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6章 小有收获

一提到十里铺,孙现伟的眼睛就笑成了一条缝:“上次送你一间办公室和市场的主导权,我现在发现,我还是沾了天大的便宜,老弟,我送你一套房子外加一辆车都不吃亏,十里铺可是赚大发了。”
“人我已经约好了,他们自己会过去楚风楼,不用管,我们自己过去就行。”
“说对了,小夏,你不简单呀,领悟能力还挺强。”王鹏飞微带感慨地说道,“幸福可不是官越大就越幸福,每天大鱼大肉就幸福,幸福就是一种内心舒畅的感觉。”
孙现伟一脸沮丧:“怎么又绕回来了,还是埋怨我在曹殊黧面前多嘴是不是?我真没多嘴,就只是单纯地夸她如花似玉来着。不过你别说,你的女朋友还真漂亮,比我家那个小三强多了。不对,应该说你家那个小三也比我的小三漂亮,跟你没法比,算了,赶明我多往音乐学院跑一跑,再搜罗两个美女……”
“不用了,我们在楚风楼的大厅等他一下就可以了,他住得很近,走过来也就是五分钟——老秦喜欢散步,对他来说既是锻练又是思考的好办法。”
何止失守,简直就是沦丧!
“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礼物,你不要也得要。虽然我们关系很铁,但我赚钱了不能忘了你老弟的帮助,是不是?当时说实话十里铺的开发,你给任何一家房地产公司,谁都能赚钱。你不给别人却给了我,这就是情谊。”孙现伟边说边从抽屉中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夏想,“看看,满意不?”
“房子你也别放在心上,是天安房产专门为本公司做出特别贡献的人才所建的专家顾问楼,对了,方部长也有一套,和你楼上楼下。车子就更不用当一回事儿了,是一个客户送来的抵债车,我放着也没有用,见殊黧也没有车,就给她开。怎么着她也算是我们天安房产的专家,为了请她设计,我可没少费周折。”孙现伟将两份文件强行塞到夏想的手中,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知道凭你的本事,你也不缺钱,但我没有表示,就证明我为人太差了。我表示了,你不收,就证明你以后不想再帮我出谋划策了。要不就是你这个副县长外加市长女婿,看不起我这个小商人!”
夏想就谦虚地说:“可不敢这么说,我设计的几个项目,也许就是灵感一现的产物,如果真要专业从事设计工作,也许反而就没有灵感了。也许和图书正因为我不是业内人士,所以设计出来的方案才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也是反差给大家带来的惊喜吧。”
“先去了楚风楼再说,让我想一想。”王鹏飞靠在座位上,微微沉思。
送一套房子外加一辆汽车,加强了和他之间的联系,又落了人情,算起来这笔帐还是十分合算的。孙现伟心情大好,将自己和夏想绑得越近,他以后官儿做得越大,自己就受益越多。
夏想给了他一拳:“少跟我套近乎,要不一出门我就不认识你。”
王鹏飞呵呵一笑:“小夏好眼光,最近我正在看《道德经》和《南华经》,有了一点心得,要不要说给你听听?”上了车,他还饶有兴趣地又说,“古人比起现在人,可以说志向高远多了,看到书中所说的朝游北海暮苍梧,感觉很神奇,也很让人向往……”
夏想感慨,还真让王书记一语中的。随着经济水平的发展越来越快,国内越来越充斥着一种唯金钱至上的拜金主义,不止是贪污腐败滋生,人们的道德水准下降极快,在短短几年后,就出现了许多在现在无法想象的潮流,也有许多没有道德底线的人涌现在电视屏幕上,肆无忌惮地大谈特谈坠落之道,最后还是惊动了广电局,不得不封杀了之。
到了目的地,停好车,夏想忙下车替王鹏飞打开车门,见他还没有想好人选,心想机不可失,就小心地提醒了一句:“听说秦书记也是王书记的牌友,要是秦书记有时间,您不如请他过来。牌友牌友,还是找熟悉的人为好。”
“小夏还是太谦虚了,设计休闲广场也许是灵感一现,但森林公园和人民广场,就不是光靠灵感就能设计出来的,不说庞大的布局和整体考虑,单是许多令人称道的细节,就让人叹为观止。可以说,达才集团的设计院中,没有一个人的设计水平能和你比肩。”
夏想奇道:“王书记可是我党忠诚的党员,我党的宗旨是坚定地相信唯物主义。”
孙现伟目光闪动几下,赞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夏县长,原来你和王书记关系也不错,幸亏你收下了我的小礼物,否则我还真以为你看不起我。”
“想取经?”夏想见孙现伟的一脸坏笑,就知道他肯定被老婆审问多次,估计还差点被老婆发现,也是深受分身乏术之害,就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和图书说道,“既然做了贼,就应该有随时被发现的觉悟,就要做好迎接一切困难的准备。我没有什么窍门,就是有一点一直比你做得好?”
