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5章 风光

“哈哈……”一家人都笑了起来。
得,又没有机会了,夏想从小丫头身上下来,意犹未尽地看了她几眼。小丫头怯生生地安慰他道:“别看了,早晚是你的,又跑不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王鹏飞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能猜到恐怕马万正和夏想之间也发过类似于李丁山和夏想之间的事情,夏想能将他帮助别人的事情隐藏得如此之深,既有城府,又有品行,绝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夏想乐了:“你从哪里学的这些传统思想?虽然我也赞同中国的女人要多一些传统美德,但也不用太在意一些细节,我也没有那么霸道,是不是?”
马万正站了起来,郑重其事地说道:“小夏,今天借你大喜的日子,我也对你表示一下衷心的祝贺,同时,也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敬你一杯!”
不多时,小丫头洗澡出来,一脸羞红地站在门口,不肯走近。
夏天成十分高兴。
早起的时候,夏想想起昨夜的温存,见小丫头早早起来,正在漱洗打扮,就问:“反正也没事,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
夏想忙打圆场:“妈,别生气了,小君能想通这个道理,以后他在他丈母娘面前,不会吃亏。”
作为一名官员,新闻联播是必看节目,可以从中了解不少国家政策的风向,以及嗅到不同寻常的气息。不过此时的国内一片平和,未来几年的重大变化,夏想也略知一二,所以也就心不在焉随意看了几眼。
夏想才放心地长出一口气,嘿嘿一笑:“没关系,慢慢来,我有信心,来日方长嘛。”
因为喝醉酒,夏想和曹殊黧昨晚没回新房,就住在了曹家。早上一家人一起吃过早饭,就打算去东龙小区看望夏天成夫妇和夏安、许宁。
洗澡这种小事,对男人来说不过是三分钟时间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夏想三下五除二洗澡完毕,急不可耐地推开门,却见小丫头已经躲在了被子里面,浴巾扔到了一边。
小丫头吓了一跳,急忙双手抱胸,小声喊道:“饶命!”
雨润红枝娇……
“不是吧?我有这么浅薄?”夏想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为小丫头的古怪想法而感到好奇,又想起了昨夜的好事,就问,“昨天晚上感觉如何?”
小丫头长发未干,半湿半干地散落在肩上,身上只披了一条浴巾,露出了雪白的粉颈和锁骨。浴巾不大,只和-图-书围了身体中间的关键部位,下端刚刚遮住大腿——白如玉的大腿在灯光的照射上,反射出诱人的光泽。小丫头的皮肤洁白而紧致,白中微微透出一丝粉色,羞涩如花地站在不远处,美不胜收。
在单城市住了两天,夏想就和曹殊黧按照预定的行程,飞到海南旅游结婚。本来想出国游,小丫头觉得出国太远,又太累,不愿意飞太长时间,夏想也就依她。
“你从哪里学来的歪门邪道?”王于芬更生气了,不过怒火转移到了曹殊君身上,“我就是随口跟小夏一说,开个玩笑,你们姐弟两个倒好,一唱一和,帮着外人说你妈,真是白养活你们了。”
夏想一口喝干,忽然沮丧地说道:“太可惜了,人生四大喜事之一的洞房花烛夜,我竟然大醉不醒,太失败了。”
夏想看了看时间,才早上八点多,就猛然一个饿虎扑食扑了上去,将小丫头压在身下,狞笑说道:“天色还早,现在将你就地正法也来得及!”
