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90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

夏想就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向处里的每一个同事推行安全理念,从操作系统的底层安全说起,到国外的办公软件甚至杀毒软件都有后门,等等,提前让他们树立起防范意识。在国产软件还跟不步伐的今天,凡是装有重要资料的电脑都避免上网,直接从物理上断绝联网的可能。
夏想虽然并不清楚事情全部的来龙去脉,但前思后想一番,再有连若菡详细说明了南方某省和外经贸部的对抗,而某省是邱家的势力范围,他也能隐隐摸到其中的线索,不由笑了:“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的调动,惊动了部长和省委书记,还引起了部委和燕省之间的不和,好象调我进省委,崔书记走了一步臭棋。”
能争取还是要尽量争取,毕竟胡增周是市长,以后燕市的许多行政事务,都必须过他的一关,合作永远比对抗更长久。
现在的关键是,崔书记是不是真的有掌控局面的权威,如果有,就得让崔书记高兴。如果没有,对不起,先得让陈书记等几大常委高兴了再说。
连若菡不置可否,她走后,吴才江自嘲地笑了笑,自言自语地说道:“叔叔怕侄女,有意思。不过若菡也确实有个性……我的二哥也不知什么时候才回京一趟,他好象好久没有和老爷子见过面了……”
连若菡见夏想一点也不担心被殃及池鱼,不由说道:“你不怕最后成为牺牲品?”
但就在胡增周慢慢地和夏想越走越近时,出现了钢厂和药厂遗留地皮的问题。
经过最近的一系列的事件,夏想现在算是适应了现在的身份。下一步不管是留在省委还是前往京城,都要服从上级领导的安排,既然都是服从,就不用多想什么了。现在是神仙打架,他身为凡人,是两方都要争取的面子的象征,所以肯定最后会平安无事。处在风暴中心往往最安全,果然是至理名言。
吴才江的话不是随口说说而已,而是确实一些大省对部委的一些政策阳奉阴违,甚至公开唱反调,让吴才江大为恼火。前不久外经贸部在一次会议上指出南方某省的经济结构不合理,结果某省立刻召开会议,高调宣传他们的经济战略是多么正确,所以才会有现在的经济成就,惹得易向师大怒,到了国务院找副总理告了一状。
胡增周十分清楚夏想在燕市的关系网,陈风和李丁山对他如何维和_图_书护就不用说了,听说王鹏飞和方进江也和他关系匪浅,还有秦拓夫也和他有一些交情,如果和夏想处好关系,融入了他的关系网之中,在燕市工作将会是顺水顺风,没有什么阻力了。
胡增周心里清楚夏想和他见面的目的,他现在心中也是十分为难,一片杂乱。
王鹏飞到时在远景集团的提案上,有可能弃权,其他中立的常委,就有可能倒向达才集团,万一到了那个时候,胡增周的分量就会凸显出来。
只是意外牵扯到了邱家和吴家之间一点纠葛,让他感觉有点意外。
“算计你?你一个臭男人,要什么没什么,有什么好算计的?臭美加自恋。”连若菡小小地打击夏想一下。
吴才江意外接到连若菡的电话,正纳闷以为她又想调夏想到更好的部委,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连若菡说道:“叔叔,夏想不想去京城,我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去为好。事情到此为止,好不好?”
崔向现在的强势和上升势头,能成为他的靠山,也算是省里有了后台,胡增周怦然心动。又加上夏想被调进了省委办公厅,听传闻说也是崔书记的意思,更是从侧面印证了崔书记的权威,在省委里面有足够的发言权。
夏想挺郁闷地走了,连若菡怎么能拿怀孕的事情打击人,男人只负责播种,开花结果是女人的事情,也值得炫耀?不过连若菡炫耀的样子挺好看,又自得又自满,还有一脸幸福的光彩,让他还是大感幸福。
本来遗留地皮的归属应该没有什么悬念,早在远景集团开发森林公园的时候,上一届市政府就和远景集团签定了意向书,优先考虑让远景集团开发遗留地皮。胡增周也认为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没想到,吉成地产提出了开发申请。
胡增周就急忙恰当地表示了恭敬,虽然说起来大家都是副省级,但权力不可同日而语。
就是为了给叶石生一个难堪,因为当年和叶石生的不和,易向师仍然记忆犹新,对叶石生在以后几次的工作中,有数次故意和他为难而念念不忘,现今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不借机发作一下,就不是他易向师的手笔。
