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71章 再见连若菡

不知何时,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微风细雨,丁东作响,打在后院宽大的树叶上面,仿佛在演奏一首天地合唱之歌。
连若菡的一搜网络公司座落在旧金山近郊,是一处花园式的庭院,绿树成荫,花团锦簇,入目之处都是赏心悦目的胜景,让夏想不得不感叹,人少就是好,可以做到整洁干净。
女人心,海底针,前一刻还温柔似水,下一刻就冰冷如刀,夏想就只好伸手抽出一张纸巾,擦试嘴上的血,摇头说道:“记住什么?我时刻把你放在心里,从来不曾忘记,哪里还需要特意记起?”
男人总喜欢听话的女人,但往往是,一旦他喜欢上这个女人,就慢慢变得开始听女人的话了。
应该说2001年时,中国在国际的地位还远不如现在,国人出国在外,经常会被误认为日本人或韩国人,甚至台湾地区人,唯独很少有人说开口就猜是中国人。
夏想就口干舌燥,一把抱起连若菡,狠狠地把她扔到豪华舒适的大床之后,假装一脸狞笑:“嘿嘿,我先看看出口转内销的纯情少女,到底有多纯情?”
美国的面积比中国不小多少,人口却只是国内人口的六分之一,自然就会显得整洁许多。再想到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用国内的眼光来看,几乎可以用渺无人烟来形容。而且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加拿大比中国的面积还大,但人口只有区区的3500万!
女孩不高兴地说了一句:“骗人,肯定你刚才是瞎猜的,不听你瞎扯了……快说你有何贵干?”
夏想就想起了一句话:雨润红枝娇。
夏想就含蓄地笑:“中国人和日本人还有韩国人,有着明显的区别,我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日本女孩低眉顺眼,韩国女孩彬彬有礼,只有中国女孩才最现代,最没有贤淑之美,我说得对不对?”
他就放下所有杂念,全心全意陪连若菡游玩。毕竟难得二人单独相处,可以不用避讳所有人的目光,他也可以放下他的副县长的身份,暂时忘记自己是官场中人,在异地他乡,做一次真实的自己……
“知道了。”夏想作恍然大悟状,“如果我在出国考察期间,欺骗几个美国纯情少女的心,也算为国争光了,是不是?”
房玉辉和邓俊杰想要阻止夏想获得省交通厅的资金,没想到最后听说范省长都打了招呼,省厅还是批了下来,就不得不让二http://m•hetushu.com人大跌眼镜了。谭龙在和童荣光通过电话后,半天没有说话,后来抓起电话打给了房玉辉,说是暂时不要和夏想正面冲突了,就全力推行新度假村计划就可以了。如果夏想再带头反对的话,再想办法对付他。
美国考察团是由副省长高晋周带队的一次商务考察,是为了学习美国先进的管理经验和管理模式,主要行程包括旧金山和华盛顿,而连若菡正好在旧金山。
夏想向曹殊黧作了说明,小丫头能理解夏想,什么也没有多说,更没有多问,最后只是让他好好工作,注意身体,又悄悄地让他替她向连若菡问好。
高晋周给了他三天自由活动的时间,夏想就有了三天和连若菡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没想到的是,在夏想还没有发表意见之前,宣传部长骆文才、武装部长孔剑、县委办主任蔡毅、三石乡党委书记段大可都纷纷表示支持,对所有前来安县投资的投资商,举双手欢迎。
夏想倒没有什么,女孩却吓了一跳,急忙微微弯腰,略带慌张地说道:“连总。”
和夏想考虑深远的不同的是,大部分人看到有投资有项目,都是忙不迭表态支持,唯恐投资跑到别处,却不会深入考虑投资是否能带来效益,是不是真能促进当地经济的良性发展。后世的燕市曾经有十几处烂尾楼,差不多足足烂了七八年才重新找到资金完工,甚至有几处烂尾楼正处在两处繁华大街的路口,极大地影响了燕市的形象。
夏想跟随连若菡来到她楼上的专用办公室——她的办公室布置得还真不错,面积足有50平米,各项设施一应俱全,巨大的落地窗,高大的办公椅,以及全套的现代化的办公设备,让他羡慕不已,说道:“到底是有钱人,我这样的穷人没法和连总相比……”
一个国家的人口才是国内一个省的人口。
连若菡本来还有千言万语要说,本来也有无数埋怨和委屈要提,却被夏想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一下击中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差点站立不稳,喃喃说道:“你真是我的克星,是我的冤家对头。为什么我明明气你恨你,直想见到你打你骂你一顿,可是真正见到你时,却又想你念你,丝毫再也恨不起来?”
