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7章 步步紧逼

“说的什么话?这点事也叫人情?那你以前帮我那么多,又怎么说?”李红江不满地说道,“跟我见外我可就不高兴了,而且说实话,最近生活太安逸了,好不容易找一点刺激,也正好活动活动筋骨……以后再有这样的好事,别忘了告诉我。”
夏想开车赶到莲院的时候,才早上九点,敲开门,连若菡穿着睡衣站在门口,她双手抱肩,神色坚毅,又有一股决绝。
“是的,我要去美国,暂时避避风头。而且我还想到美国打听一下妈妈的下落,想当面问问她,为什么她要抛弃我?”连若菡紧紧抱着夏想,“吴家和高成松关系很好,只要高成松在位一天,他就会想方设法找你麻烦,一切的根源全是因为我。所以,我只有暂时离开,也正好和你所说的一样,去美国,拿到美国国籍之后,再回来就是海外人士了,多了一层保护色。我不想你受到任何伤害,尤其是吴家的伤害,否则我都不能原谅自己。”
高建远肯定巴不得他被打得翻不了身,他好有机会再追求连若菡。
“反正西水别墅也不可能有什么起色了,万一,我是说万一你不再当官了,想要经商的话,我正好有一个不错的项目,愿意和你合作。”严小时好象鼓起了勇气才说出这番话,“燕省做不下去,我们可以去南方,高书记再厉害,他不过是燕省的书记,出了燕省,他的话就不管用了。”
“素质和他爹是谁,真的没有一点关系。”夏想就笑,见小丫头气呼呼的样子,又心疼又怜惜,就说,“以后晚上少出去,你说你和蓝袜,又打扮得花枝招展,不是诚心出去给坏人制造机会吗?”
安县就更不用说了,有李丁山坐镇,也不会有人找他麻烦。不过夏想也知道,高成松毕竟是省委书记,是一把手,关系网之复杂,权力之大,恐怕也有他无法预料想象不到的地方,就看高成松的决心如何了。如何他真为了讨好吴家,一心置他于死地,除非高家提前倒台,否则他的日子好过不了。
而高建远身为“绅士”,在这件事情上肯定假装不知道,他的理由也足够充分,他不关心政治。其实,不过是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罢了。夏想也早就知道高建远在关键时候靠不住,他是那种表面上彬彬有礼,实际上一肚子腹黑之人,若论坏,范铮比他差了太多。
当然,其后几日,此事先是辐射到西南高教hetushu.com区,然后又迅速传遍了整个燕市的高校。有大把空闲时间的大学生们都爱议论时政,省长公子的名头又足够响,尽管没有一家煤体敢报道此事,但民间的流传也是轰动一时,让范睿恒脸面无光,甚至在一次常委会上和对手争论时,被对手讥讽他没有家教,纵容儿子胡作非为,差点没气得他当场翻脸。
严小时听到夏想叫她小时,心中一软,本来不该说的话,不知何故就脱口而出:“建远说了,不让我告诉你,他……他其实对你也很嫉妒,我想如果你被人整治的话,他是乐观其成的。夏想,你势单力薄,连若菡失去了家族的支持,她也帮不了你,你该怎么办?”
一切进展十分顺利。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夏想晚上就找了一家宾馆,随便休息了一夜,太晚了,他不想去打扰任何人。
夏想沉默片刻,说道:“谢谢你,小时。”
“想到你为我们领先房产做了不少事情,我不忍心看到你成为政治的牺牲品……”严小时的声音柔柔的,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蕴含其中,“你是一个好人,起码比我见到的许多人都好。”
“没关系,我想他们不会得逞的。”夏想安慰连若菡,最近一连串的事情,让一向坚强的她也忽然变得柔弱了许多,他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以连若菡的性格,还真没有人能威胁得了她。她大不了一走了之,可是他却走不了。
夏想心中一惊,高成松真要发话,想要收拾他一个副县长,还是易如反掌的。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一个向他通风报信的居然是严小时,他心口一暖,说道:“谢谢你严总。”
对于范铮的酒肉朋友来说,仗势欺人是拿手好戏,打架却差了太远,几个回合下来,一群人都倒在地上,被打得哭爹喊娘。范铮也被踢了好几脚,脸上还挨了一拳,直打得他眼冒金星。
至于民工事件,范铮以为真是为他盖西水别墅的建筑公司的一些工人所为,查来查去也查不出来,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上次在安县,连若菡告诉夏想,她想把她的第一次给他,她已经想好了,不计后果,不要求太多,只希望他陪她在国际大厦度过一个让她难忘的夜晚。因为上一次在国际大厦的蟑螂事件,她始终念念不忘,一直觉得一段非常美好的回忆。
夏想一下子睡意全无,从床上和_图_书坐了起来:“什么事?别急,严总你慢慢说。”
夏想感叹:“正是因为黧丫头太软弱了,我们才要让着她,爱护她,对不对?”
