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1章 周旋

夏想被笑得有点莫名其妙:“两个人嘀嘀咕咕然后再笑话别人,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一般是高中女生才会做的事情。”
邱绪峰也不勉强,转身要到别桌应酬,临走前,又特意叮嘱夏想一句:“哪里都不许去,要是你敢跟梅晓琳走,或是跟吴家人走,我跟你没完。”
古玉生气了:“让你过来你就过来,话怎么这么多?又不是我找你。”
说完,古玉不再理夏想,跳下台阶跑向汽车。车刚一停稳,她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谁知片刻之后,她又打开车窗,冲夏想招手:“夏想,你过来一下。”
古玉点头,见左右无人,就小声问道:“梅晓琳以前和邱绪峰是不是有过一段?”
莫非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夏想就看了梅晓木一眼,埋怨说道:“看,你挑起的话题,最后让我落了不是。我本来是好人,怎么就不诚实了?难道和一个人关系好,非得关心他娶的是谁?非得关心新娘家有什么势力?我交的是邱绪峰本人,不是他的关系网。”
对于付先锋的试探,夏想也是心知肚明。付先锋提出他和燕市不少领导关系不错,恐怕有意暗指等他到了燕市之后,会有所行动。夏想也是坦然应对,自己调到了省委机关,付先锋级别高是不假,但他不是自己的直接领导,基本上管不住自己,而且夏想也相信,燕市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也足够付先锋应付一阵了。
梅晓木的神色就又自得了几分。
不等夏想开口,吴若天先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夏想,你和邱家的关系好象不错,不过以前没怎么听过你的名字,最近倒是经常听三叔提起……怪事,你和我们吴家也有什么关系吗?”
夏想还是被安排在和梅晓琳一桌,梅晓木也留了下来,很不巧,他的旁边又是古玉。还好,黄毛小子费王不在了,看来他还不够资格参加晚宴。
付先锋却没有笑,眼光复杂地多看了夏想几眼,心想他果然有点意思,在吴若天和梅晓木之间从容周旋,还能逗得梅晓琳和古玉大笑,交际手段确实有一套。
“有人来接你了!”夏想赶紧打断她的话,指着远处过来的一辆汽车说道。
古玉不满地白了夏想一眼:“不想说就明说,别转移话题,显得特虚伪。”
吴若天才醒悟过来,微微有点恼怒地说道:“原来是骗人玩,夏想,你这人太不诚实了。”
邱绪峰www.hetushu.com和众人坐了一会儿,拉着夏想到另一桌介绍一些邱家的友人和他认识,都是一些部委的大小头头,基本上都是处长和副厅级别,人太多,夏想也一时记不全,但又不好拒绝邱绪峰的热情,只好耐心地和所有人打招呼。认了一圈下来,也没记住谁是谁。
经邱绪峰介绍,夏想就和付朵朵算是正式认识了。不过二人没说几句话,付朵朵也是淡淡的神情,对夏想并不感兴趣。
晚上的宴会还在王府饭店,不过转移到了楼上的雅间。
比起中午盛况,晚宴的人数就减少到了四桌,明显是按年龄划分,年轻人两桌,父辈人两桌。虽然人数少了,但参加晚宴的,都是邱家嫡系和关系不错的朋友——也有关系一般但需要维护场面的朋友,比如吴才江和梅升平,以及付远志。
二人隔空示意一下,然后各自喝下一杯酒,交流就此完毕。
“怪事,你和邱家、吴家和梅家都有关系?”古玉也怪模怪样地学了一句,问道。
邱仁礼也向众人打了个招呼,离席而去,最后就剩下邱绪峰出面陪同夏想等人。
夏想一惊,不会梅晓琳这么快把她的隐私也告诉了古玉?古玉看出了夏想的疑惑,主动解答了他的疑问:“别乱想,我猜的。我看她看邱绪峰时的眼光有点不对,好象有点幽怨,有点不平,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就觉得应该有点问题……哎,别愣了,快回答我的问题好不好?”
夏想假装不知道:“只知道芳名叫付朵朵,其他的就不了解了。”
“不换!”古玉和梅晓琳异口同声地说道。
吴若天只是淡淡地看了夏想一眼,微一摇头就走了。
夏想的话含义复杂,听在付先锋耳中就是,夏想和邱绪峰走近是因为脾气相投。但同时也让付先锋暗暗吃惊,能让邱绪峰这个太子党从根本上欣赏夏想,也不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他心里清楚,邱绪峰对他也有防范心理。
夏想暗暗摇头,梅家的新生代中,如果只有梅晓琳还算出类拔萃者,也算是一种悲哀了,他就小声地问梅晓琳:“你还有没有哥哥或弟弟?”