连若菡的声音在夏想身后突兀地响起。
“很简单……”连若菡虽然一年没见夏想,突然见和*图*书他意外来到,也是惊喜交加,不过见夏想假模假样的作派,反而冲淡了她内心的喜悦,倒想配合他演戏,“日本和韩国一直秉承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对女人在各方面的要求非常多,也比较严格,所以日本女人和韩国女人首先要学会贤淑有礼,其次在家中要时刻保持谦恭的态度,她们因为时刻受到熏陶的缘故,所以至少在外面会保持着足够的礼貌。中国女人许多传统美德经过几个运动之后,全部消失殆尽,我来到美国一年多,就听到许多美国人对亚洲女人的评价,说是某国女人开放过头了。”
不过至于下一步房玉辉等人如何折腾,他也不太关心,也暂时看不到了,因为省里组织的美国考察团,即日就要启程了。
连若菡在美国的豪宅是一栋三层小楼,前门车库和草坪,后门花园加菜园,总占地面积超过1000平米,把夏想羡慕得直流口水,直说她完全被西方的资本主义思潮给腐化堕落了,连若菡就反驳说:“你别不懂装懂,我赚是美国人的钱,住的是美国人盖的房子,雇的是美国人的钟点工,作为主体享受的我,却是地道的中国人,实际上我的所作所为是在为国争光,知道不?”
夏想见她笑起来时,左边有酒窝而右边没有,就在想连若菡选她当前台,会不会也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愣了一愣,才说:“不能告诉你,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夏想不解地问道:“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
“你没说错,美国也是有纯情少女,不过基本上你要从幼儿园抓起了。”连若菡紧贴着夏想站住,她的眼神迷离而变幻,“你说,我加入美国国籍,然后假装纯情少女,被你哄骗回国,你是不是也挺有成就感?”
连若菡小脸一板:“有什么时候就直接说好了,不必非要私下里说,我和你之间,也没有什么私事好谈。”
就这样,在一个细雨纷飞的美国的下午,在连若菡的豪宅之中,夏想和连若菡相依相偎,听着她如同呓语一样的话语,沉浸在加州之梦的美妙之中。
对连若菡的话夏想深表赞成,联想到后世曾经有一段时间疯狂地外嫁潮,尤其是以某地女人大多嫁到日本为最甚。结果潮落之后才发现,原来光鲜的嫁到外国的女人,有的被人抛弃,有人沦落为农民,甚至有人成为生育工具,苦不堪言。
也不知过了多m.hetushu.com久,恐怕是夏想有生以来最长的一吻。忽然之间,嘴上一阵疼痛传来,然后就是一股热流流动,随即连若菡一下跳开,半是生气半是玩笑地说道:“咬破你,让你嘴疼,让你记住!”
“你……”连若菡醒悟过来,顿时俏脸飞红,用力推了夏想一把,“小流氓,大色狼,臭坏蛋。”
可惜的是,夏想还没有来得及反对,邱绪峰、张健也相继投下了赞成票。
连若菡大羞,急忙打断夏想的话:“别乱说,小心我赶你出去……快跟我进来。”
夏想其实很想反对房玉辉的计划,因为他几乎可以断定,一个小小的安县无法容纳两处度假村。新度假村建在山脚下,肯定会没有什么市场前景,他以前也仔细论证过度假村在山脚下和半山腰的得失,才最后得出了在半山腰的结论。房玉辉并不太懂市场,却要强行上马项目,无非是看重了安县近期的发展势头,想借机捞一笔政绩罢了。
连若菡听到最后一句,不解地说:“你说错话了吧,什么叫最让人留恋的胸怀?”
夏想得意昂着头,跟着连若菡上楼。身后的前台女孩愣了愣神,朝夏想的背影伸出了大拇指:“帅!我看你就是连总的男朋友吧?装得还挺象!”
连若菡的问题问个没完,夏想也突然发现,似乎每一个女人在和男人赤裸相对之前和之后,判若两人。之前矜持而含蓄,之后,许多问题大胆而直接。明明是男人得到了女人,但男人只是从肉体上得到了女人,但女人却要从心理上拥有男人。
夏想就用他可怜而蹩脚的英语,一路打车来到了连若菡的公司所在地,因为他没有提前告诉连若菡他来到了美国,想给她一个惊喜。
女孩“扑哧”一声笑了:“你怎么知道我是中国人,不猜我是日本人或韩国人?”
连若菡假装惊惶失措,大喊救命,刚喊了两声,求救的声音就变了声调,听起去好象还是求饶,但却已经变了质,成了含义复杂的呻吟。
夏想发完感慨,就来到前台,见一个卷发女孩的黄种女孩接待员,她的样子小巧而可爱,乍一看,长得还有点象卫辛。
夏想回过头来——一年不见的连若菡,身穿职业装,头上挽了一个发型,正端庄大方,贤淑典雅地站在不远处,她脸上的笑容似笑非笑,眼神之中,却是掩饰不住的惊喜,尽管她努力假装平静。
一年不见,连若菡几和*图*书乎没变,不胖不瘦,但在眉宇之间,还是多了一些成熟的风韵,就如一朵青涩之花半开半合,虽然还没有完全绽放出最美的花朵,但却是一个女人最美丽的时刻。
反正最后安县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又不是他拉来的投资,他总不能阻止别人美好的梦想,是不是?
