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4章 实施计划的第一步

李红江以为夏想被抓事件,是因为上一次打架事件引起,所以他多少有点心中有愧,觉得是自己哪里没有做好,连累了夏想。
李红江一听大喜:“什么项目?干脆我辞职得了,下海经商。”
没错,对夏想来讲,个别女人确实是老虎,见到了千万要躲开。他笑了笑:“看,多想了吧?我是有事要急着走,没空和你说话,再说,你不是挺忙的?”
夏想在房间内呆了一会儿,下楼后准备将换来的衣服交给保姆,卫辛却出现在面前,伸手接过衣服,说道:“交给我好了……连姐姐给我开的工资,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情,尽管吩咐一声就可以了,我一周也会过来两三次。”
夏想答应着,冲卫辛摆摆手,转身就走,卫辛不满意地说道:“喂,我没有惹你生气让你讨厌吧?你怎么好象不愿意和我说话,好象我是老虎一样?”
夏想本不想停留,卫辛却拉开门:“进来吧,保姆也在,以后偌大的房间,就只有和我保姆了,让人感觉有点凄凉。我以后过来的话,能不能拉我的同学一起来,也好做个伴。连姐姐交待,让我好好照顾莲居,我不能辜负了她的重托,但我一个人过来有时确实有点害怕……”
连小夏县长也不叫了,直接叫夏县长了,邱绪峰还真是挺有诚意,夏想也就给他画了一个大饼。
“夏县长,恭喜你翻身把歌唱,有和-图-书时间的话,来我这里,我好好给你接风洗尘压惊……”
夏想坐下,笑道:“自己人不说客气话,我的事情和上次事件没有关系,也不会查到你的头上,放心。”
夏想来到自己房间,打开衣柜,见自己的衣服一排排地挂好,想想身上的衣服也确实该换了,就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穿上衣服之后,才感觉口袋里似乎有东西,拿出一看,是一个信封,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张银行卡,还有一张纸条。
挂断电话,想了一想,还是给沈立春打了一个电话。
李红江没料到夏想会不请自来,高兴地一把拉住夏想的手:“老弟,你可算来了,叫我好等。我都不敢打电话给你,知道不,怕给你惹下麻烦。”
卫辛见是夏想,也是微微一惊,答道:“请假了,特意过来收拾一下房间,因为连姐姐忽然就走了,心里怪难受的。”她神情有些黯然,看了夏想一眼,又低下了头。
“不行,你必须还在二建的副总位置上,这样我们才能拥有最大的资源优势。不一定非要自己亲自去下海经商才能赚钱,你找几个代言人,躲在幕后,一样可以闷声发大财。”夏想对李红江想要辞职的想法,一口否决。二建副总的位子也不是谁都可以坐的,只要李红江在位,就可以和燕省所有的建筑公司有业务上的联系,是极大的便利条件。
夏想差点仰天大笑,好一hetushu.com个连若菡,前面胡萝卜,后面就是大棒,还真有她的。
“这样也好,你就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现在安县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都在为迎接国庆做准备,还有盛县长一直在为度假村的事情奔波忙碌。场地已经平整好了,要是国庆前能有工人入场,哪怕做做样子,也算为国庆献礼了。”邱绪峰还是含蓄地说出了他的主要目的,“安县人民对度假村的兴建,也是非常期待的,不少人都来县里反应,他们支持度假村早日开工。”
“正好,我有一件事情要和你商量,你有没有可靠的人?我们一起弄一家公司,我有一个不错的项目可以运作一下……”夏想说出来前来的目的。
夏想笑骂:“少说风凉话,找你有正事。马上要国庆节了,度假村的事儿,多少意思一下,先拉一些施工材料进场,也算壮壮声势,给国庆献礼。”
沈立春也早就知道了夏想平安无事地出来了,本来一直想打电话给他,又知道他出来之后,肯定事情众多,也就没有联系夏想。现在接到夏想主动打来的电话,他就知道,夏想忙完该忙的事情。
卫辛脸红了,不满地说道:“什么带男同学?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如果别人说我,我非骂他不可。”见夏想一脸严肃,一点也不笑,她又说,“好了,算你是无心之语……你是想到房间休息还是拿东西,悉听尊便,我还要收拾房间,和图书就不陪你了。”
“那……”李红江嘿嘿一笑,“我没想那么多,你说了算,我听你的。特别可靠的人暂时没有,我可以出钱出力,只要你说行,我就跟在后面摇旗呐喊就行了,大主意得你拿。”
夏想听了卫辛赌气似的话,忙不迭说道:“太好了,和我想的一样。”
夏想看完,哑然失笑,忽然又想起什么,将纸条翻过来一看,果然后面还有:“猜你就会翻过来看,既然你看到了,我就再多说两句,除了我和黧丫头,不许再找别的女人,听见没有?!”
