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0章 连若菡来电

手机忽然响了,是国际长途。
门一响,曹永国回来了。
夏想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王于芬欣慰地笑了,她见夏想一点就透,很清楚她要表达的是什么,也就见好就收,笑着说:“坐下,你心里有数就行了,还有,你叫老曹叫曹伯伯,叫我叫阿姨,怎么听起来总觉得这么别扭?”随即一想,又摇了摇手,“算了,不改了,反正等结婚了还得改口,随便你叫什么吧。”
如果从厉潮生身上打不开突破口,就没办法自下而上让高成松分神,最后一切只能靠宋朝度的周密部署了。夏想现在不敢和宋朝度有任何形式的接触,只能单方面等他的消息。也不知道现在宋朝度正在暗中策划什么惊人的计划。
他一直以来不愿意放弃曹殊黧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当自己最落魄最不名一文的时候,她对自己一往情深,这样的感觉,发自真心,不掺杂任何杂质,是世界上最纯洁的感情!肖佳当初接近自己,多少也有利用自己的心理。而曹殊黧却只是单纯地因为喜欢而喜欢自己,在他还是一个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要什么没什么的时候——这样的女孩,他再不去珍惜,就是世界上最傻的傻瓜了。
曹永国又和夏想谈论了一会儿市里的形势。
房自立被抓之后,市纪委人人自危,秦书记现在更是大权在握,没有敢再挑战他的权威。不过厉潮生案件还没有传出什么进展,目前还处在保密阶段,http://www.hetushu•com曹永国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想了。”夏想老老实实地回答。
“想我什么了?”连若菡和其他女子一样,喜欢追问自己喜欢的人一些问题。
而连若菡也是如此。
真不简单,一个副县长,能搅乱各方局势,打乱高成松的布局,让堂堂的省委书记无奈之下只好放人,而且还是吃了哑巴亏,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手段。不管夏想在其中介入多深,曹永国也明白,不管是沈复明被抓,还是省纪委书记邢端台高调严查房自立,多少都有夏想的影子在里面,这个小年轻,不显山不露水,现在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想你的好,你的坏,你的任性,你的可爱,还有你的坚强。”夏想有感而发。
他也确实想连若菡了。
当然对于曹永国当初反对曹殊黧和自己交往,他也没有什么气愤之处,从一个父亲的角度考虑,曹伯伯的做法无可厚非,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得好一些?恐怕等以后自己有了女儿,也会爱若掌上明珠。
说起来好笑,夏想好歹也是千万身家之人,佳家超市的股份,还有大部分钱都在肖佳手中,由肖佳经营,其他设计项目的费用,以及别人送的一些礼物之类的,都交给曹殊黧保管,实际上他身上的现金经常不超过1000元。想想也觉得自己可怜,想买一辆车,还得动用未来老婆的钱。
王于芬开心地笑了:“听到没有老曹,小夏都http://m•hetushu•com看出了我的功劳,你却总觉得是你自己在奋斗。你拍拍胸口问问自己,没有我把家里的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哪里有你工作上的顺水顺风?”
虽然连若菡认识自己的时候,自己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好象有了一点上升的迹象。但在连若菡眼中,别说县委书记的秘书,就是省委书记的秘书,也不值一提,所以当她一点点和自己走近,在矛盾和痛苦中做出了迁就自己的抉择,夏想也知道,自己一生都会亏欠她许多。
夏想就说:“刚刚上了一堂政治思想的教育课,我听了王阿姨一番话,受益良多,现在才知道,曹伯伯能有今天的成就,王阿姨也功不可没。每人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默默奉献的女人,果然不假。”
不过事到如今,夏想也使不上力了,所以着急也没用,干脆也就放手不管,毕竟安县也好,还和正在筹划的江山房产也好,都需要他尽心尽力。还有和曹殊黧订亲,也是迫在眉睫。
不管是殊黧还是若菡,都是他掌心里的宝,左手右手,不分彼此。
夏想憨厚地笑了。
“没有了,我正在干活,打扫院子,有点乏了而已。”连若菡的声音大了起来,“美国还算不错了,比我想象中好一点,我的房子有一个花园,还有一个果园,我自己打算种一些蔬菜水果,听人说,这里的水土还不错,种什么长什么。哎,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想我没有?”