虽然此事后来不了了之,但也让吴才江心中不爽,因为南方某省正是邱家的势力。而此次他让易向师从燕省调人,也是觉得叶石生不够强势,应该好www.hetushu.com说话。没想到,叶石生强硬地回绝了。要是平常,一省省委回绝一个部委的商调函也不算什么大事,但这一次却不同,一是因为有易向师的私心在内,二是也有吴才江最近对邱家不爽,对大省对部委不太尊敬的态度极为不满,叶石生的正常表现落在他的眼中,就成了目无吴家的傲慢。
只是让吴才江和连若菡都没有想到的是,吴才江出面和外经贸部部长易向师谈过之后,易向师身为吴家的中坚力量,对调动一个处级干部来外经贸部,自然没有什么异议,当即表示照办。但他在选择时间上,却存了私心,因为他听到了夏想将要调到燕省省委的消息,就特意留意了夏想的动向,通过在燕省省委的人得知了夏想确切的上班时间,就选在夏想上班的第一天,发出了商调函。
吉成地产的后台是谭龙,胡增周也心里有数。一个谭龙在他的心目中,还不如夏想重要,更何况夏想身后站着的人?他本想置之不理,没想到,在谭龙找他说情之后,省委副书记崔向的电话,就亲自打到了他的办公室。
省委的三号人物崔向主动找电话给他,让一直感觉到在省里没有什么后台的胡增周受宠若惊,甚至还有一丝激动。因为最近崔向的势头正猛,在省委,现在崔书记可是非常活跃的人物,因为大家都知道叶书记年纪大了,书记的位子坐不太长,书记的宝座一让,崔书记少说也能变成崔省长。
夏想没想到她会思路会跳跃得这么快,还没有反应过来,连若菡又笑了:“逗你玩的,瞧把你吓的。你现在正是新婚燕尔,我哪里敢留你?黧丫头非得骂死我不可。好了,事情说完了,你可以回家了。”
第二天上班,一切如常,夏想也知道,双方的角力没那么容易分出胜负,且让他们较劲去,自己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好了。
连若菡和吴才江通了半天电话,最后只能无奈地告诉夏想:“收不了手了,易部长和叶书记早年有过不和,他发商调函的时间针对性太强,叶书记可能太敏感了,还有,吴家也有意借此机会敲打一下燕省……玩笑开大了,你又成了导火索!”
周末,夏想开车接上胡增周,来到森林公园。一路上,夏想说了一些在省委的见闻,也含蓄地点明了省委里面的派系和关系,胡和_图_书增周听了连连点头。
胡增周犹豫两天,差一点打电话给崔向时,却意外听到了一个消息,暂时又让他打消了念头,就是从省委里传出风声,说是在夏想上班的当天,外经贸部的商调函就发到了省委。
连若菡见夏想恢复了自信,也就放了心,摆摆手说道:“不管你了,懒得管你的闲事,我自己的事情还操心不过来……晚上是不是不走了?”
简直就是寸步不让,而且还是在夏想上班当天发出的函,挑衅的意味太明显了!
结果倒好,阴错阳差之下,无数个幕后推手交错,因为许多人出于不同的想法而导致了细节上的偏差,就造成了眼下的局面——也是连若菡也好,吴才江也好,许多人都想象不到的僵持局势!
信息处的工作虽然乏善可陈,但夏想作为重生人士,自然还有许多便利条件。信息处负责整个省委的网络和网站管理,尽管此时的网络还不太先进,速度也不快,但燕省省委也有了局域网,并且省政府也有了对外的宣传网站,信息处同时负责网络安全。
信息处的人以为夏想作为从基层上来的干部,哪里会懂电脑知识?没想到他侃侃而谈,比起信息处技术最过硬的小牛还要牛气,把小牛佩服得五体投地。
胡增周顿时就绝了立刻向崔向投诚的心思,再等等再说,不要冲动之下做出得不偿失的事情出来。夏想力挺的是远景集团,就算自己支持吉成地产,也未必能通过常委会。到时崔书记不高兴,又得罪了夏想,岂不是成了里外不是人?
吴才江拿连若菡没办法,只好苦笑:“若菡,你对叔叔这么凶做什么?是,叔叔以前做过一次对不起夏想的事情,但那是误会,再说事情也过去了,做人要向前看,而不是揪着过去不放。我现在对夏想没有恶意,只是提醒你要留心,不要让老爷子知道了这件事情。好,我不多说了,你什么时候想回京,就来找我,叔叔随时欢迎。”
夏想从胡增周的笑容上,看出了他的犹豫。但从他没有拒绝自己邀请他来森林公园的疗养中心散心来看,他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夏想对胡增周也有点感情,不想逼他过紧。其实以他在燕市的关系,最后强行将钢厂和药厂的地皮归属提交到常委会讨论,相信也会顺利通过。
胡增周心中一紧,崔书记还真是力挺吉成地产,不但和*图*书点明吉成地产在他担任市委书记时和他良好的关系,还含蓄地表明,乔白田和他的私人关系也是不错。
夏想多少也能猜到胡增周犹豫的态度是有人向他施压,但不敢肯定就是崔向,他也不多说地皮的事情,只是领胡增周来到疗养院和会议中心,请他参观一下刚刚竣工的工程。
“不怕,我牺牲不了,长命百岁。”夏想自信地笑了,了解了目前的局面之后,他反而变得轻松起来,因为他忽然发现其实他根本不用担心是走是留,走也好留也好,最后不管是哪一方退让,反正不是他,他所需要做的就是稳坐钓鱼台,坐山观虎斗。
夏想就说:“我挺帅,小小也是一个处长,以后还会大有前途,怎么就要什么没什么了?”
