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7章 慷慨激昂

给他浇冷水的正是他最担心的车萧,因为车萧也是出人意料地投下了赞成票,让房玉辉在惊慌之余,甚至有了一丝手足无措的慌乱。
“我赞成。”梅晓琳的态度非常坚决,“资金问题,市里不行我找省里,省里不行,我找到京城。就凭夏县长一腔热血一心为民,我不帮他,就不配坐在县长的位置上。”
李丁山还未说话,薄厚发却抢先说道:“房玉辉和谭龙走得很近,其他人倒不清楚了,不过安县有一个人我倒认识,就是新调来的纪委书记车萧。车萧人不坏,就是有一个毛病,爱摇摆不定。要是他立场坚定的话,现在少说也能当上县委一把手了。”
除了房玉辉和邓俊杰之外,几乎所有常委都被夏想的慷慨激昂打动,都为他喝彩。
高老对所有工程都是大感兴趣,一听说夏想有意穿山凿洞,兴奋地连连说道:“开山辟路历来是大事,我以前也经历过几次,现在一想起还是热血沸腾。这事,我管定了。而且你还得答应我,修山路的时候,我一定要亲自到现场参观,还有,图纸我也参预设计,怎么样?免费出人出力。”
“第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安县的发展现在成入了一个快速期,但大家想过没有,这种增长速度还能保持多久?一年,还是两年?我看顶多两年就会趋于平缓!难道我们非要等到两年后,所有的基建项目完工,没有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再着急地四处寻找项目?不,我们应该骑马找马,未雨绸缪。当然,在这一点上我还是有私心杂念,就是我们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口号都会说,怎么造福?如何解决我们只给百姓带来短期利益的弊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最后的一点私心是,希望借山水相连的项目,希望借交通专项资金的东风,在安县扶植起来一批本地的中小企业,让他们参预到修路项目中来,让他们随着山路的延伸而逐渐壮大起来,让他们能够在我们走后,还能自食其力自力更生!而不仅仅是依靠各项投资,赚一点打工的钱,而是让他们自己拥有了实力之后,主动走出去,走出大山,走出安县,到外面更加广阔的天地去闯荡!”夏想一口气说完,微微有点激动,他也被邓俊杰激怒,虽然多次暗中告诫自己,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但实在是看不惯他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同时也正好心和*图*书中有些感想要发,就借机发作出来。
就象一个和组织失散多年的人,突然之间找到了组织,张健内心的喜悦绝对真实而强烈。同时,他对夏想的感谢无以言表,只是嘴唇微微抖动,紧紧握住夏想的手,眼中流露出来的坚定让夏想相信,张健此人,一旦表示靠拢之后,绝对值得信任。
张健笑呵呵地走了。
高老不高兴了:“你怕他,就不怕我?你不让我去,我告诉高晋周,不让他批资金给你。”
不管怎样,车萧和夏想话也说了,酒也喝了,尽管没谈工作上的事情,但大家都心里有数,有些事情,已经悄无声息地改变了。
对张健释放出来的善意,夏想也乐意接受:“好,不过有一点得事先声明,我请客!因为我是燕市人,算是尽尽地主之谊。”
车萧听到夏想打来电话,心中微微一惊,不过还是镇静地半开玩笑地问道:“夏县长,有什么指示精神?”
邱绪峰满脸通红,被夏想的宣言激起心中的火焰。梅晓琳也是霞飞双颊,一双美目不停地闪动,紧紧盯住夏想不放。眼中第一次流露出敬佩、激动甚至还有一点点爱慕的眼光!
夏想才明白,可能是薄厚发也不太喜欢车萧,所以对他的主动靠拢不感兴趣。但在李丁山处听到了安县的局势,为了替自己拉拢一个盟友,才又不得不接受了车萧。没想到薄厚发为人真够意思,不动声色间卖了自己一个大大的人情。
“我也觉得还是不太合适。”三石乡常委书记段大可抬头看了夏想一眼,又急忙将目光移到别处。
“我也反对。”县委办主任蔡毅说道。本来他还想发表一番长篇大论,但刚才夏想的发言太有震憾力了,他连反对都觉得有点心虚,但已经答应了房玉辉,只好勉强说上一句。
房玉辉低下头,知道夏想的煽动力太惊人了,恐怕一番长篇大论下来,许多中间派会对夏想投下赞成票。他之所以坚决反对山水相连项目的上马,主要还是因为他心里清楚,安县不可能同时上马两个大型项目,山水相连一旦通过,就意味着他和邓俊杰私下里商定的新度假村计划就可能搁浅。
8月初,在梅晓琳的提议,再一次召开常委会讨论夏想的“山水相连”的议题。
“第二,我希望山路获得立项之后,能从市交通局和省交通厅要来资金。市局和省http://m.hetushu.com厅每年都有不少交通专项资金,自私一点讲,我们不申请,也会流到别的县市。我们努力争取,以修路的名义拿到我们手中,试想,可以为安县带来多大的产值,增加多少就业机会?虽然说通过关系也好,通过政策也好,我们挤占了别人的资金,但我是安县的副县长,就得为安县人民着想。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宁愿让别的县市说我自私,说我有私心杂念!这个罪名,我心甘情愿地愿意承担!我也愿意为了安县人民,时刻心存这样的私心杂念!”
