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0章 各方云动

曹殊黧本来也是强忍着不哭,被连若菡一说,也失声痛哭:“连姐姐,我好害怕,我怕我会失去他!我愿意牺牲一切去救他,要是你还有所顾忌,我宁愿你嫁给夏想,只要你能救他出来。连姐姐,这两天,我天天做恶梦,天天在哭泣中醒来,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连若菡也没有客气,直接回了他一句:“政客,没担待。”
包月明和岳方回到自己的房间,说道:“老岳,你说我们把夏想的材料整全,把他向死里整,肯定要得罪他的后台,听说他还有点来头,会不会以后找我们的麻烦?”
和曹永国的焦急相比,李丁山其实也是坐立不安。虽然宋朝度让人稳坐钓鱼台即可,他怎么能稳得住?前思后想一番,还是开车来到了燕市,找到了史老。
曹永国听陈风说起一连串人名,才恍然发觉,不知不觉中,夏想已经成长成一棵茁壮的树苗了,从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其实根部已经是盘根错节,有了足够分量的关系网。他一人已经牵动了足够多人的神经,真不简单。
夏想的消失,引起了轩然大波。
岳方和包月明等了一会儿,听见没有一点声音,二人好奇地过去一看,见夏想已经睡着,不由冷笑一声:“还真以为有人能救你出去?高书记都亲自发话了,你的案子肯定会办成铁案,跑不了了。在燕省的地盘上,高书记想整你一个小小的副县长,还不是跟收拾一只蚂蚁没有两样?睡吧,等你睡醒了,就再也没有机会好好睡觉了。”
曹永国冷静下来一想,也觉得陈风言之有理,不过他关心则乱,还是不太放心:“万一夏想缺少经验,被他们下了套怎么办?”
史洁就去忙了,给史老和李丁山留下了空间。
“怕什么?你没听房书记说,这事是高书记亲自点头,并且过问的案子,一旦我们坐实了夏想的罪名,就会对外公开,到时我们都是功臣,都会被高书记记住名字,以后肯定可以步步高升。夏想的后台再硬,只要他的罪名一确定,谁还会保他?都巴不得和他撇清关系。你我办案多年,又不是没有见过这种事情?开始时都是看在交情的份上,都要替他说上几句好话。一旦罪名定下来,个个都躲得远远的,谁都不承认和他关系不错。墙倒众人推,官场上的事情就是这样。”
李丁山表示赞成:“不宜声张,不宜声张。”
她哭得http://www.hetushu•com很伤心很难过,也不知是担心夏想的安危,还是为曹殊黧的真心流露,她对着电话哽咽地说道:“黧丫头,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实在忍不住去喜欢他……你不要怪我好不好?我永远是你的连姐姐,而夏想,也永远是你的夏想。”
“高成松这个人,我以前打过交道,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凡事爱事事计较,不容别人挑战他的权威,打击对手又心狠手辣,甚至可以说不择手段。他既然直接让市纪委的人出面,在没有掌握确凿证据之前就敢把夏想带走,肯定是认为他在燕省可以一手遮天,只要他想办谁,就绝对可以让他没有翻身的机会。”
史洁顿时愣住,不敢相信地看着李丁山,过了半天,才泪如泉涌:“对不起丁山,我错了,以前对你不好,是我太任性太不懂事了,我现在才知道,一个女人太要强了不是什么好事,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
和李丁山的烦躁不同的是,秦拓夫在不安中透露着急躁,要不是王鹏飞拦着他,他早就出面勒令岳方二人放夏想出来。
因为李丁山和史洁破镜重圆的缘故,史老格外高兴,不过在他听了李丁山说了夏想的事情之后,神色凝重起来,半晌没有说话。
史老手中的拐杖重重地敲在地上,痛心地说道:“要说才能,高成松也有,但他人品不行,没有容人之量。我想他这一次是铁了心要置夏想于死地,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在外围不好有所动作,只能看夏想能不能挺得住,不松口,能坚持一周不被突破的话,他们就不得不放人了。再不放人,我这个老头子的老脸也不是一点用也不管的。”
先是连若菡在第一时间就得知了消息,立刻打电话到京城,以断绝关系相威胁,无果,随后她又打电话给高晋周,问高晋周是不是帮他,高晋周含糊其辞。
连若菡心中深处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她和曹殊黧两个女子,偏偏为夏想一个人牵肠挂肚,也不知道这个冷面郎君,现在过得如何?他能不能受得了被人关起来的罪?
秦拓夫坐了下来:“我知道得忍一忍,高书记的面子不能直接驳了,必须要有一个缓冲期。可是小夏毕竟年轻,万一被人下了套出不来怎么办?”
