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6章 赌一把

温杜猛然惊醒,他一开始也没有意识到被人拦住是怎么一回事儿,只当是蓝袜故意没事找事。听到孙猴子跟丢了夏想,才恍然大悟,糟糕,原来眼前的刁蛮女子是夏想设置的陷阱,是故意骗他上当,就是要为夏想争取时间!
至于宋一凡如何说服宋朝度,是撒谎还是说实话,就不是夏想所需要担心的问题了,他只需要让宋一凡下楼,和他见面即可。他相信,他假装的声音让监听的人听不出来是谁,而且谈论的又是学习的内容,想必他们不会无聊到去关心宋一凡的学习。
夏想稍微一想就想通了,邢端台和宋朝度之间肯定有什么约定,二人有重大行动,要么亲自面谈,要么有另外的联系方式,现在电话联系已经不再安全,宋朝度又不便再和他见面,只好委托自己当中间人,亲自递信过去。
“当然是要陪你出去玩了。”宋一凡笑得格外开心,一屁股坐在夏想旁边,伸手从身上拿出一张纸条交给夏想,“爸爸说,让你想办法把这个交给邢书记。”
“你好,宋一凡同学,我有重要事情和你商量,你能下来一趟吗?我在上一次见面的地方等你,有一个问题我想请教你一下,是关于如何测试空气成份的化学试验,还有,这件事情很重要,最好不要告诉家长,好不好?”夏想一口气说了出来,他就是要赌一把,赌宋一凡够聪明,够机灵,能猜到他是谁,也能及时和他见面。
纸条是打开的,显然宋朝度也没有刻意瞒着夏想。夏想接过一看,上面写着:“情况有变,提前收网!电话联系不再安全,收网后再见面。”
到底宋部长会采取什么行动呢?夏想不免有些猜测,眼下的局势是,高成松作最后垂死挣扎,试图绝地反击,他要么是猜到了什么,要么是掌握了具体情况,不过还是前者的可能性大一些。但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会尽可能地击垮对手,打败宋朝度。
还真是长势喜人,夏和图书想无奈地摇摇头,驱赶走脑中杂乱的想法。
温杜无法脱身,又硬挺着就是不服气,在他看来,只要认错就相当于丢掉了人格和尊严,不行,绝对不行!
众女人异口同声:“色狼,有种别走!”
没想到,自己前来通知宋朝度,又变相为自己找了事情做。
夏想算是赌对了。
自己的形象好象在她眼中不怎么光辉正大?夏想知道时间紧迫,也没心情和她取笑,就一本正经地说道:“别闹,一凡,小声点,快坐下,有重要情况,我需要你替我转达给宋部长!”
女人喜欢围观的天性,一点儿也不比男人差。蓝袜又能说会道,又是一脸委屈的表情,格外惹人生怜,再加上温杜嚣张的性格,更是引发了周围女人的同仇敌忾,一起将温杜围得水泄不通,非让他赔礼道歉,否则就不放他离开。
夏想就压低了嗓子,故意假着嗓子说道:“你好,我找宋一凡……我是她的同学。”
和众人对峙了片刻,温杜的对讲机忽然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了孙猴子气急败坏的声音:“2号跟丢,2号跟丢,我们上当了!”
认清眼前的现实之后,温杜见周围女人还一个个对他虎视眈眈,心想算了,认栽,和女人讲道理,永远也讲不通,只有低头认错一条路可走,否则,别想离开!他先是郑重其事地向蓝袜道歉,然后又向周围的女人赔着笑脸,一连声地说“对不起”。
“记下了,你们可真麻烦,说话都一模一样。”宋一凡不耐烦地说道,然后又一把挽住夏想的胳膊,“我爸早就交待过了,夏哥哥,你就放心好了,我可是非常乖的,有我跟着你,绝对是你的福气。”
高成松现在打不倒他,倒不是因为他的关系网有多强大,而是宋朝度总能及时出手,在最关键的时候打高成松一个措手不及,让高成松顾不上集中火力对付他。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和宋朝度配合默契,总能联www.hetushu.com手制敌。
夏想交待完毕,又说:“你先回家,将事情告诉宋部长,然后再假装拿一个作业本下来,将宋部长要说的话带给我——我在这里等你。”
他打了一辆车,又绕了一个弯,直到确定身后完全没有人跟踪时,才来到宋朝度家中附近——他没敢直接上楼,因为他不敢确定宋朝度是不是也被人监视居住了。想了一想,忽然想到了宋一凡。
夏想就用新的手机拨通了宋家的电话。
至此,温杜算是真正体会了为什么和女人不能讲理的真理,因为女人没有道理可讲!