然后又依次介绍了几人,大家都一一点头示意,算是点头之交。
和普遍酒席不同的是,坐一起的一桌人,没有人主动介绍,谁也不自动介绍自己,大家虽然坐在一起,似乎对互相认识都不感兴趣。夏想也和_图_书知道在座的各位恐怕都比他大有来历,也就本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正襟危坐,不发一言。
夏想就只好闭嘴,当作没说。听了一会儿梅晓琳和古玉的对话,夏想才明白,原来两个人也并不认识,是第一次见面。梅晓琳是对古玉的玉佩感兴趣,而古玉对梅晓琳丰腴但不丰满的身材好奇,二人就你问我我问你,交流起共同话题来。
夏想暗暗叹息,虽然现在吴家和梅家比付家实力强大,也占据上风,但就他目前接触到了吴若天和梅晓木来说,远不如付先锋有城府有心机,不管是在官场还是商场,他们二人加在一起也不是付先锋的对手。
介绍到古玉和梅晓琳时,古玉轻轻摆了摆手,说道:“我和晓琳就不用介绍了,该认识的我们都认识,不该认识的也不必认识,想要认识的,我们会私下里认识。”
只有梅晓琳和古玉窃窃私语片刻,二人忽然一起娇笑起来。
“别,以后有的是机会,今天就不必了。”夏想忙笑,看得出来,邱绪峰有了几分醉意,“今天可是你新婚大喜的日子,你要陪的人只有一个,就是新娘。”
还有一个比夏想年纪稍大一点的年轻人,他端坐不动,目不斜视,长得倒还可以,就是眉宇之间稍有郁闷之气。不过他谨小慎微的作派引起了夏想的注意,还有一点,夏想察觉到梅晓琳对他多看了几眼,不由疑惑他到底是谁。
夏想急忙端杯:“不敢,不敢,还是我敬付书记为好。”
邱绪峰哈哈一笑,郑重地向众人介绍夏想:“夏想,在安县的时候是常委、常务副县长,在他的协助下,我在安县取得了一点成绩。现在他是燕省省委办公厅信息处的处长,不说他的官职,不管他走到哪里,都是我邱绪峰的好朋友。”
“也对,说到绪峰的婚礼,夏想你可知道新娘是谁?”梅晓木插话说道。
婚礼结束之后,邱绪峰才有了时间和夏想简单聊了几句,再三叮嘱让他不要离开,晚上还有宴会。
夏想就有预感,估计在付家人心目中,已经将他打入了冷宫。
无意中和付家人结仇,也并非夏想所愿。但一个人不可能处处受人欢迎,夏想倒也不怕,而且几大家族之间也不是一团和气,各有利害冲突,各有利益纠葛,有可以充分发掘的支点可用。
付先锋的态度不冷不热,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意味,他脸上招牌式的浅笑m.hetushu•com始终不变,也难得他能将微笑保持得如此持久。
“如果我还在安县工作,正好付书记是我的直接上级,很不巧,我调到了省委机关,和付书记失之交臂。以付书记的能力,到了燕市肯定可以如鱼得水,毫不费力地开展各项工作。在此祝付书记一切顺利,为燕市的发展做出巨大的贡献。”夏想一本正经地说道,还隔着桌子冲付先锋微一抱拳,样子既随意又正式,反正是给人的感觉对付先锋既有尊敬,又有一种疏远感。
付先锋饶有兴趣看了夏想一眼,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夏处长,我即将到燕市担任副书记,听说你和燕市不少领导关系不错,不知道对我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夏想就笑:“是不错,还是亲戚,当然关系非常亲近了。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看来,确实有点孤陋寡闻了。”
有些女人一见面就互相敌视,有些女人会因为一个感兴趣的话题而一见如故,她们比男人更信赖直觉。
不过,他还是注意到中年男人的目光有几次在他身上扫过,还有那个有点郁闷之气的年轻人,也有意无意看了他几眼。
除了几人之外,其他几人夏想都不认识。不过一个年纪在36岁左右,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笑容的中年男人吸引了夏想的目光,不仅仅因为他是在座之中年纪最大的一个,还有他脸上的笑容虽然是刻意流露出来,不过给人的感觉如沐春风,很舒服很平和。
邱绪峰用手一指中年男人,说道:“付先锋,即将上任的燕市市委副书记……”又指着郁闷之色的年轻人说道,“吴若天,吴家第三代的杰出人物,现任外经贸部亚洲司综合三处副处长。”
晚宴先是由付仁礼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词,又由邱绪峰出面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感谢,最后还是按照程序敬酒,拜会各位来宾,总之和婚礼之上的仪式区别不大,唯一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晚宴人少,出席晚宴的人都是在邱家心目中值得结交和尊敬的人。
吴若天话一出口,夏想就知道他没什么心机,哪有当面问别人和吴家有什么关系没有?更何况,他本身也是吴家人反而不清楚,还来问自己,更显出他胸无城府。随后古玉的故意装模作样地学了一学,也有嘲讽和捣乱的意思。
不一会儿,天色渐晚,众人开始告辞离去。梅晓琳和梅晓木告诉的时候,还专门问了夏想一句:“你留下?不用我安hetushu.com排住处了?”
