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1章 史老最后的通天能量

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邢端台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就突然转变了风向,由中间偏向支持,改成了百分之百地支持?
话说到一半,邢端台忽然停了下来,低头从身上翻出手机,翻看了几眼,随即脸上露出震惊的神情,微微愣了片刻,忽然声音就大了起来,吓了众人一跳:“对于组织部的提名,我完全赞成!”
知道内情的人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卢渊源之所以强烈反对李丁山和高海的提名,倒不是因为他对李丁山和高海有什么意见,而是对新任组织部部长梅升平大为不满——原因很简单,本来卢渊源也有望担任组织部部长一职,但因为梅家的强势介入,从而让梅升平横空杀出,意外空降到了燕省。
夏想还真没有什么想法,他今年26岁,不可能一步迈到正处级的级别,更不可能担任县长。他理想的状态是,盛大担任县长,他顶多再接替盛大的常务副县长一职。
心怀好奇之下,叶石生打开了短信,只看了一眼,就立刻屏住了呼吸,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不可思议,太让人震惊了,怎么会是他发来的短信?
更何况还是省委常委!
事后,崔向又向张建国和李炳文询问事情缘由,二人的口径惊人的一致,就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们最后投下赞成票是意识到先前太主观臆断了,没有仔细研究李丁山和高海的履历。经过仔细研究发现,二人完全符合提拔条件。
众人顿时吃惊不小。
张灿阳本来和崔向关系不错,今天在常委会上的发言,也是为了配合崔向才投了反对票,不过现在却对崔向的问话不作回答,连连摆手:“没有,没有的事儿……我还有点要事要办,先走了崔书记,再见。”
7票反对!
崔向同时又从心中升起一丝不安,他没有收到短信,又说明了什么问题?
好象,好象叶书记也收到了短信?崔向抬头去看叶石生,见他一脸微笑,微笑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坚毅,随后叶石生一下站了起来,大手一挥,充满自信地说道:“关于组织部的提名,谁还有不同的意见,可以再提出来……”
梅晓琳不等夏想回答,又说:“根据我对你的了解,你的最大愿望就是接任常务副县长的职务,对不对?还有,你最希望盛大担任县长,至于我,不在你考虑的范围之内。”
他刚刚上任省委书记,位子和_图_书还没有坐稳,如果崔向趁机坐大,在常委中有了足够的影响力,非常不利力于他以后开展工作,也会让中央对他掌控局面的能力产生怀疑。叶石生心中升起一丝厌恶感,感觉崔向有点小题大作了,李丁山论资历论政绩,就算一步提拔到市委秘书长又能如何?他所知道的首长中,就有一人曾经有过两次破格提拔的经历!
梅晓琳却是第一时间推开了夏想办公室的门,一进来就说道:“下一步邱绪峰就要担任书记了,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安县的其他常委,也是不敢相信,在纷纷向李丁山表示祝贺的同时,也都在暗中盘算要在李书记任职期间,自己和他有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我的意见是,大家要认真考虑一下组织部提交的人员名单,要从多方面了解李丁山同志和高海同志的优点和作风,对于每一次干部的提拔和任用,我们都尽量做到在公平公正的原则下,尽可能地多鼓励,多支持特别优秀的干部提拔上来……”
“刚才听到邢书记的话,我深受启发,仔细想了一想,刚才下的结论还是太武断了。我又仔细看了看李丁山和高海同志的履历,觉得他二人安全能够胜任市委秘书长和副市长的工作,我收回刚才的话,完全赞成组织部的提名。”
官场上的事情也有约定俗成的规则在内,盛大如果不能在安县顺利接任县长,也要有位置安排才行,毕竟他资历到了,也要从全局观上考虑问题。
“当然会,不管谁当县长,我身为副手,肯定会大力配合一把手的工作。不过……”夏想担心的是盛大,尽管他和盛大之间的关系也不是真正的交心的朋友,但也算合作愉快,“盛县长的资格也到了,他的位置给安排到了哪里?”
