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95章 咄咄逼人

崔向一脸愕然,不敢相信一向软弱的叶书记,突然之间就咄咄逼人,发出了不容置疑的声音!
“同意!”
叶石生的强硬和掌握一切的权威,是崔向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他一个人在会议室呆坐了半天,最后才猛然下定决心,一时的失败不怕,来日方长。过年的时候到京城好好活动一番,和付家好好谈谈,再和京城的后台接触一下,商量一下下一步的应对之策。
崔向脸色变幻不定,虽然心里恨得咬牙切齿,表面上还是强作镇静,不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失态。只是他的内心闪过了一丝慌乱和不安,邱家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既然邱家在岭南省有如此大的影响力,为什么邱绪峰还非要呆在燕省?
至于邱绪峰,算了,一个宝市的副市长,就算进入了市委常委会也影响不了大局。唯一让崔向不放心的是,好象最近夏想十分安稳,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他也应该知道了外经贸部的事情,难道他没有密谋什么?
崔向的脸色顿时由青转红,胸口大为起伏:“我,叶书记,您是什么意思?”
不解归不解,崔向更大的担心是叶石生的强硬的态度。他的忧虑是,难道叶石生和邱家走近了?就算叶石生没有和邱家走近,但他突然发作的态度也让崔向暗暗吃惊,叶石生不是一向胆怯并且温和吗?难道现在有了底气,慢慢地变得硬气起来?
叶石生主持了会议,首先宣布了岭南省工商考察团因故无限期推迟访问一事,消息一出,常委们一片哗然。
崔向见势头不妙,如果再讨论下去,邱绪峰的任命肯定会获得通过,他急忙说道:“叶书记,邱绪峰同志的问题,我和梅部长之间还需要继续商讨一下,今天就没有必要在常委会上表决了吧?”
邱绪峰调任宝市市委常委、副市长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后,邱绪峰很高兴地给夏想打了个电话,一是和-图-书对夏想表示谢意,请他年后务必到京城参加他的婚礼,二是想找个机会,在年前和曹永国见上一面,希望夏想能安排一下。
梅升平果然没让大家失望,还是说出了讥讽的话:“叶书记目光卓越,有识人之能,在叶书记的英明的领导之下,才会有更多有才能的年轻干部走向更重要的工作岗位。也只有真正有才能的人在重要的岗位上发挥了作用,燕省的明天才有希望。”
叶石生面无表情地说道:“大家可以畅所欲言,发表看法。”
邢端台的表态是看出了叶石生和范睿恒在此事之上联手的迹象,邱绪峰和他没有利害冲突,他表态支持,是对叶石生的支持。
叶石生的话冷冰冰的,如一盆冷水直接浇了崔向一身。
陈风是聪明人,看出了其中有幕后推手的影子,而且他一向对崔向没太好的印象,肯定要支持叶石生了。
夏想想了想,虽然觉得今年的年过得太忙了,事情太多,应接不暇,但还是答应了邱绪峰的要求。邱家此次展现出来的巨大能量,影响到了燕省的政治格局,也对叶石生产生的深远的影响。夏想在得知了省委常委会上的一幕之后,第一次对邱家有了全新的认识。
“对邱绪峰同志的提拔是合适的,我完全赞成。”出人意料的是,统战部长张灿阳第一个表示支持。
这一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恰到好处地衬托了叶石生身为一把手的权威,一瞬间让叶石生产生了从未有过的自信,心想,崔向是副书记又怎么样?一把手真要决定一件事情,还要看你副手的脸色?
虽然叶石生说得含蓄,但听在大部分人的耳中,都隐隐猜到了一些什么,就是考察团的推迟,和邱绪峰的提拔之间,有某种隐性的联系。
崔向后背湿了一片,他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难道是邱绪峰的提拔和考察访问的推和-图-书迟,有必然的联系——是邱家的反击?
“同意!”
崔向看了张灿阳一眼,没有说话。
崔向心中不满,就直接流露了出来:“关于邱绪峰同志的提拔问题,梅部长前期已经和我交流过几次,我的意见是,邱绪峰同志资历不够,还欠了一些政治火候,他现在的政绩,可以看成是李丁山同志调走之后的遗留。再有,安县在短时间内相继提拔两任县委书记,会不会给其他县造成不好的想法,认为我们对安县另眼看待?我看还是再缓一缓,不适合现在再提。”
夏想还真没有密谋什么,他在安排过年时的事情,因为他得到消息,过年的时候,先是年前夏安结婚,年后又是邱绪峰结婚。夏安在燕市南面,京城在北面,他过年期间看来不得安宁,得先南后北跑个不停了。
叶石生今天的表现有点反常,所有人都察觉到了这一点。一是他说话非常干脆利索,二是直接表态,大力支持。
纪委书记邢端台和燕市市委书记陈风相继表态支持。
崔向决定还是坚决反对邱绪峰的提名。
果然范睿恒立刻说道:“叶书记说得也是……邱绪峰同志担任宝市的副市长,我表示同意。”
范睿恒在之前接到叶石生电话后,得知了考察团推迟访问的原因后,也是非常气愤。他对崔向在邱绪峰提拔一事上小题大做也是大为不满,认为最近崔向确实有点风头过盛,应该适当敲打一下。
“难道你看不出来,岭南考察团正是因为你阻挠邱绪峰同志的正常提拔,而推迟了访问。如果不是升平同志敏锐地发现了邱绪峰同志的能力,竭力向我推举邱绪峰同志担任宝市的副市长,我们不但会错过一位优秀的好干部好人才,还会因此错失岭南省考察团对燕省的访问和投资!”叶石生憋了许久的不满终于发作出来,冲崔向好好说出了心中的怒气,然后余m.hetushu.com怒未消地一摆手,“散会!”
