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4章 新时期,新问题

三石风景区再扩建的话,不会再有什么明显的效果,可以说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前段时间夏想抽空和景县县长江天进行了接触,深入交谈了“山水相连”的设想,虽然难度不小,但同样深受三水风景区游客不再增长之苦的江天,对夏想的设想也是大感兴趣,还专门向景县的县委书记魏顺做了汇报。魏顺听了也说可行,就让江天和夏想保持接触,深入研究。
夏想的发言也明确地告诉大家,他不会放弃努力,会再次就“山水相连”的议题提交常委会讨论。而且还有隐含的意思是,他会用专家的意见来说服众人。
还有崔向现在是省委副书记,在共同对付高成松时,他或许出于自身的需要,还可以为自己说上几句好话。现在没有了高成松这个最大的敌人,大家重新站队,崔向因为陈风的原因,对自己也不会再有什么好感。
“夏县长,听了你的设想,我倒想问你一句话?”邓俊杰脸上常见的笑容消失不见,取代的是一副冷冰的公事公办的模样,让夏想微微一惊。
夏想……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自从他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中,给自己带来的全是好运。他和高建远的斗智斗勇,他搅乱了高成松的视线,让自己从容出手。甚至他还从监狱中找到文扬,因为文扬提供的关于高建远非法吞并国家财产的证据,才让京城的人员及时出手,在机场截留了差点远飞国外的高建远。一桩桩,一件件,他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消息传来,燕省上下一片哗然!
邱绪峰审时度势,知道如果现在不站出来和夏想保持一致,以后别想再得到夏想的回应,而且刚才梅晓琳也暗示他,如果没有夏想的支持,他在安县也难以开展工作。邱绪峰一想也是,以房玉辉为首的常委已经抱成了团儿,他再不及时坚定立场,将会成为孤家寡人。
高成松离开的当天,燕省省委召开常委会议,省委书记叶石生主持了会议,就高成松所犯的严重违法问题,进行了通报。要求全省干部引以为戒,严格要求自己,从高成松所犯严重错误中汲取经验教训,同时要求全省的党政干部都进行自查行动,深入贯彻中纪委的讲话精神。
一把手和二把手都明确表示了支持,而且梅晓琳的话又说得比较重,众人一下又没有主意,甚至有人还有目光征询房玉辉的意见。
究竟是什么专家?是学术方面的专家,还是既有学术又有政治身份的专家,就值得三思了。
而范睿恒虽然既有心机,又有魄力,而且还有手段,但在宋朝度看来,范睿恒所欠缺的是高瞻远瞩的眼光,他没有掌握全局的能力,甚至在某些方面还不如高成松。
实际上扳倒高成松之后,燕省、燕市甚至安县的情况,反而比以前更加复杂了,政治斗争也比以前更加惨烈了。
另外,中央纪委常委会认为,高成松曾担任燕省省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等重要领导职务,本应带头遵守党的纪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他放松了思想改造,个人主义恶性膨胀,自恃位高权重,目无党纪,独断专行,最终走上了严重违纪的道路,辜负了党组织和燕省人民的期望,严重地伤害了燕省人民的感情,给党和人民的事业造成无可和图书挽回的损害,教训十分深刻……
新调来了纪委书记车萧今年41岁,圆脸,淡眉,薄嘴唇,他摇头一笑说道:“房书记说得有些道理,自古以来修路都是大事,何况是山路,太难了。修建50公里,只为了一个风景区,有点小题大作了。不过邓县长的话还是说得有点过头了,都是为了革命工作,怎么能说夏县长是了为了江县长的政绩,简直是无稽之谈嘛。好了,大家不要争吵,就事论事,吵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这个提议,我看不合适。”
夏想在最后说了三个要点:“第一,大家对我的提议提出的疑问和建议,我都虚心接受。第二,我还是觉得我的建议可行,也为此咨询过市里的相关专家。第三,我会对我的设想进行修改,并且会附上相关专家的建议,等机会成熟时,会再次提交常委会讨论。”
7月中旬,就在森林公园中的疗养院和会议中心竣工之时,关于高成松的问题,终于有了盖棺定论的结果出来!
邓俊杰还是语气不善地说道:“和外县联合没有问题,但和景县联合就有点问题了。夏县长,50公里的山路不是说修就修的,你的想法不但有点幼稚,还和空中楼阁一样不可能实现。我怀疑你的真实用心就是先画一个美妙的前景,然后联合景县一起向市里要钱,等市里资金到位之后,就不了了之了。”
散会后,邱绪峰叫住了夏想:“中午一起吃饭?”