范睿恒几乎要坐不住了,他左顾右看,想要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却发现所有的人都是一脸惊讶,还有人在惊讶之中,微微闪过一丝恐慌。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了意见,我就宣布此次提名,全票通过!”叶石生的脸上洋溢出大获全胜的光彩,最后一句,一锤定音。他还有意无意多看了崔向一眼,见崔向一脸灰白,心中就有了一丝满足。
梅升平太不会做人了,也太不给面子了,卢渊源就要当场落落他的面子。
眼见和自己平级的书记,一跃成为名正言顺和图书的市委领导,邱绪峰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该做何感想。
邢端台的话其实是在暗示在座的各位,别看大家是省委常委,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一定要上常委讨论的,不给梅升平留面子,以后谁的人提拔的时候,要过组织部一关,就得先考虑好了再好。没有资格上常委上讨论的提拔,决定权可是全在梅升平手中。
什么?好几个人差点下巴掉到地上,刚刚还口口声声说要让大家研究一下,差不多也是和稀泥态度的邢端台,怎么转眼之间,突然就语气坚定地投了赞成票——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没想到李丁山背后隐藏着如此惊人的政治能量,幸好当初没有和他针锋相对,而是最后选择了妥协和合作,现在看在,当时的选择是多么地明智。当然更让他难以理解的是,一向保守的燕省很少有破格提拔的先例,这一次李丁山连升两级,可以说是近些年来燕市乃至整个燕省也是少有一次越级提拔。
崔向知道,二人统一了口径,肯定也是得到了什么暗示。
卢渊源此举,等于一点也没有给曹永国面子,而且还相当于当众打了组织部部长梅升平一个耳光!
紧接着,统战部部长张灿阳再次发言:“对不起,我也收回我刚才所说的话,经过听取大家的意见,再经过我的仔细考虑,对于李丁山同志和高海同志的提名,我完全赞成。”
一瞬间,史老好象又苍老了许多。
没有人一个人说话,刚才发生的一切给大家的震憾还没有消化,就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也知道肯定出了什么大事,谁还敢再当出头鸟?况且剩下的人,都对李丁山和高海的提名持赞成意见,也没必要再多说什么。
一阵北风吹过,吹动地上的落叶纷飞,仿佛许多的陈年旧事都纷纷搅动……
然后,更让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果然此话一出口,个别人的面色微微动容。大家也都忽然想到,梅升平是京城空降到燕省,他如果就是不按规矩出牌,在燕省为所欲为,最后就算大家一起把他挤兑走,他也能利用手中的权力,卡住许多人脖子!
当然,仅仅是因为梅升平抢了组织部部长的宝座,卢渊源就处处和他为难就太不明智了,也是没有政治智慧的表现。让卢渊源恼怒梅升平的是,在他听说省委组织部要列举市委秘书长和副市长人选时,就向梅升平报www.hetushu.com了两个人选——卢渊源的态度也并不坚决,意思是让梅升平在常委会上报的时候,哪怕将二人的名字排在最后,也能在常委上露露面,传到各个常委的耳中,也算为以后打下基础。不料梅升平口头上答应得痛快,临到常委会提名的时候,除了李丁山和高海之外,根本再没有一个其他候选人的名字。
局势几乎逞一面倒的趋势,邢端台心中忽然犹豫了,要不要还坚定地支持李丁山?李丁山和宋朝度的关系他自然清楚,支持李丁山就是支持宋朝度,要是以前,他肯定坚决地投下赞成票。但是今天的情况有点诡异,似乎各种错综复杂的原因交织在一起,有对李丁山不满的,有对梅升平不满的,也有考虑到自身利益或是另有想法的,都汇聚成一股反对的激流,让原来意志坚定的他,也多少有点动摇。
破格提拔在各地都有,又不是什么大事,燕省再保守,破格提拔一个市委常委,又算得了什么?叶石生隐隐有点怒气,正想发表一下省委书记的看法,忽然手机也响了。
组织部可不是宣传部,是实打实的实权部门。
省军区政委张建国,刚刚对组织部提名全盘否决的张建国,现在说出的一番话,差点没让崔向从椅子上摔下来。
叶石生开会的时候,向来以身作则,开的是震动。本来他还对大家都看手机颇有微辞,他的手机一响,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就拿过手机一看,是一条短信。
邢端台又继续说道:“所以我的意见是大家再仔细研究研究,不要轻易下结论,我的意见是,不如大家先不要发表看法,再仔细研究一下两位同志的履历再说……”
考虑再三,邢端台还是决定表示有限的支持,毕竟他和宋朝度之间的关系不能有一丝缝隙,在座常委的情绪也在适当照顾,就迟疑一下,说道:“组织部关于市委秘书长和市政府副市长的人选,显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毕竟考察干部是组织部的权力,也是组织部的职责所在,我们身为局外人,自然没有组织部的同志更了解干部的任用和选拔……”
梅升平嘴角始终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仿佛对眼前的反对声音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想法。叶石生看似脸色平静,但神色之中隐有怒气,让熟悉他的人都清楚地知道,叶省长,不,叶书记动怒了。
叶石和图书生震惊了足了半刻钟,直到张建国的声音再次响起,才将他惊醒过来。
向来不太喜欢看短信的他觉得有点蹊跷,因为他的手机号码知道的人不多,而且据他所知,知道的人中,能给他发短信的更是寥寥无几。
燕市是副省级城市,李丁山等于一步由正处升到正厅,可谓力度惊人的一次破格提拔,不但让夏想暗暗吃惊史老的能量不小,为李丁山真是下足了血本,也让邱绪峰大吃一惊。
崔向愣在当场,半天没有动弹半分。
什么人能有这样的能量?只凭一个短信就能让数个省委常委当场反悔,收回先前所说的话,简直是通天的手段!