二人一走,房间里寂静无声,是夏想从未体验过的安静。省委书记一方诸候,总有呼风唤雨的权http://m.hetushu.com力,夏想摇头苦笑,限制了人身自由,又不能和外界联系,眼下只有一件事可做——睡觉。
“我也挺担心夏想,连成总都惊动了,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想办法周旋一下,因为达才集团刚和安县签定了投资协议,成总是看在夏想在安县才决心给安县投资的。如果夏想不在的话,他对投资心中没底,可能会考虑撤出。而且成总也挺看好夏想,不想让他就这么没了前途。”
连若菡的电话就又打给了陈风。
在所有关注夏想的人中,肖佳倒是最轻松的一个。因为她有时一周才和他联系一次,而且最近一直忙着炒房,忙得不亦乐乎,再加上她又不是官场中人,根本不知道夏想发生了什么,所以只有她不知道夏想被关了起来。
她才不管高晋周是不是面子上挂不住。
李丁山和盛大没觉得什么,邱绪峰的脸色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他没想到夏想的影响力这么大,不但许多原定来安县采访佳家超市捐赠一万套桌椅的后继报道的记者,纷纷推脱有事要暂缓采访,连达才集团几千万的投资也有可能泡汤,他只气得牙根直痒,恨恨地说道:“好你个夏想,本事还真大。别以为离了你,安县就不能发展了,我就不信了……”
二人又嘀咕一阵,觉得拿下夏想不成问题。没有一个人能被关上一周不主动找人说话的,说来说去,就会说漏了嘴,就差不多要交待问题了。
陈风的回答很坚决,让她尽管放心,他会尽一切办法帮夏想,让她不用着急,夏想的事情他都清楚,肯定会还他一个公道,陈风同时还劝连若菡不要慌乱,他相信夏想能应付过去,所有和他有关的人员,都要平静面对。越平静,才越有力量。
李丁山听了史老的分析,更加忧虑:“小夏毕竟年轻,万一被他们连唬带骗,说了不该说的话,难道这一辈子就这么完了?”
李丁山和史洁的关系还是不远不近,史洁也许也是淡了心思,不再强求,近来倒是一直没有再提复婚的事情。李丁山敲开门,对史洁微一点头:“史老在?”
“坐下老秦,坐下!”王鹏飞丝毫不为所动,笑呵呵地说道,“多大的人了,遇到事情还跟毛头小伙子一样。要是夏想和你一样,他一进去就别想再出来了。不用急,急是没用的。高书记发话了,房自立自然要嚣张几天,等几天一过,m.hetushu.com他查不出什么来,到时你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他放人,他再不放,我会代表市委出面压他,不能让他眼里只有省里,没有市里。但是现在嘛,还得忍一忍。”
“什么话?”曹永国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本来连若菡还挺坚强,准备动用爸爸的力量,要通过京城再向燕省施压。她自认还算要强,轻易不会被困难打垮,就算夏想被人带走,她也不停地安慰自己,他一定会好好的,他一定能挺得住,好不容易树立起来坚强和信念,却被曹殊黧一句话打败了。
要是以前,史洁肯定会要求大操大办,而且还会提出许多过分的要求。果然是时过境迁,她也成熟了许多。
“你要相信自己的眼光,更要相信小夏的能力。”史老若有所思地沉默了片刻,“现在急不得,还不到和高成松公开对抗的时候,而且我想小夏的事情也不仅仅牵动到我们的目光,还会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势力,丁山,稍安勿躁……”
李丁山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事情,等史洁将一杯茶水放到他手中的时候,他有一种感觉突然复苏,就一把抓住了史洁的手:“史洁,我们复婚吧。”
“知道一点,不详细,夏想做事自有主张,和我说的也不多。”曹永国答道。
李丁山也是感慨万千,轻轻说道:“不说这些了,不说这些了,都过去了。我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以前也是太要强了……”
“那你可知道,王书记和秦书记关系非同一般?”
“纪委书记秦拓夫?”曹永国一愣,摇了摇头。
李丁山在一瞬间心软了,想起史洁和他离婚这么多年来,总是一个人带着孩子,又要照顾史老,虽然她的脾气差了一点,但也过得很不容易。他现在也是40多岁的人了,还能再奢求什么?史洁年纪也大了,脾气也收敛了许多,也许是该重新走到一起的时候了。
在一间安静的茶室中,秦拓夫一手抓着一把牌,一手端着茶杯,连喝了几口茶,又一把把牌甩掉:“不玩了,没心思。王书记,你还真能沉得住气,你说说看,房自立到现在也不给我说一声,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假装不知道,你说他也欺人太甚了!不能仗着有高书记撑腰,连官场上基本的规矩都不懂了?”
