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1章 暗算

平心而论,邱绪峰从上次见过连若菡之后,就对她大有好感。连若菡美得高贵,美得傲然,也美得脱俗,完全符合他的审美观。所以一听说连若菡是吴家之女时,他就喜出望外,恨不能马上和她订亲,将她娶到家中。
高老从后面过来,一把抓住夏想的手,使劲摇晃:“小夏,好久没有见你,说实话还真有点想你。来,我有一点想法,咱们爷俩好好探讨一下。”
上午九点多,远景集团五六辆汽车驶入了安县的县委大院。
但他却马上想到了连若菡和夏想之间的关系,如同炎热的夏天,正喝着冰镇饮料,喝到嘴里,却突然发现是滚烫的热水,难受的感觉让他直想跳起来骂娘。
夏想如果告诉盛大,就是高省长在高老面前,也老实得象个小学生,盛大估计就会张大了嘴巴,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然后突然之间,他却感到了一阵心力交瘁。
夏想也一本正经地和连若菡握手,笑道:“欢迎连总来安县考察。安县山清水秀,地杰人灵,相信会让连总感到满意的。”
但他恨归恨,却又知道,他现阶段想在安县有所作为,想要推进他的水泥厂项目,却又离不开夏想的支持!
风声已经放了出去,达才集团暂时没有动静,夏想就决定等远景集团考察之后,就立刻安排天安房产再来考察,造造声势,不信成达才不动心。他也给沈立春打了电话,沈立春说已经向成达才做了www•hetushu•com汇报,成总没有表态,可能还在犹豫。
难道就这样咽下这口恶气?
“他还没结婚,有什么生活作风问题?”强江海不解。
连若菡大方得体地应付完场面上的事情,又和盛大客套几句,就来到夏想身前,笑意盈盈地说道:“夏县长,我们又见面了。在燕市的时候,你就为我们远景集团帮了不少忙,所以只要是夏县长看上的项目,我们远景集团就会大力支持。”
邱绪峰站在楼上的窗户前,咬牙切齿地看着夏想和连若菡寒喧。在别人眼中再正常不过的礼节,现在在他眼中,怎么看怎么象二人在眉来眼去。邱绪峰一转身,狠狠地一脚踢在沙发上。
“跟踪副县长呀?这个可是大事,有点难度。”许大根的声音又尖又细,听得强江海直想摔了电话,却又不得不忍了下来,他知道许大根故意这么说,是想提条件,果然,许大根停顿了一下,又说,“副县长都有来头,兄弟们担的风险不小,强县长,得给个说法吧?”
李丁山在代表县委县政府对连若菡一行表示欢迎之后,就将连若菡一行交给了夏想和盛大,让夏想奇怪的是,远景集团前来考察对安县来说也是大事,邱绪峰身为县长却没有露面,让人猜不透。
强江海一进来,邱绪峰就让他关好门,说道:“找几个可靠的人,跟踪夏想,看能不能查出一些什么。”
发了一通火和图书,又踢了几脚椅子,邱绪峰又慢慢平静下来,打电话让强江海过来。
邱绪峰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忽然眼前一亮,对了,既然有传言说夏想的女朋友是曹市长的千金,他就不可能再和连若菡在一起——他拿起电话,拨通了京城。
邱绪峰对夏想恨之入骨。
成达才一直以燕省业界第一人自居,作为一种新兴的销售模式,度假村和自规划地皮的推出,极有新意,如果被来自京城的远景集团抢了先,成达才肯定会心中不快。
他也知道他的一生恐怕难逃政治联姻的安排,但娶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总比娶一个一点感觉也没有的人强上百倍。对连若菡,他是一百个满意。
“查他生活作风问题!”邱绪峰也知道以夏想现在的位置,也没有多少贪污的机会。
强江海郁闷地离开了邱绪峰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想了一想,打电话给许大根。
“强县长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许大根别的本事没有,但对朋友可以做到两肋插刀。”许大根一说话,就震得强江海耳朵直疼。
放下电话,强江海骂了一句:“混帐东西,以后再玩死你。”
“他的女朋友是曹市长的千金,看他有没有和别的女人有暧昧关系?”
