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8章 一波再起

崔向对陈风帮他说话,也是投去了赞许的目光,然后又扭头对武沛勇说道:“武厅长既然把话说得这么绝,那就请便吧。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还有事要忙,就不送了!”
“取消行动。”燕歌冲小计挥挥手,“这事谁也不要提,当没有发生过。”
燕歌笑道:“客气了不是?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也就是你的事,呵呵,不分彼此。”
燕歌曾经在省委里面,和武沛勇同事过一段时间,二人关系密切,同为高成松的得力助手。本来高成松一开始想直接将燕歌扶到公安厅厅长的位置,但后来因为阻力太大,没有得逞。高成松大怒,公开宣称他想要提拨的人,一定要上位,否则肯定有人要倒霉。迫于高成松明目张胆地压力,最后还在妥协之后,将燕歌安排为副厅长,在几名副厅长中,排名第一。
“我负得起责任,不用陈市长教我怎么做!”武沛勇之所以今天怒不可遏,是因为王德传是他一个还算不远的亲戚,而且他也向家中说过大话,要保王德传一帆风顺,在官场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结果现在王德传有可能被判个十年八年,他哪里还有脸面回家见人?于是越想越气,盛怒之下,谁的面子也不看了。
武沛勇就恨得咬牙切齿,一到省公安厅,就直奔副厅长燕歌的办公室。
武沛勇感激地冲燕歌点点头,心想到底是自己人,知根知底,话也http://www.hetushu.com说得中听,就说:“我心里有底了,谢谢燕哥了,人情我记下了。不过,崔向的事情不能算完,不整治整治他,我心里不舒服。”
武沛勇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别提了,太憋屈了。我的亲戚王德传被省纪委抓了起来,我怀疑是崔向在背后捣鬼。今天我去找他,你猜怎么着?他把我轰出了办公室!仗着他是省委常委,就不把我放在眼里?省委常委怎么了,在高书记面前还不得服服帖帖的?燕哥,你帮我弄弄崔向的黑材料,不信他屁股干净得没有一点东西!”
“当然,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我们还能当缩头乌龟不成?”燕歌立即拿起电话,说道,“小计,你来一下。”
武沛勇气得脸色发青,想要发作,又想不出太好的反击的话,就又不甘心地问了一句:“崔书记,我只想请问你一句实话,王德传的事情,你有没有插手?”
崔向理都不想理武沛勇,哪里还想跟他解释?要不是因为武沛勇和高成松之间的关系,换了任何一个省厅的厅长,敢到书记办公室,以这种口气当面质问他,他不直接将他推到门外才怪!武沛勇毕竟是当年大名鼎鼎的燕省第一秘,深得高成松的赏识,谁知道他前来兴师问罪,是不是因为高成松的授意?
10月底,被中纪委带到京城的燕省副省长沈复明被依法逮捕,中纪委和最高检察www.hetushu•com院建议燕省依法罢免沈复明的副省长职务!
陈风在一旁也听不下去了,说道:“武厅长,饭不能多吃,话也不能多说,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说出来的话,都要负一定的责任的。”
燕歌不到40岁,保养得不错,手指细长,眼睛也是又细又长,给人一种看不穿琢磨不透的感觉,他不管什么时候,眼睛都是眯着,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
说起来在对待高成松的问题上,崔向和陈风表面上谁也没有说明,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实际上是意见统一的,都看不惯高成松的嚣张和用人之道。武沛勇这样的人能成为了他最信任的秘书,由此可知他的品性也好不到哪里去。
武沛勇看出了端倪,问道:“国安的?”
武沛勇气呼呼地离开了崔向的办公室,坐上车,直奔省公安厅而去。崔向的话含义不明,既没有矢口否认,又没有大胆承认,但听在武沛勇耳中,就在了此地无银三百两,而且还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意思是,是不是我背后整治王德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把我怎么样?