果然,二人几杯酒下肚,邱绪峰就大发感慨:“在京城的时候,仗着家中的势力可以为所欲为,谁惹我了,就狠狠打他一顿解气,感觉世界上的事情都容易解决,不就是谁的拳头硬谁就说了算吗?等真正进入官场之中才明白,比起拳头,软刀子杀人才让人既难受又无奈,有火发不出,有力使不上去,真叫一个难受!”
夏想看了梅晓琳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忧色。梅晓琳眼中已经有了怒火,显然她已经动怒,不过在努力克制罢了。
邓俊杰的话杀伤力太大,话一出口,除了房玉辉之外,几乎在座的所有常委都大吃一惊,一脸惊讶。
房玉辉的话说得还算委婉,夏想听了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反驳,但紧接着邓俊杰却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对夏想的设想进行了毫不留情地批驳。
一时间,夏想仿佛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房玉辉的能量不小,以前还真是小瞧了他。
经查,高成松在担任燕省主要领导期间,插手行政事务,为他人和其子高建远谋取私利,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放任配偶子女利用其职务影响,进行违纪甚至违法犯罪活动。利用职权,对如实举报其问题的同志进行打击报复。其秘书武沛勇违法犯罪依法判处死刑,高成松对他们利用其职务影响进行犯罪活动,负有主要领导责任。
宋朝度暗暗下定了决心,等他真正上位之后,就将夏想拉在身边,作为亲信培养。人在官场,要想得长远一些才好,要想好后路,更要为下台以后多做打算。否则就象高成松一样,一旦下台就成了孤家寡人,就算做到省委书记,也是太失败了。
房玉辉首先提出了反对意见:“夏县长的想法大胆,而且是了不起的创新,不过有点冒进的危险。50公里山路是不长,但修建和*图*书山路成本高,危险大,需要巨额资金。好,这些困难就算都能在夏县长的强大的影响力下之下得以顺利解决,修建好之后,如果达不到互通有无的效果怎么办?如果只是安县的游客前往景县,而景县的游客不来安县,我们岂不是当了冤大头?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想法不错,不过还是太理想主义了。”
车萧也投了反对票。
原来,官场中人个个都是天生的演员,夏想颇感无奈——因为对他的攻击,虽然是房玉辉挑头,但对他的提议全面否定,并且大加贬低的却是邓俊杰。
真不是个男人!
房玉辉看了直想骂娘,怎么会笨到在常委会上用眼神交流,不是摆明了让别人知道私下里的串通吗?但眼下的形势又出乎他的意料,他一直认为邱绪峰不会力挺夏想,没想到,邱绪峰的态度十分坚决。
梅晓琳话一说完,底下就一片议论之声。
夏想是安县的功臣,也大有来历,而且他一向与人为善,从来没有和人红过脸,邓俊杰今天的指责不但突兀,而且语气之严厉,让人都不知道他哪里吃错了药。
邱绪峰揉了揉额头,他的内心隐隐掠过一丝不安。
宋朝度又想到了夏想,想起了如果不是夏想一心在李丁山身边劝说他从政,相信当年自己还打动不了李丁山。而正是因为夏想的功劳,最后关头史老也认可了自己,在最紧要的时刻,出面给京城打了电话,自己挤掉另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顺利当上了副省长,还进入了常委会。在自己重新复起的过程中,始终有夏想的身影出现。
由此,燕省正式告别高成松时代,迎来了叶石生时代。
想到夏想在安县也做得顺水顺风,李丁山就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政法委书记平吉言简意赅:“我同意夏想同志的提议,该大胆时,就大胆地向前迈进。我只说一句话,夏想同志为安县的经济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他提议的项目,没有一个不成功的。我的发言完毕!”
几日后,高成松一家人在一个细雨纷飞的日子,离开了燕市。临走的时候,不管是省委还是省政府,都没有主要领导出面,只有几个工作人员象征性地为他送行。高成松望着曾经工作近10年的地方,想起远在京城服刑的儿子高建远,内心的凄凉无法言说。他站在省委大院门口长叹一声,坐上了省委为他安排的专车。
因为夏想现在是常务副县长,市委就又从几名副县长之中提名邓俊杰副县长进入常委会,一开始夏想并没有注意到邓俊杰,因为一直以来40岁的邓俊杰似乎没有什么个性,平常事事附和,经常笑眯眯的,脾气好得不行,是政府里面有名的老好人。没想到,一进入常委会,突然之间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犀利,咄咄逼人,而且还明显地和房玉辉站在了一起!