夏想看在他是吴家人的面子上,不愿意他太尴尬,就笑了一笑:“有些话,还是私下里说比较好。今天聚在一起是为了祝贺邱绪峰的新婚之喜,其他事情,少说为好……”
夏想还是站立原地不动,古玉忽然又古怪地一笑:“请你过来一下,好吗?车里有人找你。”
他的口气半真半假,有点借酒壮胆的意思,夏想就笑着安慰他:“放心,我来京城,就是为了你的婚礼而来,我只是你的客人。”
相比之下,和夏想相比,他就有点过于正统,不够灵活多变了。不过想想自己的年龄,付先锋又暗暗摇了摇头,小聪明难成大智慧,夏想再八面玲珑,奈何他是草根出身,有着先天不足,就算他有深厚的关系网又能如何?只要他一出面,就能将他的关系网打破,让原本偏向他的势力,向自己靠拢。
梅晓琳显然认识夏想留意的二人,却不介绍给他,而是隔着夏想,和古玉说话。夏想夹在中间不太好受,就说:“要不换换位置算了,你们也方便交流。”
等付先锋站稳脚根,有时间对付自己的时候,他也未必能够如愿。别处不好说,在燕市,夏想还是自信有足够的自保之力。
梅晓木似乎对夏想的态度很不满意,刚要开口说话,梅晓琳正心里有气,毫不客气地说道:“你闭嘴!”
由于和另外两桌离得较远,中间又有屏风分隔,夏想看不到另外的贵宾是谁。不过他却是知道,他们才是真正的贵宾,说不定还有一些在电视上露面的人物在内,心里就不免有些向往。
“付朵朵是付书记的堂妹!”梅晓木得意地一笑,自以为挑拨离间的计策十分高明,又说,“你和邱绪峰关系不错,不过邱绪峰和付书记的关系,也是非常不错。”
梅晓琳却白了夏想一眼,对他捉弄梅晓木表示不满。付先锋依然是笑着不说话,一口口地喝茶,古玉显然也不相信夏想的话,偷偷看了夏想几眼,微微撇嘴表示不屑,只有吴若天信以为真,居然问道:“夏想,你真不知道邱绪峰娶的是谁?”
“装得挺象,别以为我没有看出去,她看你的眼神也不对……”
古玉又抢话说道:“你是大智若愚还是装傻充愣,你说他会不知道邱绪峰的新娘是谁?他和邱绪峰共事了好几年,邱绪峰肯请他来参加婚礼,还留他参加晚宴,肯定证明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他会不知道?开什么玩笑!”
和-图-书“就一个亲弟弟,堂哥和堂弟有几个,不过大多在做生意,也有做学问或出国在外,人在官场的,没有几个。”梅晓琳也明白夏想的意思,叹了口气说道,“晓木不适合官场,他要是进入官场,就成了梅家被人攻击的靶子。算了,过段时间送他出国,做生意或是求学,一切随他。”
夏想愕然,古玉也太厉害了,眼光太毒了,什么眼神,连别人的心思也能看出来?他摆了摆手:“我一向对别人的私事不太关心,我和梅晓琳只是同事关系,也不会问她隐私。”
梅晓琳和古玉看了一眼,笑得更欢了。夏想只好无奈地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道:“笑人不理,当笑自己。”
梅晓琳微带不满地说道:“不用早早给邱绪峰吃一颗定心丸吧?你是来参加他的婚礼,但你也不是邱家人,有自由活动的权力。既然把话都说死了,就算了,我叔叔还说让我请你过去吃饭,你不领情就免了,正好省钱。”
付先锋对燕市之行充满了期待,认为肯定可以做出一番成绩出来。
不管去吴家还是梅家,都不是夏想的本意,还不如把话说死,此次只会邱家而来,省得被别人误会自己三心二意。
梅晓木只好悻悻地闭了嘴。
不多时,邱绪峰携新娘现身众人面前。他先是一抱拳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感谢,然后又客气地表示了对大家照顾不周,还请谅解,和众人一一寒喧过后,他又揽过夏想的肩膀,亲热地说道:“等下宴会结束之后,我带你看看京城的夜晚。”
但在吴若天听来,夏想的解释还算合情合理,是对他刚才置疑的回应,他就微微点头,表示满意。不过梅晓木却认为夏想虽然说得挺无奈,实际上还是有故意讨巧的嫌疑,也就不屑地看了夏想一眼,不再说话。
夏想笑着摇头:“不了,我和你不熟,又没有共同语言,还是离你远一点好。”
邱绪峰一走,古玉似笑非笑地看了夏想一眼:“没想到,你还挺吃香,都谁请你了?”
只要摆出了足够的条件,不信还有人不会动心。
倒是付先锋拍了拍夏想的肩膀,说了一句:“多保重!”
不过让夏想失望的是,很快另外的贵宾就散了席,等屏风撤去,已经人去酒空。
付先锋脸色不变,点了点头:“说得好,来,敬你一杯。”
最后就只剩下了夏想和古玉。夏想见古玉站在门口东张西望,就问:“等人来接?”
结果,连梅晓木和吴若天也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