如果是一群男人,以他的脾气,恐怕早就拳打脚踢过去了。但现在是一群莺莺燕燕,而且他又确实被围困在女士内衣店门口,有理也说不清,还真是骂不得打不得,又说不清道不明,差点没把他气得背过气去!
宋一凡见夏想一脸郑重,也就小脸一板,严肃地说道:“什么事情这么神秘,告诉我,一定转告爸爸。”
正是宋朝度接的电话,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应该是还不知道已经被人监视和监听。夏想没有直接对宋朝度说出实情,因为他担心宋家的电话被监听,通话内容完全被对方掌握,所以有些话不适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
其实也好,替宋朝度做事,也是因为他对自己百分之百信任的表现。夏想收好纸条,问宋一凡:“你也要跟我一起去?”
“当然,反正今天是周末,我没什么事儿,就当陪你逛街了。还有,我还可以给你打掩护,是不是?”
“你不给我添乱就行了……”夏想苦笑,“你跟着我可以,但我有言在先,你必须听话,不许乱跑乱看。还有,如果有特殊情况,我让离开的话,你必须立刻就走,一刻也不能停留,记下没有?”
见信如面,想必宋朝度和邢端台之间也有约定,除非有亲笔信,否则重大行动不通过中间人传话。
宋一凡来得倒快,穿了一身居家衣服就和*图*书急急跑了过来。因为小亭位于小区的角落里,又掩映在大树和假山之间,颇有点人迹罕至的幽静。
夏想得以在国安人员的眼皮底下,从容走进小区,然后来到了上次和宋一凡谈话的偏僻小亭。
一身功夫又身为堂堂的国安人员的温杜,只好落荒而逃!
不一会儿,宋一凡甜甜的声音响了起来:“喂,你好,哪一位?”
不过因为性格的原因,想让他低头也是不行。堂堂的国安人员,国家特殊工作人员,向一群女人低头认错,他做不到,更何况他心里清楚,明明是蓝袜没事找事,故意扔了一个胸罩到他的头上,还诬蔑他说他是流氓是色狼是偷窃狂,让他有口难辩。
蓝袜“哼”了一声:“谁怕谁呀?有本事你再找我,天下女人是一家,我走到哪里,都有姐妹们保护我。”
没想到上楼的工夫,她竟然又换了一身衣服下来——淡蓝色牛仔裤,淡黄色紧身毛衣,外面穿了一件对开的小中衣,乍一看,还多了几分成熟味道,夏想就笑:“你穿得这么正式做什么?”
