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7章 充分利用手中的优势

饭后先喝了一会儿茶,就开始打牌。四人就按照吃饭时的座位,夏想和秦拓夫合伙,管平潮和王鹏飞一派,开始打牌。
结果秦拓夫还埋怨夏想不会打牌,根本就是乱出牌,没有一点思路,夏想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向不和人争吵,却就是受不了秦拓夫的嘲讽,反驳说道:“秦书记,不是我说您,您打牌肯定就没有算牌,也没有想在有利的情况下,怎么能赢对手最大分!您打牌,基本上都是每一类按着从最大到最小的顺序,出完为止!”
秦拓夫是贫穷人家出身,完全是凭借自己的努力,一点点爬到了燕市纪委书记的高位,所以在内心深处对太子党和有背景的人有天然的抵触心理,再加上多年来又从事纪检工作,抓了不少二世祖之类的坏人,就不可避免有了一些偏见。
今天虽然有求于秦拓夫,但也不能让他看轻了自己,夏想就浅笑一声:“秦书记的意思是,我是因为曹伯伯的关系,才当上了安县的副县长?”
秦拓夫好象对吃饭也不挑剔,来什么吃什么,埋头吃饭的时候,也不和人说话。反倒是管平潮说个不停,和夏想说设计上的问题,和王鹏飞说打牌的乐趣,颇有左右逢源的味道。
秦拓夫大笑:“王书记,我是输惯了,所以赢一局就好。你是赢多了,输一局就不好。那就今天先打到这里,以后再战。”
王鹏飞意味深长地笑:“小夏是个聪明的孩子,他是懂得如何运用手中的优势,从而达到最好的效果。以前我给你介绍的牌友,比小夏水平高的大有人在,但他们打牌都只顾自己,不懂配合,结果还是输。牌好牌坏并不完全是决定因素,懂得配合的战术,才是胜利的关键。”
几人来到楼上,楚子高早已等候多时,一见夏想等人出现,也不多问,领几人到雅间。现在楚子高比以前有眼色多了,安排妥当之后,笑而不语,关门出去。
秦拓夫挥挥手:“大道理我懒得想,我就知道,小夏打牌有水平,有时候他手中的好牌宁肯不出,也要为全局着想,是个好苗子。”
秦拓夫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随便。”
楚子高一走,王鹏飞就冲夏想笑道:“小夏今天安排饭局,现在还真有点饿了,饭后再打牌,怎么样?”
“你说呢?”秦拓夫冷冷一笑,“难道还是凭你自己的真本事?年轻人,你有哪些拿得出手的资历?”
和*图*书在夏想的印象中,纪委书记要么是笑面虎,要么是黑脸虎,看来秦拓夫是属于黑脸虎的类型。相比笑面虎,黑脸虎其实反而更好打交道一些,只要过了他的心理关,获得了他的认可,他就会露出本色的一面。而笑面虎就不一样了,时刻微笑,你不知道他的笑容什么时候是真诚的,什么时候又是笑里藏刀。
夏想点头,将DNA的证明材料交给秦拓夫,然后将他和梅晓琳暗中调查厉潮生的事情一说,最后又补充说道:“我和梅书记查实厉书记和游丽之间的关系,也通过医学证明了他和游永之间的父子关系,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他和游丽之间的情人关系。游丽对厉潮生的事情肯定十分清楚,但估计很难让她开口。这份材料我们也寄给了县纪委和市纪委,都石沉大海。”
几人都笑了起来。
对夏想升职过快他倒也不是嫉妒,而是总觉得其中有内幕,认定夏想又是一个有背景没能力的小官僚。
“几块钱一棵的树苗也要从上面搜刮一层皮,秦书记您说这样的干部,是不是非常可恶?”
王鹏飞呵呵一笑:“打牌就是各凭本事,各凭算计,怎么能让牌?让牌打,既不公平又没乐趣,你说呢,小夏?”
秦拓夫脸上渐渐显露怒容:“这个就太过分了,如果能证实他和树苗公司之间有猫腻,他收了树苗公司的钱的话,就可以查他。”又一脸疑惑地看着夏想,“小夏,你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证据了?”
秦拓夫因为经常黑着脸,办案时又不留情面,久而久之就被人称之为黑脸。
“不过在我看来,身为领导干部包养情妇的话,又和情人有了孩子,其中肯定会涉及到经济问题。经济问题是大事,尤其是贪污老百姓的辛苦钱,您说呢?”
