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9章 邱绪峰突然态度大变

夏想明白过了,邱绪峰对水泥厂并不死心,而是想要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
夏想心中暗笑,说了半天,却没有他的死忠强江海什么事情,要是强江海知道了邱绪峰的态度,不知该做何感想?
这是许之以利了?夏想想邱绪峰一脸的热切,心想为什么他突然改变了主意,想要和自己合作,同时也是要借自己之口,向李丁山示好。他有把握说服梅晓琳吗?
夏想就表现出恰当的受宠若惊的表情:“邱县长有什么指示?”
不得不承认,邱绪峰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如果夏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水泥厂上马也并无不可,但因为他是后来人,知道后世水泥厂对环境的染污是全方位的,不但有大气染污,还有污水染污以及噪音染污,而且以目前的技术力量,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工人的身体健康问题,会导致许多工人得肺病,恐怕到头来挣的钱不够治病的费用。
而且邱绪峰还听说,吴家有女,貌美如花,人才一流,比梅晓琳好了不少,好象也在燕市——两大家族正在谈判之中,一旦谈妥,就有可能安排他和吴家之女见面。
“我有了政绩有什么不好?”邱绪峰不理解梅晓琳的想法,“我是你的未婚夫,就算你不爱我,为了家族的利益,你也要和保持一致。我有了政绩,有了资格,升了官,对你只有好处。”
没有了梅晓琳的羁绊,邱绪峰一下子感受天地宽广起来。夏想想对梅晓琳怎么样,随便他,只要他和自己合作就行。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邱绪峰才下定决心,要找夏想好好谈一谈。
大家族是吴家,据说,吴家的势力非常广,不但在国内北方有着庞大的关系网和影响力,在国内西部也有深广的人脉,只不过在南方就差了许多,而邱家的影响力在南方却是非常根深蒂固。吴家有意向南方发展势力,就看中了邱家的人脉。
“盛县长也是明白人,他和你关系比较近,我想他的态度,你比我更了解一些。”邱绪峰见夏想不松口,反而反复探他口风,也有些不快,“李书记只要点头了,我想盛县长肯定也会表示支持。都是为了安县的经济发展,他的度假村项目,我就是举双手支持,一路绿灯。而且度假村项目如果大获成功,盛县长的功劳就足够让他更进一步了。”
确实是可以带来短期的好处,但从长远来看,还和-图-书是利大于弊,最主要的是,安县是旅游县,水泥厂建成后,一旦刮东南风,就会将粉尘吹向三石风景区,只要被媒体一宣传,景区必定人流大减。
邱绪峰为了打动夏想,不得不放低姿态,说话也小心了许多,他见夏想的态度还算不错,心想这个小伙子其实也是挺有眼色的,除了好色之外,来到安县之后,也没有给他添过什么乱,就又加大了承诺的力度,“你的能力我也看在眼里,大家也非常认同,杨副县长的事情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他年纪大了,要照顾一下情绪,你也就别再放在心上。现在先管着文教卫生一段时间,老杨也快退了,顶多半年,等他一下,政府班子的分工要调整一下,我觉得你可以挑起大梁,把工业这一块儿也抓起来……”
不由邱绪峰不心动不已。
夏想对茶谈不上研究,只是爱好而已,就抿了一口,觉得味道还行,就说:“果然好茶,口齿留香……邱县长,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道不同不相为谋,就算不得不嫁给你,我也不会和你同流合污。”梅晓琳愤愤地说,“自古以来,同床异梦的夫妻多了,也不怕再多我们二人。”
邱绪峰见夏想不接他的话,对他许诺让他以后分管工业没有什么表示,心中就一凉,夏想是胃口太大,还是另有用意?又听到他问起梅晓琳,不由心中腹诽,梅晓琳现在和你眉来眼去,你却装得挺象,不过话还是说得比较委婉:“梅书记的工作由我来做,如果做不通也不勉强她,毕竟大家各有各的想法也正常。主要是要看李书记的支持力度了,水泥厂能够上马的话,对李书记的好处也是很大的,我想他也清楚这一点。”
“梅书记好象态度挺坚决,如果不说服她,事情还是不太好办?”夏想虚晃一枪,想看看邱绪峰的反应,“对于水泥厂,我倒没有什么意见,主要是李书记可能有别的想法。”
“还是盛县长眼光毒辣,一眼就看透了事情的本质。”夏想就夸了盛大一句。
盛怒过后,他再次冷静下来,从各个角度仔细分析了当前的局势。安县的常委中,大部分是两面派,就是不站队不明确支持一方,但因为李丁山是书记的原因,许多人还是要看他的脸色。书记是一把手,不低头不行。
“指示谈不上,就是找你聊聊天,谈谈和图书心。”邱绪峰用手一指夏想茶杯,“尝尝,我从京城带来的好茶,味道还算不错。”
正是因为出了这种变故,邱绪峰突然之间就觉得和夏想之间的矛盾全部不见了,李丁山想要政绩,夏想也会想要,只要大家合作就可以了,是不是?既然他要和梅晓琳解除婚约,那么夏想和梅晓琳之间是不是有暧昧关系,甚至是不是上了床,都不再重要。而且他不再用顾及梅晓琳的感受,照顾梅家的面子,梅晓琳不也是总在常委会上和他唱反调吗?
