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5章 高建远上钩

“好,好。”张兰喜笑颜开。
“你见过啥大场面,别吹牛了。”张兰对夏天成不以为然地说道,“单城一建是个什么单位?是科级,你知道儿子的订亲仪式都来的是什么领导,都是处级,相当于建工局局长,知道不?你上次见了局长,还结巴着连话都说不清楚……”
夏想心中微微一动,严小时对他的感觉,他听得见也看得清,只是他心中明白,他和严小时之间,犹如北方到南方的距离,山高路远,不是无法跨越,而是不能跨越。他承认有时也有利用严小时的心理,但他何尝不明白,严小时有意无意,也有利用她的美色来达到目的的动机。
等二人走后,夏想就又给爸妈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就是在订亲仪式上,不要顾忌太多,就和平常一样就行。不过因为来的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要多注意一些说话的分寸,听他介绍领导的时候,一定要称呼领导职务。
许宁也回过味儿来,知道夏想话里许外的意思是,该有你们的,少不了,只要你们对老人好,什么都好说。不过猛地一辆车送到眼前,她也不敢伸手就接:“哥,我们不能要你的车,这多不好意思。夏安是大人了,他有手有脚,能自己挣钱。”
夏天成急了:“有儿子给我壮胆,我谁都不怕!你也别光笑话我,你呢,你才见过多大的官?”
高建远知道领先房产还有翻身的机会,而且这话又是从夏想www.hetushu.com嘴中说出,他在斟酌之后,还是决心一试,可见,他是多么想借机翻身,不愿意给人留下一事无成的印象。
陪家人吃完饭,安排好他们午睡,夏想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严小时的电话。
“我见单城市市长,怎么啦?起码我比你强,我说话顺溜,不结巴,你行不?”张兰继续打击夏天成,“儿子订亲是大事,你要是不会说话,就少说,没人把你当哑巴,你就傻笑就行了。”
“建远在上一次的事情上,确实不够朋友,你别记恨他,好不好?现在他的日子也不好过,本来想出国,听说西水别墅还有希望,就又暂时不走了,他对你还是信任有加……”严小时夹在夏想和高建远之间,也是左右为难,她也想西水别墅起死回生,也知道高建远在关键时刻,确实表现极差,但她对高建远没有什么影响力,对夏想,又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只能尽力劝说夏想不计前嫌,“就当帮我了,好吗?”
夏天成叹息一声,夏想长大了,快要结婚了,不但没有伸手向家里要一分钱,还自己买了房子,又要送夏安一辆车,真是有出息了。他心里又欣慰又心酸,欣慰的是,儿子总算给他争了一口气。心酸的是,他一直没有帮上夏想什么忙,他一个人在燕市闯荡,短短两年多时间,不但当上了副县长,还有房有车,而且还要和市长千金订亲!
www•hetushu•com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夏想的底线就是,不管大家抱在什么目的在一起,不要做出卸磨杀驴的蠢事。恰恰高建远就做过一次,而且还做得很绝。
“好吧……看在小时的面子上,以前的事情就过去了,我不会再放在心上。”人都是有感情的,夏想对严小时没有什么恶感,也就乘机落个人情也没有什么不好,“那就这么说定了,等国庆过后,我抽出时间就给你打电话,怎么样?”
“我是吃惊,原来在我心目中一直用情专一的表哥,除了有我一个表妹之外,还有好几个情妹妹,真是深藏不露。”严小时取笑夏想,有调侃的意味,“早知道你和别的男人一样,对前女友转身就忘,我才知道以前原来也高看你了。”
夏想将钥匙塞到夏安手中:“拿着,给你,你就收下。这车算是我给爸妈买的,平常借你开,知道不?”
“夏县长……”严小时忽然咯咯一笑,“夏表哥,近来可好?嗯,肯定是好得很,因为听说你要订亲了,让我大吃一惊。”
严小时见好就收,对夏想发泄了几句不满之后,也知道她和夏想有缘无份,再多想,就是不识时务了,就说:“建远想见你……”
夏天成心中感慨万千。
张兰也是心中又欢喜又难受。自己的孩子有出息了,当然高兴。但想到他一个人其实也挺不容易,能有今天,还真是一点也没有指望家里帮忙,想http://m.hetushu.com想就觉得有点对不起老大。她看了看夏想挺拔的身姿,从容的微笑,悄悄抹了抹眼泪。
夏想大喜,每个人都有弱点,只要被对方发现自己的弱点,就很难不被对方算计。高建远最大的弱点就是过于争强好胜,总想从失败的地方重新爬起,其实他在某些方面和李丁山有些相象,只不过他比李丁山更能假装罢了。
“小时,有事?”夏想来到阳台,接听了电话。
夏安手足无措地不敢接车钥匙:“哥,这个太贵重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好意思要你一辆车?我不能要,以后我自己挣钱买。”
“我那叫微笑好不好?傻笑?有这么让人看了舒心的傻笑吗?”