张灿阳一脸紧张,摇头说道:“没有,没什么事情。”
崔向和范睿恒不经意间对视一眼,二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恐和慌乱。因为他们已经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就是刚才所有主动开口的人,都是在看了一眼手机之后,才突然之间态度大变。
一个市委常委的任命竟然惊动了最高层,还亲自发来信息过问此事,李丁山的背后到底站着一个什么样的厉害人物?崔向和范睿恒几乎同时倒吸一口凉气,燕省水深,藏龙卧虎,身边竟然有这样的一个通天人物而他们一点也没有察觉,简直就是天大的失策。
正当大家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会议室中响起了一片嗡嗡之声,好几个人都从身上翻出手机,低头看了起来。
“难道说,你有当县长的想法?”夏想忽然想通了一个环节,既然是梅升平来到了燕省,梅晓琳不趁机升一升,也说不过去。
都是有身份之人,谁会发什么短信?有事都直接电话通知了。
没错,可以肯定的是,能够只凭一个短信就让几名省委常委改变立场的人,绝不是燕省之人,而是在北面的京城之中某个高高在上的人物!
范睿恒的表情和崔向一样,震惊、愕然,还有一脸的不可思议。他在官场沉浮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在常委会上,在几分钟之后就推翻了几分钟前的发言的古怪事情。
一直没有发言的叶石生目睹了刚才的一幕,心中也是疑惑重重。他心思不定地看了崔向一眼,心中闪过一丝疑问。投反对票的几个人,到底是因为自身立场的问题,还是早先和崔向通好了气?如果是前者还好说,如果是后者,就不得不足够引起他的警惕了。
与其他人的人心惶惶不同的是,安县最m.hetushu.com冷静的人,却是夏想和梅晓琳。
邢端台的意见很委婉,是赞成的意思,也是劝大家放弃成见,真正从干部本身的素质考虑问题,不要被外界因素影响的判断。
在座的各人,有不少人知道卢渊源和曹永国的关系,而曹永国又是夏想的老丈人。夏想是谁?夏想曾经是李丁山的秘书,现在又和李丁山同在安县,而夏想和高海之间的关系,有心人也都心知肚明。
得知了省委常委会上的激烈碰撞的结果之后,史老一个人站在后院之中,双手柱着拐杖,久久无语地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直到史洁喊他吃饭,他才轻轻摇头叹息一声,自言自语地说道:“人情总有还完的一天,丁山,以后的路,只能全靠你自己走了,我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政法委书记李炳文脸色依然黑得吓人,不过语气却是缓和了许多,还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邢书记说得对,在干部任用上,确实需要慎重从事。刚才我就是有点激动了,说了过头的话,在此,我向各位常委道歉。我更正一下我对组织部所提人选的意见,我完全赞成!”
“你说,我要是当上县长,你当常务副县长,你会不会好好配合我的工作?”梅晓琳笑意吟吟地看着夏想。
散会后,崔向和范睿恒走在一起,二人低语几句,随即崔向又叫住了张灿阳,问道:“张部长,到底出了什么事?”
崔向追问:“那张部长为什么突然改变了态度,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难道是因为收到了什么指示?”
李丁山破格提拔,一步由县委书记升到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的消息传到安县,顿时引发了一场不小的地震。
崔向的眼珠差点掉了出来,见鬼了,真是活见鬼了!
然而,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宣传部部长卢渊源一向喜欢最后一个发言,而且一般都是投弃权票,然而今天他却破天荒地提前发言了,而且还态度坚决地投了反对票:“我不同意对李丁山和高海同志的提名,组织部的工作做得不到家,对二人的履历了解得不够详细,建议组织部再多考察几个人,重新提交名单。”
夏想笑了笑,别说,梅晓琳还真猜对了,也怪了,难道自己潜意识里真的认为她真的没有什么政治头脑,所以在政治也没有什么进步的想法?转念一想还是觉得自己太想当然了,既然梅晓琳身在官场,自然会有步步高升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