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7章 难得嚣张

夏天成想不明白,砸自己的车,还有不吃亏的?可是他又说过夏安,只好摇摇头。
齐东来一边拿手绢擦汗,一边满脸堆笑:“我听您的,既然夏县长发了话,今天就便宜了臭小子。”扭头一看齐亚南,又换了一脸怒容,“还不快滚!”
一辆车就在转眼之间就被砸了,还是自己砸自己的车,怎么能把人逼得这个份上?夏天成就不忍心,想说夏想两句。
不曾想,见一辆京城牌照的车来燕京,他就想小小地欺负一下,谁知怎么这么巧,碰到的人竟然是夏想?
不等齐东来近前,高海就主动走了过来,和他耳语几句。
齐亚南欲哭无泪,惹怒了偶像先不说,弄不好还得罪一大批人。他也不是有头无脑的富二代,也知道关系网的重要性,现在后悔得恨不得撞墙,一见老爸就哭丧着脸:“爸……”
就是因为抢一个车位,就是因为几句冲突,就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但出动了警察,掀翻了汽车,还让人家老爸动手打儿子,最后儿子还自己砸车,这一连串的变故让人眼花缭乱,又让人大开眼界。原来不知不觉之间,他的儿子夏想,竟然有了这么大的影响力,只需要在前面一站,就能把人吓得又是擦汗,又是低头哈腰。
孙定国笑眯眯不说话,他和齐东来也认识,关系还算可以,不过要是夏想发话,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把齐亚南抓起来。见高海主动出面揽事,他也正好乐观其成。
高海就有些为难,他和曹市长也有来往,私人关系也有,但他也知道,曹市长多半还是看在夏想的面子上,才对他礼遇三分。他对能不能说动曹市长,心里没有一点底。但齐东来的面子也不好驳,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但话也没有说死,只说试一试。
要向夏想示好的同时,也可以乘机表现一下自己,高海就想借机给夏想和曹市长留下好印象,而且许多人看到他和夏想关系不一和图书般的话,说不定对他顺利当上副市长,也大有好处。
许宁和夏安更是看得目瞪口呆,半天嘴巴都合不上。
许宁再看夏想时的眼神,已经多了一些敬畏。
齐亚南倒也有骨气,硬挺着站直了身子,朝夏想鞠了一个躬:“对不起,夏县长,是我的错,我承认。有错就得罚,您说怎么罚我,我绝不说二话。”
夏想原来有这么大的本事?她一直觉得夏想不过是一个副县长,也没多了不起。再在才知道,一个副县长一不高兴,就生生毁了一辆法拉利。
一两百万的好车呀!
齐亚南倒不是发泄,而是今天的事情让他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一个人想要获得别人的尊敬,不是靠耍威风和耍横得来的,而是要靠自身努力赢来的。他的老爸齐东来,在燕市商圈中,也算数一数二的人物,但在一个副县长面前,却低声下气,为什么?
一是因为他不争气,惹了不该惹的人。二是夏想背后有着让老爸敬畏的关系网,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
谁的宾馆酒店还没点事儿?提前做好准备,可以能从容应对检查,将损失降低到最低。
曹殊黧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长裙,蕾丝花边,黑色腰带,红与黑的搭配,更显得她人比花娇。一张如花的玉颜粉嫩迷人,双眼如水,远远看向夏想。
齐亚南痛得脸都变了形,弓着身子,话都说不出来,要不是旁边有警察扶着,早就满地打滚了。
片刻之后,齐东来气喘吁吁地从楼上下来,一路小跑。
孙定国看了高海一眼,没说话,又看向了夏想。
副市长呀……高海梦寐以求很久了。
于是,他对夏天成几人就更加殷勤了。
孙定国和高海也没想到,齐东来竟然是个狠角色,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下得了这么重的手,心里不约而同地想,齐东来是个人物,识时务,反应快,有眼色,不简单。
只是夏想却轻描淡写m.hetushu.com地让齐亚南当一天服务员,真是大大出乎齐东来的意料!
