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58章 两大太子党

夏想注意到金丝眼镜说到“付家”的时候,中年男人和梅晓琳都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二人似乎都假装不经意转过身去,意思再明显不过,没听到,所以不知道。
中年男人笑着点点头:“对,你没有决定打还不是不打的权力。”
中年男人一听夏想的名字,突然脸色一变,退后两步,狐疑的目光看了夏眼好几眼,忽然哈哈一笑:“没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见面——夏想,好一个夏想,今天又是演的哪一出英雄救美?”
房间内只剩下夏想和梅升平,气氛不免有点微妙。沉默了片刻,梅升平抽出一支烟,问夏想:“来一支?”
吴才江,果然是吴家老三吴才江!夏想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到京城,就和吴才江打了个照面,还莫名其妙被他多管闲事,出手给救下了,真是意想不到的巧合。
两名警察沿着楼梯上去抓人,刚走到一半,忽然从上面洒下两团水,正中二人头上。二人立刻疼得哇哇乱叫,大声骂道:“他妈的,开水……谁拿开水烫人!兄弟们,快上。”
夏想恭敬地答道:“是的,梅部长。”
下面的四五名警察一见居然有人嚣张到敢拿开水泼警察,立刻跃身上前,准备抓人。在离中年男人还有几米远的时候,突然,从二楼哗啦啦下来一群士兵,个个身姿矫健,分成两列从中年男人身边经过,然后冲入到警察之中,拳打脚踢,片刻之间,冲上来的四五名警察被打得七零八落。有的倒在楼梯上,有的滚到了楼下,总之所有人都被打得倒地不起,呻吟声惨叫声,响成一片。
梅升平哈哈一笑:“在京城,能堵梅家的路的人,没几个……”话题一转,又问起了夏想:“你觉得小琳怎么样?”
梅晓琳向前一步,嗔怪道:“叔叔,你怎么才来,是不是让我被人抓起来打上一顿,你才神兵天降,更能显示出你的神勇?哼,再来晚一步,我就被人打得没命了。”
这句话和吴才江的话有相同之处,夏想就笑着说道:“凡事留点后路才好,要不以后别人也会堵我的路。”
夏想心想,话说得轻巧,自己又不是太子党,没有足够显赫的身世,心肠想硬,也得有实力才行。
不多时,二人握了握手,就又笑着挥手致意,肯定是达成了什么共识。
“是!请首长指示,是一条腿还是两条腿?”
付家的实力夏想并不清楚,他不认识一个付家的人和_图_书。今天的事情也发生得有点莫名其妙,看梅晓琳的意思,好象黄毛认识她,在故意给她难堪。现在他夹在几大家族之间,也是十分难做。最关键之处在于,他也清楚自己没有足够的资格影响到中年男人的决定。
夏想伸出一根手指:“一条!”
夏想微微动容,党校培训时的同班,一般也算是不错的关系,除非两个人不对脾气,否则通常都能保持联络。如此说来,梅升平和叶石生,还算是有过同学之谊了。
梅晓琳顿时气急,正要开口反驳,吴才江却不给她机会,呵呵一笑,转身上楼而去。
金丝眼镜一脸灰白,张了张嘴,却又说不出话来,一脸不相信地看着夏想。
夏想也是坦然一笑:“好说,好说,随时听候您的召唤。”
“我是谁要你管,我还想问你是谁?”梅晓琳对中年男人出手帮助她和夏想,毫不领情,对他听到夏想的名字时的反应,心中猜疑,所以对他就一点也没有客气。
中年男人又来到夏想和梅晓琳面前,先是打量了夏想几眼:“你叫什么名字?”
中年男人上下打量夏想几眼,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刚才飞起一腿踢得很漂亮,也很解气,我以为你有当年的风格。没想到,还是心肠太软。年轻人,心肠太软不是什么好事,难成大器。”
夏想忽然笑了,他最不怕的最是别人的威胁。他不理金丝眼镜,而是对中年男人说道:“我是不是只有选择一条腿还是两条腿的资格?”
金丝眼镜却并不相信夏想,而是一脸恶毒地说道:“好,你叫夏想是吧?我会牢牢记住你的名字的。”
绝对是高高在上的俯视!
梅升平一脸惋惜地摇摇头:“可惜了,可惜了,其实照我看,你和小琳倒是挺般配。刚才你们二人一唱一和,我看可是默契得很,呵呵。”他又看了梅晓琳一眼,突然又说了一句让夏想大吃一惊的话,“你看有没有这种可能,和你的未婚妻退亲,然后娶小琳?”