成达才一直不重视郊县的市场,夏想对此也有所了解,所以想要一下打动他,让他改变主意,也没那么容易,不过他相信,只要他把声势做得足和_图_书够大,远景集团再高调表示出对度假村的浓厚兴趣,成达才最终还会动心。
强江海皱了皱眉头,他其实不愿意和许大根这样的人打交道,总觉得他们成不了什么事,但跟踪人盯梢这样的上不台面的事情,他们又最拿手,就只好耐着性子说:“帮我跟踪一个人,他叫夏想,是副县长,我要知道他去了哪里,都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越详细越好……能不能办好?”
强江海不明白邱绪峰突然对夏想产生的兴趣,就问:“到底怎么了,邱县长?还有要查了什么,贪污还是别的?”
连若菡是吴家的人,又是远景集团的总裁,听说她性子要强,不服从家族管教,一直一个人在外面,对家族的话并不完全当一回事儿。邱绪峰虽然也听家族说过,吴家透露过联姻的意思,但还没有正式提出,是不是最后真能落到实处,还未可知。
要不找人除掉他?盛怒之下的邱绪峰甚至动了恶念,他以前在京城经常一怒之下打断别人的手脚,或是把仇人赶出京城,一些阴暗的手段没少用过。不过当时是年轻气盛,自从他从政以来,脾气就收敛了许多,懂得了从全局考虑问题,学会了用迂回的手段,也慢慢知道世界上的事情,用暴力解决的只是小部分,大部分还是需要用智慧化解。
夏想呀夏想,你最先是以李丁山打入政府班子的钉子的身份来到安县,好吧,我承认你起到了钉子m.hetushu.com的作用,不但和盛大关系不错,连梅晓琳也对他言听计从,你凭什么?
人民广场的模式就有些模仿森林公园,尽管成达才不愿意承认,他在森林公园的一局中,已经落后了远景集团一步,他肯定要找机会扳回面子。
“好,出了问题我担着,另外,辛苦费用我会给税务局打个招呼。”许大根开了一家舞厅和一家KTV,强江海一个电话就可以减免他不少税。
连若菡用小拇指轻轻在夏想手心划了一下,意思是,小样儿,装得挺象,夏想还是板着脸,看不出任何表情,假装严肃的样子差点把连若菡逗乐。
许大根是安县土生土长的小混混,为人讲义气,又争强好胜,强江海和他打过几次交道,觉得他还算可靠,也听他的话,就准备把这件事情交给他去做。
盛大不知道高老是谁,见他直接叫夏想为小夏,连夏县长也不叫,心里就想,这老人家跟夏想这么亲热,难道是他的亲戚?不过就算是亲戚,在场面上也应该叫一声夏县长,毕竟当官的人都非常在意一声称呼的。
“大根,我是强江海。有件事情你帮我做一下……”强江海的声音热情又不失威严。
邱绪峰不敢说他对女人有多了解,但上一次在安县与夏想和连若菡偶遇,他清楚地记得连若菡的目光从未离开夏想身上片刻,眼中的柔情清晰可见。现在想来,不是浓浓的爱恋又是什么?邱绪峰越想越怒不可遏,为什么夏想就象和*图*书他的克星一样,处处成为他的障碍?
“让你查你就查,罗嗦什么?”邱绪峰被强江海问得颇不耐烦,摆了摆手,“找几个可靠的有眼色的人,别暴露了行踪,先暗中跟他一段时间再说。”
邱绪峰左右为难,想要不惜一切代价,置夏想于死地,心里又清楚夏想别看年纪不大,级别不高,但在燕市却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以邱家对燕省和燕市的影响力,还暂时动不了他。而且他为人圆滑,左右逢源,在安县也慢慢有了人脉和根基,只要李丁山在位一天,他就很难挑出夏想的错,甚至可以说,不被夏想和李丁山联手算计就不错了。
许大根牙酸一样哼哼说道:“那多不好意思……一周之后,我再向您汇报情况。”
盛大在一边听了,高兴得眉飞色舞。
对于幕后的种种,夏想一无所知,他正忙碌着安排远景集团考察度假村项目一事。
邱绪峰也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随后摇了摇头,自嘲地一笑,都什么时代了,还动不动想除掉别人,哪里象在大家族长大的太子党所为?真正有本事的人,都是要光明正大的打垮对手,用手腕压迫得对手无力反抗,这样的胜利才更舒畅。
“邱县长,夏想还没有结婚,就算他脚踏两只船,同时和几个女人谈恋爱,也不是什么大事。即使他真有事,被我们抓住了把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能拿他怎么样。”强江海对邱绪峰的想法并不理解,觉得他是没事自找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