小丫头知道夏想想说什么,咯咯一笑:“正好,我逃过一劫,省得被你骚扰。”
难得小丫头还有女子的传统美德,夏想就心生怜惜,抚摸着她光洁的后背,轻声说道:“没有了,不是几天来一直东奔西走,我又总是喝醉,可不能稀里糊涂就被你骗走了宝贵的……”
宋朝度想到在他扳倒高成松的过程中,在他认识夏想之后,他就感觉他的机遇来临。只要是夏想插手的事情,基本上都朝着有利他的方向发展,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夏想费尽心机揪出厉潮生案件,如果没有夏想套出高建远,如果没有夏想在明处和徐德泉、武沛勇周旋,他就不可能在幕后从容布局,将高成松的材料一份份送到京城。
本来夏想一开始征求父母的意见,如果在单城市举行结婚仪式也可以,夏天成却没有那么多讲究,考虑到曹永国家在燕市,夏想也一直在燕市工作,也觉得在燕市举办最好不过。不过为了照顾父母愿意在亲朋好友面前露露面子的心理,他也就主动提出再回单城市摆摆酒席。
不过夏想却没有埋怨,乐呵呵地自己开车过去。好在连若菡的车的通行证一直没换,但省委门口站岗的武警并没有仔细检查,就直接放了行。
夏想只有半个月的假期,还是因为他因为调任信息处处长而沾了光,否则顶多只有一周的婚假hetushu•com。在海南只呆了五天就又返回了燕市,在燕市又休整了几天,他就正式接到通知,要到省委办公厅报道。
“你……”王于芬气得说不出话来。
要是正处级县委书记或是县长上任,至少也要有市委组织部的官员相送,县里也会列队欢迎。现在他也是正处,好歹也是处长,但到省委报道,没有车接,没有人送,还得自己过去,果然不可同日而语。
官场是个大染缸,有多少人掉到里面不被染成杂七杂八的颜色?夏想能处处设想周全,为了照顾自己的情绪而不提出要求,甚至有话还要通过冯旭光传达,就是想含蓄地告诉自己,他和自己之间,是因为他和冯旭光的亲密关系而联系在一起,而不是他对自己有所求。
夏想忙不迭上前,先干为敬:“马省长言重了,您是领导,又是长辈,哪里有敬我的道理?您快请坐,您站着,个子太高,我有心理压力。”
而在夏想被崔向调进省委办公厅,有意打压并且闲置时,他从来没有向自己抱怨过一句。宋朝度就觉得其实有时候,对夏想来说,他做得真的不够。
在夏想上班之前,一些参加夏想婚礼都出手了厚厚的红包的大小官员,都收到了一份感谢信。感谢信是省慈善总局寄来的,对他们热心于公益的善举深表感谢,并且向他们承诺,他们捐助的善款,将会用在最需要的地方。
小丫头羞得满脸通红,不敢看夏想。夏想就扳过她的头,让她看着自己,问道:“怎么突然主动了?你什么时候也胆子大了?”
夏想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顿时心跳加快。
“嘻嘻……”小丫头得意地笑了,“我就是要测试一下,看你是不是得手之后,就对我不好了。没想到,表现尚可。”
曹殊君冲夏想眨眨眼睛,又冲王于芬翻了个白眼:“还用学?一点小事,自个琢磨就能琢磨出来。妈,你又说错话了,我和姐姐向着姐夫,证明姐夫深得人心。姐夫是外人吗?既然你把姐夫当成外人,还非要人家叫你妈,这是什么道理?”
可以想象里面的真空风光……
连曹永国也是惊讶不已。
夏想今天算是彻底放松下来,一见小丫头欲遮还露的诱惑,哪里还忍得住,身子一动,动若脱兔就一把抱住了小丫头,就要扯到她身上的浴巾。不料小丫头轻轻一闪,躲到一边,轻笑着一指卫生间:和_图_书“先去洗澡,要不,不让你碰!”
第二天,又在单城市最好的酒店宴请了亲朋好友,有夏天成的同事和领导,还有夏安的同事和领导,最后在单城市市长单士奇出现的一刻,宴会达到了高潮。
曹家和夏家两家人聚在一起,中午吃了一顿饭,然后下午的时候,夏想就和曹殊黧一起随夏天成返回单城市,要在单城市也摆上几桌酒席,宴请亲朋好友。
王于芬说完话,忽然发现连曹永国在内,四个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她,直看得她不知所措,心虚地说道:“怎么了?我又说错话了?”随即一想,刚刚站在女儿的立场上挑了夏想的理,转眼又站在儿子的立场,大肆攻击别人的丈母娘,却忘了自己也同样是丈母娘的身份。
宋朝度和陈风等人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连马万正也说出要感谢夏想的话来。在座所有的人都一时大为吃惊,李丁山还好说,毕竟和夏想的关系之近,大家都心知肚明。马万正和夏想之间到底因为什么而走到一起,大家都不清楚。不清楚也不会问,官场之上都要遵循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则。只不过让堂堂的常务副省长亲自向夏想一个处级干部敬酒,就大大出人意料了。
这个夏想,还真是一个让人不得不叹服的小伙子。他现在去了省委办公厅信息处,要不要也把方格调过去,跟在他的身边好好学一学?
