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4章 桥梁和绊脚石

任何一个人都会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部正确,在完全失败之前,总觉得还有胜利的可能,尤其是到了崔向这个层次,手眼都可以通天,有了上层强硬的后台,再有付家的保证,他十分肯定自己可以在燕省省委站稳脚根,并且形成自己的派系。
钱锦松好象刚走到食堂门口,亲切回应每一个人的问候,耐心很好。杨天客犹豫一下,还是抢在夏想面前和钱锦松打了招呼。
堂堂的省委副书记,将一个处级干部当成力敌,说出去肯定会有人不信甚至当成笑话,崔向却是格外认真地对待此事,高成松前车之鉴,不得不察。夏想平常不显山不露水,一旦他有事情发生,为他出面的人可是不遗余力的支持!
再一次得到了付家承诺的崔向,将在邱绪峰事件之上失败的沮丧情绪一扫而光,开始无比期待和张建国的接触,以及付先锋到燕市就任以后的局势,肯定也会朝着有利于他的方向发展。与此同时,他还听到一个好消息,就是宣传部部长卢渊源有可能会调到西北某省任组织部部长,空缺出来的宣传部长的位子,有可能也被付家拿到手中。
杨天客忙不迭答应,一脸羡慕加嫉妒地看着夏想和钱锦松远去,心想夏想也不知道交了什么狗屎运,怎么连钱秘书长也有事找他?看样子,肯定是好事了。
钱锦松向食堂里面看了一眼,说道:“人太多,不方便说话,到外面坐坐?”
“好,那就先这样?”崔向就下了逐客令。
崔向抬手一看手表,眼中闪过一丝怒气,因为从夏想来到办公室到现在,正好过了一个小时。正要发火,又想起其实是他先晾了夏想差不多半个小时,就知道也不能完全怪夏想,就挥挥手,让夏想离开,没再说话。
而且燕省人是出了名的保守,燕省的企业竞争力差,高精企业少,包括燕市在内,在棉纺厂破产的阵痛过后,竟然没有一家绵纺厂走出危机,开创思路,转型成为了新型的床上用品厂家,而是任由从棉纺一厂到十厂,几乎厂厂倒闭。
一般来说,省领导也偶而来食堂吃饭,不过很少,因为他们有专门的小食堂。除非哪个领导心血来潮,想体恤一下民情,走到群众中间,树立一下亲民形象,才会来食堂露个面。
夏想的态度无比恭敬,流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
如此一来,到时省委里面至少他会有两个同盟,而且他m.hetushu.com现在和政法委书记李炳文关系不错,也有建立同盟的可能,如果连他在内,在常委会有四个人发出同一个声音,将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调他入京的事情,由开始确实是想调动变成了现在的一个政治信号,夏想无奈,商调函虽然没有什么约束力,但也不能一发再发,不当一回事儿。看来,易向师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他一再提醒叶石生,到底是真心提醒,还是别有用心?
夏想没有计较杨天客抢先的失礼之举,就等他打完招呼,才向钱锦松问好。钱锦松对杨天客只是微一点头,却对夏想微微一笑,问道:“小夏,这么巧?正好有事问你,有时间没有?”
崔向目光闪动,心中却想夏想还真是成熟了不少,不但没有丝毫埋怨,还能说出场面上的漂亮话,不管是不是出自真心,至少在大面上让人无可挑剔。一瞬间,他忽然产生了一个错觉,觉得自己调夏想来到省委是一个错误,不但没有将他闲置,反而给他提供了更加广阔的舞台。
但崔向也从夏想的身上学到了一点,就是夏想只是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就能和几大家族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他身为省委副书记,如果主动和几大家族接近,不信没有机会也编织出一张庞大的关系网?肯定可以得到超出夏想的能力范围之外的巨大收获。
从本心的角度考虑,夏想自然希望燕省进行结构调整,因为燕省已经落后发达省份太多了。虽然调整起来,必然会触动许多人的利益,也会引发许多利益纠葛,甚至有可能失败,但改革和发展,都是在阵痛中摸索着向前,没有尝试的勇气和前进的决心,怎么会有成功的希望?
