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3章 耐人寻味的婚礼

眼见吉时将到,夏想和曹殊黧准备入内举行仪式,然后看到一辆沃尔沃开了进来,熟悉的牌照让他只看一眼,就顿时屏住了呼吸,立刻转身紧张地看了曹殊黧一眼。
夏想就为女人之间保守的可怕的秘密而感到后背冒汗,不行,一定找个机会让她们两人之中的一个老实交待清楚问题,到底她们之间有多少秘密瞒着自己。
崔向和范睿恒年纪差不多,范睿恒已经是省长,按部就班也可以做一届省委书记。他不行,他不赌一把,不引起上层注意,说不定连省长也当不上,更不用提省委书记了。副书记离省长的宝座也有一段距离,许多副书记都一辈子止步副书记的位子上,再也没有前进一步。
不过也有人疑惑不解,不是听到传闻说,夏想不被省委崔副书记赏识,连范省长对他好象也不怎么感冒,据说叶书记似乎对夏想也颇有微辞,今天一见,好象传闻也确实不是空穴来风,因为前来捧场的省委常委,确实没有传闻中对夏想不感兴趣的几人。
夏想不满意地刮了刮曹殊黧的鼻子:“说的好象别人一样,不是说我吧?身为妻子,应该事事以丈夫为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你得抗着走……”
燕京酒店为了筹办此次婚礼,不但整个大楼内外都洗刷一新,还专门在停车场摆放上了上千朵玫瑰,所有的绿化都重新种植,可谓煞费苦心,下足了血本。而且不仅是餐厅对外停业,连整栋大厦都全部停业一天,至诚之心,让夏想也是心中感动。
连若菡从车上款款地下来,身姿曼妙,风情万种,一身绿色长裙衬托如花娇颜,美得令人窒息。
夏想大汗,连若菡也太强悍了,什么话都敢说?一愣神的工夫,连若菡已经笑意吟吟转身上楼,只留给夏想一个遐想的背影。
夏想安排好了一个人专收礼金,旁边还有一人监督。收礼金的人是冯旭光,在一旁监督的人是高海。
曹永国毕竟还只是市委书记,离副省级的层次还有一段距离,并不能猜测出崔向复杂的想法。但有一点他会坚持,就是会在他退下来之前,力求扶夏想到厅级!
基本上上一次订亲前来捧场的人物,结婚仪式上都再次闪亮登场,而且还又更了几个重量级人物,让有心人不免感叹夏想的能量,短短时间内,又和一些高官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这个夏想,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让在座的www.hetushu•com省市高官都对他高看一眼?
曹殊黧俯耳过来,轻咬舌尖,小声说道:“是不是特别怀恋万恶的旧社会?”
仪式过后,随着夏想和曹殊黧依次敬酒,气氛达到了高潮。
一段时间没见的严小时,一身淡雅打扮,多了几分成熟,少了几分轻柔,倒是瘦了一些,不过气色还好。不过因为瘦削的缘故,尤其是一双眼睛,越发显得大而水灵,就如一泓深不可测的秋水,让人一不留神就会沉迷其中。
对于官场上的规矩,他还是时刻铭记在心的。只要是组织上决定的事情,不管个人是不是愿意,必须要表示坚决服从。否则稍有抵触心理,落在上级领导眼中,就成了不懂事不服从安排的另类,基本上很快就会被打入冷宫。
夏想今年26岁了,刚刚升了正处,也算是升迁速度一流的官员了。不过比起京城之中高层之中,一人在27岁就已经是副厅的经历,夏想也不算太出类拔萃。当然,在燕省来说,绝对是火箭般的升迁之路。放到整个国内,也算引人注目。所以在曹永国看来,在他退下来之时,就算夏想中间有一些小波折,顺利地升到正厅应该不成问题。
听到曹伯伯对盛大的肯定,夏想笑着点点头。他也比较看好盛大,假以时日,盛大还是可以一步步走向更高的位子。
“我呸,臭美!”曹殊黧挽住夏想的胳膊,小心地在他耳边啐他一口,“世界上正是因为和你一样自恋的人太多了,才有了镜子,好让你们照清你们的本来面目。”
今天的曹殊黧,身穿洁白婚纱,化了淡妆,宛如仙子,站在酒店门口迎宾,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她双腮飞红,双眼如水,如一朵傲然怒放的璀璨之花,正在展现一个女人一生之中最美好的时刻。
夏想西装革履,虽然不太习惯,但也不得不打扮正式一些,头发上还抹了摩丝,整个人都显得精神了许多,也帅气了不少。曹殊黧不免多打量几眼,夸道:“还行,不算太丢份,和我站在一起,别人不会以为是伴郎。”
众人就有点莫名其妙,但又不敢问个清楚,只好安慰地想,反正钱是送到了,心意也到了,曹书记和夏县长心里有数就行了。
当然,更多的人想的却是,好嘛,不是省委书记和省长,包括副书记对夏想不太赏识,但省里有常务副省长、省委组织部部长和两个副省长前和图书来捧场,明显是向所有的人表明,夏想还是夏想,就算省委书记不喜欢,就算省长看他不顺眼,就算省委副书记要找他的茬,他一样风光,一样有足够的面子请动省委和市委的重量级人物!
