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50章 等待下一个时机

夏想就有一种莫名的躁动。
史老在外面散步未回,夏想就随意和李丁山聊了一会儿天,说了说天气和安县今后的局势。二人一致认为,房玉辉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折腾出来什么大事,毕竟目前的大方向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只要抓住的经济主动权,就有了足够分量的发言权。
夏想只好败退。
连若菡不懂就反问,有假装的嫌疑和挑逗的意味。小丫头不懂,她的反问,就真的是思想纯洁的少女的无知了。没有经过开发的女孩,确实对许多成人笑话反应迟钝,夏想完全可以理解。当然也仅于现在,到了后世的时候,女孩的开发程度令人瞠目结舌,曾经有两个女孩为了争夺男友,争相拍裸体视频给男友,以显示自己的身材过人,在当时被称之为裸体门。
连若菡是生气也罢,是吃醋也罢,或者干脆说她任性,总之夏想是治不了她了。挂断电话,他又坐在车里抽了一会儿烟,最后搓了搓手,才锁好车,上楼。
比起肖佳的妩媚,曹殊黧的温婉,连若菡大胆的挑逗,或是明目张胆的暗示,以及她似懂非懂的风情,对男人的杀伤力才是最大。男人虽然喜欢占据主动,但更喜欢既有点主动,又有点羞涩的矛盾女郎,连若菡就是!
夏想心生爱怜,是完完全全地怜惜和呵护,没有半点旖旎的想法,走过去轻轻将她的头放在自己腿上,轻轻说道:“怎么不开灯?”
而和连若菡之间的联系,虽然比肖佳多了不少,但每次通话的时间都不太长,因为夏想总是顾不上。现在高成松将倒未倒,燕省局势一团迷雾,安县也进入了平稳期,从监视事件来看,高成松已经将他和宋朝度当成的最大敌人。也就是说,高成松一天在位,他在燕省就一天不得自在。
因为夏想也知道,她最近也忙,互联网的生意已经着手在做,初见成效,而且连若菡也迷上了网络,还总给他发电子邮件。
幸好不是面对面地交谈,夏想的尴尬连若菡也看不到。夏想第一次被人说不行,当然不是说某能力不行,而是说某方面不行,又是被连若菡置疑,不免让他有点无地自容,就急忙解释:“别胡思乱想了,才一两次就能怀上,你还真以为我是神枪手?”
“小坏人,在做什么?最近又没有主动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和黧丫头卿卿我我,把我抛到了九霄云外?”www•hetushu•com连若菡说是哀怨,其实是故意调侃夏想。
想想去一趟美国也未尝不可,连若菡也值得自己亲自去接她一趟,而且她说的也在理,是让他实地感受一下美国的互联网的发展势头。目前在国内,互联网才刚刚起步,宽带还远远没有普及,就是拨号上网,也没有多少人能忍受蜗牛一样的网速,更不用说少得可怜的网页和内容。
夏想就接着史老的话说道:“史老好福气,找了一个好女婿。”
最后一句话显然是暗示夏想,他可以为所欲为了。夏想本来还有些升腾的内心的火焰,在小丫头突然出现的一刻,意外地熄灭了。因为她一脸坚定,眼神中流露出令人心醉的光芒,忽然之间就让他感觉到一种满足感和幸福感——男女之间,并非只有肉欲,有时倾心相许,有时义无反顾,也足以绽放出璀璨的爱情之花。
“我哪里是为了你,别自作多情了。”连若菡又不失时机地小小地打击一下夏想的气焰,“我是替我的孩子着想。”
第二天一早,早早吃过早饭,曹殊黧就细心地打扮一番,跟夏想一起到史老家赴约。夏想没开路虎,而是开了曹殊黧的奥迪TT,小车车小,二人坐在里面显得温馨,同时也是照顾小丫头的情绪,不让她多想。
夏想明知道曹殊黧是故意逗他,不过当着史老和李丁山的面,还是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夏想俯身在她的嘴唇上轻轻一吻:“有机会再说,最近太忙,事情也太多。”他及时转移了话题,“曹伯伯在宝市一切还算顺利,工作开展得还不错,毕竟是市委书记,堂堂正正的一把手,就算有人有不同的声音,也不敢说得太大声了。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当上一把手……”
夏想也不想让连若菡操心,而且他也知道,连若菡对政治不感兴趣,政治敏感度甚至不如梅晓琳。
好在建筑学院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大学,但也有不少建筑公司的老总的子弟,还有建委系统的人,反正有钱人不少,倒也有不少学生开车上学,曹殊黧的奥迪TT虽然比较扎眼,也不是唯一的好车,议论的人也极少。
当然他也了解连若菡的小小心愿,虽然她不说,但他又不是才认识她,自然猜得出来。在美国,只有他和她,可是名正言顺地过二人世界,没有外在的势力干扰,没有外在的因素的影http://m.hetushu•com响,二人可以共享一段美妙时光。
