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1章 点晴之手

随后不久,省委书记叶石生召开了一次书记碰头会,与会人员有省长范睿恒、常务副省长马万正、组织部长梅升平和副省长宋朝度,主要议题是研究成立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
“我也是持赞成态度,可惜,燕市作为省会,不允许有试点的行为。”胡增周无奈摇头,随后又开玩笑说道,“等单城市和宝市都试点成功了,我再和陈书记交流一下意见,再和省里谈谈,如果到时燕市也开始着手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小夏,你是不是过来帮我也出出力?”
老古脸色平静,和胡增周握了握手,说道:“胡市长,不要叫我古老,就和小夏一样叫我老古就成,古老听起来显得疏远,老古听上去亲切一些。”又看了胡增周的手一眼,微微一愣,“胡市长也喜好书法?”
“呵呵。”胡增周摇头笑了笑,“我听陈书记说了,你何止出了一点力?简直就是幕后推手。说说看,你具体是怎么想的?”
“对,对,小夏说得非常对。其实当时在医院时一见面,没谈几句,我就被你所说的五福之中最重要的一福是长寿给吸引了,后来再一聊,发现你对一些传统文化了解挺深,也挺有独到之处,才和你越谈越投机。”老古感慨地说道,“你也知道,人老了,难免脾气有点倔,也有点不大不小的毛病,就很少和现在的年轻人谈得来。但我还就爱和年轻人打交道,所以也就跑到了燕市,也算是老了老了,居然还愿意折腾折腾,也是怪事。”
疗养院中的书法作品正是胡增周和张灿阳的手笔,被老古无意中夸奖,胡增周心中暗喜,又有引为知己之感,忙客气地说道:“有机会一定向您老人家多请教……”
两天后,夏想受宋朝度委托,和单士奇、王肖敏以及曹永国、邱绪峰再次在燕市会面,商议正式向省里提出试点城市申请的相关事宜。在得知了叶书记点头,范省长支持,宋省长有望亲自主导试点城市的具体情况之后,单士奇也坚定了信心。经过协商,基本上达成了一致意见,随后宋朝度亲自出面,和几人坐在一起,面授机宜。
省里关于试点城市的问题,也提上了议程。
胡增周也不是没眼力之人,一眼就能看出老古来历不凡,再一听到他就是价值昂贵的寿山石的主人之时,更是肃然起敬。陈风识玉也爱玉,后来在聊天hetushu.com时还又提过神秘人物送给夏想的寿山石,按照陈风的估计,价值昂贵,无法估量。能拥有此玉之人,绝非等闲之辈。
和宋朝度的晚饭进行得非常愉快,期间楚子高作陪了一会儿,宋朝度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可见今天确实是心情大好。要是平常,宋朝度一般是不和陌生人同桌的。他对陌生人的接受比较慢,夏想对此深有感触,他也是在和宋朝度认识了很久之后,才慢慢得到了他的信任。
夏想也找了个机会溜出了信息处,来到现场凑凑热闹。见仪式一切还算顺利,也就放了心。眼尖之下,发现人群之中也有老古,不由哑然失笑,凑到前面正要和老古说话,却忽然发现老古身边还有一人。
“有孝心,是好人。”老古哈哈大笑。
“想来就来,虽然我不是您的孙子,但我也正好没了爷爷,就把您当爷爷养了,估计您也吃不穷我。”夏想也不是故意奉承老古,而是也觉得和老古在一起相处感觉格外亲切,尽管有时候老古脾气也有点怪,不过也算是一个童心未泯的老人。夏想家中不幸,从小就没有见过爷爷一面,以上之话,也是发自真心。
提到付先锋,胡增周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他将手中的烟头按在烟灰缸中,微带不满地说道:“付书记年轻有为,做事圆满,工作也认真,就是有一点,脾气有些固执了一点,认准的事情不听取别人的意见。”
古玉微微惊讶:“你也会设计?”
古玉比上次见面态度平和了许多,轻轻地“嗯”了一声,她的鼻音有点重,发出的声音就有点慵懒的撒娇味道:“我一到冬天就常爱感冒,从小落下的毛病,不好改了。也没大事,一到春天就好了。森林居环境不错,我就陪爷爷多住一些日子,反正也没什么事。”
老古一走,胡增周望着他的背景,若有所思地说道:“小夏,你说老古到底是什么来历?”