曹永国就对夏想勉励几句,让他到了省委办公厅之后,也要安心工作,不要带着情绪,更不要发牢骚,等等。
张质宾将手中锦盒向前一递,说道:“我是范省长的秘书张质宾,受范省长所托,特送上一份薄礼,祝夏想同志和曹殊黧同志百年好合!”
曹永国当然猜不到崔向的心思。
人在官场,沉浮是平常事,要禁得起考验耐得住寂寞,否则,是没有前途的。
不过二人关系好总比一见面就怒目而视强,夏想就乐得当一个幸福的人,在一旁看戏。
连若菡来到夏想身前,笑得很灿烂:“嗯,是挺帅,挺顺眼,挺有点味道,越来越有男人味了。”她忽然又压低了声音,“最好的总是留到最后,我知道你一直没有碰黧丫头,就是想在我身上先练出技巧。”
幸好今天的伴娘伴郎不太尽职,二人只顾在一旁眉来眼去,不时窃窃私语,谈恋爱的兴趣远大于当伴娘伴郎的职责。不过夏想完全可以理解他们,伴郎是方格,伴娘是蓝袜。
省里的出现的领导有,常务副省长马万正、副省长宋朝度、副省长高晋周,以上三人的出现如果还不出人意料的话,省委组织部部长梅升平的出现,就让在场的人都吃惊不小。梅升平掌管全省的官帽子,省委组织部,是所有在座的官场中人最向往的部门。梅升平的出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然后是燕市里面,也是书记和市长全部驾到,让人大为震惊,更让人吃惊的是,燕市的市委常委,也到了四五人,都是排名靠前的重量级人物,让人纷纷感慨真是了不起的盛会。
连夏想也一时惊讶,愣在当场。
连若菡和曹殊黧手拉手说笑几句,亲密如姐妹,让夏想看了暗暗感叹,心想女人有时真是不可思议的动物,他自认比一般男人都更了解女人,但今生今世遇到了曹殊黧和连若菡,还是让他摸不透二女之间为什么能够相敬如姐妹,亲密如闺密。
提到盛大,曹永国笑了:“他倒是找我两次,我也听你说过他的名字……他在义县的工作还不错,县委书记也挺欣赏他的能力,据说二人也挺合得来,至少没有什么摆到明面上的矛盾http://www.hetushu•com。盛大为人比较稳重,办事有条理。”
不过也有人想得更多一些,就算叶书记和范省长再欣赏夏想,也不可能以书记和省长之尊,出席一个处级干部的婚礼。
无数人对夏想是既佩服又好奇,还有隐隐的嫉妒心理。
夏想就理直气壮地说道:“什么话?我以前当伴郎,别人都当我是新郎。再后来就再也没有人请我当伴郎了,因为我光芒四射,让新郎自惭形秽,让新娘想入非非。”
曹殊黧轻轻拧了夏想一下:“别看了,你今天娶的是我!”
曹永国隐约听说是崔书记提议调夏想到省委的,他当然不认为崔向是想将夏想调到身边,重点培养,肯定是想闲置。但问题是,崔书记为什么要处处针对夏想?
“咳咳,都结婚了,小两口注意一下形象,不要在大门口打情骂俏!”严小时现身了。
夏想不敢想曹殊黧形容的香艳的场景和火暴的场面,如果回到旧社会就可同时娶曹殊黧和连若菡进门,让一百个男人选择,会有一百零一个投万恶的旧社会一票。当然,夏想也清楚曹殊黧并不是故意刺激他,而是她心里清楚他和连若菡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有可能连若菡还告诉她一切。
吉时已到,夏想和曹殊黧回到礼堂,在陈风的主持下,正式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众人在感慨一对新人郎才女貌之时,不由为夏想和曹永国的关系之广,人脉之深厚而大加羡慕。瞧瞧人家,26岁的正处级,还有一个50多岁的正厅级,都是前景一片光明,前途一片大好。本来还有一些目光短浅的人听到夏想被调到了省委办公厅任信息处处长,以为他被闲置了,还不太愿意前来捧场。来了之后才发现,要是不来还真是看不到今天的盛况了,光是省委常委就来了四个!
夏想笑着说:“曹伯伯请放心,我心里清楚该怎么做。省委是全省的权力中心,是全省官场上最高的地方,我去了就算只是一个打杂的,也算站在顶峰。登高才能望远,正好可以借机多看一看远处的风景。”
他自认一向和范睿恒没什么交集,除了范铮还在领先房产的时候,在一次省政府举办的聚会上,他和范睿恒见过一面之后,从此再也没有任何会面和联系。而自从范睿恒担任省长以后,夏想也心里清楚,恐怕因为高成松事件,他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好印象!