“王书记和秦书记不可能不知道夏想出了事,凭他们和夏想的交情,就算不出面帮一把,总是要过问m.hetushu.com一下。但他们都没事儿人一样,就很说明了问题。而且李丁山也没有什么动静,更不用提宋朝度了,不过倒是方部长找过我一次,问了我几句话。”
“方部长问了问夏想的近况,还说等夏想有了消息后,让他找他一趟,他让夏想给方格捎些衣服。”陈风笑着摇摇头,“你看,你是关心则乱,这么多人都看好夏想,觉得他能平安无事地出来,永国,你就放宽心,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李丁山关切地问:“好,我抽时间一定陪陪儿子……你怎么了,好象脸色不大好?”
“我支持你,老秦。”王鹏飞笑眯眯地说道,眼中却闪过一丝忧虑,夏想到底能不能挺得过去?
“关键是,小夏他本身到底有没有事情?”
史洁不好意思地说道:“爸,我都多大了,还办什么办?请几个要好的人一起坐坐就行了。”
陈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反而劝曹永国:“永国,夏想在安县被他们从容带走了,以你我对他的了解,你想他在纪委的人的手下能吃得了亏吗?市纪委在市里有几个秘密地点我都清楚,我们越是按兵不动,他们就越是心里没底。如果我们都自乱阵脚,反而给了他们可乘之机。我倒觉得,拖上一拖,未必不是好事。”
和燕市的风起云涌相比,安县也不平静。在夏想走后的第三天,达才集团高调宣布暂停在安县的投资计划,何时开始,需要重新评估风险。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达才集团此举是因为夏想。
“成达才财大气粗不假,他能影响得了高书记?”秦拓夫坐了下来,他有时也确实有些粗枝大叶,但也有粗中有细的一面,“我知道成总在燕省有足够的影响力,不过想要说动高书记,恐怕还差了不少。”
“还有,你是不是知道他和王书记关系也不错?”陈风饶有兴趣问道。
“没什么,就是没睡好。爸爸年纪大了,最近总感冒,身体不太好。请了医生,也没有查出问题。我总是担心他……”史老不但是史洁最大的依仗,也是她目前唯一的依靠,所以史老的病情牵动着她脆弱的神经。
相逢一哭泯恩仇。
曹殊黧带着哭声:“连姐姐,你快救救夏想,好不好?你一定要救救他,我知道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只要你能救他,我,我宁愿把他让给你!”
连若菡也慢慢恢复了平静,知道她此刻不能慌,一慌就容易出错,就努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m.hetushu.com然后告诉高老,他最欣赏的夏想被市纪委的人带走,下落不明。
曹永国点了点头,也笑了。
连若菡也哭了。
史老散步回来后,一眼就看出气氛不对,他却不点破,呵呵一笑:“怪不得我眼皮总跳,原来有喜事临门。小洁,想不想大办一场?”
陈风摆摆手,含蓄地一笑:“夏想在城中村改造小组的时候,他见过的圈套少吗?你见过谁成功地利用过他吗?我倒觉得,他不利用别人就已经很不错了。”
曹永国本来想直接找到市纪委,他怒不可遏,夏想这样被人不明不白地带走,就算是省委书记也不能这样无法无天。陈风却拦住了他,劝他不要冲动,先观察两天再说。
“没有,我可以保证他不会做出什么不法的事情。小夏的为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
“在,刚醒,正在院子里散步。丁山,儿子说想让你陪陪他,有时间的话,你带他去公园玩一玩,好不好?”史洁的脸色不太好,一脸疲倦。
李丁山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
秦拓夫越说越激动,站了起来,原地转圈。
岳方和包月明有足够的耐心等夏想主动开口。
“他有高书记撑腰,我一时半会也奈何不了他,但敢跟我玩这一手阳奉阴违,他以后要纪委里面有好日子过,我这个纪委书记面子往哪儿搁?走着瞧。”秦拓夫对房自产的意见不是一般的大,气呼呼地说道。
“成总嘛……身为房地产的领军人物,他的影响力不在政治上,而是在经济领域。老秦,现在是政绩时代,经济决定政绩,所以经济和政治又是密不可分的。好了,不说成总了,说说你想怎么对付房自立?”
“还有,一声不吭就把夏想抓了进来,他就算不知道夏想和我关系好,难道还不知道夏想和你王书记走得近?抓了人不说一声,还天天在纪委几个部门转来转去,摆明了想夺我权?这不是朝你和我的脸上打耳光吗?”
也不知高老给高晋周打电话说了什么,高晋周的电话马上就打了回来,他告诉连若菡,此事一时半会不会有结果,他也不方便插手,毕竟涉及到家族利益和高书记,他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和家族作对,只能暗中周旋。
想想一直以来天天忙碌奔波,现在终于有了这么一个可以安心休息的好机会,岂能放过?他见房间内被褥倒是准备得齐全,就美美地躺下睡觉,不一会儿就没心没肺地睡着了。
然后她就接到了曹殊黧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