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1章 酝酿之中的风暴

而且,连纪委书记倪正方也插了一脚,说了不少话,甚至连常务副县长盛大也替夏想说话,房玉辉就有点愤愤不平地想,盛大脑子短路了还是怎么的,弄走了夏想,你的常务副县长的光环才显示出来。你也不看看现在,夏想一个普通的副县长,比你一个常务副县长还要吃香,还要引人注目,你不觉得处处受到压制,不觉得很憋屈?
县大县小,穷县富县,都没有问题,只要级别上去了,一切好说。
崔向调任省委副书记以及陈风接任燕市市委书记一事,省里也没有风声。崔向和陈风这个级别的干部调整的决定权在中组部,不过省里也可以向京城提出要求。只是现在高成松心思不在人事调整上面,几次都压下了一些相关的动议。
夏想暂时没有心思再关心厉潮生案件的进展,他也和秦拓夫通过电话,回答说是要配合省纪委的统一行动。夏想听懂了暗示,厉潮生的案件什么时候定性,什么时候公开,都要听上头的指示。省纪委恐怕也不是擅自作主,如果他所猜不错的话,省纪委也在听京城的一声令下。
大家的支持很踊跃,好象异地交流是天大的好事一样,夏想还好,能沉得住气,直到现在还没有发言,反而是组织部部长荣芝发话了:“夏县长为安县拉来不少投资,在现在经济先行的政策下,谁能拉来投资谁就是安县最大的功臣。我发现有不少人都急不可耐地要把功臣向外赶,要送给别人,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是真心替苍山县着想?笑话,苍山县离我们几百公里远,和我们八杆子也打不着关系。那又是为了什么呢?恐怕还是某些人私心作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
李丁山笑了:“好,向市委报名单的时候,倪书记就排第一个。”
曹殊君却没心没肺地说道:“总算自由了……爸妈,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提前说一声,我好准备准备,省得被你们发现我的坏事。”
倪正方本来昏昏欲睡的状态一下清醒了,斗争,绝对的政治斗争,他忽然就亢奋起来。原以为李书记和邱县长联手之下,安县将是一片和谐的声音,没想到,今天的常委会很明显又分成了两派。
李丁山笑着看了看夏想,说道:“夏县长说说你的想法。”
果然,不久之后市委即批复安县县委,经市委组织部报批,省委组织部批准,调任安县纪委书记倪正方http://m•hetushu.com到苍山县异地交流,任苍山县县委副书记。
倪正方犹豫一下:“如果组织上不觉得我年纪偏大的话,我倒想到更艰苦的环境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
夏想不想离开安县,也不能离开,他手头还有许多工作没有做完,交给别人,他不放心。他冲李丁山点点头,然后看了房玉辉一眼,才说:“去异地交流是好事,不过说实话,也确实是我年纪太轻,不够持重。还有,安县的一些项目目前还正处在开始阶段,和投资商的沟通工作、催促后继资金以及一系列的善后问题都需要我处理,暂时我还脱不开身,离不开安县。”
房玉辉本来只是想自嘲一下,不料梅晓琳乘机就上,直接把他高高抬起,让他有点意外又有点吃惊,微微一愣才说:“我不合适,我太不合适了,年龄大了一些,又资历不够,不行,确实不行。”
本来倪正方今天不想发表意见,他现在基本上处于中立的状态,谁也不帮,谁也不得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因为厉潮生事件,他最后虽然没有背一个处分,但也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恐怕也会在履历上留下一个污点,以后想要再进一步,也难。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今天可是天大的好机会……倪正方见时机到了,就咳嗽一声,也发表了他的看法:“年富力强是一个很笼统的概念,我觉得并不是说越年轻越好。夏县长是年轻,他在安县可以做得不错,不代表他就可以到苍山县有良好的前景。为什么呢?因为安县本身是一个年轻的县,年轻的县长,年轻的副书记,再有一个年轻的副县长,既不扎眼,又不突兀,让人觉得很正常,所以夏县长才好开展工作。但如果到了一个平均年龄都在40岁左右的领导班子里面,夏县长的年轻就不是优势,反而成了拖累,会让所有人都用有色眼镜看他,所以我建议,我们安县的交流干部一定要选一名老成持重的人……房书记正合适!”
“其实我还是认为梅书记最有代表性,她年轻,而且又是来自京城,肯定眼光要高了许多,对苍山县的长远发展肯定会大为帮助。而且苍山县离京城又近,梅书记过去后,可以充分利用京城的资源优势……”刚才有话没有说出来的宣传部长骆文才得了机会,急忙说出了心中想法。
想不通归想不通,直和_图_书到夏想发言,说出了一番话之后,房玉辉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过来,别说政府班子的人不希望夏想调离,就是其他常委中想支走夏想的人,也没有几个。为什么?因为安县由一个经济穷县正在逐渐向经济大县发展,全是夏想的功劳,所有的投资,都是因为夏想的关系。甚至可以不客气说,邱县长也好,盛县长也好,为什么不嫉妒夏想,不想办法挪开夏想?就是因为如果没有夏想,他们都没有政绩,安县就没有现在的热火朝天的景象!