陈风、王鹏飞、方进江、秦拓夫和李丁山,五票稳拿,何况其中几人都是在常委中排名靠前的关键人物,陈风是一把手,王鹏飞是副书记,方进江是组织部部长,秦拓夫是纪委书记,都是强有力的实权人物,他们几人口径一致的话,胡增周也只有妥协一条路可走。
果然在说了几分钟闲话之后,崔向话题一转,问道:“胡市长,听说吉成地产有意开发钢厂和药厂的遗留地皮?吉成地产是一家不错的开发商,当年我担任燕市的市委书记时,吉成地产为市里解决了不少难题,城中村改造项目,安置工程,等等,是一家为市政府排忧解难的好企业……吉成地产的老总乔白田向我提出要和胡市长一起坐坐,呵呵,说了多次了,我实在没办法,才给你打了这个电话,听听你的意思。”
当然还有一个不安定因素必须考虑在内,就是达才集团如果决定插上一手,事情就麻烦了。
崔向先是和胡增周说了一些套话,回忆起了他以前在章程市工作过的愉快的经历,颇有点和老朋友谈心的架势,让胡增周半在都摸不着头脑,心想崔书记不会闲着没事,打电话给自己来一次忆苦思甜,他肯定没那么闲!
夏想一向认为,有合作的可能,就尽量合作。利益均沾,就不怕没有合作伙伴。对抗的结果,只能是各有损伤。
胡增周和崔向没什么交情,省委里面,就和统战部部长张灿阳关系近一些,算是他在省里比较有力的后台,再有就是宋朝度。但自他来了燕市之后,一直没有机会和宋朝度接上线,估计宋朝度对他也有些意见,和图书胡增周也就没有自讨没趣,主动去找宋朝度。
随后,吴才江又征求连若菡的意见:“调夏想到外经贸部,怎么样?听说他颇有商业头脑,在外经贸部应该可以有用武之地。”
一件调动夏想的小事,因为易向师的一次试探,因为崔向从中发坏,因为吴才江对邱家的不满从而迁怒于叶石生的态度,而变成了极其错综复杂的状况。
胡增周倒吸一口凉气,原本他以为崔向在省委里面真是说一不二的权威,没想到,夏想的能量还真不是一般得大,竟然惊动了京城,直接由外经贸部发出了商调函,要把他调往京城——不是摆明了要给崔向难堪吗?你有本事调动夏想到省委闲置,我就有能力调他到京城重用!
所以在夏想提出要约他到森林公园散心时,胡增周犹豫一下,还是答应了。
“我和黧丫头年轻漂亮,又都能赚钱,你说,要你有什么用?尤其是我现在要你更没有用,我肚子里有宝贝,你有?你有一肚子坏水罢了。”
说到黧丫头,夏想动了心思,就问:“老实交待,你和黧丫头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我?我总觉得你们两个好象一直在算计我什么。”
易向师其实也不是要打叶石生的脸,一个处级干部的去留,还入不了叶石生的脸。他是想借此机会试探一下,叶石生还是不是当年斤斤计较的叶石生。本来叶石生没想太多,谁知在崔向的挑拔之下,还是想到了易向师的用心。
几天后,夏想找了个机会联系了一下胡增周,委婉地提出了要见面的要求,胡增周犹豫一下答应了。
但夏想还想说服胡增周,让他向自己一方靠拢。常委会如果强行通过决议,会将胡增周推向对立方,甚至有可能完全倒向对方,也不是夏想想要看到的结果。
吴才江先是一愣,随即不满地说道:“若菡,商调函都发了,说收手就收手,你当是儿戏?我听易部长说了,省委不放人。易部长的意思是,不放人就再施压,省得让叶石生觉得吴家没有能力压压他……如果连叶石生都敢不给外经贸部面子,南方的一些大省岂不是更要粗着嗓门说话?”
崔书记开口邀请一起坐坐,答应的话,就相当于默认要支持吉成地产。不答应,等于错过了一个结交崔书记的大好时机。胡增周左右为难,最后还是没有一口答应下来,只说等他安排好时间,再给崔书记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