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3章 和连若菡的约定

“不料大学一毕业,家族就以政治联姻为由,要为我安排婚姻。我对家族没有认同感,连爸爸妈妈在我心目中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家族能算什么?所以我拒绝了他们的安排。他们大为不满,让我爸打电话给我施加压力,我只问了爸爸三句话:你告诉我你和妈妈为什么离婚?你告诉我这么多年你有没有爱过我?你告诉我当你为了你的爱情和事业,将我一个人抛弃在京城的时候,你心中有没有一点愧疚?三句话问完,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就挂断了电话,从此再也不敢打电话给我!”
“什么条件?”夏想急急地问。
“那你对邱绪峰感觉如何?”夏想假装一脸紧张地问道。
“这个倒是个好办法,我会想想办法的,你说我入美国国籍怎么样?”连若菡真的很听夏想的话,他一说,她就动了心。
陈风看到了报纸上的报道,笑呵呵地对江天说:“不用说,又是小夏的手笔。你说这个小夏,怎么鬼主意就这么多?总能想出出人意料的办法,而且有些办法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但仔细一想,他的法子中总有四两拨千斤的妙处,总能借力打力,一举数得,我还真有点佩服他的脑子还真好使。”
盛大却理解成了夏想不居功,为他着想,心里感动,拍了拍夏想的肩膀,说道:“夏老弟,你帮我这一次,我永记在心,以后绝对不会亏待你。”
“我……”江天涨红了脸,一直以来他都盼望着能主政一方,自己当家作主,不再跟在领导身后,不管是大跟班还是小跟班,总之就是跟班,没想到机会说来就来,让他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而且陈风的话也确实让他有点感动,他也有点语无伦次地说道,“谢谢陈市长的栽培,我一定不辜负您的重托。”
连若菡感动了,她拉住夏想的手:“我知道你没说真话,不过不要紧,我已经很知足了。邱绪峰的事情,你不用担心,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管他。我不是梅晓琳,对家族也没有什么归属感,逼得急了,大不了我去国外。”
高老愣了一愣,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小夏呀小夏,一直以来我还以为你已经成熟稳重得没有血性和冲动了,没想到今天也能见到你失态的时候?呵呵,才让我感觉到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年轻人,冲冠一怒为红颜才显真性情……”
“猜不到就憋着,自己难受去。”
“公公?”连若菡一愣,然后乐不可支地打了夏想一拳,“你也www.hetushu.com太坏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这样骂人!难道说,你还真的在乎我?”
“我可不敢指责高老,高老德高望重,我没有资格敢说您的不是。”夏想话说得客气,不过语气却没有那么尊敬。他和人交往,一向还算和善,很少当面和人翻脸。但他也有底线,曹殊黧和连若菡,就是他不能触及的底限。
“邱绪峰的前未婚妻是梅晓琳。”
夏想低下了头,高老目光如炬,早就看出了他和连若菡之间的情感纠葛,也知道自己选择的是曹殊黧。
“我已经知道了,嗯,也是刚刚知道。”
“你要是不为若菡出头来质问,我才瞧不起你。”高老伸手不轻不重在夏想头上敲打了一下,“不过我还得打你一下,谁让你沾了天大的便宜,若菡这么好的闺女跟了你,你以后要对她好一点,否则我也要找你麻烦。”
陈风打量了江天几眼,忽然问道:“江天,你跟了我时间也不短了,有没有想要外放的想法?”
“长大后,我对爸爸就越来越恨,也许恨中还掺杂着得不到父爱的不满,总之是爱恨交加。我就在心里发誓,我只是属于我自己的,不属于任何人,不属于爸爸和妈妈,更不属于家族。所以我从高中时就开始做生意,慢慢地越做越大,等大学毕业时,就成立了远景集团。”
“只恨我们认识晚了一步,如果我现在辜负了黧丫头,娶了你,你能想象得出来,她会多么伤心?会不会做出傻事?”夏想又将连若菡抱在怀中,知道她一片心思,耍了小心眼也好,故意逼他娶她也好,从她的角度考虑,都无可厚非,“黧丫头比你柔弱,远没有你坚强,伤害她,我都不敢想象。”
陈风摆摆手:“不舍得也要离开,我也不想放你出去,毕竟再找一个合格的秘书不容易,不过也不能耽误了你的前程。景县的县长要调走,你就去景县当一任县长,怎么样?”
“别了,我还是以李书记为主,同时算是为你跑腿,就不出这个头了。”夏想的考虑是现在邱绪峰肯定也知道了自己和连若菡之间关系密切,他肯定极度不爽,现在就没有必要去主动找事。
“不过他们还是没有放过我,想尽一切办法逼我答应。一气之下,我把公司交给别人打理,自己一个人跑得远远的,一是散心,二是躲开他们的纠缠。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很不幸遇到了你。”连若菡眼中有晶莹的东西闪动,定定地看着夏想http://m.hetushu•com,笑得有些古怪又很开心,“我现在才知道,比起以前的不幸,遇到你才是我一生之中最大的不幸!”