也让人大感意外,不成想,吴才江在嚣张之外,也有有趣的一面。
梅晓琳在一旁听到叔叔说话不着边际,不由脸上一红,怒道:“叔叔,你要是再乱说话,我就生气了。”
还是金丝眼镜稍微镇静一些,一见势头不妙,也顾不上再找眼镜,急忙来到夏想身边,哭丧着脸哀求夏想:“小伙子,求求你放我们一马,好不好?我们认栽,我们认输m.hetushu•com,我们错了,是我们狗眼看人低,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当一个屁,把我们放了吧?还有,我们也是有来历的人,大家留一条路,日后好相见。”
来人正是梅晓琳的叔叔,即将上任燕省省委组织部部长的梅升平。
夏想也摸不清吴才江的真正用意,总觉得他就是故意给自己上套,仿佛让自己欠他一次,反正也真是欠他一个人情,只好含糊其辞地答应着:“我心里有数了。”
中年男人微一思忖,笑了:“刚才我听到你自称姓梅,梅家和夏想认识的人,就只一个梅晓琳了。你一定是梅晓琳!”
他的声音一点力度也没有,还是很散漫的味道,但话里透露的意思却有一股肃杀之气,谈笑间就要将警察和一个局长一个主任暴打一顿,他的态度已经不能用嚣张来形容,而是盛气凌人的傲慢!
梅升平和吴才江在一旁低声说话,夏想才抽空小声地问梅晓琳:“事情闹到现在,倒成了吴家和梅家一个契机,还有付家怎么得罪你们梅家了,好象吴家和付家关系也不怎么样?……对了,你叔叔和吴才江关系怎么样?”
二人刚才也不知商议了一些什么,期间还有过一点小小的争执,最后也不知是哪一方退让,反正吴才江的笑容中有一丝勉强,他还是冲夏想挥了挥手:“夏想,京城地方大,庙多,可不要迷失了方向。有机会我们一起坐坐,我有些话想对你说,你也知道我们之间有些问题还没有解决,是不是?”
夏想此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怪不得刚才看他越看越面熟,原来他是……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这边和夏想说着话,那边冲身后的人微一点头,就听到黄毛一声惨叫,已经被打断了一条腿。
“夏想。”夏想知道眼前的人来头不小,虽然对方并不是特意为了他和梅晓琳而出手,但也等于间接救了自己,所以也就表现出了恰当的礼貌,“谢谢!”
梅升平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才说:“也谈不上多深的关系,以前在党校培训的时候,曾经住过同一个宿舍……”
如果说吴才江是柔中带刚的话,梅升平就是在刚柔并济之余,另有一种雷霆风行的行事方式,他大手一挥,对身后的武警说道:“都抓起来,先拉回去再说。”
“我姓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夏想,还有你,记得欠我一个人情。”他一转身,冲身后的士兵说道m•hetushu.com,“包括警察在内,每人打上一顿,扔出去,还有,把黄毛的腿打断。”
夏想摇头,就算他不相信自己的说法也没有办法,今天的事情是梅晓琳惹起来了,不是自己。而且中年男人身边有一队大兵,可不是一般人。
夏想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认识他是谁,他收拾你们,也不是为了帮我出气。我说的话,也不管用。”
“不怎么样!”梅晓琳十分干脆地答道,“我叔叔当上了燕省组织部长,吴才江没当上,他难免会认为事情背后有我们梅家的影子。其实他去不了燕省原因很复杂,不完全是因为我们梅家介入的缘故。但吴才江此人,心胸狭窄,说不定会记仇。”
“不必辛苦才江了,这点小事,还是我自己动手好,也好过过瘾。”一个洪亮的声音伴随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门外一阵风一样进来。他的身后,跟着一列足有20人队伍的武警!
夏想不清楚梅升平具体所指是什么,不过他很聪明地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从工作的角度说道:“梅书记工作认真,受到了安县常委们的一致认同,是个认真负责的好同志。”
身后20多人齐声答应一声,声若雷震,上前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如老鹰拎小鸡一样,将一干警察,连同一个主任一个局长,以及他们的老婆孩子,全部象押送犯人一样,直接带到了外面的车上,关在了里面,根本不理会几人提出的打电话、说好话、求人情的要求。
随后夏想就和梅晓琳一起,跟随梅升平上楼,到雅间就座。
金丝眼镜用手捂脸,惊愕得说不出话来——他万万没有想到,看上去挺文明的一个人,怎么说打就打,还当面打人耳光,也太嚣张了。
“呵呵,小夏也懂得迂回战术,不正面回答问题。”梅升平站了起来,在房间内来回走动了几步,又在窗户面前站定,背对着夏想,又说,“你能送小琳回京城,证明她对你绝对信任。小琳今年不小了,她的终身大事让家里操透了心。如果谁能帮她解决这件大事,谁就是我梅升平值得大力提携的人……小夏,你心目中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士兵又敬了个礼,闪到一旁。中年男人才慢慢下楼,先是来到红花领带面前,问道:“你是谁?”
士兵打完警察之后还不算完,迅速下楼,将场中所有的人都控制住之后,才有一个人来到中年男人身前,敬了一个礼:“报www•hetushu•com告首长,操练完毕,请指示。”
中年男人一挥手:“稍息!”