再有大家也都知道曹殊黧的设计才华,市内有不少项目她都参预了设计,还曾受聘于远景集团和达才集团,为两大集团设计方案,肯定不少赚钱。
“行了你,别自吹自擂了,我知道你明着是夸我有眼光,实际上是在夸自己有本事。好吧,我承认你是一只绩优股,但我也要告诉你的是,女孩子的终身幸福,不能依靠男人,而是要靠自己去努力争取……我就要做一个自强自立的人!”小丫头昂着脸,挺着胸,一脸坚决地说道。
“你才多大,就跟爸爸比?你现在要和他级别一样,爸爸还不得惭愧死?得了你,老老实实地当你的副县长,现在也是常委了,也是名正言顺的县委领导,也不错了,比爸爸当年可强太多了。”小丫头数落夏想几句,不过眼神中透露出的却是得意和自豪。
夏想在楼下停下车,刚想上楼的时候,就接到了连若菡的电话。
“哈哈……”史老开心地大笑起来,“你别说,丁山刚入官场的时候,我还有点担心他书生意气过重,不适合官场,没想到,他沉稳谦让的性格,倒还让他受益不少。有时候想想,其实官场之上的情况错综复杂,凡事不能一概而论。并不是说阴险狡诈者才能在官场立足,也不是说机智多谋者才能在官场上如鱼得水,我研究了一下燕省以及其他相熟的省份的厅级以上干部的履历,也从各个渠道侧面了解了一些重要人物的性格,就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不过眼下时机不对,等宋朝度最后的致命一击之后,一切尘埃落定再定下具体日期也不迟。
二人差不多提前过起了二人世界,除了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之外,和恩爱的小夫妻没有什么两样。
夏想鼻子尖上就渗出了密密的汗珠:“我还真想去美国看你,不过现在确实走不开。我好歹也是副县长,是常委,去一趟美国少说也要十天八天,可没有这么长的假期。”
“以你的聪明,想来美国的话,你总会想出办法。不想来的话,也能想出一千个一万个理由。”连若菡毫不犹豫地揭露了夏想的小小心思,“反正你看着办,反正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你什么时候来美国,把我哄开心了,我就跟你回去。你不来的话,我就一辈子不回去。还有,我的一搜网现在红火得hetushu•com很,在美国已经达到了GOOGLE的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而且还在逐步上升。乐观估计,不出半年,就能成为美国的两大搜索引擎之一。如果你过来的话,正好可以乘机考察一下美国市场,也再替网站的发展方向,多提提前瞻性的意见。”
夏想就很感动地说:“谢谢你若菡,为我了解了这么多内情。”
连若菡吃吃地笑了起来:“我怎么听不懂你的话?你打的是什么哑谜?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一些?”
曹殊黧自小也是局长千金,官场上的规矩还是懂的,就起身笑道:“好呀,正好去透透气。”然后又转身冲夏想挥挥手,“可要好好听史老和李书记的话,不许乱跑。”
夏想打开了车窗,冬天了,怎么天气还这么热?还是透透风好一些,他咽咽唾沫,有点不情愿地说道:“若菡,现在高成松一倒,吴家在燕省就没有强有力的代言人了,所以说……你是不是可以考虑回来了?”
“不,就不回去!”连若菡似乎知道夏想内心的躁动一样,故意任性,声音中有坚决又有玩味,“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是我什么人?我又是你什么人?再说了,你一说我就听,我多没面子。想让我回去也行,你得亲自来美国请我。”
回到家中,曹殊黧已经做好了饭菜,正蜷着身子在沙发上看电视。客厅里没有开灯,光线十分昏暗,电视机的光芒忽明忽暗地照在小丫头的脸上和身上,勾勒出无比动人的画面,既温馨又动人。她如同一具完美的雕像,身段玲珑,曼妙起伏。又如一个成熟饱满的果实,鲜艳欲滴,令人只看一眼,便心生向往。
夏想和曹殊黧吃完饭,二人又坐着看了一会儿电视。冬天的暖气开得很足,屋里足了20多度,夏想就有点燥热,刚脱一件衣服,就把小丫头吓得惊叫一声,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
“不开灯想你,才感觉更真实。”小丫头温柔地将头枕在夏想的腿上,又将双手环住他的腰,趁着微亮的光,瞪着一双好看的眼睛,直视他的双眼,“你想连姐姐的话,可以去美国看看她……她一个人在国外,真的挺寂寞,也挺不容易。”
寒喧过后,史老坐在夏想和李丁山的对面,笑眯眯地看了一旁的史洁和曹殊黧几眼。史洁明白史老的意思,就说:“殊黧,后院的景色还不错,我们一起走走?”
