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1章 前有市长,后有书记

陈风就介绍他的儿子陈工给夏想认识。
高海的眼睛睁得极大,一向自认还算镇静的他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陈风带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儿子陈工。
夏想一伸手就拉过方格:“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方格,如假包换的北大毕业生!”
高海暗暗叹息,不管夏想凭的是什么,他的崛起已经不可抵挡,幸好自己还是和他关系不错,而他对自己也算恭敬,既然这么有影响力的一个人是自己的朋友而不是敌人,还有什么不值得庆幸的?他忽然又高兴起来,急忙推了夏想一把:“快,陈市长来了。”
陈工是陈风的独子,陈风非常喜爱陈工,也管教甚严。高海认识陈风多年,也只是见过陈工两次。陈工的性格有点懦弱,或许是陈风太过强势的缘故,他见到生人不大敢说话,总是有点畏缩的样子,所以陈风一向很少带他出来。
因为没有接到请柬,身为上级一般自恃身份,没有人愿意不请自来。不请自来的话,证明两点,一是自愿放低身段,不以上级身份参加,而是以亲朋好友的身份参加。二是无比看重和夏想的关系,不怕别人认为参加一个非正式的订亲仪式而自降身份,就是要抬一抬夏想。
夏想就趁机让人上去通知曹伯伯,陈市长前来,必须要出来迎接一下。
陈工看了夏想一眼,有点不想回答,不过见夏想一脸笑容十分真诚,目光清澈,没有任何恶意,就说:“明年高考,打算上北大。不过听说北大太难http://www.hetushu.com考了,我有点担心。”
就是在陈风心目中,对夏想已经不单是简单地拉拢和提携这么简单了,而是他非常认真地将夏想提升到了一个可以互相倚重的高度。一个副省级干部居然看重一个副县级干部的能量?高海不敢相信不愿相信,又不得不相信这样的事实,就算位高权重如陈风者,面对高成松的压力也会大为挠头,未必如夏想一样能从容面对!
陈工一把抓住方格的胳膊:“你真是北大毕业的?哇,你太厉害了。我最佩服能考上北大的人了,能不能传授我一点窍门?”
然而让高海更加大吃一惊的是,陈风下车之后,又等了一会儿,又从车上下来一人,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长得有点瘦弱,戴着眼镜,穿着花格子衬衣,似乎有点不情不愿地跟在陈风后面。
高海现在已经完全认同了夏想的影响力,他虽然依然弱小,仅仅是一个副处级干部,但他游刃有余地周旋于多方势力之间,又同时被多数人赞赏,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了起的成就。陈风屈尊前来,高海就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夏想如果肯真心在他,他的副市长之路将会无比平坦!
夏想清楚陈风的用意,带着儿子前来,既能显示出他不是以市长身份,又给人以他和曹永国私人关系非常不错的印象——夏想急忙大步前去,笑容既热诚又恭谨:“陈市长,没想到您能来,真是让我受宠若惊。您看,也没有www.hetushu.com给你发个请柬,本来没打算惊动太多人……我还是太失礼了。”
陈风呵呵一笑:“行了,我人都来了,你还能现在再写个请柬给我?在我面前,尤其是又不在办公室,就不许说假话套话。”他又看了曹殊黧一眼,“永国生了个好闺女,有福气。不过更有福气的是你,他把闺女养这么大,你这么容易就骗走了,哈哈。”
陈风本来就是天生的演员,表演的水平在市委大院,无人可比。
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没有接我也就算了,也不在门口迎一下,小夏,我对你可是有点意见。”
好在方格虽然耍赖,还是不敢不看陈风的面子,冲陈风笑了笑:“陈市长,我抽空再辅导陈工,行不行?只要他高考时分数过线,我就找我的导师,让他优先录取陈工。”
什么问题?
“真的?”陈工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在哪里?我要马上见他。”
如果是夏想举行正式婚礼,陈风露个面也说得过去,毕竟也有曹永国的面子在。但夏想只是订亲,而且也没有正式向大家提出邀请,前来参加仪式的人,都是自愿而来,没有人接到正式的请柬。也就是说,订亲仪式本来就是一个非正式的聚会,前来参加的人,非亲即友,一般官场上普通的同事关系,是不会来的。
陈风到底是出于哪一种想法,高海不得而知,但他知道,陈风能够前来,给他带来的震憾,比起陈风在市委大楼门前迎接夏和_图_书想,还要强烈得多。因为陈风在市委大楼门前是政治秀,是为夏想打抱不平的同时,也给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看一看,让别人知道他维护夏想之心不变。
陈风点头笑道:“这是实话,我相信。不过小丫头你真不简单,我当时都没有发觉你前后有什么变化,演戏的水平也是一流。夏想,以后有什么事情最好别骗殊黧,她可是厉害着呢。”
高海一下站定,回头一看,他认为的不可能的事情,却真实地发生了,车停好之后,从里面下来的人,不是陈风又能是谁?