打了警察说成操练,什么是真相?真相就是比谁的拳头大!夏想无语,暗中观察了中年男人片刻,总觉得他看上去有点面熟,但他又确定没有见过他,更不认识他,所以心里就感觉很奇怪。
夏想忙摆手:“谢谢,不用了,我烟瘾不大。”停顿了片刻,他又想起了什么,问道,“梅部长和叶书记关系还不错?”
中年男人出手够狠,直接将金丝眼镜的眼镜打飞——他的脸上顿时就出现五个手指印。
中年男人看了夏想一眼,一脸询问的表情:“你说?”
梅晓琳一愣:“那你又姓什么?”
夏想想起邱绪峰所说的当年梅升平的往事,心想当年的传闻多半是真,要不他也不会对梅晓琳说出刚才的话。
吴才江也笑,不过却摆摆手,一指夏想说道:“人情不算你的,算他的……你说呢,夏想?”
然后转身问梅晓琳:“你又是谁?”
红花领带也是吓得不成样子,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我是区旅游局的局长,姓杨,叫……我的后台是……”
“不用说了。”中年男人打断他的话,显然是连他的名字也不想知道,至于打断他的话,不让他说出后台是谁,恐怕就另有打算了——又扭头看了一眼其他几个人,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挥了挥手,不快地说道,“都是些什么人,太没水平了,都收拾一顿,然后扔出去算了。”
“刚才小夏出手的风格,和我当年有点相象,不过还是太手软了一些。你一腿踢出去很有力度,但没有将那个人的腿踢断,还留了一点后路——还是不够心狠手辣!”
夏想摇头一笑:“梅部长真会开玩笑,真是快人快语,呵呵……”一笑了之,就转移了话题,“我的任务是安全地护送梅书记到京城,现在我把她平安地交到梅部长手中,算是完成了任务。”
如果说刚才梅升平刚才将人抓到车上的举动,嚣张之中带有一点冲动的话,那么刚才的问话,就让夏想对他又多了一层了解,就是他果然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物,有时想法不但离奇,还大胆,常有惊人之语。
金丝眼镜一听,顿时脸色惨白,“扑通”一声跪在夏想面前:“求求你放我儿子一次,他还年轻不懂事,您大人大量,饶他一次,他会记住您的大恩大德。我们的后台是付家,就算比不上梅家在京城的影响力,在地hetushu.com方上也有足够的实力,以后总有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地方……”
打完人,随后中年男人还不以为然地说道:“敢冲我指手画脚,我看你的主任也当到头了。还是教委主任?怪不得现在教育这么失败,有你这样的主任,真是学生们的悲哀!”
吴才江又冲梅晓琳说道:“晓琳,你今年28岁了吧?嗯,年纪稍大了一些,可要赶紧嫁人,要不嫁不出去可就麻烦了。”
夏想笑了笑,心想梅晓琳对吴才江的评价难免带有主观臆断的情绪,他也只是姑且听之,不过看刚才的事情,吴才江为人,比传说中还要有城府一些。而相比之下,梅升平似乎更开朗直接一些。
夏想顿时愣住。
中年男人又不遗憾地拍了拍手,忽然之间兴趣阑珊地说道:“都扔出去,看着烦心。”
只好无奈地一摇头,对金丝眼镜说道:“刚才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没有决定权。”
进来的人身材高大,脸庞黝黑,年龄和吴才江相仿,不过却粗犷了不少,他哈哈一笑,先和吴才江握了握手,才说:“我来晚了一步,没想到让你给遇上了,还出手帮了忙,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宾主分别落座之后,梅升平饶有兴趣地又打量了夏想几眼,第一句话竟然问道:“夏想,听说你已经订亲了?”
又和梅晓琳低语几句,忽然又大声说道:“有个黄头发的小子,再把另一条腿打断,让他长长见识,开开眼,也记住教训。”
梅升平话一说完,金丝眼镜“扑通”一声晕倒在地。他扭头看看,不屑地说道:“敢混敢耍横,首先要有承担后果的气魄。一点小事就吓成这样,不是穷横是什么?”
金丝眼镜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和暴力,吓得浑身打颤,牙齿打架,一下子瘫倒在地,喃喃说道:“你是谁?怎么这么嚣张?你,你……我告诉你,我的后台是付家……”连惊带吓之下,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气不过,也丢不起人,一转身冲下面的人嚷道:“你们看见了,你们大家都看见了,是他先动手打人,我是受害者,我是受害者!”
梅升平急忙呵呵一笑:“开个玩笑,你着急什么?我看你也挺喜欢小夏的,喜欢他,就大声说出来,要不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梅晓琳却是脸色更红了,一下站了起来:“我上洗手间!”然后夺门而逃。
马所长会意,一挥手:“抓人,一起带回局子里。今天还真是热闹了,什么人都有,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