话未说完,已经温香软玉扑满怀,而且还有一个柔软可人的小嘴主动送了过来,堵了他的嘴,还含糊不清地说道:“叫你废话多,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乱说!”
基本上都是盲目招商的结果。
“没说错!”夏想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忘了,我最喜欢躺在柔软的港湾不肯起来,无比留恋……”
不成想,一见面,竟然和连若菡面对面讨论起如此深刻的问题,夏想醒悟过来之后,哑然失笑,忙说:“连总,我受人之托前来看你,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和你私下里交谈。”
夏想上前紧紧抱住连若菡:“因为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有最贤慧的心,有最宽容的爱,还有最让人留恋的胸怀……”
夏想被连若菡拦腰抱住,品尝到她火热的唇,抱着她滚烫的躯体,确实是什么调侃的心情也没有了,就一把抱紧了她,然后用力吻了下去。
连若菡瞪大了眼睛,不认识一样看着夏想,小巧的嘴巴微微张开,样子既俏皮又有别样的挑逗意味:“纯情少女?哈哈……”她忽然放声大笑起来。
也就是说,基本上大部分常委都持赞成态度。
夏想微微有些激动,努力平息了内心的想念,而是假装惊讶地问道:“连总刚才所说的话,做何解释?”
最后包括夏想在内的其余几名常委,也只好做了顺水人情,举手表示支持。夏想甚至连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说,只是他看到房玉辉和邓俊杰得意扬扬的笑容,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夏想一向自认对美女有足够的抵抗力,甚至和曹殊黧同居一屋半年有余,还没有把她拿下,也是有定力之人,但他最不解的是,面对连若菡真真假假的诱惑,他总是无法抗拒,非常容易就被她点燃了爱的火焰。
女孩先给夏想来了一句英语,夏想就只好笑笑:“同是中国人,请说中国话。”
“你最近一年过得怎么样,有没有真心实意地想我?还有,你和黧丫头,有没有……有没有新的突破?”
“你说,你是不是算准了日子,知道我今天在危险期?”
女孩顿时好奇和图书起来,忘记了工作,问道:“真有这么神奇,快告诉我怎么看出来?”
夏想就嘿嘿直笑,还好,他喜欢的几个女人都还不错,都是良好的出身,即便是肖佳,也不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脏话,所以骂他的时候,三个女人几乎都是大同小异,不外乎就是以上三句。
故意置气是不是?夏想扭头看了前台女孩一眼,就故意大声说道:“既然连总说了,我就传话了,你的男朋友说,他和你之间……”
夏想只好问一句答一句,对连若菡,他始终有一丝愧疚萦绕于心,所以尽可能让着她。实际上,连若菡也从来没有拿过她的好,来要求他一定对她好。而真正聪明的女人的聪明之处就在于,她只付出,不炫耀,不索求回报,总有一天,男人会被她的用心打动。
夏想一一答应了。
因为是省政府组织的活动,夏想几乎什么问题都不用操心,只管接受统一安排,坐上了飞向大洋彼岸的飞机。
但好心未必会当成好报,夏想知道,只要他开口反对,对方肯定会认为他是借机报复。
在一旁的前台女孩低着头捂着嘴,一直在偷笑。
第二天,夏想陪连若菡游览旧金山胜景。没有了在国内的困扰和压力,连若菡如同一个热恋中的女子一样,拉着夏想的手,和他流连街头,漫步金门大桥,开心的笑声不断,俏脸也生动迷人,整个人都流光溢彩,展现出从未有过的神采。
当然,不可否认也有吉成地产想赚上一笔的念头。如果市场足够大,夏想也不会阻碍对方想要赚钱和想要政绩的美好愿望,但问题是,新度假村建成之后,不但会大赔一笔,还有可能捣乱度假村的市场,基本上可以断定利大于弊。
“你老实交待,偷偷过来看我,是不是心虚,怕我在外面有人,所以特意来个突然袭击?”连若菡的声音懒洋洋的,有一股尽兴之后的欢愉的味道。和雨声相应相和,别有一种情调。
或许,连若菡的任性之中自有一种野性之美,最让男人心生征服之心。
考察团是由省政府各省直机关的头头组成,夏想算是另类,被高晋周安排成临时助理的角色。考察团先到华盛顿,整个考察过程乏善可陈,基本上学习不到什么先进的经验,夏想也无心学习,等到了加州之后,不用他开口,高晋周就放了他的假。
估计在加拿大,人人都是地主,人人都有超大面积的住宅——地皮太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