曹永国一行人下来迎接陈风,又是一阵寒喧,然后众人簇拥着陈风上楼。
方格以前对自己的北大高材生的身份还是非常引以为荣的,不过在接连受到梅晓琳和蓝袜的打击后,就变得不再敏感了,就有气无力地说道:“夏哥,你又给我找麻烦!要是你给我介绍一个高中女生,我还能提起点精神,现在却是一个高中男生,你这不是害我吗?”
不可能!怎么可能!
夏想没话好说,只好傻笑。
夏想也发现了陈风父子。
陈风陈市长亲自光临夏想的订亲仪式?高海在一瞬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高海就借机和陈风寒暄几句。
陈工对方格却大感兴趣,不肯走,拉住方格问东问西,方格不胜其烦,却又不好驳陈风面子,只好愁眉苦脸地一一解答。
想考北大,挺有志气。夏想就笑着看了方格一眼,又说:“我给你介绍一个北大毕业的高材生给你认识,怎么样?有他指点你,估hetushu.com计考上北大的机会会多一些。”
曹殊黧想起上一次在火车站遇到陈风的情形,调皮地笑了笑:“现在算是真正认识陈市长了,上一次在火车站,您以平易近人的形象出现,我还真没认出来,让您见笑了。”
今天陈风不但光临夏想的订亲仪式,还带领儿子前来,个中意味不言而喻,陈风是想和曹永国结成通家之好!再联想到方部长将儿子放到李丁山身边的举动,高海恍然大悟,陈市长是要让陈工提前认识一下夏想,说不定以后也会仿效方部长,让陈工跟在夏想身边。
陈风见高海亲自作陪,就不免多问了高海几句,高海就说了不少话,将他和夏想之间的关系,经过深加工,告诉了陈风。
陈风点点头,没再多说。
如此说来,陈风对夏想就不仅仅是器重和赏识这么简单了,他为了自己儿子的前途,以后肯定也会不遗余力地提拨夏想。
陈风不太相信地问:“殊黧,你说真话,当时真没认出我,还是假装?”
陈工有点不太愿意和人交往,只是草草地和夏想握了一下手,说了一句“你好”,就没话了。夏想见他一脸书生气,猜测他可能是书呆子类型,喜欢读书,就问:“什么时候高考?打算报考哪所大学?”
夏想……高海微微偏过头看向夏想,甚至有些嫉妒夏想的好运和本事。两年多前他还没有迈入官场的大门,现在才是一个副处级干部,就能撬动原本不易打破的平衡,引得各方势力纷纷关注,对他伸出热情洋溢的友情之手,他凭的是和图书什么?
曹殊黧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开始是真没认出来,后来说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就忽然想了起来,但前面既然没认出来,所以后面我就继续装不认识了……”
一直以来高海都认为,陈风虽然表面上看是不遗余力地维护夏想,但都是出于政治利益的考虑。因为夏想年轻有为,大有前途,而且陈风也非常欣赏夏想的性格和能力,有心拉他一把,以显示他扶携后进,既能落个好名声,又能拉拢夏想为他所用,一举两得的好事,以陈风的聪明,自然愿意去做。但让高海想不到的是,陈风不请自来,甘愿降低身份前来参加他的订亲仪式,这说明了一个问题。
夏想记得以前陈风也说过,他的儿子还在上学,过几年大学毕业后,也想从政,还说要让他儿子跟在自己身边。夏想只当陈风当时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陈风竟然借出席他订亲的仪式之机,出人意料地带着儿子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又惊又喜。
夏想觉得,陈风之后应该不会再有人出现了,就招呼众人一起上楼,高海已经先前一步跟在陈风后面上楼去了,夏想就落在最后,和曹殊黧说话。
尤其是陈风这样的上级领导。
陈风听了,若有所思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和小夏关系这么近,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高海谦逊地说道:“以前向陈市长汇报工作,都是公事,也没有时间谈私事……”
陈风没想到,夏想一句话就帮了他一个大忙,忙笑眯眯地点头:“好说,好说,我替陈工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