范铮等人见汽车被撞,当然心疼,就冲上去找许大根等人理论,然后却被一群民工围在中间。民工们一边砸车,一边竖起条幅,上面写道:“省长公子范铮欠债不还,开发别墅赔钱,几千工人全部被骗,血泪控诉……”
范铮除了吃哑巴亏,他没有别的办法。
夏想将曹殊黧送到了学校,曹殊黧也恢复了烂漫的本性,抱着夏想的胳膊不放,说道:“我给你打了电话就后悔,怕你做出傻事出来。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你的坏——你弄一群民工把范铮他们围住做什么,难道要打他们一顿?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也太气人了,也真没出息。还是副省长的儿子,怎么一点素质也没有?”
范铮何曾受过这种委屈?想说什么也没人听他的,一片嘈杂,乱成一团。最后他和他的狐朋狗友都被打得鼻青脸肿,倒地不起。
连若菡知道夏想说的是什么意思,她沉默了片刻,才说:“我已经想开了,就不和她争名份了,但有些事情该争的,我还是要争。明天给我打电话!”
“我错了,以后不敢了。”曹殊黧乖乖地低下了头,看了蓝袜一眼。蓝袜急忙辩解:“都怪我,是我非要急着去复印材料,才惹了事。我以后晚上再也不出去了,就算出去,也蒙着脸算了。”
连若菡如果还留在燕市,确实落人口实,也让吴家大为不满。忍,能屈能伸方为真男人,况且高家在燕省的气数已尽,连若菡去美国一段时间也好,等高家倒台之后她再以海外人士的身份回来,也算是一举两得。
许大根等人还算识时务,乘乱逃跑,车也没要,反正是黑车,也查不到他的头上。许大根是赔了车,又断了胳膊,在医院上住了三个月才好,从此一见夏想,就畏之如虎。
不过一想到连若菡要离开一段时间,夏想也是依依不舍。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连若菡在他眼中已经由清冷如月的天上仙子,为他坠落到凡间,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女子。比起曹殊黧,连若菡为了他,确实付出了太多的辛苦和努力,他心中就觉得始终有愧于她。
愣了小半天神,连若菡的电话打了过来:“你来莲院一下,我等你。”
不管如何,严小时对他的关心发自真心m•hetushu•com,夏想听得出来,也看得出来,他想了一想,轻笑一声,说道:“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县长,被省委书记惦记上,想要打压我,还不容易?我又能如何,大不了不当这个副县长,难道不当官了,还能饿死?”
夏想一惊:“怎么,你要离开燕市?”
“是关于你的,事情不太好。”严小时的关切之意从电话中传来,夏想甚至可以想象到她一脸的焦急,心中莫名闪过一丝感动,就听她又急急说道,“我听建远说起,吴家的电话打到了高书记这里,高书记可能要找你麻烦。”
“他们欠人钱,人家来讨债,肯定会有一番激烈的争论,不过就不用我们操心了。”夏想关好车门,回头看了人群一眼,顿时愣住,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混在人群之中,冲他做了一个“OK”的手势,他摇头笑了,李红江还真有意思,好歹也是二建的副总了,还爱凑热闹玩。
吃了大亏的范铮才想起来要报警,不料民工们好象算计好了时间一样,忽啦一声都跑得无影无踪,一个人也不剩下。
夏想叹了一口气,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连自己的女人都不能保护,也算够窝囊的。不过也确实没有办法,他进入官场才几年?高成松是沉浮官场几十年了,势力通天,真要还收拾不了他一个副县长,也就成了笑话。
语气淡淡,不知她是什么情绪。
人跑了,条幅还在,白底黑字触目惊心,这里又是高教区,来来往往的全是大学生,不一会儿事情就传遍了整个高教区。范铮之名,一夜之间传遍高教区十几所高校。
夏想又安慰他们一会儿,就找机会给李红江打了一个电话。
夏想说的当然不是真心话,他也不可能对严小时玩真心话大冒险。
“不过在我走之前,你得答应我两件事情……”连若菡坐直了身子,离夏想半米远,直直地看着他。
一早他就被电话惊醒,没想到,是严小时的电话。
整整一天,夏想都陪连若菡逛街、购物,四处游玩。连若菡帮夏想买了十几衣服,差不多让他穿上几年都穿不玩,还将莲居的钥匙给他,让他有空的时候就是照顾莲居,当然,连若菡还是非常聪明地让卫辛不再住在莲居,声称不给夏想制造机会,她要对曹殊黧负责。
如果不懂得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吃亏就是铁定的事实。范铮身边的狐朋狗友平常嚣张惯了,见范铮竟然http://m.hetushu.com被民工打了,个个气急败坏冲了过来,一下就混战成一团。
连若菡好象猜到了他的想法,用一只手指在他掌心画来画去,小意地说道:“以前总觉得自己坚强独立,觉得根本不需要男人依靠,现在才知道当时的想法有多可笑,才知道,一个女人,终究还是有依赖心理的。想想要离开你一段时间,我还真不舍得……你说你,长得又黑,对我又不太好,哪里值得我留恋?可是我为什么偏偏就不想离开你?哪怕你一周都见不了我一次,但只要同在燕市,就觉得你始终在我身边一样!”