夏想走后半晌,卫辛还站在门口不动,突然一转身就将夏想的衣服扔到沙发上,气呼呼地说道:“有什么了不起,别以为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就觉得全世界的人都会喜欢你!”
夏想一口答应下来,沈立春第一次主动提出和王书记一起打牌,显然是得自于王书记的授意。想想也是,也该和王书记一起坐坐了。
想想也是,夏想的本意就是拉李红江入伙就行,只有有了共同的利益,大家的步伐才能始终保持一致。
夏想的提议一点也不出乎沈立春意外,邱绪峰也打电话催过多次了,他心里有数,就说:“既然你现在没事了,我也就顺心了,行,明天就让小队伍进场……”他停了一停,想起了什么,又说,“晚上有时间没有?好久没有和王书记一起打牌了,是不是?”
李红江涨红了脸:“老弟,你hetushu•com在官场上混都不怕,我还怕什么?我现在当一个二建的副总,说实话也是没滋没味的,才不怕。现在我眼界也开了,有时候想想还不如去经商,一来自由,二来也能赚到大钱。现在我这种状况,可是吃不饱也饿不死。”
“少骗人,我早看出来了,连姐姐一走,你就躲我远远的,生怕我喜欢你一样。你放心,我不会喜欢你的,你也别想打我的主意,我们两个是两条平行线。”
敲开莲居的门,是卫辛开的门,夏想一愣,他以为会是保姆在,没想到还是卫辛,就问:“你怎么没上课?”
夏想交待完毕,又呆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到莲居看一看。
夏想相信李红江说的是实话,二建是国企,李红江工资有限,想要从工程中捞点钱,还不如分公司经理权限大。身为二建的副总,反而不直接负责工程项目,实际上,实惠反而少了。
打了一个太极,拿百姓的呼声来给自己施加压力,夏想暗笑,想了一想,就说:“我心里有数了,请您放心,我会尽最大可能促成度假村早日开工。”
找李红江是实施他的计划的第一步。他本来只想玩死高建远,却突然之间灵光一闪,觉得在诱骗高建远上钩的同时,也可以为自己再编织一张密不透风的关系网。
夏想自然听不到卫辛的埋怨,他开上车到了省二建,直接到三楼的副总办公室,找到了李红江。
将卡放好,准备回去交给黧丫头保存www.hetushu.com,动不动钱是一回事,收不收下是另外一回事,他必须尊重连若菡的意见,否则连若菡任性起来,连他也没有办法。
卫辛还小,她和保姆住这么大的房间,害怕也是正常现象,夏想也不是不开通的人,就说:“可以,不过不许带太多人过来,也不许带男同学……”
邱绪峰只好服软,能伸能屈才是好汉,谁还能总占上风不成?他相信总有一天,夏想会落到他的手中,到时再新帐旧帐一起算不迟。
纤细而张扬的字迹,是连若菡的亲笔:“我猜你换衣服时,会先换这一身,如果不是,证明我对你的了解是错误的。这张卡留给你,我知道你不缺钱,但万一需要用钱呢?我也知道你不需要借助我什么,不管是权势还是金钱,但我还是想把这张卡给你,密码是你的生日,就当成送你和黧丫头的结婚礼物吧。”
况且,不止是李丁山,还有盛大和梅晓琳也站在夏想一边。如果说权力上的斗争还不算什么,夏想却掌握着安县目前两大投资的发言权,他不得不对他忍气吞声。再说,夏想也确实受了委屈,休息几天也在情理之中,李书记不也是同意了夏想请假,他还能再说什么?
卫辛走了正好,夏想就感觉浑身轻松。在卫辛面前,他总是不由自主想起前尘往事,总是将眼前的卫辛和前世的卫辛重叠,总怕在她面前不经意露怯,所以时刻要保持着小心,比起在连若菡和曹殊黧面前,可是累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