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2章 如愿以偿

“财政厅、科技厅、省外经贸委的人员,由他们自己定下之后,报到领导小组就可以了。政府办公厅的人选,随后让秘书长报一下。省委办公厅我想抽调几个人,信息处处长夏想,我想借调到领导小组中来。另外,还要从市政府也借调两人——方格和钟义平,他们都有过在城中村改造小组工作过的经历……”宋朝度心中忽然涌动起一股豪情,好久没有要大干一番的感觉了,想起夏想在城中村改造小组时的成就,再一想终于可以让夏想名正言顺地在他的手下帮他,他竟然隐隐有了期待感。
叶石生又被梅升平成功地挑起了对崔向的不满,好嘛,什么时候事事都要看副书记的脸色了?范睿恒身为省长,也没有崔向管得宽手伸得长吧?范睿恒可是省委第一副书记!
宋朝度说完,看向了梅升平。
崔向去京城是和付家人见面去了,回来后听说了成立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的事情,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其实是早就定下来的事情,没有什么意外出现。所以当他听说要召开常委会讨论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的议题时,也没有深想,更没有提前和叶石生沟通一下,就直接上了会。
叶石生就感觉到了腹背受敌的压力。
叶石生犹豫了,尽管上一次他动用了一把手的权威,狠狠打压了崔向一次,但崔向依然态度不变,还是我行我素。而且他也听说,崔向在京城的后台最后非常活跃,似乎有上升的趋势。还有一点让他担忧的是,他也对崔向和付家的走近略有耳闻。而即将到任的宣传部长马霄,也是付家的嫡系。
其实试点改革也给叶石生的政治生涯带来了全新的挑战,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来之不易的机遇。只是或许叶石生本身也没有意识到,也许单城市和宝市的成功,会给他带来怎么样的声誉和政治加分。相比之下,显然范睿恒敏锐地发现了眼下的时机,所以范睿恒的态度要比叶石生积极许多。
范睿恒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宋朝度态度坚决,他就这么看好试点城市的前景?
组员的组成就简单了,涉及到哪个行业,就由哪个部门出人充实到领导小组就可以了。除了从财政厅、科技厅、省外经贸委、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抽调相关人员之外,身为组长,宋朝度还有权力指定几人参加到领导小组。
梅升平对产业结构调整不m•hetushu•com感兴趣,对谁担任组长也是持无所谓的态度,他干脆弃权了:“我就不发表意见了,涉及到小组成员的时候,我再表态好了。”
一般书记碰头会,有组织部长参加的会议,肯定会涉及到人事问题。成立领导小组基本上都是从各机关厅局抽调人员,不存在重新评定级别或是安排职务一说,但毕竟也事关人事方面的问题,请梅升平参加,是对他的尊重。
范睿恒就又看了梅升平一眼。
“我还是觉得夏想同志调到领导小组,不太合适,他刚刚适应了信息处的工作,再有大的调动,容易影响他的工作积极性。夏想同志是个有能力有干劲的好同志,我们要本着爱护他的角度,不能不考虑他的个人感受,随意将他调来调去。”梅升平还是表示反对,他目前觉得夏想还是留在信息处合适,可以提高理论知识,也有空闲时间和他聊天,他去找夏想也方便。如果夏想调到了领导小组,就会和政府一班人走近,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本来事情差不多定了下来,梅升平就又多说了一句:“夏想当初是崔书记调来省委的,是不是还要向崔书记打个招呼?”
