的姓,厉潮生更不想自己的儿子姓别人的姓,但又不能姓他的姓,只好退而求其次,姓他母亲的姓!
梅晓琳情急之下也没注意,双手正好抓住夏想的双手,二人等于是四手相握,相对而立,姿势就有点小有暧昧的意思,夏想还没来得及抽出手,就听到楼道中传来脚步声,就说:“等一下再说厉潮生的事情,请梅书记坐好,我一会儿和教育局局长、卫生局局长谈工作的事情,您表示一下支持就可以了。”
刁华文又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打住,打住,领导的隐私可千万不能乱打听,更不能乱传,否则到时惹领导不高兴了,别说升官,估计就直接回家养老去了。
想了半天的时间,夏想猛然灵光一闪,想出一个绝佳的获取游永DNA的好办法。他拿起电话:“小谢,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厉潮生的姐姐给游丽介绍的对象,不是厉潮生的授意又能是谁?
刁华文的心思就在瞬间转了无数个弯,夏县长是什么意思?他找电话让自己过来,一见面就先引见主管人事的副书记,是不是什么暗示,难道是自己时来运转,要扶正了?真要是梅书记发了话,卫生局局长的宝座,自己就坐稳了一半了。他心里猜测着,脸上就不由自主露出了激动的神情:“梅书记,您好,我是卫生局副局长刁华文,请梅书记指示。”
厉潮生果然是个人物,厉害,约会情人都这么小心,还让情人结婚,就是和_图_书为了掩人耳目!佩服,真让人佩服!夏想都有点敬佩厉潮生的心思和手腕了,对他的顾全大局而不惜让情人嫁人的承受能力,也是自叹不如。
怎么办?关键是要证明游永是厉潮生的亲生儿子,而不能仅凭猜测。如何证明,只能用DNA做亲子鉴定了。
梅晓琳才意识到自己抓住了夏想的手,不由脸一红,急忙松开,假装若无其事地坐到一边,却不敢再看夏想一眼。
“夏县长,厉潮生有一个情人,叫游丽,她在县城开了一家服装店,生意还算不错。她丈夫在税务局上班……”萧伍一脸兴奋地说道,棱角分明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胜利的喜悦。
王磊担任教育局局长多年,再干两年就要退了,也没有什么争一争的心理了,就想平稳干到退休。他对夏想的态度是,公事公办,不近不远。
夏想拍拍他的肩膀:“你也该收收心了,听我的建议,先到三石风景区当一段时间保安队长,负责景区的治安工作。等过一段时间,我会再想办法替你找一个更好的工作,反正只要你肯收心,肯定亏待不了你。”
王磊听了,倒没有什么反对意见,因为是为小学生体检,他没有任何理由反对,唯一担心的就是,体检费用由谁出,就愁眉苦脸地说道:“好事是好事,可是夏县长有所不知,教育局的经费年年紧张,县城的小学生虽然人数不多,不过都免费体检,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这个费用问题……”
但是要如何取得游永和厉潮生的DNA呢?
萧伍搓搓手:“我闲散惯了,怕给夏县长丢人。”
在常山饭庄的包间内,夏想和萧伍相对而坐。
萧伍是当兵出身,军人在部队上习惯了服从上级命令,夏想是副县长,在部队上就是副连长,所以他对夏想有一种天然的畏惧感。又听萧何一训,萧伍就下意识地“啪”的一声立正:“是,首长!”
有了梅晓琳的一句话,刁华文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心中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只要这一次任务完成得圆满,给夏县长留下好印象的同时,肯定也可以给梅书记留下好印象,到时就不愁没有机会扶正了……他心中兴奋了半天,忽然又意识到一个问题,梅书记怎么就对夏县长的工作这么支持?梅书记未婚,夏县长也未娶,难道是?
至于更细节的问题,比如厉潮生可能会要求游丽一周和丈夫性生活的次数,不得超过几次,一个月必须有多少天陪他,等等,夏想也就不好意思再猜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