“好的,我一会http://m.hetushu.com儿就打电话。不过也不麻烦曹伯伯接他们了,我找人去接就可以了。”夏想现在找人回家接父母,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不过订亲是大事,他想亲自回去一趟。
曹永国前往宝市的事情,暂时还没有动静,一是快到国庆了,省里顾不上讨论任命问题。二是现在高成松可能也没有心思再召开常委会,反正不急,夏想相信只要上常委会讨论,任命肯定可以获得通过。
“算你没骗我。”连若菡心满意足地笑了,然后又声音低落了下来,“暂时没有我妈妈的消息,按照知情人提供的线索,我没有联系上她,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在躲我……”
夏想站了起来,朝王于芬深深鞠了一个躬:“感谢阿姨为我养育了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妻子,我向您保证,以后一定善待她,一定用心对她好,绝对不会做让她伤心失望的事情。”
早在王于芬给他上课的时候,他想起了曹殊黧对他的一往情深,在他不过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看不到有任何前途的时候,就对他情愫深种,这样的女孩,值得一生珍惜。
一直以来,王于芬在他心目中都是贤妻良母的形象,他也相信,曹殊黧的温柔贤淑,也得益于她的言传身教。不成想,王于芬也有目光剔透的一面,她一方面是提醒自己,不要辜负了曹殊黧的一腔柔情,不要在纷乱的官场中迷失了自己,另一方面也是在暗示,曹家会全力支持自己,而自己也不要忘本,做过河拆m.hetushu•com桥的事情。
曹永国一进门,就发现气氛不对,笑问:“怎么了?好象你们在谈论什么重大的问题?”
再说夏安有了车,也方便了老爸老妈。
王于芬长舒一口气,仿佛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巨石:“你以后官会越做越大,见识到的人也会越来越多。也许有人会比殊黧更漂亮,也许有人比她出身更好,也许还有人比她更会哄男人开心,但有一点我相信没有人比得上我的女儿,就是她比任何人都爱你,都对你一心一意。她从一开始就对你好,只是喜欢你这个人,而不是因为你有钱你有权,在这一点上,没有人能比得上她!”
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夏想现在才知道,原来未来的丈母娘在最开始,对曹殊黧和自己的往来,也起到了间接的促进作用,可以说,没有王于芬的默许,恐怕他和曹殊黧也走不到今天。夏想就对王于芬充满了感激。
夏想一看时间,已经晚上10点了,连若菡那里应该是上午10点,就笑她:“不会现在才起床?小懒猪!”
“不急,慢慢来,有些事情要看缘份的,不能一味强求。”夏想只好安慰她。
厉潮生案件牵涉面很广,没有消息传出也正常不过,现在夏想也不和秦拓夫接触,以免节外生枝。估计以厉潮生的聪明和隐忍,想从他嘴中问出东西,也没那么容易。
“也行,那就由你来安排。”曹永国现在越来越尊重夏想的意见,因为从上一次被抓事件之后,他就发现,夏想的影响力,甚http://www•hetushu•com至已经超过了他这个常务副市长。
虽然说也算是他的钱。
夏天成一听要在国庆期间订婚,非常高兴,又听说夏想要回去接他,他大声说道:“不用你再跑了一趟了,哪里用费这个事儿?我和你妈坐车过来就行了,还有夏安和许宁可能也一起过去,我们坐火车过去,也就两个小时。”
夏天成答道:“会开,驾照也有。当时我还不同意他办驾照,又没有车,考个驾照有什么用?”
这让他又惊又喜,对夏想又高看了几分。
“缘份?哼,我就是因为遇到了你,和你有了孽缘,才对你又爱又恨,不行,我又恨你了,你快飞到美国来看我,让我打你一顿!”连若菡又任性起来……
“我又想你了,你肯定没有想我,是不是?”连若菡的声音从大洋彼岸传来,慵懒之中,有一种特有的懒洋洋的味道,仿佛没有睡醒一样。
最后夏想说不过老爸,只好由他,就又问:“夏安会开车不会?有没有驾照?”
“好,好,好,你的功劳我一直记在心上,总不能天天挂在嘴边?”曹永国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转头对夏想说道,“小夏,我看就国庆放假期间,要不就定在10月3日举行订亲仪式,怎么样?你提前给家里说一声,到时我派人去接他们。”
约好了10月2号到燕市,挂断老爸电话,夏想正想给曹殊黧打个电话,让她取些钱出来,买一辆桑塔纳2000,他准备送给夏安一辆车。夏安快结婚了,就当成他给他的结婚礼物。
夏想怦然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