高海看似无意地说道:“孙局,最近市里要对宾馆酒店等场所,开展一场严查严打行动,市局是不是已经开始部署工作了?”
齐东来一脚就踢在他的肚子上,使出了五分力气,踢得足够狠,骂道:“我不是你爸!”
“他是谁?”高海冷笑一声,“你爸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你小子今天差点给毁了,知道不?要不是夏想一向脾气好,为人宽容,他一怒之下,不在你们燕京举办订亲仪式,你说,你爸会不会把你扒了皮?”
齐东来和高海关系不错。
夏想订亲就是一个大好时机,所以他也不再拿拿自己市政府秘书长的身份,早早赶来,打算以私人身份为夏想帮忙。高海猜测,今天前来的祝贺的人,肯定少不了。不说曹市长在市政府也算位高权重,就是夏想让人震惊的关系网,不一定会有什么重量级人物出现。
话一说完,齐东来的身影正好消失在拐角处。他从一对一答中知道,夏想又卖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他在燕市有七八家宾馆和酒店,公安每次严查严打,总能找出一些问题出来,要么罚款,要么停业整顿。
他上前瞪着眼睛对齐亚南说道:“快向夏县长赔礼道歉,然后把你的破车给砸烂了,再拉回家给你当教材!”
齐东来还想说什么,夏想摇摇手:“齐总要是觉得不行的话,那就交给孙局长来处理。”
其实他今天表现得这么嚣张,也是因为觉得市长千金的订亲仪式能在燕京举行,对他来说就是莫大的荣光。而且夏想的事迹他也听说过,对夏想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老爸能找到关系,请夏想来燕京订亲,齐亚南就觉得他的面子又光彩了不少,走路也比平常气势了几分,心里就得意地想,大名鼎鼎的夏县长来燕京订亲,这是多大的荣幸!
高海和孙定国和夏天m.hetushu.com成打过招呼,齐东来热情地招呼他们上楼。
齐亚南转身就走,片刻之后从酒店里面拿了一把消防斧,二话不说,一斧就砍在四轮朝天的法拉利上面。然后就埋头一顿乱砍。
夏想也有点欣赏他的硬气,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敢作敢当就是男子汉,我的意见是,你换上迎宾衣服,在门口当一天服务员,体验一下笑脸迎宾的感觉。”
“啊……”齐亚南一脸惊讶地看着夏想,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最近在燕市炙手可热的官场新贵夏县长!
夏想冲曹殊黧一笑,却不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孙定国见夏想也有意卖齐东来一个人情,心中暗叹一声,觉得夏想有点心软,不必打上一棒再给一个萝卜,但既然夏想也问了出口,他就说道:“国庆后一上班,就会提上日程。”
夏想见状,想了想,没有上前阻拦,也没有再说什么,回头招呼父母先上楼。
年轻的大小伙子,肚子上挨一脚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犯不着送医院。但夏想提出送齐亚南去医院,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意思,不料齐东来却还不肯:“不行,要是别的事,夏县长,我一定答应您。但今天这个臭小子顶撞了您,还丢我的人,我不教训教训他,以后惹出了大事,再后悔就晚了。”
高海在为自己当初英明的决定感慨的同时,心思就又活泛起来。曹市长将要调走的风声,现在市委大院基本上人人皆知。曹市长一走,谭龙接任常务副,市政府就空出一个副市长的名额,如果曹市长在临走之前,大力挺自己一把,再让夏想向陈市长美言几句,以他的资历,应该可以顺利升任副市长了。