夏想明白了,崔向很清楚幕后是吴家在使力,也清楚外经贸部再发商调函,已经不是为了调他入京这么简单,而是为了给燕省一个提醒,就是在何副总理支持下的外经贸部态度非常坚定,也许还想通过此举隐隐告诉叶石生,关于产业结构调整的争论,还没有结束。
中午吃饭的时候,夏想本来和杨天客一起到食堂打饭,刚走到食堂,却意外在食堂门口遇到了钱锦松。
崔向的真正目的是想借夏想的思想汇报,将他留在省委。他也担心万一事情有变,叶石生突然变卦,同意放夏想走的话,他就非常被动了。万一出现这种情况,他就拿出夏想的和图书思想书,来拖延时间。崔向现在更觉得将夏想放在身边是最好的选择,一是可以盯紧他,二是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如何周旋于大家族之间。
忽然之间,崔向更坚定了自己调夏想来省委的正确性,至少他可以随时一个电话就让夏想前来汇报工作,还可以近距离观察他的动向,可以旁敲侧击地问他一些问题,不信他没有说漏嘴的时候。
“27岁的处级干部,放在全国也是非常耀眼的升迁速度,照此下去,小夏,你说你会不会在30岁之前升到正厅?”钱锦松冷不防问了一句。
夏想就伸手将饭盒交给杨天客:“麻烦杨处长替我拿回办公室。”
夏想吃不准崔向的真实目的,但崔书记有命不得不从,就立刻答应下来:“回去后我马上就写,一写好就立刻向您汇报。”
燕省可是有名的产棉大省,棉纺厂一倒,结果棉花都流入齐省和南方,随后齐省和南方几省的棉织品慢慢地打开市场,畅销全国。
一个让人抓不住过错的人,就算身为省委副书记,也不可能没事找事,拿他如何。尤其是当崔向得知了夏想去京城参加了邱绪峰的婚礼,和付先锋在婚礼上不期而遇,又有吴家和梅家都似乎和他关系不错,让他大吃一惊之余,又对夏想提升了提防之心。
夏想从他脸色不善上就看出了他内心的怒气,心道没办法,是你浪费了时间,又不是我。他也知道崔向不会向叶石生说明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他才迟到,这样推卸责任的说词不是一个省委副书记应有的风度。崔向只能吃一个哑巴亏,什么也不解释,只是向大家表示歉意才是最好的做法。
“遇到叶书记的时候,他说一个小时后。”
对钱锦松突然生发的感慨,夏想也深有同感:“您说得对,对一人来说,最珍贵的东西往往不知道珍惜,比如时间。时间对每一个人来讲都是公平的,但又不完全公平,有人只争朝夕,有人虚度光阴。”
过年时,疗养院的试住活动,虽然只是少数人知道,没有人对外流传,但崔向还是有渠道得知了省市两级领导干部前往疗养院的名单,更让他不得不多了几分警惕。夏想,虽然眼下只是一个处级干部,却成了能够阻碍他的计划的最大绊脚石!
上一次邱绪峰事件之后,他才听说邱绪峰和付朵朵结婚,吓了一身冷汗,赶紧和付家联系,得到的答复是,联姻是联姻hetushu.com,政治是政治,两码事,该争取的利益,不考虑婚姻……崔向才放下心来,对大家族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算是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关键是,崔向的用心又是什么?他让自己亲自写一份心得,说是用来回绝外经贸部,恐怕真实目的还是试探自己,难道是借此机会让自己以思想汇报的形式,向他表忠心?
惨痛的教训数不胜数。
崔向脸色微微一变:“什么时候?”
而且从夏想身上,崔向坚定地认为他也可以做到和夏想一样,得到各大家族的赏识,游刃有余地周旋于各个势力之间,最终达到为我所用的目的。
马万正和宋朝度关系稍近,而宋朝度和邢端台私交很好,陈风和马万正还算谈得来,和宋朝度、邢端台以及梅升平又没有什么来往,梅升平又和几人基本上没有什么私交,按理说,以上几个没有联合的可能,但他们之间却有一个共同维系的纽带——夏想!
钱锦松话题一转:“小夏今年27岁了?”
夏想回到办公室后,不多时就写完了思想汇报。写完之后,他也多少猜到了崔向的用意,知道崔向还是怕自己离开省委,不由暗觉好笑。现在他反而前所未有的强烈地想留在省委,不是为了和崔向一争高下,而为了等待一个时机,等待何副总理视察燕省之后,要看一看叶石生和范睿恒到底要怎么选择,燕省的未来,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局面!
以前是陈风,现在又多了宋朝度和马万正,甚至还有梅升平,夏想怎么就能让这么多人赏识,他凭的是什么?