又是抬出责任这顶大帽子压人,宋朝度不卑不亢地说道:“城市试点是我提出的设想,领导小组也是由我来担任组长,出了问题自然是由我来负责!”他又看了叶石生一眼,见叶石生低着眼皮,眉毛跳动不知,心里知道叶石生对崔向的恶感又加深了一层,心中一喜,就又说,“夏想是不是有经济方面的头脑,我不想再列举他在安县的成功例子,只说一点,两座试点城市,最早是由他出面接触并且打动了两市的党政主要负责人,如果没有夏想的劝说在先,单城市和宝市也不会这么提出申请,为省委省政府分忧。”
现场一片议论之声。
梅升平本来还想反对宋朝度的提议,但听宋朝度一说,心里顿时明白过来,知道了一切事件其实背后都有夏想的影子,说不定是夏想有意为之,就是要借此机会跳出信息处,跳到领导小组,等于是他自己为自己创造了一个机遇。
其他常委也都是吃了一惊,对于夏想的名字,他们都不再陌生,但再一次听到竟然是他在背后说动了两市主动申请成为试点城市,还是不敢相信。
范睿恒对梅升平置身事外的态度有些不满,但也没http://m.hetushu.com有表露出来。平心而论,范睿恒也觉得宋朝度担任组长比马万正合适,但相比马万正的沉稳和深不可测,范睿恒更愿意和宋朝度合作。因为在他看来,宋朝度虽然也沉稳,有城府,但他比马万正好打交道,至少不让人觉得琢磨不透。马万正就如一口深井,始终让范睿恒看不到底,不知道到底有多深。宋朝度是一个很有理性的人,不会冲动,也不会轻易流露出感性的一面,但他给人的感觉真实而可信。
宋朝度毫不畏惧地迎上了崔向的目光,当年高成松的打压就没有让他怕过,一个崔向,还真吓不住他!他一脸平静地说道:“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以夏想的才能,在信息处还是浪费了人才,我和范省长、马省长都商议过了,都一致认为夏想同志在燕市城中村改造小组的工作成绩有目共睹,调他来领导小组,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他咳嗽一声,犹豫一下,还是说道:“既然朝度觉得夏想适合领导小组的工作,就调过去好了。”
叶石生感觉一把手的权威又受到侵犯,不满地说道:“不过是在省委大院里从一部门调到另一个部门,这点小事我还做不了主?”可能又觉得话说得有点意气加小气了,省委大院的事情,哪一件他这个一把手不能做主?就又说,“就这么定了,崔书记有什么意见,让他再来找我好了。”
叶石生不清楚范睿恒点名马万正用意,但就他本心来讲,也是希望宋朝度担任组长,谁牵头谁挂帅,也好给大家有所交待,就说:“我也觉得朝度比较合适。”
梅升平想了想,说道:“别人我没有意见,夏想调到领导小组,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他是信息处的处长,他一走,本职工作怎么办?”
崔向怒火中烧,好,趁我不在想趁机将夏想脱离我的控制范围,好精明的如意算盘。我费尽心机调夏想来省委,最后让你们捡了便宜,难道我就是被你们当成捕蝉的螳螂?你们是坐收渔利的渔翁?
范睿恒就问宋朝度:“朝度,你个人的意思是?”
“崔书记有没有意见?”等宋朝度发言完毕,按照程序,叶石生照例征求一下副书记的意见。
范睿恒笑了:“那好,叶石书记赞成的话,我就点名了,我认为,由万正亲自挂帅担任领导小组的组长是合适的,既能显示出省委省政府对领导小组的重视程度,www.hetushu.com万正同志领导能力又强,又有开拓精神,在他的领导下,领导小组肯定可以取得预期的成绩。”
叶石生猛然抬起了眼皮,不敢相信地看了宋朝度一眼。见宋朝度一脸坚定,他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宋朝度不可能说谎替夏想圆场,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夏想还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还有燕市的副书记付先锋,到燕市上任之后,也是很快就站稳了脚根,而且付家还有大笔投资即将投到燕市,可以说政治和经济两重下注,可见付家对燕省也有志在必得之心。
马万正却摆摆手,一脸严肃地说道:“我倒不是推卸责任,由我担任领导小组的组长也可以,不过我身为常务副省长,工作确实比较繁重,就怕精力不够,万一耽误了哪一方的工作都不好……”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宋朝度一眼,“朝度年富力强,试点改制又是他的主意,而且单城市和宝市的主动申请,又是他做通的工作,我认为,朝度同志最适合担任领导小组组长,他既是省委常委,又是副省长,可以说是最合适的人选了,您说呢,叶书记?”
书记碰头会对所研究的事项不作决定,需作决定的要提交常委会研究决定。但一般而言,碰头会定下来的事情,常委会上不会有什么阻力和意外。
崔向也知道先开了书记碰头会,知道事情已经定了下来,他正在想付家投资燕市的事情,也就没有留心听宋朝度说些什么,忽然,一个熟悉的名字传入耳中,什么?他愣了一下,要借调夏想到领导小组,不行,绝对不行!
尽管范睿恒也知道宋朝度在高成松倒台的过程中,扮演了幕后推手,可以说如果没有宋朝度坚持不懈地搜集高成松的材料,高成松就算倒台,也不会被连降三级。范睿恒和高成松表面上关系还算可以,实际上他始终和高成松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高成松插手的事情,他从来不染指,更和高成松没有经济上的往来,所以对于高成松的倒台,他既没有兔死狐悲的伤感,也没有幸灾乐祸的感慨,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淡然地看着发生的一切。
“别的没有,就是调夏想到领导小组的事情,我不同意。”崔向威严地环顾在座的常委,目光落在了宋朝度的身上,“宋副省长调夏想过去,是夏想真有这方面的才能,还是另有想法?”
