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8章 邱绪峰出人意料的态度

然后夏想又说了史老让他转告的话。
夏想想着,就又急忙说道:“邱县长言重了,我作为您的副手,一直坚定地执行县委县政府安排的工作,也许有做得不够完善的地方,但肯定尽心心力去做了。我和您之间,就算有过矛盾,也只是对工作方法的看法不同,再说在我的印象中,也没有什么事情,值得您说这样的话吧?”
夏想吃惊不小,邱绪峰就算再低姿态,也没有必要以县长的身份,向自己一个副县长低头,难道是出了什么大事?
高老一向乐观,从来都是笑呵呵的样子,他心情不好,难道是和遇到史老有关?也不知他二人之间以前有过什么样的故事?想想史老还真是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人。
国庆过后,夏想正常上班。一到县委大院,就发现众人的笑容多了起来,主动打招呼的人比以前多了数倍有余。夏想不厌其烦地一一回应,心中还纳闷,不就是调整了一下副县长的分工,用得着这么现实吗?他没有多想,来到办公室,又发现办公室整洁干净,水也打满了,沙发也擦了,地也拖过了,甚至茶也泡好了,还冒着热腾腾的热气。
夏想记在了心上,虽然对史老和马万正之间到底有什么隐情也有些好奇,但老一辈人的事情,只要他们不说,还是不要开口相问为好,毕竟有许多事情,可能他们不想再次提起。
就算是订亲仪式上的事情传到他的耳中,以邱绪峰的来历,www.hetushu.com也不至于如此低声下气向自己示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待遇一下提高了不少,夏想笑了笑,刚坐下就听到了敲门声。他以为是办公室主任许梁,就坐着没动说了一声:“请进!”
夏想被曹殊黧古怪精灵的想法逗笑了:“怎么会?看,又胡思乱想不是?她可比你当年小多了。我认识你时,你已经是成年人,她现在可是未成年少女。”
曹殊黧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双手使劲摇晃夏想的胳膊:“你别生气了好不好?要不,你打我一顿?”
高成松是不是倒台,对邱家的影响倒不是很大,因为邱家和高成松关系一般。如果说邱家对高成松的去留并不是十分在意的话,但据说吴家老三吴才江通过运作,盯上了燕省组织部部长一职,就着实让邱家大吃一惊,也让邱绪峰听了,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本来说好国庆期间要和高老见面,商议一下在森林公园开发疗养院和会议中心的事情,但夏想一忙却又没有顾上,就打电话给高老说明情况,正好高老也说心情不太好,就等国庆过后再说。
曹殊黧的眼中溢满了泪水,怔怔地看了夏想片刻:“我相信这一刻,你说的这一句话,是发自真心。”
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高成松肯定要有变动。至于最终的结果是什么,现在还不好说,也许高成松会全面翻盘,也许会被打落尘埃,就看两方势力斗争的http://www.hetushu.com结果了。
和曹殊黧一起送走父母,夏想就陪曹殊黧逛街。本来夏想想一路护送父母回单城市,夏天成不让,让他以工作为重。夏安也不让,信誓旦旦地说他开车水平一流,绝对可以安全地回家,夏想只好随他们。
曹殊黧一下子树后跳了出来,一伸手就揪出了夏想的耳朵:“你敢?你要敢再打别的女孩的主意,我告诉连姐姐,让她回来收拾你。”
夏想感觉怎么天气这么热,脸上好象有了丝丝汗珠,他就故作惊讶地说:“了不得,我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想法,怎么就被你发现了?”
“去,谁是小孩?我早就是大姑娘了。”曹殊黧眼睛一转,想起了什么,取笑夏想,“说到小孩,我倒是想起了一凡妹妹,你说,你看到现在的一凡妹妹,会不会想起当年的我?”