同时,他又想到了现在的状况是,宋朝度是省委常委,他是市委常委,夏想是县委常委,总的来说,都达到了各自的目的。再想到1998年夏天,夏想一心劝他从政时的情景,不由感慨万千。如果没有当时夏想的劝告,没有他从中周旋,敏锐地发现了液晶大屏幕的市场黯淡,自己也许会一头栽倒在大屏幕项目上,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更不会有今天坐在市委常委会议室中www•hetushu•com,从容开会的场景。仔细一想,夏想还真是他命中的福星,助他一路顺风走到了今天。
有人觉得对高成松最后的处理结果太重,毕竟他曾经是一省大员,下台之后,将待遇从省级降到副厅,让他面上无光,没有办法从容养老。也有人认为处理结果太轻,以高成松对燕省人民造成的伤害,以及他在燕省的所作所为,判刑也不为过,至少也要判他十年。
夏想微微惊愕过后,还是一脸镇静地说道:“邓县长,你的指责毫无根据,不要仅凭你个人猜测就妄下结论。如果照你这么说,只要是和外县联合就有私心杂念,那以后安县的工作还如何开展?”
如果说梅晓琳的发言到处结束,还没有太大的震憾力,不料她话锋一转,又坚决地说道:“常委会是大家畅所欲言的地方,也是需要大家出谋划策的地方。凡是反对夏想同志提议的常委,我建议每人为安县经济的下一步腾飞提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出来。现阶段安县的各项工作都是在夏想同志一手策划下,在邱书记的正确领导下,取得了可喜的成就。但是我们不能固步自封,要进步要发展,更需要集体的力量。”
“你提出了和景县联合开发的建议,到底是为了安县着想,还是为了景县江县长的政绩着想?谁都知道你和江县长关系不错,而且你的设想听上去象是天方夜谭,不得不让人怀疑你的用心!”邓俊杰说完,审视的目光在夏想脸上转来轻去,脸上的严峻的表情让夏想几乎不敢相信,他就是以前那个见人就笑的邓副县长?
夏想的心情越来越沉重,经过一系列的人事调整之后,他蓦然发现,不知何时安县的常委又重新形成了一个新的派系。新进的几个常委,从邓俊杰、车萧到张健,竟然悄无声息地都被拉到了房玉辉一边。
此后,高成松返回南方老家养老,终生未再踏入燕省一步!
组织部部长荣芝一直因为方进江的关系,坚定地站在夏想的一边,她发言说道:“夏想同志的设想虽然步子大了一些,但从长远考虑,还是影响深远,能将安县和景县的资源优势充分发挥出来,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山路建成之后,肯定可以大大地促进两地的旅游交流。如果因为山路的修通而多带来一成的客流,不出三年,就能收回山路的投资。”
路书记已经退下,陈风虽然进入省委常委会,处境多少也有点势单力薄。当然,马万正、宋朝度还有邢端台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不过怕就怕,万一叶石生因为某种需求而和范睿恒联手,一把手和二把手如果口径一致,将会形成决定性的力量。
梅晓琳板着脸,十分严肃地说道:“夏想同志的提议实际上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他亲自到山中实地考察,也开着越野车,在危险的路况中测试过山路,并且做过预算,也征求过市里的意见,还深入到游客中间,做过市场调查。几乎所有的游客都对三石风景区和三水风景区互联互通大感兴趣,表示一旦通车,他们就有机会一天之内游遍两处风景,而不用再专程绕远来回跑,也让他们出来游玩的兴趣大增……我觉得这个提议切实可行,一旦实施,会为安县的经济发展带来新的契机。”
中央纪委常委会要求,党员领导http://www.hetushu.com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应该从高成松所犯严重错误中汲取教训,引以为戒。
夏想在和江天商议出初步意向性合作的框架之后,就决定提交常委会讨论。他原本以为,阻力会在景县一边,没想到,三天后景县常委会讨论后一举通过,在安县,却卡了壳。
燕市市委也召常委会议,市委书记陈风主持了会议,通报了中纪委的决定。李丁山作为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也正式出席了会议。他坐在方进江的下首,看着在座的各位常委都是表情严肃,心想高成松被严肃处理,恐怕给大家带来的震动不小。
历来兴建工程和修路,都是摆在明面上的最容易得到认可的政绩——没想到,却遭到了房玉辉等人的坚决反对,邱绪峰就心中憋闷。好不容易和夏想携手合作,正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却又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张健摇了摇头:“我要对邓俊杰同志提出批评,说话太唯心了,也太武断了,不要轻易对别人妄下结论。夏想同志的设想出发点是好的,虽然有点好高骛远,但也是一心为了安县的旅游大计着想,不能打击任何一个同志的工作热情,是不是?”他看了夏想一眼,脸上微微露出歉意,“话虽然这么说,但山水相连计划还是不太合理,我觉得不太可行。”
张健也是持反对态度。
邱绪峰不停地喝酒,微微有了醉意,他伸手拍了拍夏想的肩膀:“没想到,和你相比,他们才是真正的以权谋私。只不过为了争夺发言权,就不顾大局,只要我们提议的议题,他们就全盘否定……他们还有没有大局观,还是不是一个合格的政客?”