当然邱家也不至于这么浅薄,好说好散的姿态还是要有的,换了以前,就算邱家得知梅晓琳的身体状况,也可能会硬着头皮接受这个事实。但眼下却是不同,因为邱家又和另一个家族接上了头,而这个家族比梅家还要强大许多,两家经过接触之后,都有了初步合作的意向,所以邱家现在有了底气。
不过邱绪峰的态度说明了一个问题,他和梅晓琳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夏想就想,和盛大谈完之后,找梅晓琳谈一谈。
“如果能得到李书记的支持,那个,当然有盛县长的支持也不错,水泥厂项目就基本上可以造福于民了。我想只要动工开建,不出一年半载,就可以见到效益,在李书记任期内,就可以创造出令人满意的效益。”
邱家家人当时就脸色大变,扔下东西就转身离去,同时又通知了邱绪峰,估计将会在近期解除他和梅晓琳的婚约。
邱绪峰整理了一下思绪,换了一副凝重的表情,说道:“小夏县长,我想你和我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就是要为安县人民做些什么,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说来容易,但做出成绩也难。政治不是做秀,但官场上形形色色人物,各有各的想法和利益。梅书记想上马石英砂矿,从现实的角度考虑,还是太理想主义了一些。”
夏想立刻一脸严肃地答道:“是,邱县长说得是,我会非常认真地领会您的意图,然后和李书记深入交流一下。”
盛大为夏想打开办公室的门,笑容可掬地将他迎了进来,说道:“等你半天了……邱县长可真能说,拉住你不放,是不是让你说服李书记支持他的水泥厂项目?”
邱绪峰的心情就一扫以前的不快,又充满了自信,就主动找夏想商议,还亲自倒水给他,以示亲热。
因为梅晓琳病了。
其实仔http://m.hetushu.com细分析下来,和杀鸡取卵没有分别。
邱绪峰的形象,在夏想心目中,经过刚才的一番谈话,又降低了一个层次。可以说,他缺少一种大局观和高瞻远瞩的目光,又有一种病急乱投医的急躁。别看他是太子党,可惜的是,眼光却足够短浅。
邱绪峰摔门而去。
本来他一开始还有些犹豫,觉得有可能会在夏想面前碰壁,也怕引不起夏想的轻视,同时他最担心还是梅晓琳的看法。他虽然现在非常不喜欢梅晓琳,甚至还有一点厌烦,但又必须重视她的意见,既不能闹翻,又不能太近,更不能惹恼了她。
夏想虽然没有资格参加常委会,但他现在也知道水泥厂现阶段不宜再提,李丁山不会答应,厉潮生坚决反对,而盛大又着手去做度假村,已经表明了态度,他对水泥厂也不会支持,他的主要精力放在度假村上面。
邱绪峰都许了诺,也暗示盛大如果支持他,以后他取得了成绩,在下一届班子调整时,他会支持盛大扶正。
邱绪峰气得连摔几个茶杯!
“别忘了还有盛县长!”邱绪峰还不忘提醒一句。
梅晓琳的回答让邱绪峰几乎抓狂:“我根本就没有生气,更谈不上原谅。还有,我和夏想之间就完全是工作关系,你不要瞎想。再说瞎想也没有用,所以说不如不想。”
一想到拉拢夏想,邱绪峰才猛然惊醒,别看夏想只是一个普通的副县长,他和李丁山关系极好,又和梅晓琳来往过密,还和盛大也常在一起,不知不觉间,他竟然成了最关键的一人。
邱家和梅家联合,婚姻是一个基石。但梅晓琳没有生育能力,不能为邱家传宗接代,二人的婚姻就失去了意义。邱家不可能娶一个不能生养的媳妇,二人如果没有孩子的话,两个家族之中没有后代这个赖以维持的纽带,仅靠一个并不牢靠的婚姻来维持,没有人再看好前景。
李丁山重视农业,对开矿本来就是不置可否的态度,眼下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肯定会乐得抓住,无限期压下。夏想明白,就算他出面,也未必能打动李丁山和梅晓琳改变主意,再说,他根本就不会去做邱绪峰的帮凶。
夏想只是一脸恭敬地洗耳恭听,没有表态,邱绪峰以为夏想动了心,就继续鼓动三寸不烂之舌。
说服了夏想,就等于说服了李丁山、梅晓琳甚至盛大!