小丫头今和_图_书天穿了一件米黄色外套,下身是灰色紧身长裤,青春靓丽之外,又多一丝端庄大方的风范。夏想不由多看了几眼,心想不知不觉中,小丫头也渐渐长大了,不,也渐渐成熟了,有了一点点女人的味道了。
难得连若菡没有撒娇耍赖,只是一口气向他说了这么多政治上的事情,可见女人对男人的宽容之处在于,不管一件事情她以前是多么不喜欢不在意,只要她喜欢的人关注,她也会跟着关心起来。
史洁一见曹殊黧,就拉着她的手,说长说短,不停地夸她人漂亮性子又好,夏想也不理女人之间的寒喧,和李丁山坐在客厅喝茶。
史老倒是非常理解年轻人之间的乐趣,呵呵一笑:“永国有福气,生养了一个好闺女。小夏好福气,找了一个好媳妇。”
“哈,几天不见,说大话的水平见长,老实交待,是不是又和高成松作对?”连若菡身在国外不假,但对国内之事也是时刻关注,尤其是燕省的局势。她不关心政治是不假,但却关心夏想,“我也听到消息了,说是高成松不再担任省委书记,而是以人大主任的身份退居二线。他的政治前途已经终结,还能拿你怎样?另外,我三叔想到燕省当组织部部长的事情也告吹了。老爷子知道了之后,出手了,挡了他的道。而且知道了他以前的所作所为,大怒,本来还想外放到他南方某省当副省长,现在又决定还把他留在京城。”
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夏想自认不是英雄,他就有点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心思,说道:“要不,你抽空回来一趟,我们再继续分工合作,共同努力创造下一代?”
到了史老家,史洁将二人迎了进来。
夏想大喜:“有了?”
“那是你眼光好,早早就发现了绩优股。女人找男人如同买股票,眼光好的,挑选了一只升值潜力巨大的股票,以后的幸福就有了保障。眼光差的,不小心挑了一只一路贬值的股票,就会觉得生活越来越悲惨了……”夏想淳淳善诱,其中心思想无非是拔高自己的光辉高大的形象。
女孩不自重的话,没有男人会珍惜。男人其实都是一个德性,就是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永远不知道珍惜。就象富二代不知道节俭一样,想让男人对主动送上门的女人爱如珍宝,无疑是痴人说梦。
“什么有了?没有!”连若菡叹了一口气,非常不快地说道,“也奇了怪了,明明当和-图-书时是最佳时期,为什么肚子一点动静也没有?看来怀孕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可是为什么电视中那么多偷情的人,一次就能怀孕?是我不行还是你不行?”
夏想见她的模样无比可爱诱人——她穿着睡衣,毛绒绒的象个大玩具熊一样,既性感又好玩,就一把把她抱住,咬着她的耳朵说道:“一会儿我们就试一试你的积极主动性,好不好?”
“神枪手是什么意思?”连若菡的声音透露出一股娇媚的意思,也不知她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假装,反正话里话外透露出让人无法拒绝的挑逗之意,“你还会开枪?我怎么不知道!”
小丫头的笑声从房间里传来,有些调皮又有点得意:“逗你玩,你怎么现在一点也不好玩了。唉,当官久了,是不是越来越没有幽默感了。好了,不逗你了,我出来了,随便你了,反正我也认命了。”
夏想尴尬地摸摸鼻子——虽然好久不摸了,但今天不得不再摸一次,就说:“我真有这么可怕?哎,我说我是你未来名正言顺的丈夫,再说我也没有什么坏想法,只是热了脱一件衣服而已,你至于吓成这样?你这样做,有点伤害我幼小的容易受伤的心灵呀。”
说起来有一段时间没有和连若菡联系了,和肖佳也是,倒不是夏想忘情,也确实是最近太忙,无法安心。和肖佳只通过两次电话,也得知肖佳充分利用国家的调控政策,又做了十几次房产生意,赚了小几百万,把她乐得合不拢嘴,正在筹划房产中介公司事宜,争取明年初正式成立。也许是赚了大钱的缘故,肖佳对夏想最近没有看望她,没有半句怨言。不过夏想知道,也是肖佳自从跟了他之后,性子收敛了许多,不再是以前泼辣的脾气,在他面前,时常温顺得如同一只小绵羊。
曹殊黧的车就在周围人的眼中,就显得非常自然,一点儿也不惹人生烦和嫉妒。而且到了大四,基本上课程已经结束,比平常随意了许多,不到放学的时候,她就早早开车回家,为夏想做饭。
夏想也不免有些心动。
不多时,史老一手拐杖,一手健身球,从外面安步当车地走了进来。
小丫头一脸天真,不解地问:“你说什么?试我的什么积极主动性?”
“我可是天大的好人。”夏想就没有下车,坐在车内和连若菡通话,“正在做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事成之后,可以还燕省一片清朗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