“不行,你现在新开盘一个小区,再去开发度假村,度假村未必能开发好,肯定还会影响现在的项目。”夏想也没客气,直接就实话实说,“我让你帮忙,只不过是让达才集团感觉到压力,让他们也有危机感。倒不是我不让你赚钱,而是这个项目投资大,回报慢,达才集团耗得起,你老兄的天安房产,目前还是主要做见效快的项目好一些。”
夏想急忙表态:“谢谢王书记。”
“幸福就是打牌的时候三缺一,突然就来了一位牌友。”夏想补充了一句。
管平潮比秦拓夫先一步到达,他戴一副金丝眼镜,瘦瘦弱弱的样子,一脸白净,年约40上下,说话时慢条斯理,不慌不忙的样子让人感觉他非常彬彬有礼。夏想就对他的第一印象比较良好,比起上一次的余院长可是强了太多。
夏想笑着不说话,他在等王鹏飞的下一步安排。
“在商言商,任何项目都要有利可图才行,否则私人关系再好,也不能用来当成投资的理由,对不对?”夏想笑眯眯地又问,“你的十里铺蔬菜批发市场,现在收益如何?”
夏想接过一看,还真是一套房子和一辆汽车,房子是孙现伟新开发的小区——东龙花园的一套位置不错的120平米的住宅,汽车则是一辆奥迪TT。一房一车加在一起,少说也要百万以上。
“谢什么,今天你请吃饭就行了。”王鹏飞挥挥手,笑了笑,显然对夏想利用他接近秦拓夫不以为然。他身居要位,也知道所有接近他的人都怀有各种不同的目的,人在社会之上,又身处官场,不可避免有形形色色的人为了不同的目的来讨好他巴结他,既然都是办事,夏想又不让他反感,自身又有过硬的资本,不过是顺水推舟的人情,他也就对夏想的精心安排没有放在心上。
又过了一会儿,秦拓夫终于出现了。
夏想暗暗舒了一口气,还好,没有生分多少,刚才几句话也算说到了点上。看来,平常多一些知识储备还是大有好处的,至少可以在和不同喜好的领导打交道时,可以对答几句。
王书记没说是谁,夏想自然也不好开口问,就只管开车一路前往楚风楼。
“谢什么,你别www.hetushu.com高兴得太早了。”孙现伟见夏想收下,高兴地笑了,“你结婚的时候,我会空着手去,刚才送你的算是结婚礼物了,哈哈。”
夏想的主要目的还是想将自己和达才集团之间的关系,绑得再紧一些,牢靠一些,所以要千方百计设下一个美丽的诱惑,让成达才上钩。因为接下来他还有事情求助于王鹏飞,而王鹏飞和达才集团的关系,绝对非同一般。
情形和美国六七十年代的所谓解放思想潮是何其相似!
不过美国在走过了所谓的开放潮之后,开始进了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反思期。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如果没有自己的文化和信仰,如果没有一种向上的力量,早晚会被自己打败。
孙现伟仔细想了一想,点头说道:“也是,毕竟在安县,又是在风景区,既有度假村,又有什么规划地皮,自己设计等等,比较复杂,也只有达才集团才能应付得来。我明白了,你是想让达才集团上当,设一个套让他们钻,对不?”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就给王书记打了一个电话,约好了地点后,就开车去接。
“守口如瓶!”
