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6章 合作的长久之道

高晋周眼光复杂地看了高老一眼,见他谈笑风生,浑然不着痕迹的样子,心中佩服,真正达到了一定境界的人,举手投足间不带一点做作,让人时刻感到如沐春风,才是真正的高人风范。
高老的话掷地有场,夏想听了也是微微动容。
想到森林公园,夏想忽然意识到,安县现在还没有一个象样的公园,县城的居民平常也没有什么休闲娱乐的地方,景区虽然不错,但毕竟要爬山,如果修建一处景致不错的公园,也能给老百姓带来切实的好处。
他不好意思地嘿嘿地笑了起来:“那个,那个,留点虚名……就叫子高公园就挺好。”
高老伸手压了压:“坐下,别客气。我敬你,是因为你出钱修建了休闲广场,方便了市民,改善了环境,这是一件值得表扬的大好事,必须敬你。”
森林公园现在已经成为燕市的一景,吸引了无数市民前来观光、休闲和放松,而且公园之内空气清新,环境幽雅,可以静心可以游玩,如果再建成疗养院和会议中心,除了对外接待省直和市直的大型会议之外,疗养院也可以对普通市民开放,有钱有闲的时候,也可以在森林公园小住几日,彻底放松心情,也有利于身心健康。
安县本地原有的饭店,满足当地人的口味还可以,但对越来越挑剔的市民来说,还是差了一些火候。楚子高出资兴建一所公园,是公益性质不假,但也不能让他无偿奉献,再说,他投资饭店不但可以获得回报,还可以带动当地的经济,是一举数得的好事。
看来,要向父亲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高晋周甚至想,如果父亲从政,现在差不多也能进到中枢了吧?
楚子高倒也老实,尴尬地笑了:“高老别夸我了,我受之有愧。我当时修建休闲广场,也是和市里达成的协议,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自己的生意,可不是出于什么高尚的目m.hetushu.com的。”
有了政绩,他又有关系网,还会没有前途?
楚子高惊惶失措地站了起来:“高老敬我,不敢当,可不敢当!再说,我没做什么值得高老敬酒的事情吧?”
而此时,正是打开市场的最佳时机。既然楚子高开口就愿意投出100万,也是算在自己的面子上,自己就不能不给他回报。否则光凭人情维系,人情总有用完的时候,只有大家有来有往,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才是真正长久的合作之道。
“出发点是不是高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出来的事情,对老百姓有利就好。就象当官之人,在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同时,谁也会想到要有政绩,要落个好名声,要给上级领导留下好印象,等等,有谁敢自称他当官全是一心为民,不为自己谋福利?现在不是出现圣人的时代了,所以说老楚,你做出了好事,虽然也有利己的一面,但同时又有利于别人,就值得我敬你一杯。”
高老听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看向夏想时,眼中就多了一丝玩味和调侃。夏想知道高老是在笑他和曹殊黧的恋爱往事,就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感叹道:“当年脸皮太薄……不过想想,脸皮薄也是有好处的,至少给人的感觉比较真诚。”
“想,当然想。”楚子高连忙说道。
楚子高喜出望外,夏想为他出过的主意,还没有一个不成功的,没想到,自己本想做一件不图回报的好事,夏想还是处处为他着想,就又给他出了一个金点子。
高晋周在一旁微微感慨,怪不得夏想有人脉,他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不做杀鸡取卵的事情,关系再好,有人情来往,既要动之以情,也要许之以利,才是长久之道。而且他还不会和一些贪官一样,动不动就吃拿卡要,还要替投资商想方设法地赚钱,谁不愿意和这样的官员合http://m•hetushu•com作?
楚子高忙喜笑颜开地坐下,一边殷勤地倒水点烟,一边讲起了夏想以前的事情。当然,楚子高是聪明人,讲起故事来,不但绘声绘色,还该夸张时夸张,该突出重点时就突出重点,但有一点,绝对掌握分寸。
楚子高不知道高老是谁,但他知道,能让夏想作陪并且恭敬的人,没有一人不是大人物,就诚惶诚恐地看了夏想一眼。夏想就笑:“看我做什么?高老让你坐,你就坐。让你讲,你就讲。不过,别信口开河就行。”
高老对楚子高的过度热情有点好奇,就多问了一句:“小夏,你认识楚老板?”
