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2章 步步陷阱

高建远不解:“我们的优势在于有地皮有项目,有规划书有政策,等等……”
严小时脸上的红润加深,白了夏想一眼,嗔怪说道:“什么话?好象你对我真有想法一样?再说你都是订亲的人了,要注意自己的形象。”
当然,真正的资金来源,帐目上也不会显示,高建远才不会傻到让严小时知道他的起始资金究竟是怎么来的。但真实帐目还是记录一些资金的流向,夏想也隐隐能看出一些问题。如果将这个帐目拿出来的话,完全可以让领先房产破产。
夏想嘿嘿一笑:“我当然注意自己的形象,一不偷二不抢三不调戏小姑娘,是个遵纪守法的公民……”
夏想的暗示很明显,就是说要将领先房产卖掉,骗对方上当。
以他对高建远的了解,高建远最想要的结果就是,将领先房产出手,套现一大笔资金最为上策。现在的高建远,恐怕对房产业已经如惊弓之鸟,没有精力再过多地投入到其中。反正都是为了赚钱,能直接拿上一笔岂不更好?夏想就替他想出一个套现的好主意,他自然大感兴趣。
夏想见严小时眼波流转,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心想还是不要说笑了,男女之间,就是在一句句玩笑话之间建立起暧昧的感觉的,先暧昧后隐晦,最后慢慢地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他急忙转移了话题:“走,我们去和建远谈谈,看他考虑得怎么样了。”
高建远眼睛一亮,大感兴趣。
和图书是,明明是范铮拉她加入了领先房产,现在倒好,濒临倒闭之时,没有一人伸出援助之手,高建远想跑,范铮是不管不问,作为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外乡女孩,她也确实难处不小。
提到范铮,严小时的神情有点落寞,黯然说道:“还好吧?也许……我最近也没怎么联系他,他一到京城,就花天酒地去了,别说能想起我这个表妹,连领先房产也忘得一干二净。”
回到办公室,高建远正一个人在来回走动,一见夏想进来,他急忙问道:“你说的江山房产,他们要收购领先房产的话,能给出什么样的价格?”
夏想继续抛出诱饵,不信高建远不上钩。
严小时掩嘴一笑:“你可不能只拿公民的规范来要求自己,你还是一个政府官员,更要注意自己光辉高大的良好形象。”
夏想就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我帮建远是因为我们之间的友情,谈到钱就见外了,再说还有和小时的关系,我也不能见死不救。”
严小时就将帐目搬来,让夏想过目。
严小时对范铮的怨气不小。
高建远也给夏想画了一个大饼。
高建远看了夏想,又看了看和夏想并肩而立的严小时,心想说不定夏想和严小时早就发生了关系,要不怎么会一唱一和?算了,与其让严小时背地里给他帐目,不如将好人做到明处,直接给他算了,反正他也是为了领先房产好。
高建远笑道:“就是就是和-图-书,做事情不能口惠而实不至,要把好处落到实处。”心中却鄙夷地想,好一对狗男女,现在就夫唱妇随了?等成功卖出了领先房产再说,到时给不给你们钱,给多少,还不全由他说了算?
夏想对严小时倒还真没有什么私心杂念,只是对她有些同情和怜悯,也对她对自己的好感,有一点感动罢了。任何人都会对对自己有好感有感觉的人,从内心深处有一种愿意接近的意愿,或多或少,都是一种感情上的回馈。
严小时没有多想,还劝夏想:“既然建远说了有你的一份,你就收下,总不能让你白忙一场不是?大家朋友归朋友,但有利益还是需要共享的。”
夏想看到他的神态,心中坚信他的计策起了作用。如果他只是提出一个保守的方法,比如说找到一家房地产公司以联合的名义,向领先房产注资,然后再展开销售攻势,将滞销的别墅卖出,这种传统并且没有创意的思路,高建远一是不会相信,二是即使相信也没有耐心去做。夏想要的就是投其所好,要的就出其不意。
高建远想了想,没有立刻同意,还是虚晃一枪,说道:“帐目问题好说,等一下再说不迟,我想现在应该先谈谈如何让领先房产走出困境?我倒想先听听你的高见。”
夏想边说边观察高建远的表情,发现他虽然强作镇静,但眼神之中透露出隐隐的期待和兴奋,差一点就跃跃欲试了,证明他已经完http://m•hetushu.com全心动了。
恐怕在夏想的打算中,还有为严小时捞上一笔的算盘。
夏想就又和严小时说了一会儿话,见高建远的目光闪烁,神情凝重,就扔下他不管,和严小时来到外面,小声问道:“建远有没有和你说过,我为什么要一心帮领先房产?”