夏想现在的心思,放在为曹伯伯送行上。
夏想的手中可谓果实累累,真要摘了他的桃子,等于平空捡了一个天大的馅饼,唾手可得一大笔让人眼热心跳的政绩,房玉辉不动心才怪?所以他就联合了蔡毅、孔剑和段大可,决定在常委会上联手提名夏名。谭市长说了,只要县委将夏想的名单报到市委,剩下的事情由他来完成。
荣芝的话说得非常不客气,一大顶帽子扣下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本来还有意发言的宣传部长骆文才张了半天嘴,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又将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因为倪正方调离之后出现的空缺,省委组织部另外从异地调来干部,无须安县县委推荐人选。
房玉辉呵呵笑了起来,大手一挥,一副指挥方遒的气势,说道:“荣部长的话说得言重了,大家就事论事,怎么能说有私心作祟?也太主观臆断了。也确实是夏县长是我们安县最耀眼的明星副县长,也是最年轻的副县长,年轻有为,是我们安县的骄傲。既然是干部异地交流,就要拿出我们安县的诚意出来,当然是推举夏县长了,难道要推荐我?我年纪又大,又没有什么政绩……”
夏想和李丁山对视一眼,无奈一笑。常委会上的纷争,充分显示了众人的好恶。以房玉辉为首的几个人想要将自己一脚踢开,不排除谭龙背后授意的可能,也不排除有另外势力想要插手安县的企图,看到安县经济发展迅速,大有前景,就想过来采取胜利果实。
同时,省委还决定,任命谭龙为燕市市委委员、常委,随后在燕市召开的市政府第66次常务会议上,调整了政府班子分工,由谭龙担任常委副市长。
由此,燕市的一系列领导干部调整暂时告一段落。
李丁山听夏想说完,赞许地点点头,又环顾四周,说道:“刚才倪书hetushu.com记说得也有道理,我们也应该放宽条件,允许有上进心的同志自告奋勇去异地交流,哪位同志有意主动去苍山县,也可以毛遂自荐。”
众人都呵呵笑了起来,倒是冲淡了不少离别的伤感。
政法委书记平吉一直在低头写着什么,他放下笔,推了推眼镜,点了点头:“我也赞成让梅书记去苍山县,从各方面条件综合比较,她是最佳人选。”
夏想站在曹殊黧和曹殊君的中间,还真有一家之主的风范,他点点头:“曹伯伯尽管放心,这些年我一直得到了曹伯伯和王阿姨的照顾,现在我也长大了,也该照顾照顾曹家。”
王于芬有些依依不舍地看着曹殊黧和曹殊君:“你们也长大了,少让夏想操心,要自己学会照顾自己,要自己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十三名常委中,除了夏想和李丁山没有明确表态之外,其他人都发表了看法。众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夏想和李丁山身上,看他们还有什么说法。
今天是讨论交流干部的问题,既然李书记提出了年富力强,那就没他什么事了。他今年40岁,虽然不算老,但40岁才是副处,可见前途黯淡,也就没有了太多的想法。但听来听去却觉得不对,从蔡毅开始,一直到房玉辉,显然几个人早就串通好了,就是故意要将夏想报上去,要乘机将夏想挤兑走,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摘桃子了。
夏想不由自主看了倪正方几眼,心中闪过一丝钦佩。倪正方在安县基本上没有什么前途可言,去异地交流,就算是平调过去,也有可能干上几年再提上一格,算是组织上的照顾。倪正方到苍山县,估计担任县委副书记没什么问题,他要是再肯吃苦肯实干的话,说不定还有机会到一个小县当一任县委书记。
当然邱绪峰想要赶走梅晓琳也可以理解,估计他也是看着梅晓琳在眼前晃来晃去,心中不大舒服,眼下有一个可以搬开她的机会,怎能放过?其实夏想倒并不想让梅晓琳离开,她作为副书记或许有点不够成熟,但她的性格作为一个朋友和同盟,还算不错。
常委会达成共识,上报到市委的名单共二人,倪正方和梅晓琳。
国内的事情,从来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不久之后,在厉潮生案件还没有结果之时,曹永国调任宝市市长书记一事,终于也经省委常委会讨论批准,省委组织部正式下达了任命:经省委批m.hetushu.com准,曹永国同志任宝市市委委员、常委、书记,免去曹永国燕市常委、委员职务,不再担任燕市常务副市长。
曹伯伯在省委组织部一名副部长的陪同下,就要启程到宝市上任。曹殊黧和曹殊君特意请假,前来送行。基本上之前该交待的话已经交待完毕,不过曹永国还是语重心长地对夏想说:“殊黧和殊君,就交给你了,好好照顾他们,看好他们,我相信你会照顾好这个家。”
房玉辉看了夏想一眼,神色之间闪过一丝无奈和忧虑,眼神复杂地和蔡毅对视一眼,无可奈何地低下了头。
而骆文才和平吉提议梅晓琳,倒也不一定是和邱绪峰一唱一和,也有可能是他们确实不太喜欢梅晓琳。
房玉辉颓然地坐在椅子上,他知道,除非市委里面强行将夏想调走,否则在安县是动摇不了夏想的位置的,他甚至不需要李丁山出面保他,只凭他带来的利益,将手中的利益和所有人分享,就会有许多人替他说话。
倪正方一篇长篇大论说完,最后一句直指房玉辉,也让房玉辉吃惊不小。他不由自主多看了倪正方几眼,见他笑容和蔼可亲,没有什么异样,心里却想倪正方吃错药了,怎么闲着没事突然朝他开火了?
