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2章 强江海的不满

盛大如果说夏想没组织性没纪律性,就会立刻和夏想拉开距离,但他说被夏想遗弃,反而以玩笑的方式,委婉地表达了不满,夏想就对盛大又高看了一眼。
“应该问题不大。”夏想故作神秘地一笑,“景县的新县长马上就要走马上任了,江天江县长,你也应该听说过他?”
强江海听了心里不是滋味,邱县长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一直以来,自己对他差不多是言听计从,可以说是他在安县最得力的助手,现在倒好,他和李丁山、夏想越走越近,明显要是把自己甩到一边的架势。
夏想明白盛大是担心自己和邱绪峰走近,而将他架空,就对盛大报之一笑,让他放心。
当他放下身段,主动向李丁山、夏想示好之后,就感觉全身轻松了许多,不必再担心李丁山对政府事务指手画脚,也不用提防夏想算计他什么,现在各司其职,都把手中的一摊工作做好,把安县经济提高上去,才是正理。
“也不什么正式会议了,就是邱县长找李书记汇报工作的时候,正好我在,然后又请梅书记上来,大家简单说了一下情况……”夏想也没隐瞒,简单说了说会议的情况,重点还是落在了邱绪峰的态度上,“不管邱县长出于什么考虑,他做出了让步,摆出了姿态,我们就必须配合,要不就显得我们不能顾全大局,没有度量,是不是?”
会上,邱绪峰慷慨激昂地发http://www.hetushu.com表了一顿演说,大意是,他决定在短时间内将安县的经济提高一个台阶,需要大家的通力配合,然后又将李书记、梅书记以及他和夏想四人的碰头会的情况通报了一下,最后请大家畅所欲言,发表看法。
邱绪峰冷笑,何止是不善长,根本就是一窍不通!从内心深处来讲,他实际上一点也看不起强江海,要能力没能力,要头脑没头脑,除了能被人当枪使之外,简直就是官场上的小丑。有时候邱绪峰也对自己和强江海走得这么近感到羞愧,自己堂堂一个太子党,却和这样一个跳梁小丑天天在一起,太丢份了。
“邱县长,我有意见,不能太推举了夏想,担子都让他一个人挑了,怎么能突出您?突出政府班子的集体荣誉?我觉得他太年轻了,还是不妥。”强江海大为不满地说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冲突,就有矛盾,还好,李丁山性子并不是特别强势,也有容人之量。夏想虽然绵里藏针,但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他们二人都有顾全大局的气量,和他们合作,反而和一些没有城府的人合作,更有前景。
出了邱绪峰的办公室,强江海心中还是愤愤不平。想要过河拆桥,好,我这个桥在你还没有走完之前,就自己先断了,看你掉到水里的时候,能不能知道我的重要性!
强江海听出了盛大对夏想www.hetushu•com的维护之意,还不死心,就问夏想:“夏县长是不是也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重了一些?”
以前他总觉得夏想是李丁山打入政府班子的钉子,就是为了夺他的权,争他的利,所以他一开始就对夏想有抵触心理,就想冷落他,排挤他。再后来出了梅晓琳事件,他就更看夏想不顺眼,就认为夏想就是他的克星,一出现,就处处和他作对。直到连若菡事件之后,邱家被吴家闪了一下,他才慢慢冷静下来,静心一想,忽然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盛大没招了,只好认输:“好,我败了,不跟你斗嘴了,说说是个什么情况,邱县长好象态度大变。还有你们四人会议是怎么一回事,也不叫上我,我怎么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
这一句话不轻不重,却正好击中强江海的痛处,他支吾说道:“我,我确实在经济方面不太善长……”
夏想呵呵一笑:“感谢县委县政府的信任,给我加了重担。既然组织上信任我,再重的担子我也得挑,是不是?再说也是邱县长看我年轻,身强力壮,所以给我多加了工作,也是觉得我抗得住。我个人的看法是,担子不重,再重的担子,只要能把安县经济搞上去,我也不怕。”
盛大被气得笑了:“我还想问你夏县长有何指示?好嘛,攀了高枝,就把我这个老朋友给扔到一边了。”
