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3章 令人震惊的消息

还好,夏想还够聪明,没有把功劳独占,三石风景区的投资,他让李丁山主抓。度假村的政绩,分到了李丁山、盛大和他三个人头上,真要说起来,其实他也算大方,也知道维护集体利益,只不过他故意遗忘了一个人,就是在书记和常务副县长之间,还有一个县长。
夏想懒得再理他,开车返回燕市。
“知道,曹殊黧,市长千金!”
邱绪峰也知道,现在他和夏想之间,矛盾基本上越积越多,差不多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尽管谁也没表露出来对对方的不满,但大家都心里明白,如果没有出过纪委人员抓走夏想这一档子事儿,连若菡一走,二人之间根本的利益冲突会缓和许多,但既然出了这样的事情,一切都不可以再回到从前。
连若菡也走了,他一无所获,还多了夏想这样一个强有力的对手,邱绪峰就觉得得不偿失,连带对吴家也没有了什么好感。
夏想愕然:“我和厉潮生无冤无仇,而且他人长得帅,又有礼貌,我好好的扳倒他做什么?要不是他的果树事件,我现在说不定还和他关系不错。虽然我不敢说是多么有正义感的人,但坑农害农的事情,只要让我遇见,绝不放过。老农民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几个钱,还千方百计去算计他们,简直就是周扒皮。”
邱绪峰不甘心,他决定国庆期间回京城一趟,好好走动走动,也说服一些工商界的朋友前来安县投资,好歹自己也是正牌太子党,一m.hetushu.com点也没人撑腰也太丢面子。
梅晓琳赞赏说道:“说得好,我就喜欢你有血性的样子,平常总是稳如泰山的样子,一点儿也没有意思,还一脸坏笑,让人看了都着急。”说完,忽然又情绪低落起来,“你说,我以后要不就单身算了,男人中也很难挑出来一两个好了,就算有,也被别人抢走了,还不如不挑。就象你这样的,也有人要,奇了怪了。”
这叫什么话?夏想摸摸脸,不太自信地说道:“我觉得我长得虽然不是玉树临风,至少也不算丑,是不是?喜欢我的女孩子不算太多,但也不少。”
邱绪峰确实走得很慢,他担心走得过快,会一不小心绊上一跤。
显然,夏想是有意疏忽他。
他是借看病为由,是到京城向后台当面问个清楚去了。不过据他猜测,高成松应该是无功而返,因为种种原因,他的后台已经不可能再保他平安了。
夏想既然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邱绪峰也不会自讨没趣,非要求着夏想给他一个承诺,他只好笑了笑:“那我就不打扰了,今天29号了,也没有什么事了,你就提前放假,休息休息,等国庆后再正式上班。”
“那就谢谢邱县长了。”夏想笑眯眯地说道,送邱绪峰到门口,“您慢走。”
邱绪峰心中暗骂,担心什么?安县是李丁山和你的天下,我现在被你们吃得死死的,还能翻得了身?不过是想拿我一拿,故意气人罢http://www•hetushu•com了。
“省里的动荡,会不会影响您到宝市上任?”夏想想起宝市市委书记的任命,一拖再拖,显然是受到了高成松最近无心理政的影响。
“除了他还能有谁?他急不可耐地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他的心思。他总觉得我和你之间有什么,其实什么也没有,是不是?”梅晓琳大着声音说道,生怕夏想听不到一样。
梅晓琳狠狠地瞪了夏想一眼:“臭美加自恋,我就是随口一说,也没发现有什么美女喜欢你。拉倒!”然后又不自信地说道,“我好象听说,你要订亲了?”
