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8章 肖佳在京城

肖佳倒好水,喂夏想喝下,见他脸色不好,就关心地问:“怎么了,工作不顺利?还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夏想执意要送连若菡去京城,此去天南地北,不知何时相见,他心中也沉甸甸的,不知是何滋味。连若菡现在已经是他生命中密不可分的一个女人,她的远去,不能不让人心生伤感。
肖佳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初步选定了几处新开发的楼盘,在他们还没有预售的时候,就天天过去,久而久之就会销售经理熟悉了,在谈话中,肖佳也就有意无意地透露出了她观察到的内幕,销售经理大惊,以为她是竞争对手派来的人。
肖佳的手艺见涨,做了四菜一汤。她穿着围裙,衬托得腰越细臀越翘,夏想就发现,肖佳真的是越来越成熟了,一举一动之间流露的熟女风韵,曹殊黧和连若菡都无法与之相比。
夏想笑了:“好象我是个坏人一样,被你说得这样不堪?我不是过心情不好,不想说话罢了,又没有冲你摆脸色。好了,别闹情绪了,跟我说说话。”
肖佳就钻了他们的空子,知道他们在第一波预售热潮之后,就再等房价涨上一涨的时候,再将作假销售出去的楼房重新销售,美其名曰原来的客户选择了更大更好的房间。后来者一见十分抢手的楼盘竟然有了一两套房子,都抢着下手,众人一抢,就不觉得一个月之间每平米涨了上千元的房价有多离谱。
“是呀,http://m.hetushu.com我不喜欢在外面吃,总觉得不卫生,就自己做着吃,有时候也和小杨一起吃——小杨是楼上的邻居,她也是一个人在京城,好象是电影学院的学生,如果那个中年男人不来的话,她没事的时候也过来找我。”肖佳活泼了起来,见夏想笑得还算自然,就又不满地说道,“瞧你一进门时的那张脸,板得那么吓人,好象谁欠了你几百万一样。我是欠你的了,不是一直在还,你还想怎么样?”
肖佳住在18楼。
夏想点点头,就听肖佳说起她的生意经。
只是连若菡同意,曹殊黧是不是愿意和她同行还要两说。
夏想就在肖佳的温柔体贴中,小小地睡了一觉。
毕竟肖佳是他前生今世都接触过的女人,虽然上一世肖佳的命运不得而知,或许会没有什么好下场也未可知,但这一世既然遇到了他,他就要尽可能帮助她度过一生最难的关卡,助她一臂之力,让她在商场上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
临走时还威胁一下?夏想现在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忙不迭点头:“我信,我全信。”
是一处不错的小区,绿化面积很大,喷泉和假山做得也不错,还有小区的道路也设计得别有匠心,就算从夏想专业的眼光来看,也是上乘之作。
夏想开车,一路朝肖佳在京城的住处而去。一个小时后,赶到了肖佳位于三环以内的新家。
既然www.hetushu•com来了京城,正好肖佳也在,夏想就拨通了肖佳的电话。
只睡了小半会儿就又醒了,因为连若菡要回京城登机,燕市没有直达国外的航班。
肖佳满意地笑了:“这还差不多,那我先说了?”
看着肖佳扭动的腰肢和饱满的胸部,夏想今天却没有一点欲望,他只想静静地和她呆在一起,享受一下家的温馨,而且,他还有许多话要对肖佳说。
肖佳一听夏想来了京城,惊呼一声:“真的假的?你可千万不要骗我,我都好久没有见你了,你要再骗我,你就太过分了。”
“你信什么?你又知道什么?笨蛋!”连若菡跳开之后,向他挥挥手,通过了安检通道,然后又回头冲他一笑,将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说了一句,“等着开花结果!”
跟了夏想两年多,肖佳已经不再是那个泼辣无比的肖佳了,她或许对外人还有泼辣的一面,但对于夏想,已经温柔似水,完全融化在一腔柔情中了。
肖佳见夏想不说话,她也就沉默着,乖巧得象个小妻子。要是连若菡或许会刺夏想两句,要是曹殊黧会调皮地逗他一逗,肖佳却不,她只是陪她一起沉默不语,只等夏想主动开口。如果他不开口,她也绝不会多问上一句。
一路奔驰,三个小时后到了京城机场,机场早有人等候多时,为连若菡准备好了一切。临登机前,连若菡再也忍不住泪水纷飞,扑入夏想怀中,啜泣www.hetushu.com说道:“如果我一年半载回不来的话,记得要好好想我,否则的话,我让你心疼死。我有的是办法,你信不信?”
