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3章 正式订亲

徐德泉话音刚落,雅间的门一响,高海推门出来,一见到徐德泉先是一愣,然后立刻笑着迎向前来:“徐秘书长也来了,惊喜,真是天大的惊喜。来,快到雅间里面就坐,领导们都在。”
徐德泉站在门口,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夏是我看着长大的,有朝气,有干劲,最主要的是才华,这么年轻就能让达才集团设计院的专家服气,我在他这个年龄时,只能用拳头让我的弟弟服气……这一点让我很佩服。”
“市委里面,有事情你可以和陈玉龙商量,他在政法系统,了解情况也方便一些。”高成松摆摆手,显然不愿意再和徐德泉多说,“我现在顾不上厉潮生的事情,就这样……”
陈风几人对徐德泉意外出现,也是大感不解,大家嘴上不说,谁都对徐德泉和厉潮生的关系心知肚明,而且徐德泉一向和曹永国都少有交道,和夏想更是认识都不认识,他突然出现,是什么目的?
讥讽的口气一览无余。
台下的人群中,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五味杂陈……
众人哄笑。
本来还有一个环节,安排双方父母上台讲话,夏天成说什么也不肯上台,曹永国见状只好作罢。也是,在座的都是来头不小的大小领导,又不是正式的婚礼宴会,就算了。
徐德泉嗓子发涩,喉咙发苦,嚅嚅了半天,才声音嘶哑地说道:“原来陈市长、王书记还有方部长都在,看来我今天还真是来对了……”
徐德泉见高成松兴致不高,就识趣地离开了。
高海是市政府秘书长,虽然不是常委,但也是政府里面有分量的人。刚刚他还说没有副厅级,就立马出现一位副厅级的高海,徐德泉明显怔了一怔,瞬间有点失神。
曹永国站在夏天成身边,眼中闪动着喜悦的光芒,小声地和夏天成说着什么。夏天成看着台上的陈风,得知m.hetushu.com他是燕市的市长,而且是副省级干部,第一次面对这么大的官儿时,没有一点害怕,因为陈风的讲话太平易近人了,听得他也是心思翻动,无比高兴。
“小夏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比较讨女孩子喜欢。大家不要小看这个优点,是个男人都想拥有。曹市长的千金,如花似玉,谁都不喜欢,偏偏就喜欢夏想,从这里就能看出,夏想确实不简单。人生有两大基石,事业和爱情,爱情也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环,没有一个贤妻良母,各位想要成功也很不容易,所以今天夏想同志和曹殊黧同志订亲,我以个人的身份过来向他表示庆祝,是因为我希望他在拥有了一个贤惠的妻子之后,在工作岗位上创造出更大的成绩,多为人民做出更大的贡献!”
夏想见徐德泉的嘴脸是说不出来的得意,就微微一笑说道:“本来就是一个订亲仪式,也不值得劳师动众,我和曹伯伯商量好了,本来不想劳烦大家过来的,不过大家盛情难却,都主动前来给我面子,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而且看高海的样子,还是以半个主人的身份招呼他,他和夏想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近了?而且听高海所说,领导们都在?都有谁?
夏想从徐德泉的口气和眼神,看出了一些不屑和轻视,心中闪过一丝不快。
徐德泉坐在方进江的下首,心中泛起苦涩,好嘛,一个小范围的市委常委会搬到夏想的订亲仪式上举行了,夏想的面子可真够大的。随即他又愤愤不平地想,夏想凭什么?他一个上任不到半年的副县长,后台不过是燕市的常务副市长,有什么资格惊动陈市长、王书记和方部长?
徐德泉一来到楼上,发现坐在大厅中的,全是市委市政府一些级别不高的头头,心里就得意地想,老丈人是常务副市长,夏想是副县长,到底m.hetushu.com都是副手,看看前来捧场的都是些什么人?可怜呀,一个副厅级都没有!
陈风笑着点头,一点儿也没有市长的架子。他和李丁山在上面一问一答,俨然如夏想的两个长辈。
徐德泉忽然感到一丝丝紧张,以高海的身份,说是领导们都在,不言而喻,自然都是市委的主要头头了——他倒吸一口凉气,难道真的有市委常委前来给夏想捧场?不可能,怎么可能!
生气过后,徐德泉才意识自己是太看轻了夏想,总觉得是夏想自抬身价,却忘记了三大常委前来,肯定是自愿捧场。他也清楚,三人中除了陈风和曹永国关系稍近一些之外,王书记、方部长和曹永国也只是泛泛之交,基本上可以肯定,能来,冲的就是夏想的面子。
由曹永国出面相请,夏想和曹殊黧一左一右,簇拥着陈风来到台上,王鹏飞、方进江和徐德泉也从雅间中走出,站在一旁向台上张望。王鹏飞和方进江抱着为夏想捧场的心思站了出来,而徐德泉是不站出来也得出来,毕竟陈市长在台上,而且王书记和方部长,哪个不比他分量大?
以前高成松最喜欢别人说他会高升,今天听了却没有一点反应,只是摇了摇头说:“先不要太乐观,谨慎一些好。德泉,市里的动向你也多注意一些。燕市一向不太听省里的招呼,有些人又喜欢自作主张,你多留心,多观察,有什么消息要及时向我汇报。至于厉潮生的案子,我会让古书记从中周旋,看能不能问出一些有用的情况。”
不过一个常务副市长和一个副县长,加在一起,也没有多大分量不是?谁会来?夏想还真会自我安慰,做美梦!