“认识,何止认识,楚老板也算是我的半个媒人。”夏想可不知道楚子高的患得患失的心思,就笑着将他和曹殊黧因为设计休闲广场项目,而越走越近的事情一说,“当时,楚老板对我和殊黧之间的感情,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
设身处地地想一想,高晋周心道,就算他是商人,也愿意和夏想合作。不说他的品行让人放心,就是他让人称道的商业眼光和敏锐的市场切入点,即使夏想不是政府官员,也会被商人们奉为上宾。而现在他既然是政府官员,集众多优势于一身,想不出政绩都难。
一个副县长大言不惭地说要如何如何,将置县长和书记于何地?更何况,他连常委也不是。
夏想呀夏想,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到了中午,夏想就请高老和高晋周一起到森林居用餐。
楚子高激动得一饮而尽,脸红地说道:“惭愧,让高老一夸,我更加无地自容了。想想这些年,我也赚了不少钱,但没有做什么好事,连捐款也很少,还是太自私了。上次佳家超市的冯总就为安县捐了一万套桌椅,是个有良知的企业家。夏县长,我也要捐款助教,我捐100万。”
随着安县旅游热的升温,再有景和-图-书区的扩建,尤其是度假村的兴建,安县的经济会稳步发展,说不定还会大步迈进。一旦度假村建成,销售前景大好的话,前来安县度假休闲的人越来越多,不再分什么旺季和淡季,而是始终兴旺,到时候,对饭店的要求会越来越高。
不过高晋周心里喜欢,呵呵一笑,拍了拍夏想的肩膀,说道:“马省长对你也是十分赏识,有可能的话,你就找个合适的时间转告马省长,就说我请他吃饭。”
夏想也笑:“好,都答应你。不过我的话还没有说完,100万投资一处公园足够了,安县是小地方,公园的面积不用太大,而且安县的建筑材料和人工费用都便宜不少。不过我的建议是,你投资150万左右,修建一个开放式的公园,里面有绿化有山水,还有停车场,当然要划分开来,不能影响行人,然后再在公园中显著的位置,开一家酒楼……”
在夏想的远景目标中,安县的经济腾飞,指日可待。
高晋周越分析,越觉得夏想光彩夺目。现在他才终于明白,别看他坐到了副省长的宝位之上,但比起父亲高老来说,眼光还是差了不少。高老一见夏想的面,就认准了夏想有前途有作为,而自己经过一番波折之后,才认准夏想的能量。相比之下,还是父亲的眼光老辣。
夏想摆摆手:“捐款助教现在已经步入正规,暂时不需要了。我倒有一个建议,你想不想听听?”
高老也被楚子高逗乐了:“既利人又利己的事情,理应大力支持。留名没什么不好,许多大企业家捐助大学图书馆,不也是以他们的名字命名吗?老楚,大方点,别不好意思。”
“安县没有一个可供老百姓晨练、休闲的公园,是一大遗憾……”夏想有意试一试楚子高。
当然,既然当了官,坐上了这个位置,就要时刻将老百姓放在心上,要一心为他们着想,在尽可能的情况下,hetushu.com多做实事多办好事。不说有什么“心存报国志,俯首勤工作”豪言壮语,至少也要做到为民办事的一颗公心。
又谈论了一些话题,终于到分别的时候,高老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夏想拉到一边,低声问道:“小夏,你和史老关系如何?”
高老却想起了什么,忽然端起酒,向楚子高示意:“来,老楚,我敬你一杯。”
“行,没问题。远景集团能出资兴建森林公园,我没有那么多资金,也没有这么大的魄力,但出资为安县人民修建一个小公园还是能出得起钱。100万够不够?不够的话再加。”楚子高难得也大方了一次,说话的时候也是毫不含糊的口气,“这一次不提任何要求,不求利益上的回报,只希望公园落成之后,能以我的名字命名……”
到森林居吃饭的时候,正好楚子高也在,他就高兴地招呼夏想几人。
打定了主意,夏想就决定抽时间研究一下,提上日程。
马省长现在在省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在省政府里,排名第三,说话也极有分量,比起他可是强太多了。如果能和马省长走近,也是一个难得的宝贵的机会。
高晋周笑了:“我倒觉得,你现在给人的感觉也非常真诚,尤其是你说话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十分诚恳。”
高晋周表了态,夏想就点了头:“一定,一定。”
楚子高忙不迭地点头说道:“夏县长的点子全是金点子,我完全照办。”
同时,夏想也有理由相信,齐氏集团进军安县,就算一开始是抱着向他靠拢的心思,不指望赚钱,但他们到了安县之后,目睹了安县飞快地发展,肯定也会敏锐地发现更多的商机。还有私矿改造之后,正准备扩大经营,也会招收更多的工人和技术人员,他们以后有了钱,都是不可忽视的消费大军。
夏想无心的一句话,让楚子高听到耳中,乐在心里,终于悬着的一颗心放到了http://m.hetushu.com肚子里,原来夏想对他还是一样看待,没变——没变就好,他感慨万千,可不能失去夏想这个前途无量的朋友。
夏想的话暗示的意味很明显,马省长提出来的建议,一旦真正实施的话,他肯定会大力支持。而且夏想的言外之意也在说,如果可能的话,他可以暗中为他和马省长牵线。
高老对夏想和曹殊黧的往事颇感兴趣,就问楚子高:“楚老板忙不忙?不忙的话就一起坐坐,讲讲夏想的往事。”
楚子高是事后才知道夏想订亲一事,懊悔得不行,埋怨夏想不通知他一声,太把他当外人了。夏想就解释一番,还是不能打消楚子高心中的疑惑,他总觉得夏想要冷落他,正愁找不到机会和夏想再走动走动,没想到,夏想又请人来吃饭了,他就喜出望外。
夏想就希望,疗养院和会议中心建成后,能带动休闲经济,让老百姓也体会一下休闲放松的生活方式。现在人生活得太累了,几乎都在前半生拼命挣钱,后半生再用拼命挣来的钱,治病。要养成一种良好的生活习惯,劳逸结合,懂得养生之道,也是一件大善之事。
森林公园对改善燕市的气候和环境,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可以说,远景集团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现在燕市的百姓一提起森林公园,差不多都知道是远景集团的公益事业,虽然说公园也收门票,但收费不高,大家都能够理解,毕竟在燕市这个干燥少雨的城市,维持森林公园内巨大的草坪和湖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夏想也端起酒杯:“别客气了,老楚,高老敬你,干了。”
说实话,每一个为官的人,不管进入官场的动机是什么,也只有到一定位置的时候,才有资格说为国为民的话,所谓在其位才谋其政。他现在才只是一个副县长,不是县长也不是书记,真要说出什么官面堂皇的大话,不但会被人批为不懂事,还会被人耻笑不懂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