由此可见,高建远从本质上讲,还是一个目光短浅贪图眼前利益的伪君子。
夏想一笑,他知道高建远不信任他,同时对自己是不是有锦囊妙计心存疑虑,所以要先听自己说一说,只有说服了他,他才有可能让自己看看领先房产的真实帐目。
严小时眼中的失望一闪而过,有些哀怨地看了夏想一眼,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严小时也在一旁说道:“夏县长一心替我们着想,不让他知道帐目确实也说不过去。要是因此他和对方谈判失败,责任就完全在我们一方了……”
果然是典型的高建远式的风格,就是有礼貌没实惠,有风度没人性,夏想笑笑:“他的意思是,让我看得见吃不到,是不是?”
严小时莫名地脸一红:“说过,他说……他说你可能在打我的主意,让我不要相信你,和你虚以委蛇。”
高建远自以为想通了环节,就点头答应了:“好,反正夏想也不是外人,就给他看看也没有什么。如果领先房产能够顺利出售,我愿意付百分之五的佣金给你,同时,该是小时应得的一部分,也一分也不会少。”
“我的计和图书划其实也简单,我已经说服了一家房地产公司,让他们以联合开发的名义,来和领先房产合作。我们的优势是项目和地皮,还有已经成形的模式,对方的优势是资金和力量,以及全新的销售渠道,只要合作成功,不但可以助领先房产走出目前的困境,甚至还有可能直接甩掉包袱,大赚一笔。”
不怕你不动心,就怕你不贪心。贪心一起,想要不入圈套也是一件难事,夏想又看了严小时一眼,见严小时正圆睁一双美目,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眼中有敬佩,有羡慕,还有一丝莫名的情愫。
夏想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不错,这些是我们最大的资本,但光有这些还不够,如果只有这些拿得出手的东西,对方一查帐,见我们帐上没钱,就知道我们已经山穷水尽,肯定会想方设法压低价格。我们没有底牌,谈判时就会被动许多。帐上没钱,只凭手中的现有的优势,依我看,顶多能卖一个亿。”
既然敏锐地抓住了高建远的最大弱点,夏想岂能再放过他?就继续抛出大大的诱饵:“对方的公司叫江山房产,是一家刚成立的公司,据说资金力量雄厚,而且没有什么背景,所以成立之初急于打开局面,但一时还没有找到好的项目,正好听我说到领先房产项目。他们现在自信满满,以为拥有别人都没有的优势和手段,认为完全可以重新打开市场,所以对我提到和领先房产的合作大感兴趣,一听到领先房产http://m.hetushu.com陷入了资金困境,竟然狮子大开口,想一口吞并领先房产……”
夏想不理严小时的目光,又看向了高建远,见高建远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知道他需要时间消化他的话,就不再打扰他,而是转向严小时,问道:“范铮在京城过得还好吧?”
夏想假装翻看得很快,实际上将许多关键数据都强行记在脑中,越看越是心惊。可以说,领先房产不但亏空严重,帐目上还一片混乱,许多笔资金来源和去向都不清楚,完全就是一笔烂帐。
夏想沉思片刻,才说:“我没有他们报价,因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线,也不知道领先房产现在真实的帐目。要想做到价格合理,我们有钱可赚,又让江山房产相信物有所值,愿意付钱,我需要知道领先房产目前真正的资金状况。”
真实帐目如果让夏想过目,就等于让他掌握了领先房产的核心秘密,她对夏想的信任虽然做不到百分之百,但如果让她作主,她还是会愿意让夏想过目的。但毕竟领先房产的幕后主人是高建远,她不敢擅自同意,就以征询的口气,小声地说道:“我觉得合作的基础是互相信任,既然夏县长愿意真心实意地帮我们,我们也应该拿出足够的诚意。”
严小时也是有些惊讶。
看完后,夏想苦笑说道:“触目惊心,帐目太混乱了,而且帐面上一分钱也没有……”他敲敲额头,头疼地说道,“空帐的话,和对方谈判时,没有底气,也没有底牌,卖不了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