不用说,光凭她胸前一块美玉,夏想就认出了她是古玉。
“胡市长,我就是觉得产业结构改革势在必行,不改革,只有死路一条。单城市是我的家乡,宝市有我岳父在,两座城市都和我有莫大的关系,我也希望借此机会,让他们先行一步。抢占了先机,就能以后的大潮之后,立于不败之地。”夏想对胡增周也没隐瞒,直截了http://m•hetushu•com当地说出了心中想法。胡增周关心此事,也有渠道得知到一些内情。
何副总理视察燕省,并不是对燕省一省的不满,而是对国内诸多内陆省份的保守的不满。燕省不过是离京城最近,又因为易向师的故意为之,才提前进入了何副总理的视线。又在易向师的推动之下,何副总理才首先拿燕省开刀。
“胡市长,我倒还真有一句话相告,不知你是否想听?”
“您老人家请讲。”胡增周的姿态放得很低,态度也很诚恳。
什么事情都瞒不出政治人物,夏想就笑:“我出了一点力,说了一点花言巧语,描绘了一下美好前景,最后大主意还是领导们决定。”
常年握笔之人,几个手指上会有老茧,老古的目光还挺敏锐,一下就发现了端倪。
胡增周的不满夏想也能理解,他能猜到付先锋的手腕,有政治智慧,也有经济头脑,再有家族背景和强硬的后台,他来燕市就是想有所作为来了,况且他直接就是副书记,又是36岁的正厅,难免会有一点傲气和自得,就算他隐瞒得再深,也会在说话办事之中,不知不觉流露出来。草根出身的胡增周对此自然十分敏感,稍有不满就再正常不过了。
夏想就说:“珍藏苑和典藏居都是我的设计思路,不过来看看,对不起自己的心血。”
夏想摇头一笑:“说不定他在暗示,正是因为政治资源足够多,只要坚持自己的施政方针,各方都不得罪,坚定一条中间路线,最终也会在各方势力之间,从容走过。”
胡增周深深地看了夏想一眼,冲他点头说道:“小夏,你总是有点睛之手,和你在一起,惊喜不断。”又停顿一下,想起了什么,又说,“省里最近的局势风云变幻,对你来说,应该又有一次重大的机遇了?”
胡增周微微一怔,随即笑道:“业余爱好,拿不出手,呵呵。莫非您对书法也有研究?”
“其实如果有选择的机会,我倒想让燕市当试点城市,只是我同意,陈书记不会同意,省里也不会同意,只能坐失良机了。”胡增周是在临时办公室和夏想谈话的,他坐在夏想的对面,一边抽烟,一边微微摇头,“我听说,单城市和宝市是你出面说服的?”
胡增周眼前一亮,夏想说得对,他总是担心被一方左右,其实只要他不偏不倚,做什么事情www.hetushu.com都居中,对任何一方的拉拢都不动心,也能走出一条独特的中间路线。
老古来了兴趣:“谈不上研究,也是业余爱好罢了。估计和你没法相比,就是和疗养院中挂着的没有署名的书法作品相比,我也自叹不如。”
夏想想了一想,斟酌了一下措词,说道:“胡市长,这位是老古,就是送我神秘礼物的神秘人物。老古,这位是燕市人民的父母官胡增周胡市长。”
“足够多的政治资源?”胡增周无奈一笑,“政治资源越多,反而制约越多,老古的话,是在暗示什么?”
但夏想不好过多地就付先锋为人发表意见,只是含蓄地说道:“付书记的工作重点在党委一块儿,和您有冲突的地方不多,只要大面上过得去,大家相安无事就可以了。”
一周后,省里正式传出消息,单城市和宝市申请成为试点城市的申请,获得了全体常委的一致通过。
正是因此,胡增周听到夏想特意点明的老古的身份,顿时心中一惊,主动伸手说道:“您好古老,幸会,幸会。”因为常年练习书法的缘故,胡增周也有几分文人气质。
她上身穿紧身束腰毛衫,毛衫盖过了臀部,更显得臀部丰满而圆润。下身穿弹性十足的牛仔裤,细腿笔直,合拢一起中间没有缝隙。脚上是一双中高的小皮靴,既俏皮又可爱。最醒目的自然是她胸前挂着的一块美玉,落在两座山峰之中。山峰高耸诱人,美玉光洁喜人,组合在一起,有一种触目惊心的美感。
“我只知道他以前是军队上的高官,到底是什么级别,又有多大的威望,一概不知。”
胡增周参加完仪式之后,正和远景集团的负责人说话,就听到秘书说夏想来了,就忙让秘书领夏想过来。夏想本来想一人见胡增周一面,不料老古也忽然来了兴趣,说想见见燕市的父母官,夏想也只好由他。
四月中旬的燕市,天热的时候,有可能穿上单衣还热。但一变天,就又得穿上长袖衬衣。不过此时正是开工建设的大好时光,珍藏苑和典藏居正式破土动工,开工仪式上,燕市市委副书记、市长胡增周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当真就当真,多孝敬一个老人也不是一件多难的事情。”
而引发一系列事件提前的一个偶然的因素,竟然是因为外经贸部要调夏想入京的商调函,还真是政治无小事,一件看和*图*书似不起眼的无关紧要的事情,竟然引起了一系列的连锁的反应,造成今天何副总理对燕省的密切关注。
最终是皆大欢喜的结果,见面会结束之后,曹永国也就顺道回了一趟家,和曹殊黧父女团聚。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就又返回了宝市。
“多才多艺的官员很多,只是很不巧让您知道了我而已。”夏想笑着摆摆手,看了古玉一眼,发现她的脸色比上次见面好了一些,就关心地问,“上次见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太好?”