强江海没想到邱绪峰和*图*书开口就说散会,本来还想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一句话就噎在胸口,生生憋了回去,差点背过气去。
李丁山和夏想,其实也有夺权的心思,但也不是说想把他完全架空,也不是就是只为夺权而夺权,只是因为政治理念不同,对安县经济的侧重点看法不同,从根本上讲,只是和他有执政理念上的冲突,并不是说非要把他排挤在外并且彻底架空。
“但愿如此。”梅晓琳不经意看了夏想一眼,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又摇摇头,“算了,你还是去忙你的吧。”
强江海第一个发言:“邱县长,本来城建是我分管的一摊儿,现在归了夏县长,我个人表示服从组织上的决定。但夏县长一个人负责度假村就已经忙不过来了,他再负责三石风景区内的扩建工作,是不是有点担子太重了?我觉得完全可以分一些工作给别的副县长来做,比如说盛县长……”
几名副县长有意见也得敢提才行,李书记对夏想的维护有目共睹,现在倒好,邱县长也是不遗余力地推举夏想,他们想反对,也得有资格才行!一听到散会,几人就二话不说,忽啦一声走得干干净净,也好落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盛大眯着眼睛看了夏想一眼,眼中有疑问,也有一丝担忧。
邱绪峰就厌恶地摆了摆手:“不要背后说别人坏话,夏县长有能力,能拉来投资,人脉又广,他不挑重担谁来挑?江海,你如果能拉来投资m.hetushu.com,能为安县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我也会给你加上重担。”
“三水风景区?可行吗?”盛大表示怀疑,“三水风景区可是一向视我们为竞争对手,就算我们肯,他们也未必有这份气魄。”
夏想回到办公室,不一会儿就接到通知,要召开政府常务会。
“话不能这么说,都是为了革命工作,可不能非要分一个亲疏远近。”夏想就故意打马虎眼,气气盛大。
以前强江海和他走近,是因为他看重了强江海的刺头脾气,可以被他当枪使,现在他布好了局,正准备大干一场,强江海还不识趣,跳出来继续用以前的眼光看待问题,他就觉得在政治智慧和大局观上,强江海和夏想相比,差了不是一个档次。
意思是,我们之间的内部的交流,就没有必要让你知道了。
不叫小夏县长而直接叫夏县长了,强江海才听出来邱绪峰对夏想称呼上的不同,他也看出了邱绪峰对他不如以前热络了,心想现在和夏想走得近了,就想过河拆桥了?他心中不满,也不好当面表露出来,就点头说道:“那好,邱县长,那我就先去忙了。”
“当然是了。”盛大对夏想没有瞒他十分高兴,一拍桌子说道,“谁愿意天天斗来斗去,多累。坐什么位置说什么话,既然我们身在其位,必须要做出实事给老百姓造福,做出成绩给上级领导看,要不,我们还不如回家种地。”
邱绪峰带头鼓掌:“说得好,夏县和图书长有能力,又有决心,不愁做不出成绩。既然大家没有什么意见,事情就这么定了。好了,散会。”
盛大先是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水,才不慌不忙地说道:“邱县长的安排已经非常合理了,夏县长分管城建和旅游,三石风景区和度假村本来就是他的职责范围。当然,度假村是我申请立项的,我也有义务随时关注工程进展,我也早和夏县长商量好了,我们携手合作,各司其职。”
邱绪峰一脸平静地看着强江海,心中却另有盘算。
夏想和盛大来到他的办公室,没有样子地先坐在沙发上,笑问:“盛县长有何指示?”
到底是县里,要是在市里,怎么会这样的人的位置?邱绪峰不耐烦地说道:“好好管好你的一摊子事情,别想那么多。只要认真肯干,不管做什么工作,都会出政绩。”
夏想不说话,他知道盛大有话要说。
夏想很高兴盛大也有直爽的一面,就不再绕弯,直截了当地说了他的打算。首先,度假村是第一要事,要全力以赴地开展各项工作。其次,三石风景区的扩建也进行了大半,争取在冬天来临之前,完成主体工程,剩下的工程量,可以慢慢修补。最后,可以考虑明年和三水风景区联合宣传,做一系列的推广活动,名字就叫“山水相连心相连”。
散会后,夏想和盛大走在一起,强江海就跟着邱绪峰进了他的办公室。
强江海比以前聪明了?夏想暗笑,很直白地挑拨离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