“好了,闲事说完,我们继续讨论正事——你觉得现在阶段在燕市建30层以上的高层,会有市场吗?”高老一讨论起来房地产和规划来,简直就是一刻不停,夏想也是被他吵得头疼,却又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谁让高老替他和连若菡隐瞒真相呢?
高老见夏想的样子,呵呵笑了起来:“别惭愧,几千年了,男人一直三妻四妾,现在一夫一妻才几十年,想要一下子让男人老实下来,也没那么容易!我不是老古董,有些事情我心里清楚得很,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当然,若菡的事情我还是要向家族汇报的,不汇报,他们也许会再派其他人过来。我每次汇报也只有两个字:正常,他们就算不太相信,也不敢多问我,哼,在我面前还是小字辈,想质疑我,他们也得有资格才行!”
“我猜不到!”
“不告诉你,你自己去猜。”
“没了。”夏想服气了,和高老的童心不老相比,他发现自己还是嫩了一点,只好认输,“对不起高老,我错怪您了。”
江天的表现让陈风还算满意,不知为何,他又想起了夏想,想起了他有点狡黠又有点诚恳的笑容,越想越觉得他说话办事让人讨喜,总能恰到好处地让你感到心里舒坦。不过一想起夏想好久都没有打电话给他,不由得心里有点生气,这个小夏,说他会办事,也挺会来事,说他不会办事,这么长时间别说过来见他,连个电话都没有,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没想到,连若菡还有这么伤心的往事,夏想将她抱得更紧了,心中一阵怜惜。她一个人真不容易,怪不得在坝县初遇她的时候,她的脾气倔强而任性。
江天微笑着说道:“夏县长有能力,又有出众的商业眼光,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所作为的。”
夏想吃醋归吃醋,正事还是要办,他躲在另外一个房间,和高老商议高层的问题,讨论正热烈的时候,他突然问了一句:“高老,如果有一天我忽然发现,我一向特别尊重的一个人,他暗中做着对不起我的事情,我该如何面对?”
夏想揉揉头,傻笑一下:“我记下了,高老。”
“虽然美国人民比较现实,是邪恶的资本主义国家,让我们家若菡过去,我也不大放心。不过想想以若菡的本领和性格,去了美国也不吃亏和*图*书,就当帮助美国人民进步了。”
夏想听了连若菡的话,忽然想通了一个问题:“听你刚才一说,好象家族对你的影响力也有限得很,那你以前总拿家族的压力说事,还说我不娶你,你就没有办法和我在一起,会被家族想方设法迫害……到底是真是假?”
夏想架不住他的热情,就和他一起吃饭,同时告诉他,不要着急,远景集团高调要介入安县的度假村,其他开发商肯定也会有想法,到时再多比较几家,看哪家条件最优厚就定哪一家。
夏想听高老亲口承认他确实有监视连若菡的举动,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是什么是?”夏想生气了,吃味地说,“邱绪峰一脸白净,再年轻一点,一看就是小白脸,再老一点,一看就是大奸大恶之人。现在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怎么看怎么都象一个公公。”
夏想的话把连若菡逗乐了,她咬着嘴唇,媚眼横生,俯在夏想耳边说了一句话。
连若菡大胆地说出真心话,目不转睛地看着夏想,等他回答。
天安房产走后,在燕市小范围内,算是小小地宣传了一次,虽然影响不大,但因为有远景集团的介入,安县还是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许多燕市市民都把目光投向了离燕市70多公里的西面的安县,都在纷纷猜测,安县怎么一下子就成了明星县?
连若菡轻轻地说道:“我知道了,我没有权力从她手中把你抢过来。要是换了一个人,我肯定会于心不甘,但对于黧丫头,我也是不忍心伤害她。她太善良了,也太让人爱怜了……”忽然她又一脸轻松地笑了起来,挣脱夏想的怀抱,“我现在想开了。”
“陈市长,我……”江天突然激动起来,搓着手,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我不舍得离开老领导。”
因为高老的原因,本来说要下午回去的远景集团,一直等到晚上才走。盛大忙前忙后,满心欢喜地以为远景集团来投资是八九不离十,等连若菡一走,就非要拉着夏想一起吃饭,想从他嘴中探探口风。
别说,夏想一紧张,连若菡还是有点小小得意的。女人都喜欢被自己喜欢的人在意,夏想的紧张和小气,表明了他确实吃醋了。
“当然在乎,你是我生命中最在乎的人……”夏想硬生生把“之一”又咽了回去,哄女孩子,有时候还是需要说点谎话的。
高老象个老小孩一样,一脸阴谋得逞的坏笑,说道:“怎么样,小友,我这个老友还算称职吧?你还对我有没有意见了和*图*书?”