燕歌自得地点点头:“我最信任的一个手下,跟踪的水平一流,只要被他盯上的人,没有谁躲得过。”
小计点点头,还是没说话,脚步沉稳地走出了办公室,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武沛勇一眼。
10月下旬,京城如期召开新一届党代会,选举出了新一届中央领导http://www.hetushu•com人,不出所料,高成松的后台,退居幕后。
武沛勇兴冲冲地走了,他刚走不到五分钟,小计又悄无声息地返回了燕歌的办公室。
陈风见事情不经意间被武沛勇抖落出来,不由心中暗骂武沛勇真是个乌鸦嘴,真是满嘴跑火车了。不过他听到后面王德传的事情,也不相信是崔向所为。崔向不是爱背后整人的阴险性格,他性格中有阴谋的一面,但在为人上还有磊落的气节。而且连王德传是谁估计崔向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去整治一个建设厅的副处长?
崔向本想据实相告,但见武沛勇一副置疑的口气,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就是高成松见了他,说话也用不着这么气势,就不耐烦地摆摆手:“自作自受,他要是没事,还敢被人查?省纪委既然敢拿下他,一定掌握了真凭实据。你身为建设厅厅长,王德传在单位的口碑如何,你自己心里有数!”
武沛勇放心了,客套几句,起身告辞:“有事就说话,只要我能办到的,肯定当成自己事去办。”
燕歌的笑容透露着一股子热切:“怎么了沛勇,瞧把你气的?在燕省,还有你办不到的事情?还有人敢不给你面子?”
陈风被武沛勇一顿抢白,冷冷笑了笑,不说话,又看向了崔向。
武沛勇一见燕歌的话,就开门见山地说出了主题:“燕哥,有件事你得帮我……”
片刻之后,进来一位其貌不扬的年轻http://m.hetushu.com人,他进来后一言不发,看也不看武沛勇一眼,只是直直地站在燕歌面前,等他发话。
小计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转身离去。小计一走,燕歌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自言自语地说道:“武沛勇,武大秘,别怪我不给你面子,是你自己太不识时务了。派人盯梢一名省委常委,你以为我会做自毁前途的事情?你也该好好睁大眼睛看看了,现在的燕省,高书记已经不是一家独大了。”
崔向只好压下心中怒火,冷笑一声说道:“也不知是武厅长小看我还是太抬举王德传了,别说我根本不知道王德传是谁,就算知道他是你的亲戚,我也犯不着费心费力把他送成省纪委——难道你觉得我这个市委书记整天没有事情可做?还是我将王德传怎么样了之后,就对我有天大的好处?武厅长,好好动动脑子想一想,别脑子一热就做出不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情来!”
武沛勇从省公安厅出来,又相继到省纪委和省委跑了一趟,在省纪委一无所获,在省委也没有见到高成松,他不甘心,又等了半天,才算见了高成松一面。高成松劝他不要再为王德传的事情跑前跑后了,虽然没有多说,但武沛勇听出了高成松话中的不耐烦之意,只好悻悻离去。
崔向的话不轻不重,又说得合情合理,按说换了别人,听了之后也应该冷静一下,可是武沛勇除了在高成松面前恭恭敬敬之外,其他人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在和图书他看来崔向尽管是省委常委,但他只是燕市的市委书记,还不是省委副书记,所以他还是愤愤不平地说道:“崔书记,敢作就要敢为,既然事情都做了出来,就要大大方方地承认。别以为你把德传整得一辈子翻不了身,就是胜利了,哼,你的好处我会记在心里,以后全部加倍奉还!”
崔向只看了一眼陈风,见陈风若无其事的样子,心中疑虑一闪而过,也没有深思,因为武沛勇正咄咄逼人地看着他,等他回答。
燕歌一拍桌子,大怒:“好一个崔向,胆子也太大了,敢惹武老弟,他是不想在燕省混了,是不是?好,没说的,自家兄弟有事,我绝对没二话,一帮到底。”又笑眯眯地扔给武沛勇一支烟,“来,抽支好烟,特供的,今天刚弄到。一点小事,不值当生气。王德传被抓,我也从侧面了解到了一些情况,你这个亲戚,确实做得太过分了,手伸得也太长的,举报他的材料,我都看到过不少。照我说,枪毙他都不为过。不过凡事都讲究个人情理法,这事,高书记不方便出面的话,我帮你给省纪委递递话,到时弄一个开除党籍和公职就算了,然后你想办法把他弄出燕省,照样过得好好的。”
崔向直接下了逐客令。
燕歌清了清嗓子:“小计,最近一段时间,你就多关照关照市委书记崔向,留心一下他的经济问题和私生活,还有都经常和谁见面,都说过什么话,总之,越详细越好,记下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