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7章 各取所需

王鹏飞充当介绍人,夏想就和王林杰亲切地握手。王林杰握住夏想的手不放:“夏县长,对你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我叔叔没少在我面前提你,说让我向你学习。今天总算见到了真人,还行,没让我失望。”
方进江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如果市里有什么工程,他肯定倾向于江山房产。这就相当于一个表态了,夏想也是感到非常满意。
王林杰哈哈大笑。
王鹏飞没让夏想送他回去,而是坐王林杰的车走了。王林杰开了一辆桑塔纳2000,虽然不算什么好车,但以他的级别和收入来说,也算超标了。
即使如此,邱绪峰也算比较满意,总算对全县人民有所交待了。
夏想也不是不想直截了当地说,不是他心里没底,不知道王鹏飞是什么态度吗?见王鹏飞直接问起,夏想也就把心一横,反正他的诚心有了,王书记要是实在不答应,他也没有办法了,就说:“我想成立一家房产公司,现在已经找到了启动资金,想请王书记当一个顾问,也不知道您是不是赏脸?”
盛大也是大为惊喜,他以为国庆之前夏想不会来上班,度假村的事情也会缓上一缓,没想到,节前还能做做样子,心里就更佩服夏想。
卫辛正好不在,保姆在,他打过招呼,就到了自己房间睡下。
王林杰目光闪动,不由多看了夏眼几眼:“夏县长比我才大一岁,就是副处了,我才副科,看来得加把劲儿,多努力才行。”
夏想就将已经谈妥的每个人的名字都报了出来,说到沈立春的时候,王鹏飞还是一脸平静,没有任何惊讶的表示,让一旁一直提心吊胆的沈立春暗暗松了一口气。
“小夏,有事直说,别绕个大弯子。要是你非跟我绕弯子,我也不会给你明确答复。”王鹏飞酒足饭饱之后,抽了一支烟,吞云吐雾地说道。
王鹏飞站了起来:“听说森林公园风景不错,立春,和*图*书陪我出去走一走?”
夏想摆摆手,表示不喝水,说道:“那好,我就给方格留出百分之六的股份,您说呢?”
说是想,他却没有丝毫停顿,就拿出了电话:“还是叫王林杰过来吧,这小子,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他了,也挺想他。”
方进江对夏想的到来有点意外,问道:“小夏,有事?”
“方部长,有件事情向您请示一下……”夏想也知道方进江和孙现伟的天安房产有关系,虽然孙现伟在江山房产中占了最大股份,但他是他,方进江是方进江,不能混为一谈,所以,必须要给方进江再留出股份,因为有方格的一层关系在,夏想也就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出了来意,“江山房产成立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给大家谋取福利,当然,是在合法的商业活动之内。江山房产成立之后,也不会打着任何一个领导的旗号揽工程,我们有信心完全依靠自己的实力,打开市场。”
王鹏飞对夏想的迷惑非常满意,就又笑着说道:“说说看,你的房产公司,都有谁加入?”
刚一熟悉就露出了男人本色,夏想笑笑:“下次见到方格,你们二人再探讨女朋友的问题,他和你一样,也是如饥似渴。”
他找人做了标语,在度假村的入口竖起了红色的条幅,一是为节日增加了喜庆,二是也显得隆重一些。沈立春对此没有什么意见,他只是到了安县,匆匆露上一面,就以工作忙为由迅速离开,后续资金,等节后再说。
一连打了十几把,王鹏飞将牌一扔:“不打了,我和立春加起来,比你们两个人大了太多,果然是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算计不过你们了……”
夏想心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神说神话,人鬼神都在,就得说胡话,为官之人,谁都有说胡话的本领,不过他还是谦虚地笑道:“看,这话又绕了不是?明人面和图书前不说暗话,林杰是聪明人,我要说绕弯弯的话,岂不是自讨没趣?”
半个小时后,王林杰赶到了。他长得倒和王鹏飞有几分相似,就是个子高了不少,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干净整洁的年轻人。
“不错,就是他,和你年纪相仿,性格也挺活跃,应该和你能谈得来。”
沈立春也附和着说:“想当年,我可是一牌在手,天下我有。现在才明白,一代新人换旧人,夏县长和林杰联手,打得我们是没有还手之力。”
“也行,就听方部长的,我也就不多说了,会掌握好一个平衡的。”夏想也知道方进江的考虑,也就没有再坚持。
然后王林杰和沈立春也寒暄几句,夏想看了出来,他们也是第一次见面。
“真不错,早就听说过方格是北大的高材生,有时间一定要结交一下。”王林杰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然后又嘻嘻一笑,转移了话题,“夏哥,有没有合适的女孩子介绍给我,我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看来,王鹏飞对他这个侄子也是一向不轻易介绍给别人,夏想心中就更有数了。
“空手拿百分之六的股份,多了,多了,照我说,最多百分之五。”方进江一脸严肃地说道,他听夏想说了王林杰出了100万,才拿百分之十,他分文不出,就拿百分之六也说不过去,也要照顾一下王书记的情绪,不能显得吃相太难看了。
夏想原本的打算是直接给王书记百分之十的股份,但王书记不便直接出面,介绍他的侄子出面,他也能猜测王鹏飞对他的侄子的维护,也是全心全意,所以给王林杰就和给王鹏飞没有两样。没想到,王林杰倒也有点魅力,一出手就是100万,也没有直接空手套白狼。