温杜气急败坏之下,差点拨出手枪恐吓众人,幸好还保存了一丝理智。他身为国安人员,一向自恃身份特殊,不管走到哪里,只要亮出身份,绝对可以吓人一跳。不料今天阴沟里翻船,被一群女人围攻,还对他国安人员的身份嗤之以鼻,让他怒气冲天的同时,又无比郁闷。
“收到。”宋一凡做了个鬼脸,笑嘻嘻地转身跑了。宽大的居家服穿在她的身上,晃来晃去,别有一番韵味,尤其是她已经颇具规模的臀部,被宽大的运动服包裹,还十分不甘地想要冲破束缚,让人看了不免眼热心跳。
再说夏想乘机摆脱了二人的跟踪,心中对萧伍和蓝袜的本事,赞叹不已。尤其是对蓝袜,没想到她大胆心细,而且机智多变,竟然能缠住国安人员,不让对方脱身,也确实有一套。
万一被高成松各个击破,宋朝度前途堪忧不说,自己和-图-书就真的是前景一片渺茫了。
负责监听的人听到了宋家的电话内容,经过分析,一致得出结论是没有价值的信息,不必在意。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监听宋朝度的电话,而不是他的女儿——一个高中女生的学习和生活,所以就直接忽略了问题。
不得不慎重从事,不得人冒险通知。夏想对宋一凡说完之后,又再次强调:“一定要把话带到,小凡,事情非常严重,不能有闪失。还有,你还得假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别让别人发现你有反常的地方。”
他不敢动手,因为周围的女人个个身带胸器,万一不小心触摸到哪一个,指不定又有一个耳光打过来,大骂他是“流氓”。他又不敢骂,因为他刚才已经被蓝袜不带一个脏字的骂功给压服了,知道他连蓝袜一个人都对付不了,万一惹了众怒,众人异口同声地骂他,非把他骂死不可。
宋朝度一愣,小凡一直很听话,很少将家中电话告诉同学,怎么今天有同学打电话到家里?微一犹豫,还是喊来了宋一凡:“小凡,你的电话。”
“请转告宋部长,有人在监视他,甚至采用技术手段监听电话,在采取任何行动的时候,一定要避免被人提前掌握计划!”夏想之所以今天费尽力气前来通知宋朝度,就是担心万一宋朝度在对高成松发难之前,被高成松完全掌握了计划,提前了解了内情,事情将会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说不好还有可能被高成松反戈一击!
温杜狼狈地逃出人群,回头看了蓝袜几眼,威胁地说道:“你等着,我记住你了。”
夏想摇摇头,他当成一件大事来办,宋一凡却轻描淡写,当成一件好玩的事情。也好,倒也不用非给她加压,一再强调严重性,反而给她增加无谓的心理负担。这样也好,让她以一种随意的态度将事情办好,也有利于她以后的成长。
正心思不定时,宋一凡蹦蹦跳跳地回来了。
夏想暗暗擦了一把汗,连宋朝度都没有和*图*书听出他的声音,就算有人监听到,别人更不敢肯定是谁打的电话。还行,自己装得挺象,还有点做特工的潜质。
宋一凡一见夏想,就兴高采烈地说道:“我就知道是你,偷偷摸摸不象好人,还好我对你还有一点信任……快说,打得是什么鬼主意?”
“包在我身上,放心好了,夏想哥哥,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清楚该怎么做。”宋一凡信誓旦旦地说道,小脸上没有一点恐怕,相反,还是隐隐的期待和兴奋,“我能替爸爸办一件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会不会对我高看一眼?”
正是宋朝度的笔迹。
宋一凡愣了一愣,脑中迅速闪过几个念头。果如夏想所想,她一下就猜到了是夏想打来的电话,随即又想夏想鬼鬼祟祟地找她,肯定有重要的事情,否则以他的性格才不会故弄玄虚。虽然猜不到夏想因为何事而故意假着嗓子说话,不过出于小女孩好玩的天性,她在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好的,你等着,我一会儿就到。”
主要也是因为温杜长得实在太普通太不帅了,否则女人们也多少给他点面子。没想到,一个不帅的男人耍了流氓还挺横,当然女人们要共同维护自己的权益不受侵犯了。现在见温杜道歉,态度虽然有点勉强,好在也僵持了半响,大家都有些烦了,就让开一条路,放他离去。
而且夏想最幸运的一点是,他从宋家小区的门口走进小区的时候,被暗中监视宋朝度的人看个正着。但由于监视夏想和宋朝度是两个任务,分属不同的人,而监视宋朝度的人并没有接到同时监视夏想的命令,所以他们根本不认识夏想,只当他是普通的客人。
如果真让高成松得逞的话,掌握了宋朝度的手段和关系网,以及他的行事方法,说不定还真让他发现漏洞,给宋朝度致命一击。到时宋朝度一倒,自己一直以来最大的倚仗和希望就会破灭,失去了宋朝度在幕后强有力地布局,夏想明白,短时间内他就会被高成松打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