夏想默默地吃完饭,终于笑了:“还不错,手艺进步不小,你平常一个人的时候,也总是自己做饭吃?”
连若菡已经消失了半天,夏想还一个人傻呆呆地站立不动,他再傻再木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连若菡所说的要抢在曹殊黧前面和他突破最后一层关系,要抢要曹殊黧前面为他生个孩子——她还真是说到做到,怪不得说是要算日期,原来在算是不是怀孕期!
一开门,肖佳就不管不顾扑入怀中,喜极而泣:“你真是一个负心汉,这么多天都不来看我,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我可事先声明,你什么时候不要我了,要直接告诉我,别让我猜,猜得怪难受的。”
虽然不是很多,但相当于练了手,肖佳兴奋不已。她开始细心研究京城的房地产市场,发现在火爆的背后,其实是人为操纵的结果。比如一个新盘开售,开发商会让内部员工发动亲戚认购,然后从银行套出贷款,有了资金之后,就可以加大宣传力度,或是再开新楼盘,等等。还有就是雇用民工或是一些赋闲的老人排队购买房号,人为造成热销的假象,总之,手段是无所不用其极,往往一个楼盘刚一预售,就会销售一空——实际上,销售率往往不足百分之三十。
其实在三个女人之间,反而m.hetushu.com是在肖佳身边,夏想最安心也最放松。肖佳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和他起点相同,在李丁山公司落魄的时候,甚至还有同病相怜的感触,也许在他的内心深处,只在面对肖佳的时候,他才面对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飘来了浓浓的饭香。夏想的肚子还真有些饿了,起来洗了洗脸,又冲了一个澡,换上肖佳为他准备的衣服,然后端坐在餐桌前等开饭。
第一级价格,就是预售价,第二级价格就是开盘价,第三级价格就是开发商捣鬼之后的虚高价,至于第四级第五级,就是专门买房卖房的倒房人的价格,已经不能划归到正常的价格范畴之内了。
夏想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她当时说要五个人上草原上,如果他和她生一个孩子,再和曹殊黧生一个孩子,再加上他,不正好五个人么?嘿嘿,真有这么一天,也算人生一大美事了,两个女人,两个孩子,一起出去游玩,那他身为男人,也算是美满幸福了。
“什么渴望?说得真难听!”连若菡嗔怪说道,“再胡说,晚上不许你上床。”
夏想就暗暗称赞,肖佳的眼光不错。
女人,也只有经历过男人的洗礼,真正开发之后,才会散发出迷人的风韵。而男人也同样经历过女人之后,才愈加成熟稳重起来。
肖佳就向他解释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客户,想买几套房子而已,当然,价格越实惠越好。销售经理见肖佳精明过人,也http://m.hetushu.com担心她到处乱说,尽管说了,现在又傻又好骗的疯狂购房者也没人相信,但传了出去总是不好,就愿意以第一级价格给肖佳几套房子。
夏想用力抱了抱肖佳,来到沙发上坐下,一脸疲惫地说道:“我怎么会不要你?别乱说了,最近确实事情太多了,帮我倒杯水。”
确实也是好久没见过肖佳了,夏想心中有愧,三个女人当中,就肖佳最省心也最少事,从来不要求什么,坚强而独立。
肖佳在京城买了4栋房子,本来她的钱够买6栋,没敢一次性投入,怕赔得血本无归。4栋房子,两栋在这个小区,另外两栋比较偏远一些。她初来京城,人生地不熟,就除了自己住的这一栋之外,其他三栋都挂在了房地产中介,结果很快就脱手,短短时间内就赚了几十万。
春宵苦短,一夜无眠,快天亮的时候,夏想才筋疲力尽,昏昏沉沉地睡去。
夏想没有对肖佳说起他被关押的事情,只是淡淡地说他工作很忙,而且有可能过一段时间燕省的官场会有动荡,所以身心都累。肖佳有泼辣的一面,也有温存的一面,她只是静静地听夏想说话,让他靠在自己怀中,帮他揉揉脖子,按按太阳穴。
夏想也知道,反正他是管不了连若菡了,她飞到了国外,也许是为了躲躲锋芒,也许是为了专门去安心生养。连若菡还是一样任性,敢作敢为,没人能让她有所改变。自己让她改变的,也极其有限。
一家之主的感觉还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