夏想苦笑:“高老您不要强人所难……好吧,我答应您,不过现在山水相连项目困难重重,有许多关卡还没有通过,成不成还要两说。就算通过了县里的立项,市交通局顶多能批1000资金,资金缺口还很大,少说还差5000万。”
他相信自己的能力。
又是一个意外收获,夏想不由自主地笑了:“薄部长和车萧能说上话?”
夏想不好拒绝高老的好意,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厅长童荣光是范睿恒的人,据他分析,再加上陈风所说的话,得出的结论是,一个强势的厅长未必会卖一个排名靠后的副省长的面子。
“我现在也说不好,听说他好象也和谭龙走近了?我的面子可能没有谭市长大,要不你帮我问问他,就说老薄想让他请吃饭,你看他怎么说?”薄厚发有点不太自信地说道。
专家们都提出了不少建设性意见,有几人兴奋异常,因为他们以前也提出过类似的设想,但限于当时的技术力量和资金,根本就没有形成方案。现在夏想旧事重提,好象替他们圆了多年前的梦想一样,高兴得不行。他们主动替夏想攻克了许多技术难题,甚至还主动请缨,立项通过之后,他们宁愿不要任何报酬,也要到现场实地观摩,亲眼看到当年的梦想变成现实。
电话一端陷入了片刻的沉默。
房玉辉还是首先表示反对:“经过我多方论证和对比,得出的结论是不可行。我反对任何有可能会对安县经济造成损害的项目上马!”
房玉辉的疑问自然无人解答,他的震惊还没有过去,就又有一个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邓俊杰还是一如既往地咄咄逼人:“我不明白夏县长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急着上马山水相连项目?不可否认修路铺桥最能带来政绩,和-图-书但如此迫不及待就不得不让人寻思其中的深意了?夏县长,你敢说你在其中没有一点私心杂念吗?”
告别李丁山和薄厚发,夏想没有立刻回安县,而是又联系到高老,想请他出面找到省设计院的专家,就山水相连的山路进行论证。
雷鸣般的掌声再一次响起,经久不息。
大约过了十几秒钟,车萧的声音才传来,微微有了一点激动:“薄部长怎么说?”
夏想可不敢劳动高老,忙说:“修山路太危险了,您老去,万一有个闪失,我怎么向高省长交待?”
“薄部长想让你请他吃饭,不知道你是不是有时间?”
“哗……”
“省交通厅拿出5000万资金不成问题,我让晋周给厅长说说情。”高老信心满满地说道。
又是十几秒的沉默,就在夏想几乎要将车萧否决的时候,车萧终于又说话了:“老领导开口,我心里惭愧。夏县长,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先一起坐坐,怎么样?”
他可是信誓旦旦在谭龙面前夸下了海口,一定能在安县上马新度假村,而且还想挤败达才集团的度假村。度假村的红火超出了房玉辉的想象,而且谭龙也有意让吉成集团借安县发展的有利时机,抢先占领安县的市场,也好大赚一笔。
房玉辉下定了决心,还是摇头说道:“我很欣赏夏县长的豪言壮语,但理想是理想,现实是现实,我还是不赞成上马山水相连项目。我们举手表决吧……我反对。”
夏想想了一会儿事情,就拿起电话,拨通了车萧的办公室电话。
“车书记,薄部长有一句话想让我替他问一问你?”夏想也没有客套,开门见山说出了主题。
“请原谅我的私心杂念,为安县人民着想得太多了。虽然对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来讲,安县只是官场生涯中一个小站,以后肯定都要走向更加广阔的天地。但我的想法是,造福一方,不是只说的是在任期内造福一方,而是要尽量多替他们着想,不管以后我们走向何方,万一有一天我们再重新回到每一个工作过的地方,再见到当地的老百姓,见到他们生活得非常美好,对未来也充满了信心,并且,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或事业,还是我们当父母官时给他们指明的道路……我想这样的自豪感,这样的成就感,比任何所谓的万民伞都更加真实可信。以上,就是我的全部的私心杂念!”
