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7章 上课

齐亚南点头称是,显然,楚子高也给他上了一课。
楚子高自然也看出了齐亚南对他的轻视,不过也确实是自身分量不够,也没有多想,更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满。夏想看在眼里,对齐亚南说道:“亚南,你上次穿着迎宾服,当了一天迎宾,有什么收获和感想?”
当然齐氏集团是看不上一个县级市场的,就算招待所每年能有几百万收入,在齐氏集团旗下,也不值一提。不过能赚钱总比赔钱好,齐亚南就兴冲冲地来找夏想,就想拍板定下此事,以免夜长梦多。
“夏县长,最近有空吗?还是想和您谈谈。”齐亚南的声音传来,透露出一股热切和讨好之意。
夏想也明白他的心思,就说:“别急,慢慢来,等你再壮大之后,就有了底气。当然,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保持一颗平和之心,才能始终不断地前进。”
“小有小的好处,大有大的弊端。”夏想插话说道,“所以不要小瞧许多规模不大的公司,他们也许表面上没有大型企业光鲜,但他们一样过得非常滋润,甚至生存能力比大型企业还要强上许多。亚南,你只要放下偏见,学习所有人的长处,才能不断的进步。”
夏想也理解齐亚南的心思,觉得齐氏集团也算小有影响的集团,齐东来为人还算不错,齐亚南也能接受正确的引导,就说:“好,我们就先达成口头协议,过几天你再到安县,拟一个详细协议出来,最后提和-图-书交邱县长过目,没有异议的话,就可以签合同了。”
不多时,齐亚南赶到,他对夏想选择在森林居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饭店见面,感到不解,不过也没敢多问。
“不用,正好介绍给你认识一下,齐亚南,齐氏集团的接班人。”
见高老欲言又止,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夏想有心安慰,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好在高老只是恍惚片刻,就又开朗起来,哈哈一笑,向夏想一挥手:“小友,就此别过,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我找黧丫头设计出来图纸,尽快动工开建疗养院和会议中心。”
夏想就介绍楚子高和齐亚南认识,齐亚南淡淡地和楚子高握了握手,听说他是楚风楼的老板,只是“哦”了一声就没有了下文。也许齐亚南也听说过楚风楼,但他肯定不会放在心上,更不会记在心里。在他眼中,楚子高还真不算个人物。
楚子高有点纳闷:“夏县长,是谁?需不需要我回避一下。”
夏想送走高老,又和楚子高坐了一会儿,商讨了一下兴建公园和开办酒楼的细节问题,正说话时,电话响了,是齐亚南打来的电话。
齐亚南高兴地说道:“以后由我亲自负责安县招待所项目,到时也少不了麻烦夏县长。”
夏想见高老神情紧张,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慌乱,心想高老久经风霜,还有不安的时候,可见史老对他的影响之大,就说:“我最和图书早是跟随李书记到坝县当他的秘书,而李书记是史老的女婿……”
夏想谦逊地说道:“谈不上什么功劳,就是以前替李书记带过几次话,我觉得我也没有起太大的作用。”
齐亚南……夏想想了想,也觉得是该和他谈谈了,又看了楚子高一眼,心中就有了主意,说道:“也好,那你来森林公园的森林居找我。”
高老一脸惆怅,愣了愣:“我明白了,明白了,他对你也是另眼看待,当你是晚辈。李丁山和史洁复婚,你是不是也有功劳?”