二人一走,夏想也就不再绕弯,直接说出了他的江山房产的想法。王林杰听了,伸出一根手指:“我出100万,占百分之十的股份。”
沈立春还www.hetushu.com没有反应过来,夏想忙说:“立春,陪王书记到湖边转一转,空气非常清新,我和林杰聊聊天……”
四人打牌的时候,夏想和王林杰对门,王鹏飞就和沈立春同家,虽然夏想是第一次和王林杰合作,但二人配合默契,只凭对方出牌就能猜到对方的意图,所以二人的牌打得很好,即使在没有好牌的情况下,也是赢多输少。
“好,痛快。”王林杰哈哈一笑,“我就喜欢和爽快的人打交道,不喜欢那些绕来绕去,说了半天都说不到正题的人,别说,我叔叔有时就有这种毛病,说话爱让人猜。我还想,是不是当官的人都有说话爱让别人猜的毛病?没想到见到你,夏县长,到底是年轻,直截了当,有一说一。”
夏想和沈立春又商议了一番,沈立春就自己打车走了,也没让夏想送他。夏想见天色已晚,曹殊黧也在学校不在曹家,也就懒得再回曹家,来到了莲居。
第二天,夏想早早就来到市委大院,一上班,就敲响了方进江办公室的门。
打完电话,王鹏飞又笑着解释:“王林杰,我侄子,现在在市委宣传部上班,年纪和你小夏差不多,不过才是正科,和小夏没得比。小夏,你以后可以多带带他,他有点浮,不够稳重。”
王鹏飞连连摆手,一副不愿意再谈的姿态。
沈立春眨眨眼睛,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忙站起来陪王鹏飞出去散步了。
方进江没让夏想久等,只是沉默了片刻,就笑道:“好事,是好事,我表示支持。当然,我的考虑和王书记一样,不方便直接出面,就让方格跟你多学习学习,你也多帮帮他,让他对现在的市场经济有一定的了解。以后一切要靠市场说话,只有把握了市场的脉搏,才能掌握住主动权。不过么……”他弹了弹烟灰,指了指茶杯,意思是让夏想别客气,自己倒水喝,“在同样的情况下,适当照顾一下自己熟悉和图书的企业,也是人之常情,也是约定俗成的事实。”
夏想大失所望,就琢磨不透王鹏飞的真实想法,心想就算他不愿意,也不应该一口回绝才是,而且有沈立春在此,他和达才集团之间的关系,不用说大家都心里有数,王书记表现得这么坚决,是什么用意?
王鹏飞笑而不语,对夏想和王林杰之间的互动,乐观其成。
夏想对王林杰印象还算不错,远没有王鹏飞所说的轻浮,反而颇有八面玲珑的感觉,他就呵呵一笑:“我哪里有什么大名?不过是王书记抬爱罢了。王书记喜欢提携后进,我是跟他学了不少东西。林杰,你和王书记关系近,肯定得到了他的真传,有时间给我透露一点秘密,让我也大步前进一把。”
夏想说完,静静地等方进江的表态。
王林杰笑道:“我叔叔就在你眼前,你直接问他就行了。我估计他要真有什么秘诀,早晚也得传授给你。他对你的欣赏,已经让我这个亲侄子都嫉妒了,呵呵……”
顾问的含义不言而喻,王鹏飞愣了一愣,没想到夏想会突然抛出一个大绣球,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呵呵一笑:“你这家房产公司,是官商结合体,对不对?找我当顾问,我看免了吧,我一懂不市场,二对房地产行业也不了解,当什么顾问,恐怕是顾而不问。算了,算了吧。”
当然从商业的角度考虑,100万换百分之十的股份,王林杰还是赚大了。不过帐要从两方面算,既然王鹏飞同意让王林杰参预,言外之意就是愿意和夏想结盟,愿意共同进退,可以说政治资源远大于商业利益,再加上刚才的一番接触,夏想也觉得王林杰还算一个可交的朋友,知道分寸,也不浮躁,就当即答应了下来:“都是自家兄弟,再说别的客套话就虚伪了,成交!”
夏想也不隐瞒,暗示说道:“以后江山房产,估计还有方公子的股份,到时大家就是一m•hetushu•com个战线的朋友,肯定要互相扶持。”
王林杰对夏想的态度也很满意,握住了夏想的手:“我对经营不懂,但交给你,我放心。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虽然有点难为情,但我还要是把丑话说到前头,我的100万始终是我的,公司赚钱我要分成,公司赔钱,我的100万还要还我,要是别人,我按银行的利率收取利息,但对你,我不收利息!”
突然就有了巨大的转折,夏想会心地笑了:“既然大家年纪差不多,肯定有共同语言,以后就多交流交流,一起进步,一起进步!”
方进江乐呵呵地亲自送夏想到门口,站着门口冲夏想挥手再见,正好被谭龙看个正着。
“方公子?方部长的公子方格?”王林杰一惊。
听夏想说完,王鹏飞点点头:“不错,全是年轻人,有魅力的公司,我个人表示支持。”又抬手看了看表,却又漫不经心地转移了话题,“该打牌了,现在三缺一,怎么办?我想想看,到底叫谁来?”
又有戏了?夏想一愣,心想在老谋深算的王鹏飞面前,自己还是小心一些为好……他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也不是好相与之辈,或许也是南方人和北方人的性格差异,和自己相比,王鹏飞绕弯子的水平才是一流。
话说的是有点难听,但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也放心,因为大家都心里清楚各自的利益诉求,都清楚地了解自己的优势和劣势,都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所以夏想微笑着点头:“一言为定!”
第二天,沈立春安排了人前往安县进驻场地,拉了一些建筑材料,有水泥、钢筋还有石料,总算有了一些将要开工的气象。邱绪峰大喜,深感夏想的影响巨大的同时,也对夏想的配合感到高兴。但在高兴之余,心中却有一丝隐隐的担忧,将仇恨记在表面之人,比较容易对付,但明明和你有仇,却依然笑脸相迎,并且继续合作的人,才让人时刻担心他出其不意的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