小丫头其实真真假假,还是在考验他,又怕他难堪,才又自说自话,收了回去。夏想就一阵感动,将她抱在怀里,说道:“我说过,你是最漂亮的一个,一直都是,所以我才会娶你为妻。”
曹殊黧立刻满面飞红,捂着胸口:“不许看,大坏蛋。”
回去的时候,夏想就和马万正同行。路上,他先是向马万正转达了单士奇的问候,马万正听了,只是点点头:“我知道了。”
邱绪峰的姿态是出人意料的低,他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冲夏想微一点头,说道:“夏县长,以前的事情,我有做得m.hetushu•com不对的地方,如果对不起你,你尽管说出来,是我的错误,我都会诚恳地接受你的批评。”
夏想假装想了想:“好,打屁股。”然后又贼笑两声,“回家脱了衣服打……”
夏想摸了摸她光洁的脸庞:“其实在我眼里,你才是最漂亮的那一个,永远都是。”
不过让夏想奇怪的是,他注意到马省长有好几次想找史老说话,却被史老摇手制止,直到最后,史老也没有给他机会单独相处。临走的时候,史老又拉住夏想,语重心长地说道:“小夏,好好走好每一步。从现在开始,要注意好保护自己。”史老话里有话,显然是指今年秋天燕省变幻莫测的局势。
曹殊黧噘着嘴,弯着腰,一脸不服外加生气的模样,娇憨之态,无法用言语形容。
曹殊黧被夏想一吓,下意识地双手放在身后,想要挡住屁股,却发觉上当受骗,顿时娇呼一声,抬脚就踢夏想,却被夏想一把揽在怀中……
马万正听了,久久无语。最后长叹一声,说道:“也只能如此了……”
门一响,进来的居然是邱绪峰。
“你真气人,怎么不早说?”夏想假装大怒,“上当了,我以后再找女朋友,得先问清楚,让不让动手动脚。不让动的话,坚决不谈恋爱。曹殊黧,你就是一个浪费了我的青春的坏丫头!”
“好可怕,那我还是不要嫁给你了。”曹殊黧紧绷着小脸,无比坚决地说道。
国庆期间,他回了一趟京城和-图-书,想了解一下最近燕省的动向,却打听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燕省政局可能会有巨变!
如果是因为连若菡的事情,自然另当别论,但夏想才不会主动说出来。他猜不透邱绪峰的来意,就只有等他自己亲口说出。
女人都爱听好话,曹殊黧也不例外,顿时双眼放光,喜笑颜开地说道:“骗人!”然后又低头,用脚在地上划了一个圈,“明知道你说的是假话,不过我听了还是很开心。哎,你说连姐姐和我,到底谁更漂亮一点?”
邱家在京城的势力范围在国务院和人大一块儿,邱家上层的人隐隐透露出一点口风,说是可能高成松要动一动,具体怎么安排,京城还没有达成共识,居然争吵很是激烈,维护高成松和反对高成松的人,分成两派,各不相让。不过听说在燕省一个关键人物递交大量的证据之后,原先中立的人,也转向要对高成松问责。
必要的姿态还是要有的,夏想急忙站起来,笑:“邱县长,您有事的话,一个电话我就过去了,何必亲自跑一趟?”
“未成年少女最无知,才好哄骗,所以……”曹殊黧拉长了声调,一转身跑到一棵大树后面,声音从树后传来,“所以你现在就对她灌输你是男人中最好的一个的思想,正好实施你的少女养成计划,对不?”
订了亲,夏想和曹殊黧名义上关系更进了一步,实际上二人都没有太大的感觉,夏想就拉着曹殊黧的手说:“你现在就是我的未婚妻http://www.hetushu.com了?有点不太相信,怎么感觉你好象还是小孩一样?”
“不行,不让看,不让动。”
邱绪峰却有口难言,有苦说不出。
夏想刚一愣神,曹殊黧就又咯咯地笑了起来:“我随便说说,逗你玩玩,你还真以我有这么无聊?”
“这么一说,好象你还是一个心底善良的大灰狼了?”曹殊黧一转身,抱住的夏想的胳膊,又说,“不过说实话,一凡妹妹真漂亮,我觉得我象她这么大的时候,肯定没她漂亮,也没有她成熟。”
“你以后嫁给我,就得随便我看,随便我动手动脚。”夏想嘿嘿坏笑。
“不行也得行,你得履行妻子的责任。”
至于只能如此什么,马万正没有了下文,夏想也不方便再问。
夏想郑重点头。
夏想可不愿意逗她流泪,就特意发坏,向她胸口看了一眼:“好象大了不少……”
史老又看了远处的马万正一眼,又说:“还是你替我转告马万正一声,他的事情不用担心,我老了,没有太多的想法了,只要丁山能有前途就心满意足了。”
夏想伸手抓住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手心:“你的小小脑袋瓜,总爱想来想去,不想我的好,我哪里有那么坏?一凡现在正是青春少女最爱幻想也是最容易走入误区的时期,我作为她的大哥哥,给她一种正确的引导,总好过让她以身尝试去早恋好吧?”
前一句话夏想听了心里还感觉不错,后一句话就让他如同吃了一大口馒头,将嘴塞得满满的,噎得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