夏想一下愣在当场,半天才反应过来,难以置信地说:“真的?”
“我觉得还不错了,白白净净,戴个眼镜,说话客气,走路脚步轻,象个好人。”连若菡就故意气夏想,还一脸不服地回敬他说,“嫁给他,也不算太吃亏了,是不是?”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还有另外两个条件……”连若菡继续显露千媚百娇的一面,让夏想心里发痒。
“……”
夏想伸手揪了揪她的耳朵:“我真有这么好?我都不知道原来我的威力这么大。”
在夏想的运作下,两天后,天安房产老总孙现伟前来安县考察度假村项目,对该项目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与天安房产一同前来的,有省市两级报社的记者,还有市级电视台也有记者随行,夏想就对孙现伟很会做事的风格大感满意。
远景集团和天安房产掀起的安县热潮,自然而然地就传到了成达才的耳中……
高老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了夏想半天,忽然又意味深长地笑了:“小友,你的言外之意是说我为老不尊,暗中向家族通风报信了?”
“你是真傻还是故意气人?”连若菡不满地说道,“家族对我的影响力是有限,但他们有的是办法迫使你就范,也有的是办法让你前途黯淡,只要他们发现你存在的话……当然,我也不傻,作为女人,谁不想和自己所爱的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我也想用一些真真假假的方法,让你痛下决心娶了我。”
燕市市政府,市长办公室。
提起国外,夏想忽然灵机一动:“你有关系的话,还是取一个外国国籍吧,以后在国内做生意也好,或者是做别的事情,都有便利之处。”
其实在官场之上,安县因为有三个年轻的副县级以上的领导,早就成了明星县。但普通市民关注的焦点显然和官员不同,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安县的一些引人注目的举动,因为大家都对远景集团比较熟悉,对天安房产也算小有印象。因为人人都要吃菜,十里铺蔬菜批发市场是天安房产的杰作,还是有不少人略有耳闻,因此,借助远景集团和天安房产的影响,安县的知名度大大地上升。
连若菡家族的势力究竟有多庞大,虽然她简单一说,夏想还是心中没底。以连若菡的年纪,她的父辈官至省部级算是正常,主要是老爷子到底是何方神圣?估计老爷子的影响力,应该是一个恐怖级的存在。夏想不敢去猜想。
“我又不是你老婆,这一辈子,你别想治住我!和*图*书”连若若近似于咬牙切齿地说道,可以看出来,她对夏想不能娶她,始终耿耿于怀。
盛大虽然觉得远景集团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但夏想既然说了,又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就说:“我明天就向邱县长的提议,让老杨休息算了,他现在有点老糊涂了。”
高老继续说:“说实话,我挺喜欢若菡这个孩子,任性,但又不失原则。要强,其实又有软弱的一面。她从小到大虽然得到家族的不少宠爱,但她还是与他们格格不入。我是看着她长大的,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我对她只有一个期望,就是希望她能快乐,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能喜欢自己想要喜欢的人,哪怕那个人不能给他婚姻。”
下午盛大又来陪同连若菡,还是详细介绍了一些优惠政策。他说,连若菡只管听,不发表意见。既然夏想说了是想让达才集团来投资,她就断了来安县投资的念头,尤其是当夏想知道吴家想和邱家联姻之后,更不允许她多来安县。
“去,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到今天的地步?”连若菡朝夏想胸膛结实地打了一拳,还不结恨,又抬腿踢了他一脚,才说,“你干吗好好的,非要招惹我?害得我现在不上不下,你又不娶我,你到底要我怎么办?”
笑完之后,高老又换了一副严肃的面孔:“我老了,又是搞设计出身,对权力没什么欲望,没有欲望,就没有什么可以制约我的东西。而且我在家族之中,位置不高不低,虽然没有资格参预什么重大的决策,但说话还是有一点分量的。不过我这一个人有一个优点,不爱说话,所以说起来,他们对我这个老头子还算比较尊重,也放心得很。他们让我定期汇报若菡的行踪,尤其是她感情上面的问题,我本来不愿意,不过为了能来燕市看一看,能在这个新兴的城市,留下自己的手笔,也勉强答应了下来。”
“想开什么了?”
陈风的不满夏想自然不知道,但他也知道自己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过陈风,也清楚自己做得有点不对。他不是不想见陈风,也不是不愿意打电话给他,而是总觉得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夏想自认欠陈风不少,最近做了不少事情,但都和陈风无关,他就一直想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和陈风面对面谈一次,谈谈他对燕省局势的看法。
“暂时先不告诉你,到时再说。”
夏想无奈地摇摇头:“你现在越来越妖孽了,我都治不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