邱绪峰进门后,也没坐下,直接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过来看看你,然后和你商量一下国庆过后,度假村的开工事宜……”
梅晓琳总算笑了起来:“你还记着果树的事情,我还以为你忘了?我还以为你只是为了扳倒厉潮生,才不管农民死活。”
只不过邱绪峰还是有点底气不足,京城水深,他认识的工商界朋友又都是眼高过顶之人,安县地方太小,未必有人能看上眼。而他在燕市没有根基,工商界人士根本就不认识几个,这也是他来到安县以后,一直感到束手束脚的原因。
事情因他而起,在纪委的人来抓自己时,他不知躲在哪里偷乐,连个面都不露一面,说实话也有点太没有担待。夏想就笑了笑说:“国庆期间我和沈总见面的话,再和他好好谈谈。沈总对安县的政局有点担心和*图*书,说是要观察一段时间……我再劝劝他。”
“影响是有,但也没办法,毕竟比起一个市委书记的任命,还是省委书记的前途更重要。”曹永国笑呵呵地说道,“现在市委里面已经流言四起,说是上头有可能要动高书记了。”
“不满意。”梅晓琳转身开门,做出去“请你离开”的架势,又扔下一句,“臭男人,连若菡一走,你就和曹殊黧订亲,见异思迁真快。”
回到办公室,愣了一会儿神,夏想决定还是找邱绪峰谈一谈,毕竟他是副手,不见见县长,也说不过去。刚拉开门,却发现邱绪峰正站在门口,正举着手,想要敲门。
夏想急忙让邱绪峰进来:“邱县长快请进,我也正好要去找您……”
一回到曹家,曹永国一下班,就带回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不过他气归气,又没有办法,确实也是对手比他有本事,能拉来投资,还能做成事情。
夏想知道邱绪峰担心的是,达才集团只是做做样子,过了国庆后,又一拖再拖。他虽然和邱绪峰不对,但也还不至于拿着工作和政绩开玩笑,也不会因为一己之私而处处对邱绪峰刁难,不过邱绪峰笑里藏刀的表演让他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
天天一脸正义感,满口为国为民的人,多半是口惠而实不至的大贪官。后世新闻发达后,没少揪出这样的一大批贪官。反而真正干实事的人,才不会总标榜自己什么。
“好,好,你去就行了,我举双手欢迎,3号在燕市和*图*书的燕京大酒店二层,上午九点。”夏想一口气说完,微笑着看着梅晓琳,“怎么样,满意了吧?”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难道你怕我知道,我和你又没有奸情,你订亲的时候,我就要去看看,怎么,敢不敢让我去?”梅晓琳也不知是生气还是赌气,反正一脸挑衅地看着夏想。
邱绪峰笑容可掬,一脸期待地看着夏想,姿态放得足够低,表面文章做得足够好。
夏想也笑,闲话几句,就告别李丁山,临走时还不忘瞪了方格一眼。方格一缩脖子,赔着笑脸,不敢说话,显然他也清楚夏想为什么对他不满。
“是呀,本来我想你和殊黧订亲,就请几个关系要好的朋友就行了,结果倒好,不知道怎么就在市委传开了,许多人都纷纷要来……总不能厚此薄彼不是?只好一个个都打了招呼。”曹永国一脸幸福,肯定是前来恭祝的人超过了他的想象,让他颇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夏想有点为难,就问:“你知道我和谁订亲?”
今年省委的国庆茶话会,高成松不再主持,而由省长叶石生主持,高成松以身体不适为由,进京就医!
果然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看来也确实有不少人盼望着高成松下台,夏想点点头:“一切都会在过了国庆之后见分晓,国庆期间,不要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情来影响大家过节的心情。”
夏想又上楼找到李丁山,和他说了说旦堡乡果树再嫁接的事情,以及如何给当地农民以优惠的政策http://www.hetushu.com进行扶持,李丁山点头应下:“这事我也考虑到了,正准备提交到常委会讨论,现在已经初步形成了思路。”
邱绪峰略显尴尬地一笑:“夏县长要去哪里?我找你有点事儿。”
夏想呆了一会儿,无奈笑了笑,起身告辞。
夏想知道,高成松慌神了。
其实也不怪他,怪只怪安县出了夏想这样的一个怪人。在他没来之前,安县的常委中,燕市本地的人也有,也没见谁能轻松地拉来投资,更没有人能请动达才集团。夏想倒好,他一个人就把所有人都比了下去。
夏想又提了提梅晓琳接下了为私矿寻找销路的事情,李丁山笑道:“梅书记看来适合做务实的工作,党群上的务虚工作,她热情不够,反而喜欢多做实事。”
“方格说的?”
“消息怎么传得这么快?”夏想纳闷地摸摸鼻子,“我没有特意宣扬,怎么连你也知道了?”
也是,邱家一点利益也没有得到,却损失不少,不得不说,在和吴家这样的大家族打交道的过程中,还是心急了一些,没有充分领悟到吴家的意图就冒然出手,邱绪峰就自责自己,还是政治觉悟不够。
邱绪峰隐隐有些后悔当时的冲动,现在他有点明白,说不定吴家当时就是虚晃一枪,根本也没有诚意要和邱家联姻,只不过是放出一个漂亮的烟花让他欣赏一下,烟花一闪即逝,吴家利益达到,就会选择性遗忘。而他却当了真,也是贪图连若菡的美貌,结果打了夏想的报告,现在成了夏想的死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