谁是幕后主使?
王于芬又气又笑,作势要打,曹殊君急忙躲在夏想背后,曹永国就笑:“算了,要走了,就饶他一次。”
他也清楚县里不可能只报一个名单上去,要至少报两个人,到市委组织部还要审核一下,最后确定一人。但究竟报谁,就有些技巧了。
虽然这件事情尘埃落定,不过夏想对谭龙的警惕心理又多了一层。现在谭龙还没有进入市委常委会,就已经将手伸得长长,想要和他过不去,让他不得不多了一份提防之心。
“我倒是觉得,其实房书记还真是挺合适。”梅晓琳忽然插了一句,意味深长地看了房玉辉一眼,“房书记老成持重,年纪又不大不小,正当年。夏县长其实有点太年轻了,震不住场,容易被人小瞧,反倒是房书记给人的感觉,一看就非常稳重,到了苍山县之后,也更能受到重视。”
梅晓琳也没有什么意见,表示一切服从组织上的分配。不过邱绪峰心中清楚,最后定下来的肯定是倪正方。相同情况下,上级领导都会适当照顾一下自愿报名的同志。
房玉辉决定找个机会好好和谭市长谈一谈,想要弄走夏想,得从别的方面http://www•hetushu•com下手。
房玉辉原以为他和夏想同时进入的常委会,在常委会中,夏想的支持者还不一定有他的多。尽管他也知道夏想是李丁山的人,但李丁山也不能一人操纵常委会,最主要的是,他觉得夏想的光芒过盛,安县肯定有许多常委对他不满,现在有机会将他支走,其他常委肯定愿意。
夏想的言外之意是,安县的众多投资项目,没他不行——虽然说话时的语气很平淡,但隐含的意思很傲然,让人心中一紧,都不约而同地想到邱县长对夏想的妥协,再联想到夏想对前来安县投资的达才集团、齐氏集团以及山水公司的无与伦比的影响力,都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想要保证后继资金,想要让安县保持目前发展的势头,夏想必须留在安县。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一向认为最有可能大力支持调离夏想的邱县长,竟然提出的人选是梅晓琳!
既然想摘桃子,自然是要将最关键的人物一脚踢开最好,眼下的干部交流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夏想心中冷笑,有想摘桃子的想法也正常,人人都有贪心,但手段太直接太恶劣了一点。不管是谁,吃相有点太难看了。
曹殊黧乖巧地点点头:“我哪里用别人照顾,说不定还要照顾某个人呢?好了,爸妈你们就放心去宝市好了,有我在,一切都会好好的。”
风暴,正在酝酿之中。
最好的结果当然是将房玉辉支走,但夏想知道可能性不大,因为房玉辉身为旦堡乡党委书记,虽然也高配常委,但不是副处实职,所以不可能交流过去。眼下已经提议了三个人选,梅晓琳、房玉辉和自己,相比之下,自己还真是最佳人选。
孔剑和段大可都是徐德泉的人,因为夏想的原因,徐德泉现在和谭龙走得很近。而且徐德泉也知道谭龙即将进入常委会,也愿意和他结交,可以在常委会上互相呼应。
房玉辉确实是在谭龙的暗示下,想要挪开夏想,将他一脚踢出安县。而且谭龙的许诺是,夏想一走,就让他接替夏想的位置。
与燕市的让人眼花缭乱的干部调整相比,省里还是一片安静,没有什么动静传出。夏想也是颇有耐心地等待,他相信,宋朝度也在等候一个最佳时机的出现。
否则夏想一走,说不定会将资金也带走,安县的损失,就是在座所有常委的损失。
“别说,听倪书记一说,我也觉得房书记挺合适。”盛大冷不防冒出一句,笑呵呵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