尽管后来邱和图书绪峰私下里也和厉潮生接触过,厉潮生的解释是,他正在受树苗事件的困扰,水泥厂肯定会引起许多人的不满,他不能再冒政治风险了。邱绪峰虽然不信,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和厉潮生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一种互相利用的合作关系,谁也不能要求谁百分之百支持对方。
谁知道她和夏想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万一因为接近夏想惹恼了她,就得不偿失了。
任何事情都可以坐下谈,只要符合双方利益就好。就象邱家新接触的大家族,以前在他们邱家眼中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是最近却突然放下了身段,主动找邱家接触,还不是看上了邱家在南方的广泛的社会资源?而且据说邱家也有和大家族联姻的可能。
果然邱绪峰又说:“水泥厂虽然对环境有染污,从长远看,也许对地下水,对周围的环境都会造成一定的影响,但不可否认的是,短时间内,水泥厂会给安县带为可观的经济效益。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面前,谁能考虑到五年甚至十年后?梅书记没有基层的工作经验,有理想主义的想法也可以理解。但你和李书记,可是在穷困的坝县工作过,知道底层的老百姓的需求是什么?”
最让邱绪峰生气的是梅晓琳的态度,他事后找到梅晓琳,质问她为什么不留一点情面,梅晓琳却轻描淡写地说道,她有她的原则,不会因为和他的关系而放弃原则问题。邱绪峰气急败坏地说道:“我也是为了安县的经济发展。”
梅晓琳身体不好他也知道,爱感冒发烧,而且经不过风吹,经常季节变化甚至天气变化,就能引发她发病咳嗽。据说是她当年经常往山里跑,受了风寒落下了病根。邱绪峰也没当一回事儿,不料这一次梅晓琳回到京城,却因病住院,他的家人去看望她,却打听出一个震惊的消息——梅晓琳子宫受过伤,以后几乎没有生育的可能!
等于什么都没有说,邱绪峰心中来气,自己说了半天,夏想水火不进,太不给面子,就微带不满地说道:“小夏县长,这件事情还是要慎重对待的好,事关许多人的利益,不要不当成一回事!”
只不过当他冷静下来,还是不得不暂时向梅晓琳低头。没办法,他的家族有求于梅家太多,就算他个人爬得再高,离开了梅家的支持,也是无本之木,走不长远。邱绪峰强压胸中不平,打电话给梅晓琳,hetushu.com说是自己太激动了,希望她能原谅他。
不过促使邱绪峰下定决心接近夏想,并且和他谈合作条件的是,因为梅晓琳回京城,他听到一条意外的消息。
“这件事情恐怕还需要得到盛县长支持,您说,盛县长是个什么态度?”夏想故意问邱绪峰,就是想试探他对盛大的态度。
邱绪峰知道,跟他完全统一战线的,除了强江海之外,顶多还有两个常委而已。就算是政府班子,因为夏想的原因,因为夏想和盛大走近的原因,他也不能说一不二。再加上厉潮生的态度突然大变,导致局势更加复杂起来,他就有心要拉拢夏想一把,想借夏想之口说服李丁山。
夏想刚走出邱绪峰的办公室,就看到盛大站在楼道的拐角处,人影一闪就消失不见。又是一个心急的主儿,夏想摇摇头,就朝盛大的办公室走去。
想了一想,夏想知道他必须说了什么了,毕竟邱绪峰说了半天,态度也够好,他不有所表示也说不过去,就说:“邱县长的想法,我会如实地转达给李书记,也会和他好好探讨一下水泥厂的利弊。等有了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向您汇报。”
对于厉潮生突然反目,邱绪峰没来得及多想,他只是痛恨梅晓琳的不留情面,就算抛开未婚妻的情谊,也应该看到两家家族合作的面子上,表面上敷衍一下也是可以的,她却一点面子也不给,太过分了。
邱绪峰还听说,大家族有意培养他为燕省的新兴力量。
梅晓琳不为所动:“少说漂亮话为自己脸上贴金,你为了什么我心里清楚得很!你说我不留情面,你呢?我请来专家是为考察石英砂矿的,你却好,暗中买通了专家,篡改了报告,想要上马水泥厂?为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水泥厂是见效快的项目,正好可以在你任期内,为你谋取一份沉甸甸的政绩。”
唱就唱吧,他现在再也不用低头做人,在梅晓琳面前低声下气了,完全可以将梅晓琳抛到一边,理也不理。
至于梅晓琳,根本就不可能说服,在这么多置疑的声音和反对面前,邱绪峰还想推行他的水泥厂项目,是不可能的任务。而且梅晓琳也在常委会上公开声明,强江海有买通专家的嫌疑,有这顶帽子扣下来,谁敢不慎重对待?就算左右摇摆的常委,最后也未必冒着不必要的风险支持邱绪峰,因为梅书记很强势,什么都敢说的人,就会什么都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