范铮也是自觉没脸再在燕市呆下去,西水别墅又不见起色,后来就一怒之下离开燕市,去了京城……
夏想一直陪曹殊黧到熄灯,才送她回了宿舍。曹殊黧听了范铮的惨状,咯咯地笑了:“他欠民工的钱,被人打了也活该。不过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被他查出来谁是幕后指使?”
“夏县长,不好意思一早吵醒你,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必须通知你一下。”严小时的声音有点急切,有一丝慌乱和不安。
说到底,夏想其实也是心里没底,因为他并不了解吴家的决心到底有多大!
没看出来,原来李红江还有这爱好?夏想笑笑,又说笑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除非是想从工作的重大失误上下手,但目前他和不少人关系密切,想找到他的失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一个官员哪怕级别再低,只是副处级,也不是说免就免的,也需要光明正大的理由。
一个副县长难道还值得一个省委书记跨省打压,夏想暗笑,不过还是为严小时为他着想而心生感动,就说:“这倒是一个好主意,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会认真考虑的。真的谢谢你,小时,你是一个好女孩。”
挂断严小时电话,夏想愣了半天,摇头苦笑,请动了高成松,吴家还真值得下力气。
当然夏想也不是随口一说安慰连若菡而已,而是他心里有数,高成松虽然贵为省委书记,但在目前的状况下,想要动他一个小小的副县长,也不是想怎么摆弄就能摆弄得了,因为他没有经济问题,也没有其他方面可以落人口实的问题,想要黑他,也没那么容易。
不但走不了,还人在官场,身不由己。
夏想和李红江通了电话之后,了解了李红江比他还要阴暗调皮的心理,大笑了几声,说道:“关键时候还是自己人靠得住,行,m.hetushu.com老哥,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话音未落,脸上又挨了一下。
夏想无语。
天色又暗,人又多,他看不清是谁出手打他,却气得暴跳如雷:“谁他妈的敢打我,不想活了是不是?我一个电话就有让你坐监狱,妈的……”
连若菡得意地笑了。
夏想迎着连若菡的目光,坚定地说:“我答应你,一定答应你。”
夏想堵对了,范铮根本没敢把事情告诉高建远,因为他知道高建远最烦他在外面惹是生非。高建远做事情喜欢堂而皇之,就算泡妞,也算讲究情调和礼貌。
“不会,我的车和送民工的车都没有牌照,晚上哪里看得清楚?再说就算他能猜到我,我死不承认,他又能怎么样?这种丢人的事情,他好意思开口问我?”夏想心里断定范铮不敢大张旗鼓地找人查这件事情,捂还来不及,谁还主动去掀盖子,西水别墅的事情,尽管在圈子内是公开的秘密,但谁也不会真的摆到表面上说事。
“最后事情太多,看来,我想在燕市度过一个最喜欢的秋天也不可能了,这是一个多事之秋。”连若菡依偎在夏想怀里,喃喃说道,“他们怎么对付我,我都不怕,只是,我怕他们会挖空心思对付你。”
“怎么了?”夏想关上门,拥她入怀,来到沙发上坐下,问道,“脸色不太好,昨天晚上没睡好?”
连若菡笑了,笑嫣如花,俯身到夏想耳边,耳语几句,夏想听了,顿时愣住,一脸惊愕的表情。
范铮一见就急了,打人不打脸,这脸就打得太响了,而且还是当众打脸,他脸上就挂不住,上去就是扯掉条幅。工人们当然不肯,他们虽然不是范铮真正的债主,但在李红江的授意下,又因为知道范铮确实开发别墅赔钱,不给工人发工资,就有一种同仇敌忾的热血。范铮一抢,就被几名工人推到一边。范铮再抢,就听到“啪”的一声,脸上挨了一个耳光。
夏想抽空给连若菡打了一个电话,说他晚上过不去了,要陪黧丫头,又简单说了几句范铮的事情。连若菡义愤填膺,愤然说道:“黧丫头太软弱了,要是我,肯定废了他。”
夏想也相信,想要动他,高成松所能通过的就是燕市和安县两级党委,燕市现在崔向是书记,但陈风是市长,别人不敢说,陈风就能顶住崔向的压力。再说崔向现在也未必听高成松的话,因为上一次领先房产的事件,二人之间有了过节,恐怕关系没有那么快缓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