“想留在省委工作的想法不错,我支持你。”崔向笑容可掬,一点也不见外故作亲热地拍了拍夏想的肩膀,“以后有工作多来汇报,不要觉得我是省委副书记就难以接近,在燕市的时候,我们就算认识了,可以说,你也是我看着一点点成长起来的。不要拘束,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在合理的范围内,我会尽量帮你解决工作和生活的困难。”
夏想随钱锦松通过一条长长的甬道,听着两侧沽沽的流水声,来到一处非常雅致的房间。工作人员打开房门,弯腰请二人入内,就告辞而去。
宾主落座之后,钱锦松先是打量夏想几眼,笑了:“年轻,真是年轻。当年我和你一样大时,还在万县当副县长,也是踌躇满志。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和昨天一样。人人都留恋年轻,但人人都向往和图书更高的权力,却很少想到,权力越高,就意味着年龄越大。”
“谢谢崔书记,谢谢。”夏想一脸感激,微微弯腰,“非常感谢崔书记对我的关爱,我一定会牢牢在记在心上。关于外经贸部商调函的事情,一切由领导做主,我个人的意愿是想留在您在身边。”
不过随即他又否定了自己不自信的想法,尽管上一次邱绪峰事件他以失败告终,但官场上的事情,你进我退的情况非常正常,况且他也敏锐地抓住了眼前的机遇,就是何副总理的建议全部压在了叶石生和范睿恒身上。他们二人现在疲于应付来自上层的压力,估计一时无法分心在省委内部进行整顿,他正好趁此机会拉拢分化,建立起自己的联盟。
工作人员面带微笑,头前带路。夏想心想,估计工作人员对每一个省委领导的喜好和专用房间都记得一清二楚,不仅仅是省委常委级别的钱锦松,还有一般副省长及其他副省级以上干部,在蓝天宾馆都有免单权。
同时付家还让崔向和省军区政委张建国多接触,张建国和付家关系不错,有望和崔向在常委会上呼应。还建议崔向尽快在省委里面培植自己的力量,最少也要在常委会中,寻找两三个可以在关键时刻帮他说话的人。需要的时候,付家会出面帮他。
“这个,直接回绝了外经贸部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他们似乎对你兴趣挺大,连发了两份商调函,如果不给他们一个信服的说法,恐怕也不太好。毕竟外经贸部的面子还是要照顾的,要不这样,你回去后写一份思想汇报,将你在省委工作的感受和想要继续留在省委的迫切心情都形成文字,然后上报给我过目,由我发给外经贸部,也好让他们死心。”崔向出人意料地提出了一个并无必要的建议,他一脸笑容看着夏想,看似和蔼可亲,但目光中流露出的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蓝天宾馆的餐厅是省委省政府的定点餐厅,平常宴会或是聚会,都在蓝天宾馆举行。以钱锦松的级别,可以签单。夏想就恭敬不如从命:“领导说了算。”
领导有事,没时间也要有时间,夏想就忙说:“有时间,请钱秘书长指示。”
夏想点点头,说道:“崔书记再见。”转身就向外走,刚走到门口,忽然又站住,才想起来叶石生要他传话的事情,懊恼地一拍脑袋,又说,“哎呀,我来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叶书记,他说让我和-图-书转告您,说是紧急召开临时会议。可是和您一汇报工作,就忘了。”
也不知道叶石生和范睿恒还有没有最后一搏的勇气?夏想对此并不乐观。不过不管是哪一种情形,他心中笃定,都差不多有了应对之策。
夏想既然能人脉广泛,自己以省委副书记之尊,更能合纵连横,在各大家族之间游刃有余地利用自己的优势,得到自己想要的支持和一切。
夏想却不认为钱锦松找他有好事,所以他很坦然地跟着钱锦松来到省委大院外面,一直来到蓝天宾馆,钱锦松才说:“中午了,一起吃顿饭,怎么样?”
“是的。”夏想老实地回答,尽管他知道钱锦松找他肯定有事,但所为何事也懒得去猜,猜不到不如等他主动说出。
崔向甚至认为他可以明里暗里对付叶石生,可以用手腕拉拢范睿恒,但对于夏想,总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因为夏想行事稳重,说话滴水不漏,平常看似任人摆布大受委屈,但总能借势借力,由别人出面解决问题,完全是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崔向更清楚的是,当年在高成松的问题上,他也投过夏想的支持票,虽然是形势所迫,也有他甘愿为支持夏想打击高成松的想法在内。崔向也由此想到,夏想能够寻找到一个支点,找到所有人的利益共同点来对付高成松,也能联合马万正、宋朝度等人,联合起来对付他。
因为现在省委常委会,各自为政,没有强有力的派系出现,除了……除了马万正、宋朝度、邢端台以及陈风、梅升平。
夏想随钱锦松入内,工作人员见是钱秘书长光临,急忙向前迎接。钱锦松微一挥头,说道:“老地方,老规矩。”
除了邢端台和夏想好象没有太多的来往之外,其他几人都为夏想捧过场,几人虽然也有各自的利益诉求,但如果夏想居中运用得当的话,也不是没有联合的可能,至少,能在关键的事情保持一致。
哪怕是碰得头破血流,也可以吸取经验教训,再重新突破,总有成功的可能。只是他不是掌权者,没有任何可以改变上层决定的影响力,到了省委书记和省长的层次,多数人会求稳大于改革,宁愿在任内没有什么政绩,也不愿意改变现状,惹来一身是非。说不定最后还会黯然收场,在改革初期,不乏在任期内失败的先例,本来有望再进一步的大好前途,最终止步于省级。
夏想,就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