也和范睿恒比叶石生年轻,还想更进一步的http://m•hetushu.com想法有关。叶石生年纪大了,估计自认也进不到政治局了,就平稳在燕省干到离休,也算落一个好名声。他担心的是万一改制失败,就算不影响他退下来后的待遇,也容易落人口实,成为攻击的对象。高成松前车之鉴,下台之后骂声一片,也让他心存顾忌,不敢轻易改制。到了省级高位,在没有可能再进一步的情况下,名声就是最大的追求了。
范睿恒对宋朝度调夏想来领导小组的提议,自然是十分赞成。有机会将夏想拉到政府班子这边,他何乐而不为?尽管他对夏想收到他的礼物之后,一直没有丝毫表示微微不满,不过他也可以理解夏想的心情,任谁收到省长送来的一张白纸之后,也会是不知所措的感觉。想通之后,范睿恒也就对夏想一直沉默没有太多的埋怨了,反正来日方长,只要夏想在省委大院一天,就有机会为他所用。
夏想,现在就压制不住了?崔向心中闪过一丝无奈。又见形势比人强,只好点头说道:“好吧,我同意。”
“副处长杨天客担任信息处副处长多年,完全能够胜任日常工作。”宋朝度显然早有研究。
一时间,人心各异,各有所思。
能不期待吗?想起前一段时间在扳倒高成松的时候,他和夏想一暗一明,配合得天衣无缝,一个点火一个放炮,无数次打出了漂亮的牌局。如今不再和政敌死斗,而是在要向经济要政绩,要政治亮点,对他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挑战,也是一次重新证明自己的大好机会。
范睿恒想将宋朝度摘出来,其实也不是出于保护宋朝度的想法,他也认为试点改制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当然也有不小的失败风险。他想将马万正推进去,好让马万正被领导小组的事务牵制精力。
宋朝度掷地有声,一石激起千层浪!
叶石生不明白梅升平为什么要卡住夏想不放,他想了一想,才想到调夏想来省委,是崔向的主意。本来今天的碰头会也要请崔向参加,但崔向临时有事,去了京城,就没有等他。
宋朝度对范睿恒的想法也能猜到一二,范睿恒可能认为试点改制的成功和失败,是一半对一半。马万正估计觉得失败的可能性极大,所以不愿意跳坑去承担政治风险,但他却不同,他是主动出击,愿意放手一搏,怎能将机会拱手让人?就说:“既然试点改制由我提议,两座试点城市也是我出面说服,本着为省委和图书省政府分忧的想法,还是由我来牵头好了。当然,我个人也接受省委的决定。”
崔向一摆手:“夏想在城中村改造小组是做出了一点成绩,但也不能证明他有经济方面的头脑。产业结构调整事关燕省大局,不能有半点的马虎。万一因为用人不当而导致试点失败,责任谁来负?”
真是一个聪明人,梅升平下定了决心,决定不再阻拦,要为夏想放行。既然是夏想自己的意愿,他就没必要再节外生枝,就让他如愿以偿好了,也许夏想就是想借助领导小组,一飞冲天。
崔向一脸惊讶,愣在当场!
范睿恒脸色平静,看了看马万正,又看了看宋朝度,说道:“我觉得成立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应该是省政府方面为主导,不知叶书记对此有没有意见?”
范睿恒心想,夏想还真有本事,一个处级干部,竟然打动了两市的主要党政领导,说服他们主动申请试点城市——是拿经济赌政治生命的一场豪赌!也从侧面说明,夏想确实有口才有眼光,否则哪个市委书记和市长会不拿前途当一回事儿,陪夏想玩过家家?能当上市委书记和市长的人,哪一个不是经历过许多事情见识过无数人?如果不是看到机遇,就算夏想和他们关系再近,也不可能主动站出来申请成为试点城市。
政治,不谈交情只讲利益。
叶石生见事情没有异议了,就定了下来:“好,就这么决定了,就由朝度来担任领导小组的组长,下面就组员的组成,进行一下讨论。最后定下来之后,由常委会决定。”
尽管说来小范围的调动根本就不用梅升平点头,梅升平也管不了那么多,毕竟他要管的事情很多,但宋朝度还是做出了足够的姿态,以一副征询梅升平的表情,等他发话。
崔向一愣,没想到宋朝度一开口就搬出了两位省长,再加上他自己,可以说是政府班子一致通过,明显是给他施加压力,告诉他,不要和整个政府班子的作对。
叶石生其实现在只想甩手不管此事,既然范睿恒主动揽事,他自然求之不得:“本来就是政府事务,睿恒说得对,我没意见。”
说来也巧,就在崔向无奈地接受了现实之后,不再对夏想的事情横加阻拦之时,叶石生的秘书麻秋来到叶石生身边,耳语几句,叶石生听了之后,立刻喜笑颜开地说道:“好消息,好消息,岭南省又重启对燕省的考察团,初步定在五一前来燕省访问。”