夏想昨天在婚礼上已经改口叫曹伯伯和王阿姨爸爸和妈妈,不过刚开口还是有点不习惯,总叫错。曹永国没说什么,王于芬有点不情愿地说道:“我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都嫁给你了,叫一声妈都不情不愿,小夏,不要太过分了。”
“妈,你口气太严厉了,说话可不可以温柔点?”曹殊黧不乐意了,说了一句。
王于芬气得不行,才结婚就忘了妈,闺女真是白养了,正要再批评曹殊黧两句,曹殊君阴阳怪气地说道:“妈,你的态度有点问题。自古以来,一个女婿相当于半个儿子,半个儿子的意思懂不懂?就是你对他好一点,他可能会孝敬你几分。你对他不好,他就对你的女儿不好。所以历来聪明的丈母娘都会对女婿温柔体贴,说话要客气一些,要不女婿一生气,受伤的可是你的宝贵女儿。”
“我得早点起来照顾你,身为妻子,要是比丈夫晚起,就是大大的失礼。”她一本正经地说道。
http://m.hetushu.com丫头还是不敢看夏想,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要在古代,嫁人之后三天夫君不理,身为人妻,就是不德。我都嫁给你五六天了,你还没有理我,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从根本上讲,如果没有夏想一开始劝说李丁山从政,史老也不会念他的情,在关键时刻出手助他一臂之力,让他坐稳了省委常务、副省长的位置。自始至终,夏想的影子无处不在。
终于有了一句略懂风情的话了,夏想差点一点热泪盈眶。真不容易,一年多来想方设法地向她传授某方面的知识,开发她对两性关系的苍白的认知,努力提高她在风情万种方面的欠缺。尽管夏想也知道,一个女人不经历过男人,是不会懂得如何拥有吸引和挑逗男人的万种风情。但夏想也想提前让小丫头有一些常识性的认识和提高,作为他朝夕相处的妻子,也要有某些方面的情调才会更好。
“不好!”小丫头想也未想地答道。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今天留下来,还真是留对了。王鹏飞暗暗庆幸看到了一出好戏,又为自己能进一步了解到夏想的为人而感到高兴。
“笑什么?”夏想揉揉头,感觉头疼欲裂。宿醉未醒最头疼,谁喝醉谁知道!他一翻身,还没有有所动作,小丫头已经递了一杯水到他的手中。
难道是自己不行?夏想不免尴尬,就问:“怎么个不好法?”
众人一起起立,敬了夏想一杯。夏想第一次被如此多重量级官员敬酒,酒不醉人人自醉,再说哪个领导的酒他敢不喝?最后就真的醉倒在了酒桌之上。
“不好就是不好,反正没我想象中那么好。你喜欢,我以后就尽量满足你好了。”小丫头做了个鬼脸,好象想起了什么,忙又补充了一句,“跟你没关系,你挺厉害,是我不适应罢了。”
马万正呵呵地笑了,眼光越加慈爱:“小夏,今天我算真正认清了你,从丁山的肺腑之言可以听出来,你是一个可靠的朋友。我敬你一杯酒,理所应当。”
燕市正是寒冷的冬季,海南却是温暖如春,气候怡人。
王于芬醒悟过来,说道:“也是,现在的丈母娘太刁了,养一个闺女好象多有理一样,百般刁难女婿。小君以后可以注意一点,不要找一个不好说话的丈母娘。”
方进江目光狐疑地看了夏想一眼,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无奈一笑。他对今天梅升平的出现m.hetushu.com大感意外,没想到,惊讶没有过去,就又来了一出常务副省长敬酒的场面出来。
一连几天奔波,夏想才想起他这个新郎官当得实在太不称职,因为结婚好几天了,还没有把小丫头正法。也是因为几天来住宿不定,没有心思,应酬又多,几乎天天喝醉。
略事休息之后,二人住进了三亚最豪华的酒店,去海边玩了一圈。晚上吃过海鲜,夏想就见小丫头主动去洗澡,他也没有多想,就坐在床上看新闻联播。
第二天一早起来,发现曹殊黧躺在他的身边,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她穿着睡衣,身段起伏,侧卧在夏想半米远的床上,脸上挂着甜甜的笑。
夏想还没有来得及再进一步得手,就听到外面有人说话:“起床了,新人不能赖床。”
而夏想,从来没有居功自傲,向他提过任何要求!
夏想见马万正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也知道推脱不了,就又先干了一杯:“谢谢马省长!”
同时还有一张捐款收据,上面的金额正是他们礼金的金额。夏想结婚表面上收了他们的礼钱,但却一转手却替他们捐给了慈善机构,让许多人颇感无奈。不过转念一想,不管钱用到了哪里,钱是夏想和曹永国收下的,情义到了就行了,至于用到了哪里,就不是他们所关心的问题了。
夏想话未说完,就被一个芳香小口给堵住了嘴,然后一个滚烫的身子又贴了上来,夏想就觉得身后一紧,被小丫头的两个胳膊抱住,然后又觉得胸前一热……
小楼一夜听春雨……
夏想就轻手轻脚地摸了过来,假装嘿嘿一笑,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果然,里面是一片滑腻,触手之处,无不柔软可人,让人沉迷不可自拔。
夏想对于李丁山和马万正的抬爱确实有点诚惶诚恐,毕竟当着众多领导的面,让他多少有点觉得不自在。好在宋朝度替他解了围,宋朝度站起来说道:“大家一起敬小夏一杯,新郎官就是今天最大的官儿!我们能够坐在一起,一是因为小夏的婚礼,二是也是因为他的为人,他值得我们为他捧场!”
王于芬尴尬地一笑:“立场不同,发言不同,可以理解。”
从此,夏天成在单城市一建格外受人尊重,都知道他生了一个好儿子,都知道他儿子娶了一个漂亮的市委书记的千金,都知道在他儿子的婚礼上,连市长都惊动了。市长都亲自前来祝贺,还送了贺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