齐东来愣住了,他原以为夏想会借题发挥,百般刁难一番,所以刚才才下了狠手,就是想只要夏想满意了,曹市长就好说。万一夏想不消气,就算不临时换一家酒店,得罪了夏想,想都不用想,和*图*书以后会有什么后果。
许宁一直以为夏想待人接物很有礼貌,也知道他脾气挺好,从不发火。没想到今天难得见到他发火一次,还真是动静大得吓人。
夏想看到齐东来的背景明显停顿了一下,知道他听到了谈话内容,就说:“市局什么时候开展工作,应该是机密。”
然后他就找了个机会向曹市长一提,没想到,曹市长一口答应下来,让高海喜出望外的同时,也不由感叹,当年他是为了回报夏想为他出的金点子,才为夏想介绍了几个设计项目,而夏想将设计项目和曹殊黧分享,因此二人才走到了今天。曹市长应该就是看在夏想的面子上,才对他的提议问也没问,就一口答应下来。
孙定国安排好警力,部署好保卫工作之后,也没上楼,就在一楼大厅等候。不多时,曹永国一行五人开车来到。
想想才两年多的时间,就轮到他一个堂堂的市政府秘书长,副厅级干部,要借一个副县长的势,高海也没有感觉有什么可丢人的,官场上,本来就是互相借势,况且以前夏想也算沾过他的光。
齐东来在对夏想暗暗感激的同时,也觉得夏想为人真的不错,有分寸,有眼色,又不咄咄逼人,是个可以信赖的人。
齐东来肥头大耳,一看就是三高人群——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压——他涨红了脸,脸红脖子粗地来到齐亚南面前,大喊:“你个混帐王八蛋!”
齐亚南就认准了一个道理,以后一定发愤图强,要打下自己的一片江山,也要象夏想一样,只需要向前一站,身前身后就有无数人为他出头。即使他一言不发,也有让人畏惧的气势。
夏安了解夏天成的脾气,见他嘴角一动,就知道他想说什么,就小声劝他:“爸,你别多事,哥办事自有分寸。你没见两个大官都不说话,都让我哥做主,那个人砸自己的车,肯定不吃亏。”
他和孙定国的关系也说得过去,但还没有好到每m•hetushu•com次严查都给他透露消息的地步,顶多就是偶而透露一点口风。今天夏想的一句话,可以让他名下的宾馆酒店,至少少损失上百万也不止。
正好遇到了齐亚南惹事,高海就心中来气,自己好不容易帮齐东来求来一个可以认识高官权贵的好机会,他的儿子居然冲撞了夏想,真是眼睛长到狗身上了。他气得直想一巴掌打过去,想了一想,又忍住了,拿出手机打给了齐东来:“老齐,我在楼下,你马上下来一下。”
夏想也没想到齐东来这么狠,上来就是一脚,心中感叹他的心狠手辣的同时,又不得不佩服他会来事。一脚下去,大家又都认识,谁还好意思再说什么?夏想只好向前一步:“齐总,手重了,手重了。不至于,刚才也没有发生多大的冲突,又都是自己人,不打不相识……”又冲孙定国说道,“麻烦孙叔叔派人送亚南去医院!”
齐东来也认识曹永国,不过关系不是很密切。他听说曹市长的千金要举办订亲仪式,就找到高海,想请高海说动曹市长,把仪式安排在燕京举行。齐东来的打算是,他不收一分钱,宁愿贴钱举办仪式也行。
虽然齐东来并不知道夏想的关系网,但刚才高海非常严肃一脸不满地对他指责,就够让他心惊肉跳了。高海的不满就印证了夏想的分量,齐东来做的是酒店生意,可是知道和公安机关处好关系的重要性,他见局长孙定国一脸浅笑地站在旁边,不说话,就是默许了一切由夏想做主,他就恨不得再打齐亚南几个耳光。
夏天成几人呆呆地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齐亚南从听到夏想的名字的一刻起,就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虽然齐亚南也自认认识一些燕市的大小头头,老爸开了几家酒店和宾馆,号称燕市第一酒店巨头,但他平生最佩服嚣张张扬之人。夏想能将市纪委副书记掀翻,他就认定是因为夏想嚣张无比,才能反败为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