“我知道,你老爸好歹也当了几十年的工人,现在不大不小也是一建的小干部,也见过场面,不会给你丢人,放心吧儿子。”夏天成拍着胸膛说道。
严小时的声音有戏谑的味道,夏想就猜测她肯定是在取笑自己,连若菡一走,却又和市长千金订亲,真够迅速的,他就干笑几声:“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人之常情,有什么好吃惊的?”
夏安又看向夏天成。
最后一句话,严小时说得荡气回肠,带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话柔弱无力,是所有男人都难以拒绝的杀器。
许宁在房间中转了几圈,对装修、家电和家俱,都赞不绝口,羡慕不已。夏想知道她多少有一点爱慕虚荣,就对她说:“许宁,我是当哥的www•hetushu•com,理应为家中多做一些什么,不过离得远,平常也孝敬不到爸妈,你和夏安,就多替我对他们好一些。只要爸妈高兴了,我会照顾你们的工作和生活,不会让你们为难的。”
夏想欣慰地笑了,老爸老妈经常爱理论一番,尽管谁也说服不了谁,不过绝对不会因此而生气,二人看似争吵,实际上也是一种浓浓的亲情,他就没有劝二人,反而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享受一下难得的家庭温馨。
“妈,你就别操心了,我都准备好了,你们的钱都留着,自己想买什么就买一些,别都给儿女们留着。”父母节省了一辈子,就算给他们一大笔钱,他们也不会多花一分,老一辈人就是节俭,养成了美德,很难改变,夏想就说,“黧丫头有车了,我给她买的。你们过来,就是过来当长辈来了,别的所有事情,全不用操心。”
高建远果然上勾了。
但他一听到夏想又有了可以利用的价值,丝毫不在意他以前对自己的伤害,居然还认为自己可以无条件帮他,难道他是省委书记的公子,别人就必须把他高高供起?夏想就对高建远的品行无比鄙夷,所谓绅士风度,不过是借以掩盖丑恶心理的遮羞布罢了。
夏想取出车钥匙,交给夏安:“你和许宁也快结婚了,送你一辆车,就当结婚礼物了。以后好好对爸妈,好好对许宁,一心过好日子。”
许宁“嗯”了一声,一脸喜色:“谢谢大哥。大哥你真好,夏安http://www.hetushu.com有你这样的一个哥哥,真是他的福气。”
夏安接过了钥匙,喜形于色:“哥,我能试试车?”
“去吧,你路不熟,小心点,别开快了。许宁你盯着他,别让他冲动。”夏想拿出了大哥的模样,叮嘱说道。
对严小时话里话外流露出的淡淡的吃味,夏想只好装作没听明白,嘿嘿笑了几声:“这个,这个问题不便讨论,小时表妹有事就请直说,我洗耳恭听。”
而且他还没有李丁山的好运气,因为自己是在暗中帮助李丁山,却是在一点点算计他。
“建远有事,我肯定会二话不说就去帮忙,不过国庆期间确实事情太多,顾不上,我爸妈过来了,要陪他们几天,还有订亲,等等,这么多事情,实在抽不出时间。”夏想就有意拖上一拖,不让高建远觉得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上一次连若菡的事情,他能落井下石,现在又假装若无其事,自己就不能晾晾他,让他也体验一下等待的滋味?就又说,“你替我转告一下建远,就说国庆后,我一定过去见他。”
说白了,人与人之间都是一种互相利用,有时赤裸裸一些,有时含蓄一些,还有时也有感情因素在内,总之,只要大家不是利用完就直接翻脸,就能维持一种平衡。严小时还好,对自己或许多少有点好感,也有点别的想法,高建远就是一个有用则利用,没用就抛弃的超现实主义者,如果不是想留下他将他绳之以法,夏想别说帮他,见都不想见他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