邱绪峰的怒气一半来源于常委会上失控的一幕,一半也确实有替夏想打抱不平的意思,当然,替夏想叫屈,也是为他自己着想。他相信夏想的眼光,更相信夏想的能力,认为“山水相连”只要付诸实施,肯定可以为安县的旅游带来新的契机,而他也可以坐收一份沉甸甸的政绩。
宋朝度再一次坐在常委席上,看着在座的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也是心潮起伏。燕省从此完全告别高成松时代,他有理由相信,他的机遇来临了。叶石生就算再有抱负,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多了,而且根据他对叶石生的了解,他不是一个能够把握机遇的人,否则在高成松当政的几年里,身为省长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也太过低调了。
梅晓琳先是看了夏想一眼,见他还算镇静,又看了邱绪峰一眼,明显地从邱绪峰的眼神中,看到了退缩,不由心中暗骂邱绪峰怪不得不让她喜欢,没有一点男人的胆量和担待。明明在提交常委会之前,她和邱绪峰、夏想三个人已经开过了碰头会,邱绪峰也明确表示了要大力支持,事到临头,他竟然有反悔的意思。
对,是惨烈而不是激烈!因为范睿恒比高成松收敛,所以他更有欺骗性。而燕市里面,胡增周虽然和自己关系表面上不错,但他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不是一个靠得住的人。而在安县,房玉辉是幕后策划,邓俊杰是急先锋,张健和车萧在一旁策应,再有其他人摇旗呐喊,可以说,布置非常周密,是一股可以左右安县局势的新兴势力。
夏想的反击还算有理有据,没有失态。
邱绪峰眨了眨眼睛,想要说些什么,和图书又收了回去。
荣芝是赞成票。
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燕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高成松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审查,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撤销其正省级职级待遇,降为副厅级待遇。
更不用提正是因为夏想查到了厉潮生的问题,才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扳倒了徐德泉,揪出了武沛勇,最后他将所有的材料汇总到了京城,才促使高层下定决心,将高成松开除党籍——夏想所作的一切,就是压掉高成松的最后一根稻草!
夏想心情不好,不过见邱绪峰一脸诚意,也不好拒绝,就点头同意了。他对邱绪峰在常委上的犹豫也微有不满,都什么时候了,还不立场坚定?身为县委书记,眼见连常委会都控制不住了,也是无能的表现。
夏想表示理解邱绪峰的心思:“邱书记也不用太灰心,常委会上一时的得失不能说明问题,也是我们太大意了,没想到对方下手挺快,新上的几个常委和他们一拍即合,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虽然有了两个强有力的支持,但随后宣传部长骆文才弃权,而武装部长孔剑、县委办主任蔡毅和三石乡党委书记段大可纷纷表示反对,都提出夏想的提议可操作性不强,对前景并不看好。
但不管如何,所有人都知道,恐怕这就是最后的结论了。从此以后,曾经在燕省政坛叱咤风云的高成松,将会彻底淡出人们的视线,也会慢慢地从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中消失。
邱绪峰就拿出了一把手的威严:“夏想同志的提议很不错,如果顺利实施,不但在修建山路的过程中能为安县增加不少就业机会,山路修成之后的效益,也是可以预见的。看问题要从不同角度多分析,多思索,在如何更好地发展安县经济上,夏县长做出的努力有目共睹,我也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清楚夏县长的眼光和几次成功运作项目的手笔。我是支持夏县长的提议的,如果各位有什么好的建议,也可以提出来讨论讨论。”
不过和宋朝度、李丁山在常委会上踌躇满志不同的是,安县的县委常委会上,夏想的处境却有点不妙,因为以房玉辉为首的几名常委,却对他提交的“山水相连”的提议大肆攻击。
“啪”的一声,梅晓琳一拍桌子,怒道:“邓副县长,常委会讨论的是工作问题,请你不要人身攻击!”
房玉辉略一沉吟,说道:“我和邓县长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正在初步研究阶段,等成熟之后,会提交常委会讨论。相信我和邓县长的设想是一个能获得大家认可的稳妥的计划……”
夏想虽然心中也不舒服,不过却不象邱绪峰一样大生闷气。他仔细分析了一下当前局势,得出的结论是,如果在燕市的范围内,以他的关系网,或许还能掌控住局面,但在省里,高成松完全倒台后,省里的势力重新洗牌,大权掌握在叶石生和范睿恒手中。叶石生对自己恐怕没什么印象,就算有,他也不会有太好的印象。范睿恒就更不用说了,因为有高建远的前车之鉴,他对自己肯定是防范加打压的心理。
最后一句的话意思是,你们不是联合起来反对夏想的提议吗?好,允许有不同的声音出现,但不能光反对不办实事,既然反对夏想的提议,那么请你们拿出更好的有利于安县经济发展的想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