马万正和宋朝度对视一眼http://m.hetushu.com,二人都心中一惊:张质宾,他来做什么?
夏想并不认识来人是谁,但从周围人惊讶的目光中可以看出,他肯定是有来历之人。
二人谈了有小半个小时,直到最后才随意说了几句婚礼的事情。夏想就暗笑,男人到底是男人,要是王阿姨,肯定嘴里说的全是婚礼上的细节。当然,官场中人到底还是官场中人,说来说去,全是官场上的事情,在即将举行婚礼的重要关头,两个人都不提婚事,反而说起了当前局势,回头一想也是十分有趣。
尽管有点摸不清头脑,但副市长既然发话了,众人就拿出原先准备好的礼金,都交了上去。冯旭光认真地写上名字和金额,最后还会面带笑容地说上一句:“感谢支持!”
崔向针对夏想,一是因为陈风,二是因为夏想自从进入城中村改造小组之后,自从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一直牵动着各方的神经,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间接地导致了燕市和燕省势力的重新洗牌。可以说,夏想是众多势力的关键点,是集多方势力为一身的妖孽般的人物。
夏想太妖孽了,也太聪明了,很难被一个人控制。如果夏想不能为他所用,他就会站在他的对立面,他和陈风的关系密切,和马省长也有来往,和宋朝度更是关系非同一般——幸好,崔向暗暗庆幸,和夏想关系不错的几个常委,在人事上都没有太大的发言权。
曹永国欣慰地笑了:“想法不错,登高望远,也好做到心中有数。记住,任何时候不要对组织有看法,不管安排到了什么工作岗位,都要坚定地拥护上级领导的决定,不能有任何不满的情绪。”
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婚礼临近结束的时候,突然有一人匆匆上楼,他西装革履,样子十分文质彬彬,手中拿着一个锦盒,急匆匆来到夏想面前,问道:“请问你是夏想同志吗?”
夏想假装不懂:“什么意思?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怀恋什么旧社会?真是岂有此理。”
转眼间,婚期到了。
他敢大胆地推进他的计划,不怕马省长和宋朝度对他记恨,也是因为他有有恃无恐的原因。首先,他是省委的专职副书记,在省委是第三号人物,说话的分量很重。其次,他在京城的后台对他很赏识,隐隐透露出让他再进一步当上省长的想法。最后还有一点,崔向吃准了叶石生脾气软弱,性格犹豫的特点,同时,也认准了范睿恒和*图*书求稳求平衡的保守心理,他就是要从书记和省长的光环之下脱颖而出,争取在燕省打好坚实的基础。
因为已经有过一次订亲仪式,相当于是结婚仪式的预演,所以结婚仪式一切进行得非常顺利。不过来往的宾客比起订亲仪式时,又多了不少。上一次订亲,安县有不少人没到,此次结婚,安县的常委全数到齐!
认识高海的人见身为副市长的高海亲自站在一旁,都吓了一跳。犹豫着要不要拿钱出来,高海就笑着说:“多少不限,全是心意。爱心捐助,利国利民。”
好一场寓意深远、耐人寻味的盛大的婚礼!
马万正和宋朝度相视一笑,对梅升平的意外出现,也是微感惊讶,同时对夏想总有隐藏的关系大感好奇。这个小夏,总能给人惊人之喜。
随着不太相熟的工商界人士和官场的朋友的到来,就开始出现了礼金问题。
夏想点了点头。
又聊了一些当前的局势,夏想也关心地问了一下宝市的状况,说着说着,就提到了在义县担任县长的盛大。
当然,也有不少人羡慕夏想好福气,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妻子。
曹殊黧心满意足地笑了:“紧张什么?是我邀请的连姐姐!”
最重要的是,夏想还有可能成为他问鼎省长宝座最大的绊脚石,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在夏想还没有坐大之前,将他一脚踢开。夏想尽管有能力有才华,崔向也偶而动过让夏想为他所用的心思,但后来他又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在旧社会,一个男人可以同时娶两房媳妇。想想看,如果你同时娶了我和连姐姐,你会不会美死?”曹殊黧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香舌,双目流光溢彩,粉脸娇美不可方物。如果连若菡再和她站在一起,果然如一朵并蒂莲,花开两朵,双姝争艳。
范睿恒派秘书亲自送来贺礼,而且是当着众人的面,用意不言而明,就是要让所有人都亲眼看到范省长礼贤下士,让所有人都猜疑,范省长此举到底是什么含义?
“承蒙夏县长点拨,我的化妆品生意刚刚起步,有了一点起色,市场前景确实不错。比起做房地产,可是轻松多了。真心地谢谢你,夏县长。”她又看了曹殊黧一眼,以一副我见犹怜的口气说道,“世界上漂亮的女人有很多,但最适合你的,还是曹妹妹。”
严小时的礼物是一套进口化妆品,让夏想微感尴尬的是,他以为化妆品是送给曹殊黧的,没想到,里面还有一套男士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