薄厚http://www.hetushu.com发笑眯眯的样子,让人感觉他一点威望也没有,不过夏想却清楚,能当上市委常委的人,不管他是笑脸还是冷脸,都有过人之处。笑脸和冷脸或许都是他们的伪装。
邱绪峰和梅晓琳带头鼓掌,随后荣芝等人也附和,顿时掌声雷动。
“身为县长,批评副县长工作不力是职责所在,怎么,邓副县长不满意?”张健发言了,直接就把邓俊杰的话顶了回去,“我觉得夏县长的设想大胆、创新,不但能为安县的旅游带来极为有力的正面影响,还能为安县人民的长远幸福打下基础,我完全支持夏想同志的提议。”
车萧却没有和以前一样,和他目光对视,而是若无其事地看向了别处,让房玉辉心中一紧,暗道难道车萧变卦了?不可能呀,才几天工夫,就能被夏想攻克下来车萧,他有那么大的本事?
夏想一向不太喜欢摇摆不定的人,车萧刚才的沉默,证明了他内心的挣扎。还好,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向薄厚发靠拢,证明还不是一个不念旧情的人。如果车萧再迟疑片刻,夏想就会下定决心,将他从合作名单中一笔勾销。
夏想所需要的就是专家们给出了切实可行的意见,需要的就是他们在技术上的支持,带着专家们赞成的意见,他回到了安县。
房玉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也知道车萧可能靠不住,但张健为人沉稳,应该是他在常委会上最强有力的支持者,而且张健身为专职副书记,也是位高权重,发言极有分量。房玉辉千方百计将张健拉拢过来,就是要打夏想一个出其不意,没想到,张健竟然倒向了夏想的阵营!
当然也不是因为自己,其实还是因史老的关系,夏想就暗暗感叹,以后不管官居到什么位置,都要努力向史老学习做人的境界。
说完,他微不可察觉地看了车萧一眼。
“坚决反对!”邓俊杰也投下了反对票,他还想再开口说上几句,梅晓琳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邓俊杰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怎么张健的态度大变,突然之间就站在了夏想的一方?
夏想淡定从容地说道:“不敢,我在山水相连项目上,确实有私心杂念。第一,我希望景县的旅游能和我们安县的旅游同步前进,因为旅游是一种新兴的休闲方式,是一种需要提倡的新式生活,不是一个景区就能完全带动旅游的热潮的。市场需要运作,而和*图*书且越做市场越大。前往景县旅游的人越多,辐射效应就越广,反过来,对安县的旅游也是极大的促进。这不是一种你死我活的游戏,而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市场规则。”
安县的常委中,他不是找不到可以合作的人,先找张健和车萧入手,是因为有便利条件。如果排除了二人,剩下的几人中,没有合作基础的,夏想就是创造条件也能达到合作的目的。
这一话扔出来,直接将邓俊杰轰击得面上无光。他当然不服,不满地说道:“梅县长的意思是指责我了?”
中午夏想和张健一起吃饭,二人先是畅谈了以前在坝县的岁月,相谈甚欢。最后结束的时候,夏想才含蓄地点明胡市长提出,有机会让张健到市里找他坐一坐。张健强作镇静,不过夏想仍然可以从他微微颤抖的双手和激动的眼神中,看出他内心的狂喜。
晚上和车萧一起吃饭,车萧的表现就冷静了许多。他比张健更内向,也没有张健的韧性。但有一点还让夏想比较放心,他比较念旧,对薄厚发当年对他的提拔念念不忘。说到动情处,又因为在酒精的刺激下,还微微红了眼圈。主要是他在外地为官多年,回到燕市后,给薄厚发打过两次电话,都被他不冷不热给回绝了,心灰意冷之下,就和房玉辉走近,从而结识了谭龙。
因为他从张健一调来就开始下手,可谓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张健,怎么感觉一眨眼的工夫,张健就被夏想拉拢了过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夏想又看了邓俊杰一眼,心中充满了鄙夷,想要上位,也用不着这么急巴巴地表现,难道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总是炮灰最先被牺牲掉?真是有头无脑!
怎么可能张健和车萧都同时倒向了夏想?
刚到办公室,张健就轻手轻脚地敲门进来,一脸和蔼的笑容,说道:“夏县长,中午我请你吃饭,怎么样?一起说说话,聊聊天。”
随后,夏想就和高老一起前往省设计院,咨询过相关专家之后,一干专家都对夏想的设想非常好奇,并且大感兴趣,都拿出地图研究修建山路的可行性,最后一致得出结论,山路贯通是可行的,虽然有很大的挑战性,但以目前的技术力量,只要资金充足,可以成功。
怎么可能?夏想以前和张健不是不太对付吗?他们什么时候走到了一起?夏想也太神通广大了吧?房玉辉忽然之间从心中掠过一丝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