王鹏飞没有让夏想惊动楚子高,就和夏想来到楚风楼的等候区,坐在沙发上边聊天边等人。说话间夏想才知道,王书记请的另外一个牌友是达才集团的副总管平潮。
快到楚风楼的时候,王书记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挂断电话他无奈地摇摇头,说道:“真不巧,老李临时有事来不了了,还真象你刚才说的,我们还真是三缺一,不幸福了。”
最重要的是,随着燕市的房地产热,房高上涨的同时,房租也相应提高,从长远看来,十里铺蔬菜批发市场的成功开发,成了孙现伟以后事业腾飞的提款机。
不提孙现伟最后的几句重话,就是他前面点明方部长也有一套房子,夏想也必须收下了。他的意思是,方部长也有,你也可以有。否则就等于不给方部长面子,要和方部长划清界限了。他就笑着将两份文件装好:“却之不恭我就只受之有愧了,我替殊黧谢谢你了。”
“要不我去接一下秦书记?”夏想必须要摆正姿态。
孙现伟十分受用地笑了,送夏想下楼,目睹他开车离去,心中对他刚才送房送车的决定暗暗庆幸。夏想不但头脑聪明,为人不错,在仕途上前途无量,而且对朋友也是真心相待,最让人期待的和*图*书还是他奇准无比的商业眼光,不说其他,只凭他一个开发十里铺的点子就可以价值200万以上。
“总得包一个红包吧,你好意思甩着手就去大吃大喝?”夏想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哪一点?”孙现伟一脸迫切的心情。
他走到旁边打了一个电话,片刻之后回来,说道:“算你运气,老秦正好有空,他一会儿就过来。”
在孙现伟眉飞色舞的讲述中,夏想听明白了十里铺蔬菜批发市场的现状。十里铺从整体搬迁到开发,孙现伟投资一亿多,建成之后,商铺卖出一部分,回收现金5000多万,剩下的大部分是整体出租,每年的租金就高达3000多万,不用提其他的各项杂项费用,管理费,物业费,以及还能从中小有盈余的水电费,等等,到现在基本上已经收回了投资。
几人就又坐下说话,管平潮显然也听说过夏想,饶有兴趣地问道:“小夏现在在安县当副县长?真是年轻有为。不过我觉得如果你不从政,经商或是做专业设计的话,应该也大有作为。”
秦拓夫中等身材,微胖,脸庞黝黑,脸型方正,不怒自威,即使和王鹏飞握手时,脸上的笑容看上去也是冷冰冰的,到和管平潮、夏想握手时,更是连话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夏想就将度假村的事情一说。
夏想忙下车打开车门,笑道:“王书记好一派道风仙骨,让人一看之下,心生敬仰。”
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行,却无法说出口,夏想就顺着王鹏飞的话说:“也是,古人虽然交通不便,没有电脑也没有网络,但他们也是神游物外,心驰神往,他们的幸福感就未必比现代人少多少。”
和孙现伟一直坐到下午五六点,夏想见时间不早了,就提出了告辞。孙现伟非要留夏想一起吃饭,夏想就为难地说:“下次吧,今天确实有事,晚上要和王书记一起打牌。”
孙现伟听了夏想让他去陪标,又是和达才集团做对手,就有点别的想法:“既然达才集团也感兴趣,肯定是有前景的项目,干脆给我得了。”
“说得好,哈哈,就凭你刚才一句话,今天这牌肯定可以打得顺利。”王鹏飞笑意堆满脸庞,看得出来,心情还算不错。
夏想不缺钱,也有房子,但平白得了一房一车,也是心情不错,心里盘算着先把市政府的房子装修一下,当成新房也可以,但不能常住在里面和*图*书,里面人多眼杂,不太方便,以后还是住在东龙花园的房子为好。
夏想边开车边问:“王书记,要打牌的话,恐怕还差两个人,您想约谁?我正好开车过去接上。”
王鹏飞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眯着眼睛看了看夏想,笑了:“今天你请我吃饭,找我打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呀。”
这话就太过奖了,夏想忙又谦虚几句,才想起怪不得上一次余院长对他冷言冷语,估计在达才集团设计院中,也有这种流言传布。身为院长,又是业内的资深人士,听了之后自然心生不满了。
夏想的口气是以半开玩笑的口吻,王鹏飞却以一副沉重的语气答道:“虽然是党员,几十年的老党员了,不过说实话,我并不是唯物主义的坚定支持者。相反,在我看来,唯物主义没有信仰,最终会在道德上失守……”
“我是借王书记的东风,为百姓除害,用心可是光明磊落。也是好久没见过王书记,想和您说说话聊聊天打打牌,也是公私兼顾。要是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请王书记批评我!”夏想态度十分端正。
“别说的那么难听,你以为达才集团的人都没有脑子?他们聪明得很,在房地产界是燕省的领军人物,能简单得了?”夏想也不是想让达才集团上套,而且度假村的前景他也比较看好,但达才集团向来胃口太大,安县地小,未必能入得了成达才的眼,所以他才想拿远景集团和天安房产刺激一下成达才,让成达才意识到,安县的项目未必能赚大钱,但如果让强有力的对手抢了先,也不是一件好事。
夏想打断他的话:“说正事,美女你自己琢磨去,我来找你是有正事要谈。”
虽然对孙现伟事后还一直记着他的好而感到欣慰,但一下接受了他如此贵重的礼物,夏想还是不好意思,就推辞说道:“这个太贵重了,你出手这么大方,我可不敢接受。”
夏想开车到了市委宿舍门口,等了小半会儿,才见王鹏飞从里面出来。他穿了一件休闲衫,丝绸料子,下身也穿了一件宽松的裤子,乍一看,挺象一位赋闲在家的学者。
“我批评你什么?我们都身在官场,一言一行就摆脱不了自己的身份,哪里能公私分得这么分明?想认识秦书记,没问题,我请他过来打牌。不过我可事先声明,我只负责引荐,不负责进一步解释,秦书记不好说话,他不理你,我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