夏想也知道胡增周只是随口说说,也就顺口答应下来:“行呀,到时如果机会合适了,能为燕市的发展尽一份力,也是我的荣幸。”随后话题一转,就又问道,“付书记到任之后,和您相处还算愉快吧?”
叶石生首先发言,他端坐在正中的位置上,先是看了一眼坐在最末位的宋朝度,说道:“朝度勇于承担重任,替省委分忧,是个好干部,我要对朝度同志提出口头表扬。”然后又微一停顿,显示出了足够的一把手的权威之后,又说,“省委省政府决定成立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由一名省委常委亲自挂帅担任组长,从财政厅、科技厅、省外经贸委、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抽调人员,作为单城市和宝市两座试点城市的直接对口负责部门,指导和引领两市的试点改革,发现和改进问题,吸引宝贵的经验教训,以便于以点带面,由少到多,逐步渐进式地向全省推广产业结构调整……”
古玉也伸出右手,她的手指又细又长,也象一根根白玉一样,冲夏想再见。
“身子弱,就要靠日常生活的慢慢锻练。你可以每天早晨陪老古散步半个小时以上,晚饭后再在林中转上半个小时。每天多呼吸新鲜空气,再加上持之以恒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身体就会慢慢强壮起来。”夏想虽然有点好奇古玉为什么没有工作,难道陪老古就是她的工作?但也不好意思开口相问,就又说道,“燕市的西部还有一些不高的山,可以偶而爬爬山,凡事不可操之过急,将心境静下来,就会改善身体的内部条件,许多病就会不治自愈。”
成立产业结构调整小组是题内应有之意,并不出人意料,出人意料的是,听叶石生慷慨激昂的话,好象他改变了保守思路,要跃步前进一样。熟悉叶石生脾气的宋朝度却心里清楚,其实叶石生www.hetushu.com在没有看到单城市和宝市的产业结构调整的成效之前,他对试点改制始终只是当成一个政治问题来看待,是迫不得已的政治上的妥协,而没有意识到其实试点改制,是一种必然的政治走向。
胡增周见夏想和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一同前来,不明就里,不过他也知道夏想不做没谱的事情,就和夏想先寒暄几句,就等夏想介绍老者。
夏想也隐隐担忧,胡增周不要和付先锋有了冲突才好,以胡增周的手腕,未必玩得过付先锋,况且付先锋又有家族势力可以依仗,省里又有崔向,还有即将到任的宣传部长马霄。
老古还未说话,古玉就嘻嘻地笑了:“你的嘴真甜,和你一比,我这亲孙女也要被我爷爷疏远了。我爷爷还真没有孙子,你一说,他说不定就真当真了。”
夏想,就是躲在背后的点晴之手。
“那倒不是,我就是平常爱看一些养生类的书籍罢了。养生养生,休养生息,还是以休养来积蓄体内的生机。”夏想笑着看了老古一眼,“老古近来气色就非常不错,可见在疗养院住得还算顺畅,也是和生活有规律有关。休养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休养,心情也需要休养。”
老古插话说道:“我听说了,森林公园都是出自小夏的手笔,还有疗养院和会议中心,也是小夏的设计思路。听说还有人民广场和休闲广场?我也很吃惊,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官员。”
“听你说得头头是道,好象你是医生一样?你怎么就知道这么多,好象你是一个全才?”古玉柔柔地笑了,她笑起来时一脸喜相,尤其嘴型特别好看,有非常柔美的弧度。
“有机遇就有挑战,当然,省里推广试点城市,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感觉,还好有单城市和宝市主动替省里分忧……”夏想也知道胡增周关心试点城市的问题,当然燕市不用担心被选中,省会城市的稳定大于一切,还是有优先豁免权的。
“燕市是省会,又是副省级城市,看上去是处处受到制约,其实事情都有两方面,有不利的一面,必然就有有利的一面。不利的方面就不提了,最大的有利之处就是虽然有足够多的政治资源,不能为我所用,就可以全部不用……”老古点到为止,不肯再多说一句,冲夏想摆摆手,“有空再来看我,再见。”
古玉也发现了夏想,微微一笑,说道:“你怎么不好好上班,也跑来凑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