曹永国小声征求王鹏飞和方进江的意见,问他们是不是也上台说上几句,二人都一起摆手,说道:“今天小夏是主角,我们再上去讲话,就成了开会了,变了性质,不去了,hetushu•com只当观众就行了。”
堂堂的省委书记,说出不要上一名副县长的当,放在以前徐德泉肯定会不敢相信,即使现在他不认定夏想有多大的能量,但高成松一脸凝重,没有了以前一切尽在掌握的气势,他也就没敢多说,只是说:“京中那位对您一向不错,您又把燕省治理得井井有条,功劳有目共睹,我想等国庆过后,京中的大会一开,您就会调到京城,高升一步……”
徐德泉说不担心那是自欺欺人,厉潮生和他之间的来往太多,只要厉潮生一松口,如山的证据绝对可以把他打得翻不了身。怎么办?只有求高书记向市里施压,让厉潮生案件尽快结案,将影响降低到最小,不再向上追查,只查到厉潮生为止。
李丁山也笑:“好,大家都听到陈市长的话,今天要是他被我灌醉了,你们可要为我作证,我们刚才已经签定了军令状,二人拼酒,只凭本领,愿赌服输!”
徐德泉就又找高成松,请他出面向市纪委施加压力。按照高成松以前的性格,肯定会直接拿出电话打给市委书记崔向,或是市纪委书记秦拓夫,但这一次,高成松却犹豫半天,最后却说:“这事我不便直接出面……国庆期间我到京城一趟,探探风向再说。最近局势有点复杂,不要上了夏想的当。”
夏想呀夏想,真有你的……徐德泉偷眼看了一眼在一旁微笑不语的夏想,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是得意还是不满?只有一种淡定从容。徐德泉忽然打了个冷战,夏想年纪轻轻,不但人脉极广,还心机深沉,刚才他对他一番敲打,他现在没有一点反击,可见是个极难对付的人物。
官场之上的争斗,就留到官场上去解决好了,非要在别人订亲的大好日子,前来捣乱,不但水平太低,也是城府不深,心机不够!他也就淡淡一笑,说道:“多谢徐秘书长的祝福,我和图书相信我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在上级领导的关照下,在同事的共同努力下,肯定可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以前那个一向镇静自若,从来都是一副胜券在握的形象的高书记哪里去了?他怎么会是现在这样没有自信没有一言九鼎的模样?
又见他一脸尴尬,大为惊慌的样子,众人心里有数,都忍住笑,也不说破,既然来了就是客人,就招呼徐德泉坐下。
就算他和陈市长关系不错,陈市长一向看好他,他又和王书记经常打牌,但他一个订亲仪式就值得陈市长、王书记以及方部长降低身份出席,他也太高抬自己了吧?
剩下的几人,徐德泉并不认识,但从举止言谈上也可以看出,应该是安县的主要领导们——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夏想一个订亲仪式,市里三大常委一起出动,还坐在一起似乎亲密无间的样子,他们以前可是不怎么来往的!
陈玉龙是市委政法委书记,也是高成松的人。
掌声雷动。
心中想着不可能,徐德泉还是在高海和夏想的陪同下,来到雅间。一推开门,徐德泉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差点惊叫出声——雅间之中,市长陈风、市委副书记王鹏飞、市委组织部长方进江坐在一起,谈笑风生,好象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都谁来了?我怎么没见到?”徐德泉见夏想嘴上说得好听,心想你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不下请柬,市里的头头们谁会主动前来?除非他们真的把你当成朋友,看重你,才会降低身份前来给你捧场。
陈风接过话说:“李书记,你恨我就明说,一会儿我们拼酒。现在是小夏订亲,我们私人恩怨,私下里解决。”
随后又请李丁山上台,让李丁山作为主持人,见证夏想和曹殊黧订亲的时刻。
古人杰是省纪委副书记,一向和高成松走得很近,和纪委书记邢端台不太对付,而邢端台和高成松关系疏远一些,自然而然古和*图*书人杰就向高成松靠拢了。
刚刚打击了夏想,以为市委不会有重要人物给他捧场,没想到,自说自话,自己打自己耳光,眼前的三位,哪一个不是重要人物?哪一个不是在市委里面,影响极大分量极重的常委?反倒是他,才是常委中排名最靠后的一个。
徐德泉心中气不打一处来,好嘛,他故意气夏想,故意给他上眼药,结果倒好,人家不但不生气,还当成了祝福来听,真是脸皮够厚。他又不无嘲笑地打击夏想:“怎么今天来的人,好象都级别不太高?按说曹市长在市里人缘还算不错,没有一个副市长以上级别的人来捧场,也真是说不过去,怎么能这样?是不是,夏县长?”
徐德泉立刻收起了轻视之心。
李丁山动情地说道:“当初小夏跟我一起到坝县,后来被陈市长强行调回燕市,当时我很气愤,准备到燕市找陈市长理论一番。不过后来一想,燕市的舞台更大,天地更宽广,应该能让他更好地施展心中抱负。现在看来,我还得感谢陈市长的英明决定,小夏来到燕市之后,成长更快,做出的成绩更大,从这一点上来说,还是陈市长目光远大,高瞻远瞩……”
都是夏想惹的祸!
最后在李丁山的主持下,夏想和曹殊黧交换了订亲戒指,订亲仪式算是正式完成。
一想起厉潮生的事情,徐德泉就感觉如同脖子上套了一道枷锁,随时有可能被别人收紧,他就浑身不自在,心里就更加痛恨夏想,恨不得立刻让夏想丢官下狱,永世不得翻身。所以当他听说夏想今天在燕京举行订亲仪式,心想就过来看一看,给他点颜色瞧瞧,不要仗着有一个常务副市长的老丈人撑腰,就觉得自己有多不起!在燕市这个副省级的省会城市,一个常务副市长还真没有多大的分量。
众人都笑了起来,陈市长果然是陈市长,演讲的水平一流。
陈风首先发表了一番热情洋溢的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