秦拓夫高兴地对王鹏飞说道:“王书记,我和你打牌的时间也不短了,小夏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牌友,我们也配合得最愉快。我当了你的陪练这么久,第一次谢谢你介绍一个最好的牌友给我。”
夏想也顺着秦拓夫的话说:“秦书记真让人佩服,开始出的牌都非常不错,就是最后几张出得有点急了,被王书记看出了您的意图,结果就……”
管平潮也许是出于对秦拓夫的不满,也许是因为受了成达才的影响,又也许是他自己真心欣赏夏想,所以一口气替夏想说了不少好hetushu•com话,说完之后,还似笑非笑地看向王鹏飞。
“每一张牌你都能记得清楚?你也太厉害了吧?照你这样打牌,别人还怎么赢?”如果说一开始秦拓夫知道夏想是曹永国未来的女婿时,心中对他多少有点轻视的话,后来管平潮的解释和王鹏飞的补充,让他对夏想又有点另眼看待,现在他对夏想则完全是刮目相看了。
“打牌靠的全是运气,没有一手好牌,怎么赢对手?”秦拓夫对夏想的理论不以为然,“打牌不从大到小出,难道还从小到大出?你才不会打牌,思路就不正确。”
秦拓夫爱打牌,偏偏水平又臭,就对打牌高手无比佩服。以前他总觉得王鹏飞是第一高手,没想到夏想的水平一点也不比王鹏飞,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就对刚才管平潮和王鹏飞对夏想的夸奖,深信不疑了。
点菜就交给了王鹏飞,管平潮要了一个凉菜,夏想也点了一个素菜,秦拓夫不点,挥手说道:“王书记说了算,我听你的。”
夏想就笑:“我和秦书记面对面,应该是合伙人才对。”
夏想就尴尬地笑了笑:“我知道我和梅书记这么做,取证不合法,本该是纪检部门的工作……不过梅书记决心很大,而且她又没有多少政治斗争的经验,我怕她冲动之下会打草惊蛇,所以就替她出了主意,想了这样一个办法。”
秦拓夫一把从管平潮手中抢过牌,说道:“我来洗,就不信了,还摸不到一手好牌。”
“有一手好牌,如果不会算计,也有可能输得很惨。不幸拿了一手烂牌,算计好的话,也可以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也有反盘的可能。”夏想翻着刚才打完的牌,翻出一张,就说当时他的目的是什么,让秦书记应该配合着打什么,每一张都说得丝毫不差,把秦拓夫惊得目瞪口呆。
王鹏飞在夏想从副科到正科,再到副处的升迁中,也多少知道一些内幕,虽然不多,但也能猜到曹永国没有出手相帮,而且他也相信就算曹永国出面,也未必有多大面子,毕竟他初到燕市市政府,和市委方面的人又不太熟,同样是常委,也不好向别人开口。
秦拓夫黑脸是黑脸,不过也有可爱的一面。
王鹏飞摇头一笑:“厉害,你们是越来越厉害了,今天就到此为止,算算正好是打了个平手,给你们留个念想,省得下一局一输,又让老秦耿耿于怀了m•hetushu•com。”
“贪污老百姓的什么钱?小夏你说清楚一点。”一提到贪污问题,秦拓夫的眼睛就亮了不少。
第三局一开始就争夺激烈,双方就厮杀不止。秦拓夫吸取了教训,不再急着把好牌都早早出手,而是不慌不忙地算着牌打,还和夏想暗中眼神交流,二人配合默契,拖着对方,一直占据着主动,在夏想的配合下,最后秦拓夫一个漂亮的甩牌大获全胜。
几人又喝了一会儿茶,王鹏飞提出上厕所,管平潮也识趣地说要出去抽抽烟,房间内就留下了夏想和秦拓夫二人。
“是呀,其实在我看来,几块钱一棵的树苗,如果他每棵赚上几毛钱,最后能真正给老百姓带来福利,恐怕也没人说他什么。但问题是,他找来的卖树苗的公司不知是技术力量不过关,还是有其他原因,结果几年后老百姓种的果树结出的苹果又苦又涩,卖不出去,等于几年的辛苦白费。”夏想再拔高一下。
又继续打牌。
“徐德泉。”夏想也不隐瞒,如实说出。
第二局一开局,秦拓夫就紧盯着夏想的出牌,还有几次没看懂夏想的意思,着急之下问了一句,被王鹏飞判为违规,口头警告一次。秦拓夫不服:“我说王书记,你得让我进步,是不是?要是我的水平一直这么臭,你赢我赢得太容易,也没有意思,对不?”
“秦书记,夏县长别的方面的成绩我不知道,但他在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可是做出了不少大事,难道您都没有听过?”夏想还没有开口,管平潮就替他打抱不平,说了出来,“设计森林公园,让陈市长大加赞赏不说,还让远景集团也非常满意。还有目前在建的人民广场也是出自夏县长之手,燕市两大标志性项目都有他的参预,而且夏县长对两大项目的立项还有一定的推动作用,不但陈市长对夏县长非常赏识,我们达才集团的成总也对他赞赏有加,可以说,以夏县长的才能,即使不在官场上,不管是设计还是经商,都能混得风生水起……”
被夏想一夸,秦拓夫高兴地笑了起来,又不满地看了王鹏飞一眼:“我说王书记,你总得让我赢一局吧?我总是输,不赢一局,也没有兴趣再打下去,是不是?”