齐亚南一愣,不知道夏想旧事重提是什么意思,就说:“要懂得尊重每一个人,要微笑,要心平气和,还有……”
夏想满意地笑了,齐亚南性格有好的坚强的一面,也拿得起放得下,所唯一欠缺的就是一种平等的心态。如果没有一种和人交往时,让别人都能感觉到,受到了尊敬的端正的态度,就没有办法走得更远。许多家族企业只能传承两代甚至一代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只因不注重富二代的素质教育,个个仗着老爸有钱,傲慢加自高自大,最终在和人交往中,被人厌恶。做不好人,就做不好事,家族企业就慢慢消亡了。
然后讨论齐氏集团承包县委招待所的具体事宜。
“我明白了,夏县长,谢谢您的指点,我决定,还是要跟您合作,因为我觉得,要向您学习的地方有很多。”齐亚南恭恭敬敬地说道。
虽然他现在也hetushu.com算小有身家,说是千万富翁也不夸张,但和齐氏一比,还是差了太多。一听齐亚南要主动过来找夏想,他对夏想的佩服,就更是一发不可以收拾了。
齐亚南心服口服,上次夏想让他当一天迎宾,他并没有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夏想和身为省委常委的副省长都关系良好,却又和楚子高也能打成一片,这才是左右逢源的风范。
“那辆法拉利我已经大卸八块,放在我的房间里,随时给我警醒。我决定了,夏县长,以后不管您怎么批评我,我都接受。”齐亚南的态度非常端正,一本正经地说道。
三人又坐下,边喝茶连说话,说着说着,齐亚南就说到了森林公园的环境不错,如果能在森林公园里盖一栋别墅,每年过来住一段时间,也是一种放松。可惜的是,森林公园是远景集团的产业,不对外。
齐亚南也明白了夏想的用心,就是不让他轻视任何一个人,尤其是夏想郑重介绍的人,肯定都和夏想大有关系。他深入一想,还是觉得自己浅薄了,如果楚子高不值一提,夏想也不会特意介绍给他认识,以夏想的水平,也不会结交没水平的人。
楚子高忙不迭答道:“没关系,没什么,齐总毕竟是齐氏集团未来的掌门人,和你相比,我不过是荧火之光。”
楚子高搓着手:“那个,那个我和您没法比。我一个南方人,在北方打天下,本来就不容易,能有今天,就是靠得谨小和_图_书慎微。”
齐亚南准备充分,详细分析了市场前景,对安县现在各种投资项目带来的影响,都考虑了进来,而且他对安县的前景,也是非常看好。同时他也承认,一开始他认为承包招待所后,肯定赔钱。但经过详细研究和推论之后却发现,在几个大型投资项目的带动下,安县的经济在秋天会进入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由此带来的辐射效应,完全可以让招待所赢利。
“一定要介绍和我认识一下,夏县长,替我多美言几句,要是能和齐氏有什么合作的机会,就更好了。”楚子高迫不及待地说道。
夏想就笑楚子高:“行了老楚,好歹你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了,要矜持一点,别动不动就激动……”
齐亚南的脸色确实不太好看,他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这样说他,让他下不来台。他脸色变幻几次,终于平息了内心的冲动,转身向楚子高说道:“楚总,不好意思,刚才我有失礼之处,请多多包涵。”
高老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算了,既然他不愿意旧事重提,我也就不再烦他了。有机会你再见到史老的话,就替我向他问好好了,别的话……也不说了。”
楚子高张大了嘴巴,他和夏想认识时间也不短了,从来没有见过夏想这么严厉的时候,而且对齐氏集团的接班人说话的语气,好象教训一个小学生一样,他就担心齐亚南会当场翻脸,转身走人。
“你只是当时受到了启发,过后就忘,其和图书实还是没有真正的吸取教训。亚南,你要想和我合作,想走进我的圈子,有一个要求你必须记住,就是你在外面不管对别人如何傲慢,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只要是我介绍给你认识的朋友,你必须慎重对待!”夏想的口气很严厉,有点呵斥的意味,“不管他是谁,有没有社会地位,只要我介绍给你,你就当他是朋友,就平等对话。如果做不到,就请现在离开。”
“下定决心了?”夏想却没有楚子高想象中的惊喜,他还是一脸平静地看着齐亚南,仿佛齐亚南是走是留,根本无关紧要一样,“可要想好了,别反悔。如果忍受不了我批评你,就早说。”
“齐东来的儿子?”楚子高吃了一惊,声音中就有点小小的兴奋。他做餐饮业多年,自然知道鼎鼎大名的齐氏集团在燕市餐饮业的位置,可是重量级的领军人物。能够认识齐亚南、齐氏集团未来的接班人,对楚子高来说,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夏想见齐亚南也确实有点眼光,也就没有瞒他:“远景集团即将在森林公园内开发疗养院和会议中心,一旦建成之后,森林公园将会成为燕市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活动场所。”
齐亚南见夏想接受了他,也笑了,他又重新问了问楚子高的楚风楼和森林居的情况,得知楚子高只靠三四家饭店就坐拥了千万身家,也是吃惊不小,说道:“想不到你的饭店这么赚钱,投入和产出比可是比我们高出很多,赢利能力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