说完,叶石生饶有深意地看了崔向一眼:“崔书记发表一下看法吧。”
开玩笑,省委书记力挺的人,省长附和的人,组织部部长推举的人,又和自己没有太大的利害关系,谁会反对?而且现在谁看不出来,叶书记一把手的权威终于发作出来,明显是要敲打崔向。
难得叶石生也有雷厉风行的时候,看来他是正式向崔向宣战了,梅升平点头答应。邱家的手腕也挺高,直接就抓住了叶石生的痛处,逼得叶石生直跳脚——看来,今年的这个年,有人要不太好过了。
梅升平汇报完毕,叶石生再次发言:“邱绪峰同志的资料我也看过了,是个好同志,在安县几年里,做出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现在的安县发展势头不错,邱绪峰同志功不可没。我认为,他担任宝市市委常委、副市长是合适的。”
他返回里屋,给范睿恒打了个电话,转身又回到外面说道:“临时召开常委会,讨论岭南考察团因故推迟对燕省访问的问题,同时,作为附带议题,邱绪峰的问题,升平你也在常委会上提一下,争取一举通过。”
叶石生拂袖而去,留下一众常委面面相觑。大家心思各异,但有一点让大家认清了形势,就是叶石生毕竟是省委书记,是一把手,他一旦权威发作,还是有巨大的威慑力的。
众人面面相觑。
叶石生不满的目光看了崔向一眼:“崔书记,就邱绪峰同志的提拔,我和梅部长已经充分交流过了看法,刚才我也表了态,认为对他的提拔是合适的,是符合干部提拔条例的,崔书记好象有不同意见,刚才不是已经提过了?常委会就是一个民主的会议,允许有不同意见,既然如此,那就交给常委会表决好了。”
叶石生态度稍微缓和了一些,解释说道:“相比考察团的事情,邱绪峰同志的问题更http://www.hetushu.com迫切一些。考察团访问行程,只有年后再定了。但年后宝市的副市长就不再上班,我们最好现在就定下来人选。”
叶石生拿出笔,在邱绪峰的材料上飞快地签上了字,交给梅升平:“这事就这么定了,崔书记再有反对意见,让他直接找我,组织部可以按照正常程序,对邱绪峰同志进行全面考核了。”
梅升平的话相当于直接打了崔向的脸!
叶石生却没有回答众人的疑问,而是直接又抛出了附带议题:“宝市市委常委、副市长因病提前告退,组织部报了接任人选的名单,正好趁现在的机会大家讨论一下……”说话时,他还有意无意看了崔向一眼。
果然,梅升平报上的人选名单,只有邱绪峰一个人。崔向就隐隐有了怒气,好一个梅升平,太不把自己这个副书记放在眼里了,不要以为和叶石生达成一致就可以强行通过常委会,不要忘了,他是分管人事的副书记!
崔向皱紧了眉头,怎么回事?他忽然觉得,好象刚才范睿恒和叶石生一问一答之间,早就演练好一样,就是故意要向众人透露什么信息。
叶石生没好气地说道:“经济上的事情,向来是和政治密不可分的,崔书记,你自己做出的好事,难道还会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嗯?”他威严地扫了在座的人一眼,“以后大家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好了后果,详细地将各种不利因素都计算在内,再做决定。燕省不是经济大省,能够得到兄弟省份的大力支持是来之不易的宝贵机会,不要因为某些人的判断失误或是政治智慧不足,而导致燕省遭受到巨大的经济损失。我认为,某些同志应该深刻地自我反省一下。”
在他还没有完全想明白之前,常委会已经一片同意之声,通过了对邱绪峰的提名。
岭南省考察团是燕省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重大利好项目,怎么能说推迟就推迟?而且还是无m.hetushu.com限期推迟,和取消没有什么两样,不过是听起来好听一点罢了,只不过是为了给燕省留了一点面子罢了。
崔向还没有意识到邱绪峰和岭南考察团推迟访问之间的联系,等他听到叶石生突然说出宝市副市长人选时,心中忽然有了不详的预感,显然,叶石生私下里已经和梅升平达成了一致,直接绕开了他这个省委副书记!
对于今天叶石生的当众指责,崔向虽然觉得有点大失颜面,但毕竟在官场沉浮多年,谁没有被一把手训斥过?正常现象。一时的胜负不能说明什么,他总有反败为胜的一天。
临时常委会在叶石生的提议下,迅速召开。
自始至终,梅升平都是面带浅笑,一言不发,等叶石生一锤定音之后,才说:“就按叶书记的话办!”
此时此刻,崔向还没有将岭南省考察团的变故和邱绪峰提拔联想到一起,也难怪,他刚接触到大家族势力,对大家族背后的影响力严重低估,并且没有认识到大家族之间错综复杂的利害关系,正信心满满的他怎么会意识到,突然之间就风向大变?
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崔向脸色铁青,想要发作,但在形势一边倒的情况下,不敢犯了众怒,只好假装没听明白梅升平的话,又问叶石生:“叶书记,岭南省考察团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突然推迟了访问?”
“叶书记,到底岭南省考察团是怎么一回事?能不能和岭南省再好好协商一下?”范睿恒开口提出的问题还是考察团的问题,没有对邱绪峰的事情表态。
作为附带议题的邱绪峰的提名一事,竟然成了今天常委会的主要议题,作为几十年的老官场,谁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有人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崔向,就差直截了当地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了。
但一想到崔向的从中作梗导致了岭南省考察团未能如期成行,叶石生余怒未消,对梅升平说道:“升平稍等一下,我还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