“怎么,现在又夸他好了?刚才是谁对小夏有点意见来着?”王鹏飞调侃说道。
秦拓夫微一皱眉:“小夏,生活作风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和_图_书,就看怎么界定了。我是纪委书记不假,也知道不少领导干部都有情人,如果都去查的话,工作就没法干了。查还是不查,就看是什么级别的人,和他身后的后台了。”
秦拓夫看了夏想几眼,眼中有些异样的情绪。
“这个情节就有点恶劣了,品行也太差了一些。老百姓就苦巴巴的,日子不好过,攒点钱不容易……详细说说。”
从这个细节和安排上来看,王书记喜欢揽权,事无巨细都要过问,看来也不是空穴来风。
“这么说,你还真是那个夏想了?”秦拓夫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曹市长的爱婿?怪不得官儿升得挺快。”
夏想就笑:“王书记说得对,秦书记,我们凭真本事赢一局,让他们输得口服心服。”
秦拓夫还是一脸严肃,没有笑:“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过去了,也幸好你找到了我,这件就当没发生过。”又若有所思地说道,“县市两级纪检部门都没有反应,厉潮生能量不小……知道他是谁的人不?”
秦拓夫看似宽厚,其实也是谨慎之人,否则也做不到燕市的纪委书记的位子。纪委书记可以扮黑脸,但真正铁面无私的人,只存在古代的戏剧之中。
话是冲夏想说,实际上也是征询秦拓夫的意见。
王鹏飞被逗乐了:“老秦,你真是越活越倒退了……好,就让让你,总赢你也是没意思。”
管平潮微微不快的眼神一闪而过,夏想在一旁察言观色,可以看出管平潮和秦拓夫也是初次见面,并不相识。想想王书记也挺有意思,四个人中,只有他一人认识三个人,其他三个人之间都互不相识。也就是说,王书记完全掌握了主动权。
夏想一点点推进。
秦拓夫看来是方正过头了,自己是曹伯伯的女婿不假,但一路走来,夏想还真没有让曹伯伯出手帮他什么,可以说,确实是沾了借势得力的光,也差不多全是依靠自己的能力,才有了今天的一点成绩。
“那我就更要看看,你有没有眼色,能不能配合好我了?”秦拓夫难得地挤出了一丝笑容,不过他的笑容好象假笑一样,让人看了察觉不到一点笑意。
接下来几局有输有赢,秦拓夫的牌技提高不少,和夏想之间的配合也是渐入佳境,往往一个眼神或是只看对方出牌,就差不多能知道对方的意图,打到最后,夏想和秦拓夫连赢三局。
秦拓夫的表情凝重起来,“哦”了一hetushu.com声,打量了夏想几眼:“我还是看错你了,没想到你还挺有本事。那等一会儿看你打牌的水平怎么样,到时赢了我再说。”
夏想犹豫一下,还是问道:“秦书记,您身为纪委书记,如何看待领导干部包养情妇?”
不过秦拓夫打牌的水平实在太差,第二局尽管在夏想的大力周旋下,坚持到了最后,但还是差了一点,在最后两步上输了一招。夏想微微感到有点遗憾,秦拓夫却非常满意,大笑:“好,好,能把王书记也逼得手忙脚乱,这一局虽败犹荣。”
王鹏飞身为四人之中职位最高的人,他又有负责引荐夏想和秦拓夫认识的责任,就不得不替夏想说几句:“老秦,小夏确实有真本事,他来燕市之前是副科,来燕市之后,一年之内升到副处,有没有别人帮他我不清楚,但曹市长确实没有出面。我可以为小夏作证……”
秦拓夫坐在夏想对面,等菜的时候他也一直闷闷的不说话,忽然就抬头看了夏想一眼,问:“夏想?安县副县长?你原先是不是在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工作?”
“徐秘书长?”秦拓夫简单看了几眼材料,“材料先留下,事情我会派人下去查一查。坑农害农是大事,不能放过,只要抓住了真凭实据,徐秘书长也保不了他。不过就算市纪委的工作人员经验丰富,但女人都是非常固执的,既然游丽能为厉潮生生孩子,恐怕从她口中打开突破口,难度很大,当然有难度也要克服,纪委的同志方法还是很多的……”
一圈牌下来,夏想和秦拓夫输了。其实二人的牌不算差,输就输在配合不好上。不是夏想没有配合好秦拓夫,而是秦拓夫打牌时只顾自己随心所欲地打,不知道算牌不说,还不看夏想的出牌,结果二人就成了各打各牌,输得一塌糊涂。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了解一个人需要时间,对不王书记?”秦拓夫一点也不尴尬,好象刚才他对夏想有意见也是理所当然的。
人都有奇怪的心理,刚才管平潮和王鹏飞相继夸奖夏想,秦拓夫相信是相信,不过并没有往心里去。一打牌,夏想竟然能把刚才的牌记得清清楚楚,还分析得头头是道,向来牌技在水准之下的他就立刻对夏想改变了看法,心想这个小伙子还真行,这么复杂的牌路都记得一点不差,还能从中算计到得失,真是了得!
“是的,秦书记。”夏想的态度还是非常端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